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65章 问题棘手

    “我们要怎么做才能救高莹呢?”我迷茫的抬头望着布满天空的血色云朵,口中喃喃的自语着,一想到高莹刚才的那副模样,我心里就难受的很,可是却又无能为力。

    白千赤轻柔的拉住了我的手,感受到那一片熟悉的冰凉,我转过头看向他。我不知道的是,此时在白千赤眼中的我,双眸中盛放了太多的悲伤感怀。

    “眉眉,你别太难过了,肯定会有办法的。”

    我听着他温柔似水的嗓音,焦躁不安的心情真的一点一点被抚平了不少。冷静下来之后,我求助一般的看向面前的男子,我清楚的明白,现在的我,除了依靠白千赤之外,别无他法。

    像是读懂了我的心中所想,白千赤握紧了我的手,似乎是想要将他的力量传递到我的身上。

    “别怕,一切有我。”

    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却像是蕴藏着无限的力量,让我不自觉的就想要去相信他。白千赤似乎一直都有这样的魔力,能够让我完完全全的去相信他。

    回到家之后,白千赤没有停歇的就要离开,我连忙拉住了他的手,白千赤扭过头看向我,是他一贯的温柔的模样。

    “你,你要去哪里啊?”我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话一出口连我自己都愣了一下,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不知不觉中就用了这样拘谨的语气,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多想,我懊恼的咬了咬下嘴唇,不知所措的看向他。

    好在白千赤没有并没有露出不悦的神色,他轻轻的拍了拍我,似是要安慰我一样放柔了声音对我说道:“这个经血供奉的事情我之前也是闻所未闻,要想破解我还是要回阴间一趟才可以。”

    我一听他这么解释,心立刻就安定了下来,对着白千赤连连点头,急慌慌的就催促着他快去。

    白千赤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上前一步在我的额头上缓缓留下一枚亲吻,柔软和冰凉的触感在我的心尖上戳下了一个小小的坑,我感觉自己顿时就化作了一滩水。

    白千赤和鬼差们一起回到了阴间,想要去翻阅典籍看看到底用经血公供奉厉佛要怎么才能解开,而我则独自在家等待着消息。

    他们这一离开,家里的三个小鬼完全就没了束缚,好似那脱缰的野马一般,我因为一直心系着高莹的事情,起初压根就没有在意到他们三个,等我发现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原来,三个小鬼从白千赤走了之后就一直无所事事地在家里晃来晃去,后来渐渐的竟然开始不满足于在家里玩耍,跑到了外面在小区里面晃荡,一次两次的,三个小鬼发现了外面比家里要有趣的多,出去的也愈发的频繁。

    起初倒也没什么,可是随着他们高频率的出现在小区里,最近一直有小孩哭闹着说看到了长相可怖的小鬼,家长们开始还没有放在心上,可是等到许多孩子都这样说之后,小区里的住户们都心慌了,一时间小区里有小鬼这件事情闹得人心惶惶。

    我一直都待在家里没有出门,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还是妈妈出去买菜的时候听到那些阿姨们聊天的会后听到的,一回到家就告诉了我。

    我听完我妈说完这件事整个人都懵了,耳朵里还能听见三个小鬼在客厅里不断爬来爬去的声音,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妈妈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正准备继续向我吐槽三个小鬼的恶行,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我妈收了话头走去客厅开了门,我连忙跟在她身后把三个小鬼都拉回了房间,一边又站在房门口偷偷的看了一眼敲门的人。

    原来是邻居陈阿姨,她正抱着她三岁大的女儿正在门口和我妈妈说个不停,我侧耳仔细听了一下,这才知道原来陈阿姨的女儿也说看到了小鬼,陈阿姨又害怕又担心,没了主意才来找我妈出主意。

    妈妈心知肚明小区里的传闻就是我养的那三个小鬼闹的,面上也不好多说些什么,只能一个劲地赔笑,让陈阿姨到城西外十里铺的寺庙里求平安符,陈阿姨听我妈这么一说立刻豁然开朗,连连点头就抱着女儿走了。

    陈阿姨离开之后,妈妈关上门一脸怒气地走到我房间,指着在床边玩耍的小鬼大声呵斥道:“你们三个不懂事的,不在家里好好呆着,出去惹什么事!万一他们请了什么驱鬼的高人找到我们家,你们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我妈可能是因为真的被气到了,语气很重。三个小鬼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个个面目狰狞张牙舞爪地冲着妈妈发出嘶吼声。

    我一直在一旁默默的看着,看他们三个那副模样,担心他们会一着急伤到我妈,立刻走上前挡在了他们三个面前对我妈说:“妈,你先别急,消消气,我来和他们说。”

