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62章 罪过大了2

    “行了,停下来吧。”他淡淡的扫了董老仙儿一眼,幽幽的开了口。我望着白千赤抿得紧紧的嘴角,看不出他心中所想。

    另一边,董老仙儿听见白千赤让他停手立刻就停了手,不敢再有其他的动作,就那么跪在地上看着白千赤,等着他的下文。

    我不愿再看他,就转过头看了一眼彬彬姐,恰好看见躺在床上的彬彬姐身子微微运动了一下,眼睛微闭着伸了一个懒腰,看样子估计是要醒了。

    董老仙儿还跪在地上等待着白千赤的决定。他看似卑躬屈膝的模样,其实身子早就微微地侧向门口,显然就是做好了想要逃跑的准备。不过我估计他也看得出来,他那么一点道行在白千赤面前不过犹如尘微,是绝对没有逃跑的机会的,还不如做出一副已经悔改的样子来,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可是另一方面,我不知道白千赤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我只知道若是换做是我,我是绝对不会放过董老仙儿这个害人精的。

    或许这就是我和他本质上的区别,他活了这么久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早就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无论遇到什么是总会先用理性去思考利弊得失,而我永远都会被感性占据大脑的主动权。

    白千赤迟迟都没有出声,彬彬姐翻身的动作越来越频繁,眼眸子转动得也越来越厉害,眼看就要醒了,我焦急的拽了拽他的袖子,小声的催促了一句:“彬彬姐快醒了……”。

    白千赤瞥了一眼床上赤身不穿衣服的身体的彬彬姐,眼眸中的情绪变换了几分,最终还是摆了摆手,冷冷的对董老仙儿说道:“反正人已经救下了,其他事本王也懒得管,只是这样不堪的事情以后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本王眼前,不然……后果你知道的。”

    董学良一听白千赤愿意就这样放过他了,整个人就像是得到了珍贵的宝物般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神情,趴伏在地上连连叩谢白千赤,白千赤对他没有任何回应,董老仙儿见状心里也明白再留下来也只是自讨没趣,起身就准备要走。

    就在他站起身子的这一瞬间,床上的彬彬姐突然发出了一声娇柔的叹气声,随后就缓缓的张开了双眼。还没等她往我们这边看过来,董老仙儿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蹲了下去,一个闪身就钻到了床底。

    我目瞪口呆的望着他这一串行云流水的动作,震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一时间房间里就只剩了我和白千赤在这站着,彬彬姐已经醒了,我没董老仙儿反应那么快,错过了最佳的躲藏时机,现在再想躲起来已经为时已晚了。

    我和白千赤两个尴尬地站在床边不知所措,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其实真正论尴尬当然还是我比较尴尬,毕竟彬彬姐又看不到他,可我就不一样了,我这么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很难让人不发现。

    果不其然彬彬姐下一秒不经意的一个扭头,就发现了我的存在,吓得惊叫了一声。

    她这一声尖利而又具有穿透性,震得我耳膜隐约都在发麻,我表情僵硬的望着彬彬姐,无力的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最后只能扯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

    彬彬姐看到我显然吓了一大跳,她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先是左右看了一圈,见这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脸上的疑惑更盛了,转过头惊讶地望着我问道:“眉眉,你怎么会在这里?”

    就在她起身的一瞬间,遮挡住身子的被子顺势滑落,白花花的肉体立刻在我面前一览无遗。我下意识的就看了一眼身旁的白千赤,见他依旧淡然的站在原地看着彬彬姐,立刻狠狠地踩了一脚他,为了防止彬彬姐会听见只能小声嘟囔了一句:“转过身去!”

    白千赤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听话的转过了身子不再看彬彬姐,我看他这么乖巧,心情才稍微好了一点。可是另一边一直将目光紧紧锁在我身上的彬彬姐,把我的所有动作都看进了眼里。

    “什么?眉眉你在说什么?”彬彬姐疑惑地问。

    不用想我也知道自己此刻的脸色有多糗,干笑了两声,委婉的指了一下她的身子说道:“彬彬姐,你先穿上衣服,然后我再慢慢和你解释。”

    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身子,这才发现自己身上未着片缕,慌忙台数遮住了自己的前胸,脸上一闪而过一丝尴尬的神色,庆幸的说了一句:“还好你是女的。”

    说完这句话她就开始意识到不对劲了,脸上的表情也跟着一起变了。她抬起头望向我,眼里藏着一股子复杂的情绪,讶异、怀疑、还有怒气,还没等我看明白她那些复杂的情绪,就听到彬彬姐对我质问道:“你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我的男朋友呢?说!”

