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66章 有办法了

    白千赤这次和我细细说了他这次回到阴间之后的所得,他这一次回阴间带着鬼差三个,直接就去了府中的藏书阁,在里面翻找了很久才看到关于用经血供奉厉鬼的阴术。他特地把书从阴间带了回来,顺手把什么茅山秘术之类的古书也一并带了过来。

    他说着就把那本书拿了出来,书籍的封面上写着《阴阳宝法》。

    我有些好奇的从他手上接过这本《阴阳宝法》,这本书也不知道在他府上放了多久,估计也是在最阴暗的角落里积灰的,上面还发出淡淡的霉臭味,一直不停的在往我的鼻间钻进去。

    我随意翻了两页,上面的文字也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我看着就像是看外文一般,偶尔还识得一两个简单的字,但是它们一旦组合在一起我就分辨不出意思。

    无奈之下,我只能求助白千赤:“这上面写的都是什么意思啊?”

    他从我手中接过书,翻开《阴阳宝法》其中一页,最上面画着厉鬼的画像,而后有一大串文字,最底下是一个女人紧闭双眼躺着的图画。

    “这一段文字说的就是精血供奉厉鬼以求续命的阴术。”白千赤的手指指在那一面上对我说道。

    “续命?”我疑惑地看着白千赤,诧异的问出了声。

    白千赤见我一脸困惑,细细的对我解释道:“这是茅山术法中的一种,只不过它因为会害人性命所以不算是正道,一直被茅山派本派所摒弃。当年茅山术法出自道家。他们的始祖也就是老子为了寻求长生不老之道不入俗世,再他之后有众多道家弟子前仆后继地寻求长生不老,七星灯续命就是道家的。”

    他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曾经在小叔书房里看过,当年秦始皇想要长生不老,一统天下千秋万代,找寻了不少道家高人寻求长生之法,最后都不了了之。不过,书上记载当年已经有道士研究出长生之法,但是没有告知秦始皇,只因他暴虐无道和道家本身的信念有所背离。据书上所说,所谓的“长生之法”不过是以命换命的一种,大抵和董老仙儿使用的“借阴”差不多,只是这种方法不仅可以自己续命还可以替他人续命。

    “高莹是被下降头了吗?”我还是有些想不明白,想起自己前几天在网上看到的新闻,突然问了一句。

    降头术可以操控人的意志,也可以续命。而其中的续命之法就是降头师将受降头的人的三魂七魄都抽走,移到施受的一方,以延长寿命。

    白千赤皱着眉头,微微地点了点头,神色凝重地说道:“高莹的三魂七魄之所以没有被抽走,就是因为她体内还留着我用来压制千年女尸的阴气,想必厉鬼碎魂的能力也是因此才没有成功的激发出来。”他想了一会儿,又说:“又或者是因为我在她体内留下的阴气和厉鬼的煞气夫妇相抵,所以才激发了千年女尸的力量。不过无论是其中的哪一种,她的魂魄都承受不住如此大的冲击,很容易就会灰飞烟灭的。”

    我一想到高莹虚弱的样子,心脏就像是被钢丝捆绑住般疼痛,紧紧攥着拳头,咬着牙说道:“有什么办法解开她身上的降头吗?”

    他阴着脸接着翻开下一页,两页中间的撕痕像是利刀一样划开我的心脏,我不敢去想心中的猜测,求救一般的抬起头看向白千赤。

    只可惜他这一次没有给我满意的回答,叹了口气才继续说道:“这本书在我得到它的时候就是残缺的,或许是编著这本书的人原本就不希望有人能够解开这个降头术。”

    “那怎么办?让高莹这么死去吗?”我一听他这样说立刻就急了,立马就从白千赤手上抢过《阴阳宝法》,拼命地翻找着,可是上面的字就像鬼画符一样,任凭我怎么努力去看都看不懂,连带着上面的图案都像是在嘲笑我的无知。

    我颓然的松开了手中的书,沮丧的低下了头,一阵懊悔的心思就这么直直的冲上了大脑。

    若是当年我多学一些阴阳五行之术该有多好,现在也不至于束手无策。那时候的我只知道听信妈妈的话一昧地躲避,完全没有想过世界上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想躲就能躲的过的。如今爸爸、安姚,接连被害,高莹深受痛苦我却无能为力。

    我痛恨这样的自己,可是却又无力改变当前的现状,这种矛盾的情绪一直在我的大脑中盘旋,几乎要将我的大脑挤爆。

    就在这时,鬼差们突然出现,朝着我们俩一齐跪了下来。看到他们来了,我连忙收拾了情绪,一脸平静的看着她们。

    拜见过我们俩后,白无常说道:“千岁爷,小的们按您的吩咐已经在地府找到了当年将此书赠与您的道士,据他回忆当年这本书原本是完好无损的,只是被他年幼的稚子无意撕坏。在我们的询问下,他已经告知了解开这个降头的办法。”

    我没想到竟然就这样轻易的得到了解决办法,一改之前的颓废情绪,心下大喜,连忙说道:“快说!什么办法。”

    鬼差们看见一脸兴奋的我,神情有些耷拉了下来,彼此互相看了几眼,才支支吾吾地说:“用受降者血亲的血铸造一把刀,割断连接在厉鬼身上的金丝。”

    这一句话就像是一盆凉水,猛地一下就扑灭了我先前的雀跃。

    血亲之血铸刀,呵,这不等于以命换命吗?

