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74章 炼魂

    我焦急不已的在酒店里团团转,心里早就乱成了一团。

    三个小鬼平时都很乖,即便是他们出去玩了,在天亮之前他们都一定会回到自己的小瓶子里,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彻夜不归的情况。

    可是这一次都已经过去了整整24个小时,他们三个却还是没有出现过,甚至连一丁点的信息都没有留下来给我。我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因为我清楚,我只有平静下来了,才能够好好的思考出良好的应对措施。

    首先,他们绝对不可能是逃走了。他们三个小鬼在被豢养的最初就已经被阴人下了咒,不能离开瓶子太久,否则就会开始损耗自身阴气逐渐死去。如今瓶子还在我的手上,他们三个却迟迟不回来,若是过了七七四十九个时辰还不能回到瓶子里,他们必定会灰飞烟灭。

    我捧着脸在房间里顿了下来,心中懊悔不已。

    在开始发现他们不见了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因为我说要把他们送回给艾瑞莎,所以他们几个发小孩子脾气才不肯回来,因此一开始的时候也就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可是现再仔细一想,我才察觉了这其中似乎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之前我提起这件事的时候他们还是很开心,从他们的反应来看,艾瑞莎以前对他们应该很好,正因如此我才减少了不少担心的情绪,因为也少了不少内疚的心情。

    原以为他们没有意见就万事大吉了,只要等到时间把他们送回到艾瑞莎身边就可以了。可是没想到,临了临了,还是出了乱子。

    心中有一个声音不断的在肯定的叫嚣着,他们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白千赤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桌子上三个空荡荡的空鬼瓶,久久都说不出一句话来,我看着他面无表情的神色,猜测他或许也是想解决的办法,也不敢上前去打扰他,默不作声的坐在一旁,心急如焚人。

    整个房间都陷入了一片沉默的氛围当中,少了那三个小家伙之后,那些我已经熟悉了的躁动因子似乎也随之一起消失了,我还真的有些不能适应。

    就在这时,白沉容忽然穿墙而入,打破了这份沉默,她扫了我们一眼,慌慌忙忙地说道:“我的好哥哥,你怎么还在这里坐着!拖拖拉拉做事和千年乌龟一样。”

    白千赤只是淡漠的扫了她一眼,没有对她的话做出回答。

    她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见白千赤没有理睬她的意思,久久都没有回她,不服气的咬了一下下嘴唇,无奈她只能生气地跺了跺脚,恨恨的说道:“算了,我自己去找。”

    说完她立刻就转过了身子,看样子迈步就要走出房间。还没等她再次穿墙而出,就被突如其来的一道声音给阻止了。

    “站住!”白千赤突然开口厉声说道,白沉容可能也没有听见过白千赤用如此严厉的语气说过话,转过身看向他的时候就愣住了。

    我也诧异的看向白千赤,还没等我们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就看见白千赤拿起了三个空荡荡的鬼瓶,下一秒就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只见那三个瓶子“吧嗒”一声,猛地坠落在地上,全部都碎成了一片片的碎片。

    “你在做什么?”我不禁捂住嘴惊声尖叫了一声,喊完我就立刻捂住了嘴,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疯了吗?把这三个瓶子摔了,那三个小鬼岂不是再也回不来了!

    白沉容脸上的惊讶之色一点也不亚于我,她瞪大着双眼盯着那鬼瓶子的碎片,仿佛是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说话一向流利的她竟然也磕磕巴巴了起来,“这瓶子怎么,怎么会碎?”

    言下之意就是她也不明白白千赤这个动作背后究竟所蕴藏的含义。现在的场面着实令我一个头比两个大,这两兄妹到底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一个一脸平静的把鬼瓶打碎,另一个却仿佛像没有见过玻璃瓶子破碎一般,惊讶得不行。

    我虽然惊讶,但是内心的不解更多一些,见白千赤和白沉容都没有开口解释的意思,只能率先开口问道:“这是玻璃瓶子当然会碎,只是白千赤你到底在干什么?把这三个瓶子打碎了,他们三个还怎么回来?”

