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64章 一尊厉佛

    突然,那剧烈的呼吸声又再次想起,“呼……哈……”大概过了有一分钟过,电话那头似乎受到了干扰,再次又嘈杂了起来。

    忽然,我听到了一个女人的笑声,越来越清晰,“咯咯咯......”

    这笑声似乎不是在电话里传来的,而是在我身边,很近,就在我的耳边,我似乎还感受到了发出那阵笑声时喷出的热气。我顿时就心头一紧,慌忙地把手机丢出三米开外,捂住耳朵害怕的大声地尖叫起来。

    “死鬼!你在哪里!”我惊恐的大叫出声。

    几乎是同一时间,白千赤立刻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他惊慌地望着我,见我吓得六神无主的模样,立刻明白了什么,将我拥入他的怀中,担心地问道:“我在这里,别怕,有我在。”

    他的手轻轻地拍抚着我的后背,在他轻柔的动作下我的情绪渐渐地变得缓和,呼吸也变得平缓了许多,白千赤的怀抱对我而言似乎是最好的镇静剂。

    平静下来后,我突然想起了刚才的那通电话,想起了高莹,连忙挣脱他的怀抱捡起摔到地上的手机。

    等把手机拿到了手里,我的表情立刻就崩塌了,手机明显没救了,内外屏都碎了,边框也有好几处深深的凹陷,怕是已经彻底摔坏了。

    白千赤走到我身边,看了一眼我手上已经壮烈牺牲的手机,不明白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疑惑地走到我身边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把手机摔成这模样?”

    我欲哭无泪的看着手中的手机,心里都在滴血。其实我也不想的,这台手机是高考过后才买的,要是被妈妈知道我把它硬生生摔坏了,一定要说上个三天三夜的。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高莹,对!

    我这才想起来当前最重要的事情,连忙抓着白千赤的手,害怕地说道:“高莹,刚刚高莹给我打电话了,可是她什么话也没说,电话那头一直传来很急促的呼吸声和刺耳的电流声。对了,我刚刚之所以会那么害怕地把手机甩出去是因为电话里传出了一阵很可怕的笑声。那个笑声,我感觉就在我的身边,让我浑身发毛。”

    我抬起头,望着白千赤的双眼,着急地问:“你说高莹她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这个电话我越想越不妙,高莹知道我家教严,一般晚上是不能出门玩的,所以很少会大晚上的给我打电话,加上我和白千赤在一起之后她就更少给我打电话了,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怕打扰我们两个卿卿我我。

    虽然为此我多次说过她可以随时找我,但是她一般都是在微信上和我说事,电话基本是不打了。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刚刚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估计差不过十点,这么晚,如果不是有什么事,她绝对不会拨通这个电话。

    又或者,这个电话根本就不是她打的!

    我不禁开始联想,那个渗人的笑声,似乎是那么熟悉,难道是?千年女尸!

    我立马就站了起来,披上一件外套火急火燎地就要冲出门。白千赤见我这幅着急忙慌的模样,伸手一把就将我抓住了,问道:“你现在要去哪里?找高莹?”

    “不然呢?她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不然怎么会打这么诡异的电话?她身上还附着千年女尸,万一她再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来该怎么办?”我很着急的向他质问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每晚一秒,高莹都很有可能会多一分危险。

    “那你也不能这么冲动地就去,我和你一起去。”白千赤考虑了一下,见我一脸坚定的神情,妥协一般的向我说道。

    我和白千赤一起走出了家门,天色早就黑了下来,只有路灯的光照在地上,好在现在还没到的士交班的时间,我们很快就打车到了高莹家。

    我焦急的敲着门,没一会儿门就打开了。

    开门的是高莹妈妈,她一脸憔悴的模样,眼角还泛着点点泪光,似乎刚刚哭过。她一见到我就露出了讶异的神情问道:“眉眉,都已经这个点了,你怎么会过来?”

    我废话也不多说,开口就直接问道:“阿姨,高莹在哪?她有没有出什么事?”

    高莹妈妈一怔,眼里流露出满眼的不敢相信,问道:“你怎么?”说着她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一颗颗地落到地面上。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哽咽地说:“莹莹她…….她刚刚在浴室割腕自杀了,还好我们发现的及时,已经救过来了。只是她现在还昏迷着,私家医生还在上面守着,寸步不离。”

    “什么?”我被这个消息弄懵了,一时之间竟有些反应不过来。高莹那么开朗的一个人,怎么会自杀?这不可能!