    我被她突如其来的质问吓到了,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回答才好。愣了一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刚才差点就死了。”

    这么短的时间里我根本就没有办法想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没办法我只好选择说出实情。可是很显然,在彬彬姐的耳中,我说的实话听上去更像是在欺骗她。

    “差点死?怎么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必须给我说清楚!”彬彬姐语气激动地逼问着我,她一反曾经温柔可人的模样,咄咄逼人的看着我。

    我现在脑子里就像是放了很多水和面粉一样,全部都糊在一起乱得不行,根本就没办法捋出头绪。

    我毫不畏惧的回看着彬彬姐,我不想让她认为我是在心虚。可是究竟该如何向她解释呢,我到底是该直接告诉彬彬姐她那个所谓的男朋友就是董老仙儿?还是该撒一个谎把这一切全部都瞒下来?

    另一方面,就算我把事情的真相全都说出来了,她会不会不相信我?但是如果我不告诉她,万一她又掉在同一个坑里怎么办?种种纠结缠绕在我的心里,此刻我最想做的事就是抱着头大吼一声,好将心中的郁闷全部发泄出来。

    我陷入了两难之中不知如何抉择才好,彬彬姐在此期间一直都没有再开口,我知道她是在等我的回答。

    她随手扯了一件外套披在身上,漆黑的眼眸子凝视着我,像极了我高三的班主任那双眼有着一种让人窒息的魄力,不容许我说一句谎话。

    “我……那个……”我支支吾吾地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我最终还是决定将所有的实情都告诉她。我尽量把话说得更加详细一点,让彬彬姐好更加相信我一些。

    我绞尽脑汁的考虑着措辞,想要把这件事说得不那么恐怖,但是彬彬姐听完之后还是脸色煞白双眼无神地望着我,仿佛死过一次一般。

    她的脸上毫无血色,双臂像是自卫一般紧紧的环住了自己,无助的盯着我看。

    “你的意思是说,我是因为家里请了一尊来路不明的佛像,所以才会害得我阳气受损,因此导致了阴人能够靠近我,想吸食我身上的阴气延长他的寿命。”她说到这儿像是说不下去了,停了下来深吸了好几口气,她看上去像是在努力的平复情绪,过了一会热才身子一颤一颤地对着我,虚弱地问道:“吸了我身上的阴气我就会死,是吗?”

    虽然不忍,我还是微微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话都是于事无补,彬彬姐是从鬼门关走一遭的人,她心中的那种无助是谁安慰也没有用的。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高富帅”,还痴痴地以为是自己的如意郎君,到头来却中了奸人的“美男计”,失了色不说差点还要赔上性命。这样的遭遇任凭他人说什么,都只是徒劳。

    彬彬姐在床上呆坐了好一会儿,我坐在她的旁边默默的陪着她,彬彬姐双眼无神的盯着前方,我看着她这样其实我的心里也很难受。

    一直过了很久之后,彬彬姐才再次开了口,她的声音听上去很虚弱,显得很无力:“我想回家。”

    我轻轻地抱住她,就像是我抱住自己的姐姐一般,希望能让她感受到温暖,温柔地说:“好,我们回家。”

    我帮彬彬姐穿好了衣服,搀扶着她走出了宾馆,白千赤一直跟在我们的身后,和我们一起坐上了出租车。

    一路上,彬彬姐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望着她无名指上的戒指发呆。我因为怕她想不开,和她一起坐在后座上,不时的就转头看她几眼,想要防止她突然的情绪爆发。

    我也看到了彬彬姐手上的截止,我想那枚戒指一定是董老仙儿送她的。她的无名指戴上那枚戒指明显就很宽松,根本就不合适,应该不是婚戒。我猜这枚戒指应该是戴在食指上的才对,只是她自己又戴在了无名指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