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67章 电光火石

    我们心中都清楚,这个办法虽然这是兵行险招,但是总比坐以待毙的强。

    时间走到月圆的这天,我和白千赤早早的就收拾好了赶到了高莹家。

    月圆之夜,更深露重,高莹家却依旧灯火通明。家里的阿姨早就被高莹妈妈以放假的理由打发回家了,只剩下高家夫妇俩和高莹三人。从祭祀的用品到神坛的摆放,事无巨细我都亲自动手,生怕会出现一点点差错影响到了之后白千赤做法的效果。

    午夜十分,白千赤站在神台前将阴气汇入引神台。只见天上的云层渐渐地散开,月光直直地洒落到神台之上,化作一股幽蓝色的气团散发出刺眼的光芒。

    昏迷中的高莹躺在神台之前,白千赤将那股幽蓝色的气团聚在手上,口中默念了两句咒语就往她体内注去。

    霎那间,厉佛、高莹、白千赤三者之间就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稳定而又不可攻破。

    我清楚地看见高莹身上有三股气在不断地斗争着,加之白千赤现在从月光引出的阴气,四股力量占据着她的身体。

    她额头上不断地渗出汗滴,身子也不断地挣扎着,脸上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我双手紧紧握成拳状看着她,只恨自己现在不能为她分担一点痛苦。

    一边的白千赤也好不到哪里去,原本就苍白的脸颊因为用自身的阴气作引越发惨白了起来。我的指甲已经陷入到掌心里了,只有这一丝疼痛感才能让我稍微清醒一点,否则我一定会忍不住跑过去让白千赤立刻停下来,我真是不能看他这么痛苦的模样。

    高莹的父母看不到白千赤,只能站在我身边紧握双手干着急,夫妻俩的眼睛都紧紧地盯着高台上的高莹,高莹的妈妈一直在忍着不哭出来,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看上去毫不让人心生怜意。

    就在这时,高莹突然弹坐了起来,瞪大着双眼望着我们,嘴里一张一合地喃喃道:“我一定会报仇,一定会!”

    “莹莹,你说什么呢?莹莹!”高莹的妈妈再也忍不住了,眼看着就要冲过去。

    不行,现在过去一定会破坏阵法,到时候不仅高莹会死,白千赤也会受到重创。而且这个声音分明就是千年女尸的,若是高莹妈妈此时过去无疑就是在送死。

    我担心自己一个人没办法拉住她,着急地冲着高莹爸爸喊道:“叔叔,帮我拦住她!”

    与此同时,高莹的脸开始扭曲了起来,连带着整个身子都开始扭曲,像是有四条游蛇在她身上不停地游动。

    “噗!”一阵声音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连忙朝着白千赤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白千赤突然倒了下来,一口鲜血从口中吐出,染红了胸前一片。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原本晴朗的上空忽然聚起了厚厚的云层,一道天雷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地劈到了高莹身上。

    霎那间,高莹、厉佛、白千赤身上的联系通通断开,随着那道金丝的断裂,厉佛像瞬间化作粉末,被狂风吹散。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忘记了动作,还是高莹的妈妈的哭声骤然在我的耳边响起,我才回过神来,急忙朝着白千赤的方向跑了过去。

    “你没事吧?”我抱住白千赤的身子,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只觉得心疼,此刻的他虚弱得就像一摊软泥一般,苍白的嘴唇被鲜血染得分外鲜红。

    我的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滴落着,整个大脑都是空白的,无数个疑问在我的脑中回转,我想要将那些血迹擦干净,却越擦越乱,晕开糊成一片。

    他为什么会吐血?为什么会变得这么虚弱?莫不是他故意瞒着我引阴气救高莹会伤害他自己?我看着白千赤越发苍白的脸色,更加确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眼泪顿时流的更凶了。

    笨蛋,我真是个笨蛋!既然救高莹要用人血铸刀这么大的代价,引月光的阴气要付出的代价又怎么会比前者低呢?我竟然什么也不想,就让白千赤用自己的阴气作引,去救高莹。

    我真是一个害人精。

    我狠狠的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此刻我根本无暇顾及高莹和她的父母,我的心里和眼中只有白千赤。

    “死鬼,都是我的错,你总是为了我做那么多,现在还为了我的…….”我的话还没说完,他就伸手揽住了我的脖子,对准了我的唇。

    惊讶、惶恐和害羞在同一时间都涌上了我的心头。同时我的味蕾感受到了他嘴里腥甜的血腥味。

    我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恰好看见了白千赤纤长的睫毛,根根分明。

    这可是在高莹家的院子里,他怎么能就这样亲我!