    她才考上了心心念念的大学,怎么可能会寻死,一定是那千年女尸又出来作祟。我把高莹妈妈拉到一边,看了一眼没有其他不相干的人,随后立刻跪了下来,哭着说道:“阿姨,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那个女鬼是不会缠上高莹的,对不起!”

    我不停地磕头向高莹妈妈谢罪,如果可以我愿意为高莹承担这一份痛苦,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受苦。

    高莹妈妈伸出手来将我扶起,安慰道:“这不是你的错,要说这都是我们莹莹自己的命不好。莹莹那孩子都和我们说了,你为了帮她驱鬼做了不少的事情,也是你想办法暂时压制住了她身上的女鬼。她本来都好好的,也不知道怎么了?又开始……”说着她又掩面哭泣了起来。

    我看着高莹妈妈哭得这么伤心,心里顿时更加难受了。

    可是我明白现在还不是伤心难过的时候,听阿姨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之前我们想了这么多的办法终于将千年女尸的力量压制住,按理说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她怎么会突然闹自杀?

    白千赤也想到了这点,悄悄地对我说让我去看一眼高莹。我点了点头,立刻对阿姨说我想去看看高莹。

    高莹妈妈也没有阻止我们,将我们带到了高莹的房间。她就像一个婴儿熟睡着,脸色苍白如纸,嘴唇也没有一丝的血色,手腕上抱着厚厚的纱布还不断往外渗出殷红色的鲜血。

    我心疼的看着憔悴的高莹,心里更加难受了。我忽然想起之前在家里的那通诡异的电话,急忙转身问高莹妈妈道:“阿姨,高莹的手机呢?”

    她想了一下,从柜子里掏出了一台已经黑屏的手机递给我说道:“莹莹自杀的时候整个人都泡在水里,浴缸里的水都被染成了红色。我和她爸爸把她抱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这台手机被紧紧地握在手里,可惜它已经被热水跑过了,估计已经开不了机了。”

    电流声、水声、笑声,全部都能说得通了。高莹一定是被千年女尸控制住了,所以才会割腕,在最紧要的关头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所以才给我打这个诡异的电话。

    我把她的手机紧紧地攥在手里,我发誓一定不会让她受到这样的伤害。忽然,我的双眼瞥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我指着高莹书桌上的厉佛像问道:“那个为什么会在这里?”

    高莹妈妈看了一眼厉佛像说道:“那是一位道行及其高深的高人送给我的。因为高莹鬼上身的事情,我和她爸没少求神拜佛,为的就是让她能够好过一点。”

    这座佛像和董老仙儿家的那座一模一样,我几乎是当时就气红了眼。

    “是不是董老仙儿?”我语气有些狠的问道。

    高莹的妈妈明显被我铁青的脸吓到了,不过她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是一个游历到此地的高人。”

    游历到此地的高人?会是谁?

    算了,我也顾不得去思考还有谁想要高莹的命,连忙就要拿起厉佛扔掉,却被白千赤拦住了。他一脸严肃地对我说:“这尊厉佛有古怪。”

    古怪?我仔细地看了一眼那尊厉佛,被我发现上面有一根金丝若隐若现地连着高莹的手腕。

    “你问一下,高莹是怎么拜这一尊厉佛的?”白千赤在我耳边道。

    我照着白千赤的话问高莹的妈妈,她支支吾吾地犹豫了半天才靠近我耳边小声地说:“用高莹的经血供奉的。”

    经血供奉?

    我惊讶地看着白千赤,他脸上的惊讶的神情不比我差上多少,看来这样的手段他也是第一次见。

    白千赤在厉佛周围绕了好几圈,伸手触碰它身上的那根金丝,轻轻一扯,睡着的高莹立刻露出痛苦的神情。可以确定这根线若是断了,她必死无疑。要怎么把这个吸人阳气的厉鬼拿走,这件事看来要从长计议了。

    我叮嘱高莹妈妈千万要保护好这一尊厉佛,万万不能让它有丝毫的损坏。说了不下十次,才内心惴惴不安地和白千赤回家了。

    这一夜,似乎早就注定了是一个不眠之夜,就连天空也布满了血红色的云朵,刺痛着我的双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