    一把阴刀的铸成要经过七七四十九道工序,每一次都要用人血浸染才能成功,这七七四十九道工序完成,即便是能活下来,也算是死了一半的人,命不久矣。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办法吗?”我有些不甘心的再次问道,我不相信就只有这一个办法可以救出高莹。

    鬼差们听到我的问题之后都没有再开口,一个个都像是蔫了的黄花菜一般,低着头一言不发。整间房间沉浸在一种绝望的氛围之下,就连平时最有办法的白千赤此刻也沉默了下来,显然也是对高莹的现状束手无策。

    我绝望的闭上双眼,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高莹这一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三只小鬼不知何时走到了房间里,爬到我的书桌上打开八音盒。悠扬的钢琴曲如流水般缓缓倾泻而出,传入我们的耳中,熟悉的旋律拉回了我的思绪,我睁开眼睛,望向天花板。

    “又是月光?”我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呢喃了一句。

    “什么?”我本是无意的一句,却不想白千赤听见我的话之后,忽然抓住了我的手,一脸紧张地问道。

    我不明所以的看向他,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紧张,下意识的就回答道:“月光,贝多芬的月光。”

    他目光凌厉凝视着我严肃地说道:“不是,我问的是你为什么说‘又’。”

    “哦,你说这个啊,我今天给艾瑞莎打电话了,在电话里听到了这首曲子。”

    他一脸疑惑地望着我,我这才想起他不知道艾瑞莎是谁,只能又接着解释道:“艾瑞莎就是卖小鬼给我的人。”

    “月光。”他走到八音盒面前若有所思地呢喃着,望着八音盒沉默了很久,忽然开口道:“我记得上次你提过高莹的生日是农历七月十四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

    就因为她是这一天出生的,所以她当初才会这么沉迷和灵异有关的东西。有一段时间她还很不满地和我吐槽,明明她是鬼节出生的就应该是“鬼女”,怎么她没有阴阳眼,而我却有呢?

    我当时听了她这一番话只觉得哭笑不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才好。

    当时我只觉得高莹的脑回路实在是奇妙,也不知道她的脑袋瓜子里怎么会有那么多歪理,七月十四出生的女孩就是“鬼女”,那男孩就是“鬼子”咯?照她的理解就是七月十四出生的都能看见鬼,而我这中普通日子出生的就应该看不到鬼的。

    当时我就取笑了她一番,让她不要再乱想了。高莹那时听我这么说还有些不高兴,嘴里嘟嘟囔囔的,说什么我这种有阴阳眼的人不懂她这种普通人的心情之类。

    我听到她说的话了,但是那时我为了不想让她再继续纠结这些,就没有接着她的话头说下去。

    我没告诉她,其实有阴阳眼一点也不好。除了有很多鬼会因为我能够看到他们不断捉弄我之外,阴间也是不容许长着阴阳眼的人留在人间的。在我很小的时候,小叔就叮嘱我如果看到鬼差一定要躲得远远的,不然就会被他们抓走挖去双眼。好在我之前的人生里都没有见到鬼差,后面遇见的黑白无常还有阴索命他们对我都很好,所以我才对鬼差渐渐改观。

    另一边白千赤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上扬,眼眸里全是笑意。

    我看他这个熟悉的表情,知道他应该是想到解决的办法了,连忙问道:“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果不其然,他拿起了八音盒,微笑着对我说道:“月光!高莹是至阴体质,我们可以借月圆之夜的阴气引到高莹体内,让厉佛的连接自然断开。”

    月光原来是这个意思。我摸了摸下巴,耳边似乎又回荡起艾瑞莎那神秘莫测的话语。

    我心中有些暗暗吃惊,没想到这个艾瑞莎竟然还有这样的能力,不仅能够预知未来,还能知道相隔千里的事情。

    看来这个艾瑞莎似乎不仅仅是一个养鬼人这么简单,她一定还有别的身份。

    只是我现在没有过多的时间去考虑艾瑞莎的身份,我急忙拿起手机拨通了高莹家的电话,将白千赤的话全都传达给高莹的父母听,让他们做好一切准备,只待月圆之夜就引月光的阴气入高莹体内。

    电话是高莹的妈妈接的,她听到我们说有办法救高莹了,也是激动的不行,一度哽咽到说不出话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