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72章 大写的尴尬

    我本来以为他是要为自己辩解,可是等到听到最后的时候,我不敢相信的抬头看向白千赤,无声的张大了嘴。

    妹妹?什么?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大脑一瞬间没能成功反应过来,看着白千赤脸上挂着的似有若无的笑意,愣了好几秒终于是消化了他那句话的含义。

    我被冰封的心忽然裂开来一条缝,开出了一朵花来。

    “你妹妹?”我抬起头望着他,像是小鹿受惊一般喃喃的问出了口。

    他听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滑过了一份无可奈何的宠溺,然后才开口继续解释道:“你看我是那种望见美色就昏了头的人吗?她是我亲妹妹,也是我最疼爱的妹妹。我们已经有近百年没见面了,没想到她竟然跑到这地方来。这一次在这里遇见她也算是一个惊喜。”

    我还是觉得惊奇不已,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了,我从未听说过白千赤竟然还有近亲在世界上,就连上次我们大婚也全是一些地府里不相干的权贵们出席,别说是近亲了,就连他的远亲都不曾出现。如今凭空冒出一个最疼爱的亲妹,我的脑袋忽然有点乱。

    搞明白了这一切不过是一个天大的乌龙,我一想到刚才自己那一系列的心理变化和所言所行,突然就觉得脸上有些烧得慌,不好意思的捂住了脸。

    “她是你妹妹,她去了哪里你不清楚?”我别过脸有点生气地嘟囔着,将自己心中的疑惑全都问了出来:“若她真是你妹妹,我们大婚之日她为何不到场,要不然就是你随便撒了个谎骗我,要不然就是你不重视我,连我们成亲都不告诉你最疼爱的妹妹!”

    后面七个字被我故意加重了语调,一方面我是想借此摆脱之前的尴尬,另一方面也是对白千赤的话仍旧保留了几分怀疑,想要借此一探究竟。

    因为我这一句话,他原本皱着的脸忽然散开,展露了笑颜敲了敲我的脑袋,语气里也带上了几分轻松和宠溺:“你这个吃醋鬼,有什么事不直接和我说,总是一个人生闷气,你不知道这样我也很难过吗?我妹妹白沉容从小淘气惯了,活着的时候全家人都拗不过她,死了之后也不愿意再次投胎也就赖着在阴间了。早两百年的时候她留下一封书信说要去看看大千世界就再也没回来过,就连书信也不曾带过一封回来。我倒是有心想她参加我们的大婚,我也找不到她呀。”

    白沉容,原来白千赤的妹妹就叫这个名字啊,还别说,这个名字倒是和她的长相很相符,有着沉鱼落雁之容,是一个十足的美人。

    他这么解释一番,我忽然觉得是自己小气了,竟然和自己的小姑子置气。可是转念一想,这也不完全是我的问题,他又不曾告诉我他有一个貌美如花的亲妹妹,今天的那般情景任谁都会吃醋的,怎么能怪我呢?

    我撇了撇嘴,有些不服气。明明是他的问题他竟然还要说我笨,我别过脸小声嘟囔道:“你见了自己亲妹妹,也不带着我见见。你们两兄妹顾着自己说起了体己话,倒是把我丢在了一边,我当然会往那个方面想。难不成我凭空冒出一个俊俏的哥哥来和我说笑你心里不会乱想?”

    说完我就转过了身子,不再去看他,气鼓鼓的胀起了脸。

    “那我不说你笨,都是我不好。”白千赤绕到我的前面,蹲下来在我面前做了一个鬼脸,两只眼睛刻意往上提,倒是像极了我们在街上看见的卖艺的小丑,他原本英俊的五官因为这么一弄,瞬间就变得搞笑无比。

    我没能及时将目光收回来,盯着他不过看了几秒,一下没忍住,“噗呲”一声就笑了出来。

    看见我露出了笑容,白千赤瞬间就像是松了一口气,也跟着笑了起来,立刻站了起来。

    “笑了,你笑了。”他将我抱在怀里宠溺地说,“要是你再不笑,我就要拉下这张老脸学小丑说话的样子逗你笑了。”

    我听他这么说倒是觉得有趣,依偎在他的怀里忽然兴起,笑着说:“那你就学学小丑,让我看看你这张老脸能不能学得有八九分像?”

    “你真的想看?”他低下头,一脸认真地看着我说。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表现出很有兴趣的模样。说实话我虽然是一时兴起,但是若是能够看见尊贵的千岁爷扮小丑,还真不是什么吃亏的事情,这等子稀罕事我还真想看看。

    他缓缓地靠近我的耳边,小声地说了句:“既然你这么想,那我可就……”

    说到这儿,白千赤故意闭上了口,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抬起脸望向白千赤,满心期盼的等着他的下文。

    就扮小丑给我看?

