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73章 消失的鬼影

    我听了她这一番话,表面上虽然不动声色,但是心中却暗暗有了较量。这小姑子看了不好相处,这才是重逢第一天,结果就这样,还说我伶牙俐齿,我看她才是这里最伶牙俐齿的人。不过她是白千赤最疼爱的妹妹,即便是不好相处我也要忍着才行,绝对不能让他夹在中间难做。

    这般想着,我连忙从白千赤的身后走了出来,扬起了一个我自认为最明媚的笑容,微笑着和她打招呼,“你好,初次见面,我是安眉。”

    成亲这么久第一次见他的家人,感觉还真是说不上来的奇妙。其实面对着白沉容的时候,我心中多少还是有点紧张,是不是不该这样草率的打招呼?是不是应该拿出一点嫂子的气势才对?

    可是她活了这么多年,按照岁数她都能当我的祖奶奶了,我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要怎么在她面前拿出气势来?我蹙着眉头,焦心的等着她的回应。

    “嫂子?”她睁大着双眼打量了我好一会儿,把我上上下下看了好几圈才嬉笑着说:“没想到哥哥还会喜欢你这种小丫头?嫂子你成年了吗?我看着怎么那么小。”她说到这儿,忽然回过头坏笑地对白千赤说:“哥哥,你不会是有恋童癖吧?”

    闻言我下意识地就摸了一下自己的胸,手下确实算不上很丰满,但多少还是有点分量的,难道这样就算是未成年了吗?结果一抬头正好迎上了白沉容坚.挺的双.峰,心中刚刚燃起的小火苗瞬间就被冷水扑灭了。

    怪不得她说我是未成年,我从穿着打扮到容貌身材,根本就是一个中学生的模样,哪里像已经怀了孕的人,和白沉容一比更是如此,也怪不得她会这样说。

    白千赤瞪了一眼白沉容,脸色黑了好几分,才开口说道:“越发没大没小了,眉眉是你嫂子,你可不能再这么乱说话了。”

    她冲着白千赤吐了一下舌头,就揽着我的手笑着说道:“嫂子才不会怪我呢?对不对!才不像哥哥,活了近千年还是一个龟毛的小气鬼!”

    龟毛的小气鬼?

    呵,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白千赤,他龟毛我倒是承认,小气?我怎么不见得。

    白千赤正想伸手敲白沉容的脑袋,只见她动了动脑袋,眼珠子一转,纵身一跃就跳到了远处的床上,翘着二郎腿,一副嚣张娇俏的模样说道:“哥哥你的动作可是越来越笨拙了,我看啊,你就是因为天天沉浸在温柔乡里,才把当年征战的本事都忘了!”说着,她连忙招手唤我过去。

    我望了望白千赤,见他没有什么表示才又慢慢地走了过去。我刚一走到她的身边,她就一把将我拉上床,笑嘻嘻地对我说道:“嫂子你可不能这样,要是我哥哥醉死在你的温柔乡了,那阴间都会大乱的。”

    瞬间,我的脸就滚.烫了起来。白沉容嘴角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容看着我,我的脸似乎烧得更烫了。

    她怎么把这种话光明正大地说出来,似乎不大好吧?这么想着我就低下了脑袋,可是白沉容却一直紧紧的盯着我,似乎是在等着我的回答。

    她随后又将身子靠近我,往我身边蹭了蹭,然后直接就靠在了我的怀里,嗲嗲地说道:“嫂子,你身上真香,不如晚上不要和哥哥睡了,和我睡吧。”

    我手足无措的看着怀中的白沉容,对她的印象又有了几分改观,她似乎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并不像我最初印象中的那般不好相处,这么想着,我也就放松了心情,慢慢的和她交谈了起来。

    一来二去,我和白沉容很快就相熟了起来。女人之间友谊是很容易就会迅速发展的,只要聊聊吃的,再聊聊穿衣打扮和男人就会和认识了十几年般亲密。

    和她交谈过后我才知道,原来白沉容已经在泰国已经生活了很多年了,对这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之后的时光里,有着她带路,我吃了很多之前没有发现的泰国美食,连带着买了很多性价比特别高的化妆品。两个人逛了一个晚上,回到酒店后就把战利品一股脑地扔在地上,也不管白千赤两个人就抱着睡着了。

    半夜,我忽然升起一股子尿意,原本是想憋着等到第二天早上再次上厕所,可是辗转反侧了好几次,最终还是醒了。

    我刚一张开双眼,就看到了一个面目全非的女子躺在我的身边,她整张脸就像是被硫酸泼过一般,全是烂肉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眼睛鼻子嘴巴也全都分辨不出原本的模样,脸上的肉瘤子还耷拉着像动物园里丑陋的活鸡脖子一样。

    虽然心中害怕,但是我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生怕吵醒了这个女鬼。

    我床上为什么会躺着这么一个可怕的女鬼?死鬼呢?他去哪里了。这女鬼睡在我身边想要做什么?不会是想要吸我的阴气吧?还是她想夺走我腹中的孩儿?