    我出于害羞的本能不断地用手挣扎着,他却紧紧地将我拥在怀中由不得我挣脱。我的耳边还萦绕着高莹父母的哭声,还有远方轰鸣的雷声。

    “你快放开我!”我拼命地从嘴里挤出这几个字,手上还不断的被他向后推,可是又怕把他弄疼了,根本就不敢用太大的力气。

    或许是见我一直在挣扎,而他的身子又太过虚弱,白千赤很快就意犹未尽地放开了手。

    他舔了一下嘴边的血迹,眼神晦暗不明的望着我,虚弱地说道:“没事,我现在只是反噬的后果太严重,所以借了你一些阳气,没什么大碍的,别担心了。”

    我羞红着脸低下头,小声地问:“那你现在没事了吧?没事我就去看高莹了。”说完,我就往高莹身边走去。

    我走过去才发现高莹此刻已经醒来,虽然还是虚弱得起不了身,但是已经能够开口说话了。她一见到我就在脸上挤出微笑对我说:“眉眉,谢谢你。”

    “不不不,不用。”我一看到高莹这么虚弱的模样,又一次哽咽了起来。

    泪水早就模糊了我的双眼,沾湿了我的心房。我和高莹两个一起走过了多少日子,她对我来说就是亲姐妹一般的存在,无论世间多么险恶她永远以一颗真心对待我。而我能给她的除了无穷无尽的麻烦,不知道还有什么?

    我把高莹送回房间,看着她又睡着了,才和白千赤一起回家。

    回到家中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家中的灯却还开着。我和白千赤推门而入就看到三个小鬼跪在地上,妈妈正一脸怒气地望着他们三个。

    我当下心中就是一个念头飞快的闪过:不好,怕是他们三个又惹祸了,不然妈妈怎么会大半夜不睡觉,反而是坐在这里罚跪他们?

    我没有开口,走到我妈旁边坐了下来,眼神被几个小玩意吸引了过去。

    大宝头上戴着的夹子看上去有几分眼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陈阿姨家女儿的,还有桌子上的那个风车,似乎是林叔叔买给他六岁大的女儿的,地上的玩具车又是什么?在我记忆中,我好像从来都没有给他们三个买过这个。

    我心中大致明白了,妈妈黑着脸指着他们三个对我说:“他们三个今天一个小时之内弄哭了这一整栋楼的小孩,闹得这一栋楼的人都不得安宁。之前他们三个对我做的那些事虽然是鬼大人们的原因,但是他们也脱不了干系,加上今天这次的事情,我告诉你,在你大学开学之前必须要把他们几个送走。我不管你往哪里送,总之我不想再看见他们。”说完,妈妈就摔门回房去了。

    我看着紧闭的卧室房门,暗暗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一次把三个小家伙送走已经是不可阻挡的了。

    我看着跪在地上的三个小家伙,看着他们那副可怜的模样,还是有几分心软,摸了摸三个小鬼的头说道:“你们三个实在是太不乖了,怎么能惹妈妈生气。算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妈妈已经下了最后通牒,这三个小鬼在家里也肯定是呆不了多久了。没办法,天一亮我又匆匆地去把去泰国的签证办下来,买好了机票准备把小鬼们送回去。

    上一次因为白千赤身体原因,他才没有和我一起去,这一次他说什么也不肯让我自己去,一定要陪着我,说是什么要当作和我的蜜月旅行。

    我听了他这个说法只觉得哭笑不得。我们两个都成亲快半年了,这么久了才蜜月旅行,传出去真让人笑话。不过我也拗不过他,只能同意了。

    本来嘛,他要去也可以,反正他也不用买机票,跟在我身边就可以了。谁知道他突然提出要过一次人的生活,让我去鬼市买尸皮。

    尸皮,顾名思义就是尸体外面的那层皮。白千赤告诉我,尸皮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凡人的衣服一样,可以让他们装成人类的模样。上一次他和我一起去找千年女尸的孩子化成实体时就是用了尸皮。

    我有些不太愿意去买那个东西,就问了一句为什么要我去买而不是他自己去,白千赤给我的理由是他要回阴间处理一下公务,说让黑无常陪着我一起去就好了,我听他这么说也没办法再推脱,只好答应了下来。

    鬼市是阴人和鬼相互买卖的集市,其实算是黑市的一种,专门贩卖一些阴人或者鬼需要的东西,而且鬼市有他们自己流通的货币,就是一种镀金的类似民国时期的袁大头一样的银元,而这种银元只能按照黄金的价格兑换。

    出门之前,白千赤往我身上摸了一些油腻腻像是乳液的东西,还叮嘱我绝对不能洗脸,我当时只觉得脸上油乎乎的很难受,就问了一句他给我抹了什么,白千赤却装作没听到一般,没有回答我。

    后来我又问黑无常,他一路上还要支支吾吾地不肯说,直到进了鬼市他才悄悄地告诉我那是尸油,专门用来掩盖我身上的活人气息。

    我一想到死人身上的脂肪抹在我的脸上,胃里一阵翻涌就像要吐。

    就在这时,一个半张脸耷拉着血肉模糊的鬼瞥了我一眼,我们两个的目光交汇在一起,电光火石的一刹那我受到的惊吓就把已经涌上喉头的污秽之物又咽了下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