    那一瞬间,我高兴坏了,满心满意地期待着。

    我甚至都已经想好了明天阴间报纸的头版头条,为了哄娇妻欢心,千岁爷竟然做出了这种事……一边想着我不禁就露出了笑容,为自己脑洞之大而感到好笑。

    就在我高兴地嘴角都扬到耳边的时候,白千赤忽然接着说了一句:“那你就想想吧!”随即转过身大笑了起来,笑到弯腰驼背躺倒在床上,躺到床上之后他又笑了许久,却仍旧还是停不下来。

    我望着那个自顾自的笑着完全置我于不顾的男人,心中陪你过顿时生出几分不爽的情绪。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他竟然敢戏弄我?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没有丝毫犹豫的,我从身边拿起枕头就朝着他打去,边打边嚷嚷道:“好你个白千赤,胆子越来越肥了,现在居然开始戏耍我了,看我今天不把你这个千年僵尸打得满地找牙!”

    白千赤自然不会留在原地等着挨打,他一边笑一边躲,我不甘示弱的追了上去。我们两个就像三岁的小孩子玩游戏一样满屋子跑来跑去,连带着三个小鬼也一起拿起了酒店里的枕头,疯狂的朝着对方疯打,直到最后枕头里的鹅毛打得满地都是,遍地狼藉,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我和白千赤背靠着背坐在地板上,喘着气将手中空空如也的枕头套扔到一旁,扫了一圈被我们弄得一片狼藉的房间,忽然就笑出了声。

    “你看这里像不像天堂?白色的羽毛就是云朵,那三个小鬼就是天使。”我向后一倒,直直的躺在了白千赤的腿上,笑颜如花的说着。

    白千赤却没有被我的情绪所感染,他顿了一会儿,才有些尴尬的说道:“那三个小家伙是鬼,我也是鬼,我们是上不了天堂的。”

    说完白千赤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显得有些尴尬的微笑,看上去还有几分落寞。

    他的眼睛微微地眨了一下,长长的睫毛就这么盖在白皙的脸颊上,落下了一片阴影。珀蓝色的眼眸、唇红齿白的少年模样,只是看一眼都让人感觉心软的不行,这般模样的人,他真的不是天使吗?

    我不禁在心中这样问自己,沉浸在白千赤的容颜中,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该说什么话。

    我情不自禁地伸手,直到碰到他细嫩的皮肤才停下来,冰冷、没有温度,这一直都是我触碰到白千赤时的感觉,可是这一次的触碰却让我感触更甚。

    对,他是鬼,而我是他的妻子,我们都上不了天堂,我怎么会将这么重要的一点忘记了呢?

    我的嘴角扬起了一抹苦笑,是心疼他也是在怪自己竟然在不经意间说出了这么伤人的话。虽是无心,但也却也伤人心。

    “白千赤。”我望着他,片刻之后缓缓开了口。

    他低头看向我,不明所以的发出了一声疑问:“嗯?”

    我直直的盯着他的双眼,看进了他湛蓝的瞳孔之中,情不自禁的放柔了声音:“我想对你说,即便上不了天堂,可是对于我来说,有你的地方就是天堂,没有你的地方和地狱又有什么区别?”

    白千赤听到我这句话明显愣了一下,我很少会说这么直白的话,刚一说完我就不自在的移开了目光,可是刚一转头就被白千赤捧住了脸,强制性的让我转回了头。

    我不自在的盯着他那深情的双眸,脸颊就这么烧了起来,周围的温度好像也一起升了起来。

    白千赤的脸向我一点点的靠近,不断缩小着距离,我望着他那张俊俏的面庞一点一点的向我靠近,不自觉的就闭上了双眼,等着他轻柔的吻落下。

    可是还没等他的吻落下,就被一阵笑声给打断了。

    “哈哈哈……”

    不知何处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女声,吓得我连忙睁开了眼睛,我和白千赤急忙起身转向那个声音的来源处。

    只见白沉容从客厅走了出来,直直的向我们走过来。她还是那般貌美如花,掩着嘴笑着说:“我说我的好哥哥怎么正和我说着话呢,忽然就急急忙忙地走了说要去寻嫂子,如今一见,小嫂嫂真是伶牙俐齿,把我哥哥哄得都找不着北了!”

    她和先前见时穿的衣服不一样,换了一件红色的吊带裙,鲜血般明艳的红色长裙衬着她的皮肤越发地白皙,整个人都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娇艳的花儿,更加的明艳动人。

    不知为何,我第一次和她对上眼,就被她身上的一股子气压了下去,感受到了一阵不知从何而来的压迫感,连忙缩到了白千赤身后,悄悄地探出一颗小脑袋望着她。

    “容容,你别吓着你嫂子。”白千赤见了我这幅模样,一边抬手在我头上轻轻揉了揉以表安慰,一边向白沉容低声呵斥了一句。

    我没想到他竟然会为了我去说他的妹妹,因为怕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的缘故,急忙暗中扯了扯他的袖子,让他别用这种口气说话。

    我担心的看了过去,好在白沉容并没有将白千赤的话放在心上,反而是朝他做了个鬼脸,娇嗔道:“哥哥偏心,就知道护着小嫂嫂。才短短百年不见就把自己亲妹忘得一干二净,果然就是有了女人忘了妹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