    白沉容听到我的问题终于是将视线转到了我的身上,脸上的神情却依然严峻,走到了我的身侧。

    她的脸上的惊恐之色丝毫未曾减退,她抓着我的手紧张地说:“嫂子,我们有大麻烦了!你可能还不太清楚,随随便便把鬼瓶扔到地上是绝对不会碎的,除非用至阳之气,才会将它震碎。”

    不会碎的?什么意思?我不是很能够理解白沉容这一段话的意思,虽然每一个字我都能听明白,但是串到一起之后我却无法理解这期间的意思。

    我看着地面上狼藉的碎片,晶莹的玻璃渣子就躺在地上,明晃晃地刺着我的双眼。我又揉了揉眼睛,眼前的场景还是没有分毫的改变。

    这鬼瓶不是碎了吗?怎么就不会碎呢?那我看到的是什么?

    除却鬼瓶破碎这一点之外,白沉容的话语里还有一个我觉得很奇怪的点。那就是她说唯有用至阳之气才能将鬼瓶震碎,可是这至阳之气又究竟是什么?白千赤是一个千年僵尸,在他身上怎么会有至阳之气呢?

    这一切似乎都说不通,无数个疑问都纠结在了一起,搅得我大脑生疼。

    我嘴上不自觉地扬起了一阵尴尬的笑容,面对现在这种复杂的镜框,我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样的表情去对待。

    房间里再一次陷入了沉默当中。

    我久久的盯着地面上的玻璃碎片,忽然,我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很可怕的念头:这三个鬼瓶很有可能是假的!

    我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到了,不禁瞪大了双眼,可是唯有这一种解释才能够说得通当下这一切说不通的奇怪现象。我看了眼脸色依旧阴沉的白千赤,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开了口。

    “难道这三个鬼瓶是假的?”我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明显底气有点不足,说话的语气都是虚的。

    我望向白千赤,他眉头紧锁,一脸凝重的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对着我点了点头。

    什么?我本来只是抱着好奇的心情随口一问,可是没想到事实竟然真的如此。此刻我的心情就犹如一道惊雷猛地划过我的面前。

    我现在终于明白白沉容为什么会露出这么惊骇的神色了。

    前几日我们三个一直在曼谷的大街小巷游玩,这两天我想着就要把小鬼们送走了,于是决定不要再出去玩了,在酒店里陪他们三个好好地度过。在他们消失的前一晚,我们还一起玩了过家家,我是亲眼看着他们三个回了鬼瓶才去睡的。那天晚上,他们三个的鬼瓶就放在我们的床边,结果第二天就只剩下空瓶子了。

    这意味着什么?

    我心底像是被塞进了一块千年寒冰一般,一股恶寒涌上我的心头。

    那一夜,必定是有人或者不是人,潜入了我们的房间偷走了鬼瓶。而白千赤和我就睡在旁边的床上,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我也就罢了,白千赤这一个方圆十里有多少个鬼闭着眼都能感受出来的千年僵尸,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何止是诡异?简直是骇人听闻!

    这是我认识他以来第一次真真正正地感到无比的恐惧。未知的恐惧处在我们看不到的位置,而且敌人的力量可能比我想象中还要强大许多,否则怎么可能可以避得开白千赤的警觉。

    白千赤阴着脸望着我,双眼布满了血丝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看着这样的白千赤我只觉得有几分陌生,这不是我认识的他,在我的记忆中,他总是能够找到一切解决问题的办法,似乎天大的事情在他面前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以前我们都经历过那么多大风大浪了,这一次只不过是不见了三个小鬼罢了,应该不成问题才对。

    只不过,我想到这三个字的时候都自己嘲讽了一下自己,脸上不禁扯出了一抹苦笑,万分苦涩。

    我之前也见过白千赤的实力,和阎王对峙的时候,虽然阎王没有出手,但是他应该不是千赤的对手,而莫伊痕更不用说了。阎王和莫伊痕都不是无名小辈,可是他们和白千赤比起来,却比不上他。

    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瞒过白千赤,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装了三个小鬼的鬼瓶给偷走?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大隐隐于市的高人?那他到底是为什么想要带走那三个小鬼,对他又有什么好处不成?

    我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想必白千赤也没有想明白,否则他也就不会一直阴沉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的碎片了。

    我不敢再贸贸然的开口,生怕会触及到白千赤的怒火。一旁的白沉容看了我一眼,突然开口说道:“哥,你有没有听说过‘炼魂’?”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