    无数个疑问在我的大脑中旋转,正在我冥思苦想的时候,那女鬼忽然伸出手来,看样子似乎是想要搭在我的身上。

    我突然打了一个激灵,从床上弹了起来,惊慌失措地跑到墙边大喊道:“有鬼啊!死鬼,你在哪里,你快来救我!”

    在隔壁房熟睡的白千赤听到我的尖叫连忙跑到我身边,抱住我,轻柔的安抚道:“没事没事,有我在,不怕。”说完他又朝床上看了一眼,继续说道,“她不是要害你的女鬼,她是容容。”

    “容容?”我微微地抬起头来,再朝床上看过去,此刻床上哪里还有我刚刚看到的那个面目可憎的女鬼,只有貌美如花的白沉容。

    “那我刚刚见到的女鬼呢?”我心中的不安仍旧没有平复,颤颤地问道。

    ‘“女鬼?是不是一个很丑就像一滩烂肉一样的鬼?”白沉容也被我的尖叫声给吵醒了,起身坐在床沿笑着问道。

    我锁在白千赤怀里木木地点了点头。

    只见白沉容冲我眨了下眼睛,就在那一霎那,她倾城的容颜渐渐消退,变成了满脸烂肉的模样。

    分明就是我刚刚看到的那个女鬼的模样!

    我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压抑住自己内心的讶异和恐惧,克制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我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我刚刚见到的女鬼,竟然就是白千赤美貌动人的白沉容。

    沉鱼落雁之容怎么在这一眨眼的功夫就成了这副让人害怕的样子?我不太明白这期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还没等我惊讶的情绪压制下去,白沉容就又变回了美丽的容貌,站了起来,走到我身边。正想碰我,却被我不经意地躲开了。

    我这是下意识的动作,别无其他想法,可是却让白沉容的动作顿了一下。

    她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随即又恢复了微笑,“嫂子别怕,我不会害你的。”

    我一想到她刚刚的那张烂脸,再看她现在倾国倾城的样子,心里就像结起了一个疙瘩,怎么也解不开。她虽然是白千赤的妹妹,想必是不会害我的,可是我一想到刚刚睁开眼看到她的那个模样,心中就克制不住地恐慌。

    没来由地害怕让我往白千赤怀里缩了又缩。

    “别怕,容容儿时贪玩,毁了容貌。但是她臭美,所以一直不以真面目示人。我就是怕你害怕才一直没告诉你,没想到这丫头睡着睡着就露出真面目了。”

    “你才臭美!”白沉容瞪了一眼白千赤不满地说道:“这本来就是我原本的模样,以这样的面目示人有问题吗?难道哥哥想我和你一样做一个丑八怪?我才不要,我可是有正当职业的人。”

    白千赤脸部运动了一下,半开玩笑地说:“你那个工作,不就是在人妖表演的地方和那些人妖比比美貌,然后再和别人拍拍照吗?没什么技术含量。”

    原来白沉容是在泰国和人妖比美,怪不得我们会在那里看见她。不过仔细想想她做这份工作算不算是诈骗?试想一下那些游客千里迢迢来到曼谷旅游,好不容易看到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花了钱和她合照,到头来竟然是一个毁了容的女鬼。

    我在脑海里臆想了一下那个画面,若是有个别色迷迷的男人还要把沉容抱在怀里合照,他们怀里抱着的可是一个女鬼。想想就渗得慌,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对不起,嫂子我……”白沉容低着头向我道歉,话还没说完,我就打断了她,“说什么呢,没有什么对不起的。”

    这件事还真的不能怪她,我自己和她睡在一起,看到她的真实容貌竟然也不动脑想一想,这里又不是国内,再说了白千赤就在旁边怎么可能有女鬼近我的身?女孩子有多重视容貌恐怕只有身为女孩的我才能明白,虽然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向我道歉,但是我想她心里一定很不好受。试问哪一个女孩的长相吓到了别人自己还能高兴得起来,当然都是希望别人夸奖自己的容貌。

    接下来的两三天,白沉容都一直陪着我,带着我大街小巷地乱逛,仿佛那天晚上的事情从未发生过,我们两个关系还是那么要好。因为她的出现,原本我和白千赤的双人蜜月游,突然的就变成了我们两个的闺蜜双人游,而白千赤就只有跟着我们两个满大街拎包当小跟班的份。

    因为我们两个在泰国的旅游签证即将过期,我决定尽快把小鬼们送还给艾瑞莎。

    之前我和白千赤也说过关于三个小鬼的去留问题,虽然我也很不愿意把他们三个就这么送走,可是我也不是真的有百分百的信心能够教育他们几个不去伤害别人,若是他们三个回去之后伤害了无辜的人那又该怎么办?

    就在我们要把他们三个送走的前一天,他们三个就像是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整间酒店我都找遍了也没见到他们的鬼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