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71章 他还有妹妹

    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眶中喷涌而出,滑过脸颊掉落到胸前的衣襟上,我的脑子里像是充斥着一大片纷杂的思绪,总也找不到一个头。

    身后一点声音都没有,我看不见白千赤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可是这一阵难耐的静默就像是他在默认我之前说的那些话,一想到这儿,我的心顿时更痛了,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抓住,窒息到无法呼吸。

    空气仿佛被阻挡在体外,我仿若一条离开水的鱼儿,每一次呼吸都带来了撕心裂肺一般的疼痛。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白千赤忽然从身后抱住了我,他的脸贴在我的耳边,冰凉的气息顺着耳朵传到我的心尖,我被这冰凉的温度刺激得浑身一颤。

    明明是冰冷的他,突然却暖了我的心,心里似是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甚至还有越烧越旺的势头。

    可是,身上的其他地方还是很冷,从心尖蔓延至全身的寒冷。这种冷热交替的感觉刺激得我越发的难受,眼泪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就止住了,直愣愣的望着前方,大脑一片放空。

    白千赤就这么环抱着我,什么话都没有说,这个拥抱在一片沉默之中似乎变了味道,不仅不像是安慰,反倒像是一个止于行动的慰藉罢了。

    我轻阖上了眼睛,感受着白千赤身上冰凉的温度,心中越发的悲凉,他想怎么样?难道是既想要我又想要那个女子,共享齐人之福?

    嘴角扯出一个丑陋的苦笑,似有千万根绵细的银针在我的心上扎下了成千上万个窟窿,疼痛到难以复加。呵,如果是他府里的那些女子怕是愿意的、心甘情愿的,但是对于我真的不能接受,我没有办法做到那样。

    我是一个多么自私的人,我希望他只为我一人微笑。我又怎么可能做得到看着别人在他身边承欢,而我又一言不发地微笑呢?

    喜欢一个人就是想要去占有对方,我能够看见自己心中有一只恶魔在叫嚣,占有欲和控制欲都让我变得疯狂,可是我不愿意自己因为爱变成一个只会撒泼的恶妇,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

    有一个声音在心里长叹了口气,我纠结了这么久、郁闷了这么久,终于还是做下了这个于我而言难受无比的决定。

    好聚好散,对谁都好。不要等以后事情发展到我不愿意看到的局面的时候,彼此都难看。

    我调整了一下情绪,轻轻拨开他抱住我的手,努力用平静的声音小声地对白千赤说道:“你先出去好吗?等我收拾完会自己离开的。房间已经订了一个星期的,你可以和她放心住下。”

    我们一起睡过的床,我抱过的怀抱,现在都拱手让人,这是我能够做到的最大程度的退让。

    我明白,选择放弃的那一刻是最痛、最难捱的时间,等到时间这剂良药抹平了伤疤之后,那些曾经以为会刻骨铭心的伤痕也就变得无足轻重了。

    年少时,我们抱在怀里不愿放开的玩具,总有一天会被我们一起在角落里积灰堆尘,然后在我们自己也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消失了。心中的喜欢渐渐会被时光磨灭,无论是多么的深爱,都谈不上海枯石烂。

    我明白这一点,却又不能真正懂得期间的奥妙,但是在此时此刻,我选择放弃。

    白千赤听了我的话之后没有任何动作,他还是一直抱着我,我见他没有动作也没有再开口,我们俩就这么一言不发地站着。

    我有些懦弱的想要在这个怀抱里多停留片刻,纠结的情绪几乎要将我完全扰乱。

    这么久以来,白千赤的怀抱一直都是我心中最温暖的存在,无论经历了什么,只要想着还有他在,只要靠在他的胸膛我就无所畏惧。无论遇到的是多么可怕难以承受的事情,我都像有了盔甲一般。

    可是我没想过,终有一天,我的盔甲也会成为我的软肋,轻轻一碰就碎了。这种感觉着实不算好受,我抬手轻轻捂住了胸口,可是依旧无济于事,左胸口的部位仍然疼得发慌。

    我深呼了一口气,像是在劝服他也是在劝说我自己,平静地对白千赤说:“白千赤,放手吧。我自认自己没有见你一面就能让你开怀大笑的能力,这些日子以来也多次害你深陷险境,或许我就是传说中的天煞孤星,无论是人还是鬼都不应该和我靠得太近。那个女孩的确很美,比我美上无数倍,你们很相配,想必和她在一起之后你们会很幸福的。”

    说到最后我的声音里已经隐约带上了几分哽咽,可我还是拼命努力让自己不要哭出来,都已经忍了这么久了,我不能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

    白千赤抱住我的手越发用力了些,我垂下脑袋看着他的手,手背上的青筋全都浮现了出来,指尖也隐隐发白。

    他在我耳边沉着声音问道:“若是没有你我哪里会有幸福?”