    妈妈恨恨的瞪了三个小鬼一眼才走出房间,看样子这次是真的气到了。其实也不怪我妈这么生气,这次确实是他们三个的错,若不是他们这么明目张胆的出门,又怎么会平白惹出这么多是非。

    无奈的看着三个小家伙一个个都是一副委屈的模样,我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去安抚他们说道:“妈妈也是为了你们三个好,这一次是你们太调皮了,知道吗?姐姐不能一直保护你们,要是你们再惹事,被驱鬼的抓住了可能就要灰飞烟灭了。”

    他们三个本就个个都撅着个嘴,一听我说灰飞烟灭,三个齐齐全都开始啼哭了起来,整间屋子都被他们的哭喊声笼罩住。

    我被他们的哭声震得耳膜发疼,吵得头是比两个还大。我又花了好大的功夫,又是哄又是抱的,他们三个才渐渐的消停了下来。

    三个小鬼其实不闹的时候看上去还是很乖巧的,但是再怎么说他们终究都还是小鬼,情绪恢复了以后再次又开始玩闹了起来。

    我看着他们的动作,陷入了沉思。

    关于他们三个的事情我也想了很久了,只是之前安姚还魂的事情一直都没有结束,再加上现在高莹的身体状况还是这么不好,接连不断的麻烦事摆在我的面前,我一直没时间去处理他们三个。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空余的时间,现在又闹了这么一出,我暗暗在心里思量着,看来是不能再把他们放在家里了,他们三个留在家里始终是一个隐患,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隐形的炸弹就会被引爆。

    最坏的情况无外乎就是三个小鬼的存在被发现,如果他们被发现,说不定我也会被发现,之前在白旗镇一直想要抓走我的那群阴人现在都没有现身,我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危机四伏,无论如何都要更加小心才是。

    下定了决心之后,我翻出了艾瑞莎给我的名片,望着上面的那一串号码,盯着看了许久,终于还是打了出去。

    “嘟嘟嘟……”单调的铃声从听筒里传了出来,我握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焦灼不安的等待电话接通。

    “是安小姐吗?我等你很久了。”一个娇软的女声从电话那头传出,我不安的用空余的左手抠了几下身下坐着的床单,这个女声我是不会听错的,是艾瑞莎。

    “你怎么知道我会给你打电话?”她刚才那句话说得有些没头没脑的,我微微皱了皱眉,有些奇怪的问了一句。

    “秘密……”艾瑞莎故作神秘的回了我一句,话音落了之后又发出了一阵甜腻的笑声,听起来直叫人头皮发麻。

    我刚想继续开口,电话那头忽然传出了一段悠扬的钢琴曲,这个旋律我似乎是听过的,隐隐约约的总有几分熟悉感。

    对了,是贝多芬的月光!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艾瑞莎娇柔的声音再次响起:“上次你来的时候我也看到了这么美的月光,月圆之夜真的会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呢。对了,那三个小鬼你若是不要了就送回来吧。”说完,她就挂下了电话。

    我听着电话里的忙音,还没从艾瑞莎的话里回过神来,她竟然没等我开口就知道了我今天给她打电话的目的,看来这个艾瑞莎着实也不是一个普通人。

    但是她提到的这个月圆之夜,究竟又是什么意思?

    我看着再次变暗的手机屏,百思不得其解。

    “你在想什么?”

    白千赤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响起,又用手拍了我一下。

    只是我的思绪还停留在艾瑞莎说的那句话上,她似乎想要暗示我什么,但是又不明说。到底是什么?与我有关还是……

    想了好一会儿,才注意到白千赤已经坐在我身边很久了。

    “怎么就你一个,鬼差他们呢?”我在他身后张望了一圈,没有看见黑无常他们几个,奇怪的问了一句。

    他没有直接回答我,故作吃醋的说道:“你心里就想着他们三个小鬼,全然不上心我?”

    我看到白千赤吃醋的样子,只觉得好玩的不行,一个没忍住嗤笑了一声,顿时引来了白千赤不满的眼神,我装作没有看见他的眼神,神态自若的说道:“那你不是好好地在我面前了吗,还有什么问的?”

    他皱了一下脸,轻轻地刮了一下我的鼻梁,一把将我拉入怀中亲昵道:“既然这样那我换一个问法,你想我吗?”

    他回阴间不过短短一日不到的光景,加上被三个小鬼的事扰的烦心,我还不至于时时刻刻念着他,但看在他这般撒娇的模样,也就只能连连点头,算是承认我想他。

    白千赤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一收之前的表情,脸上又挂上了他一贯的邪魅的神情,将我揽在了怀中。我作势依附在白千赤的怀中,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我们俩又亲昵了好一会儿,我几乎都要沉溺在这片温情之中,才想起正事来。

    “对了,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是不是找到可以解决高莹问题的办法了?”我有些着急的从白千赤的怀中直起身来,急切的问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