    男人富有魅力的低沉声音就像是一根利剑,狠狠地插进了我的心间。我的身子一摇晃,要不是被他抱着,险些就站不稳摔了。

    我不着痕迹的将自己和他的距离拉大了几分,心痛连带着脑袋发沉,我死死的咬住了下嘴唇,只有这一份疼痛,才能让我的精神维持几分清醒。

    我整个人都痛苦不堪,千言万语都堵在了嗓子眼。为什么到现在你还要说这些话诓我?我看得真真切切,你和那个女孩有说有笑,眼眸中盛得满满的都是柔情蜜意。冷淡如你,从来不会对陌生人有这般表情,若不是真的动了心,又是什么?

    算了,任由你还想要在我面前装作一副长情模样,那这个恶人我做也可以。

    我背对着他,刻意放低了语调,冷冷地说:“白千赤,我早就厌烦了你。现在你已经找到了可以陪你开怀大笑的人,也不用我多说什么了,我们还是好聚好散吧,别让彼此都难看。”

    我能感觉到身后的白千赤猛的身子一震,下一秒就用力地抓住了我的手,一把将我拉过,转过去面对着他。

    那一瞬间,我似乎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水雾。

    是错觉吗?我错愕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坚.硬的心房似乎再次破了一个小洞。

    为什么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忽然想要伸出手来抱抱他?这个想法刚一在大脑中浮现,我就苦恼的锤了一下自己。我为什么这么不争气,他都已经要带着新的娇人儿入府将你丢到一边了,我为什么还是要还要这样关心他?

    我在白千赤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脸上纠结的神色,他眼中的我看上去似乎那么痛苦。白千赤的视线一直紧紧的盯在我的脸上,那两道目光仿佛要将我灼热,我不自在的扭过了头,避开了他的目光。

    白千赤手上的力气加大了好几分,他紧紧地钳住我的手,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问道:“安眉,你是笨蛋吗?”

    我疑惑的猛然扭过头,不能够理解他刚才问出来的那个问题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是笨蛋?这突然的他说什么傻话呢?

    对面的男子将我的所有表情都一一收进了眼底,还没等我有所反应,他忽然一把将我拥入了怀中,不由分说的就低头吻住了我。

    他犹如游龙一般不断地进攻着,我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躲闪一次又一次地避让,双手一直抵在他的胸前,不断地想要从他的怀中挣脱。

    眼泪从紧闭的双眼中流了下来,直直的流进嘴里,又苦又涩的味道。

    他何必总是一次次地用这种方法引起我心中的涟漪,我的退让还不够多吗?越想越是苦涩,眼泪也越来越多的喷涌而出。

    “放开我。”我费劲的从口中挤出三个字,闷哼着说道。

    可是白千赤却丝毫没有要放手的一丝,双手依旧紧紧地抓着我的身子,我睁开眼睛看着他痴迷闭着的双眼,心中一狠,做了决定。

    我不想这样,真的不想。

    “啊。”他大叫了一声,终是放开了我。我从白千赤的桎梏中挣脱出来,连忙向后退了两步和他拉开了距离,白千赤的视线一直聚在我的脸上,他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伸手轻摸了一下唇上的鲜血,放到眼前看了一眼。

    一指的腥红,还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

    他错愕的盯着手指尖看了好几秒,才抬起头来看向我。白千赤望着我的双眼还是那么深情,却带有一丝的无奈。

    “你是觉得我看上了别的女人所以不想要你了吗?”他颓然的放下手,看上去多了几分无奈,耷拉着眼皮问我。

    “难道不是吗?我看得那么清楚你还要说什么?你不会想说即便你看上了别的女人也不会不要我的这样的话吧?”我低着头,不敢再去看白千赤的脸,忍着不让眼泪再次涌出,一字一句地说道:“不用了,我会自己离开。”

    我几乎用尽了全身的气力才将这句话说出口,好痛,我的心就像被一只利刃穿过,可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是我自己亲手刺向了我的心脏。

    若是换做白千赤府上的其他妃子估计她们一定会装傻装作不知道,等到他亲自将那个女人迎进府来然后又装作一副大度的模样姐妹相称吧?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我可以那样。只可惜我清楚的知道,我做不到。

    我只想我爱的人永远爱我,只爱我一个,我所渴望的爱情从来都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如果不是,那还不如选择不要。

    “笨蛋。”站在一旁的白千赤突然轻笑了一声,压低了声音说道,“我说了这么多次我只爱你一个人,你都是一边耳朵听一边耳朵出吗?刚才真的是你误会了,那个女人不是旁人,你看到的那个女人其实是我的妹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