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75章 可怕少年

    我和白千赤听了她的话,纷纷转头看向她。

    炼魂这个词我是有见过的,我曾经在白千赤从阴间带回来的书中看到过。那日我显得无聊就随手翻了翻,没想到竟然让我在一堆古体字的书籍中翻到了一本繁体字的阴术典籍,也就是在这本书里,我看到了关于炼魂的阴术。

    好在我当时着实是无聊的紧,所以也就看得格外的认真,现在依旧还能降书中的内容记得很清楚。

    书中解释说,在我国云贵川一带都有赶尸的习俗,当代以无量子道长为代表。赶尸是苗族蛊术的一种,也是楚巫文化的一部分。正如茅山术有正派和偏门一样,蛊术也有白巫术和黑巫术的区分。赶尸原本是属于白巫术的一种,也就是普通的背尸,为的就是让尸体落叶归根。而炼魂则是赶尸中的一个分支了,像之前在存念阁遇见的楚楚她习的就是赶尸中的炼魂。

    这种阴术极为阴毒,要将亡魂困在一个金鼎之内,然后在九月初九正午阳气最重的时辰以烈火炼制。直到亡魂忘记生前的所有怨气,成为一具傀儡般的魂魄,就可以被赶尸人肆意驱使了。

    虽是这样,但我也记得,书中记载了,一般赶尸人是不会用小孩子的亡魂去炼魂的,因为孩子心性不稳,加上伤害性不够强,所以一般赶尸都会用青壮的亡魂,就连老人的魂魄也是不会要的。

    因此我对于白沉容说的“炼魂”的这个可能性抱了几分怀疑,不是很能认同这个想法。

    白千赤心里想的也和我一样,他直接道出了我心中的困惑:“炼魂怎么会用小孩子的魂魄,这不可能。”

    白沉容笑了笑,双眸中闪过了几道说不清的光芒:“所以说哥哥不要终日美人在畔,脑子会不灵光的。你难道忘记了一些阴人大家族中会培养继承人吗?”

    培养继承人?就像是家族企业会将孩子送去学习企业的管理,阴人大家族的孩子也要去学习阴术吗?那与那三只小鬼有什么关系?饶是白沉容都这样说了我还是没能够明白这其中的含义。

    忽然我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正因为他们三个只是小鬼,拿他们练手最合适不过了,若是失败了,他们的魂魄还可以炼成丹药提升自身的道行,这样一举两得的事情去哪里找。

    只是有谁知道我这里有三个小鬼,又有谁能够轻易地避开白千赤的注意?

    突然,白千赤像是想到什么一般,直直的走到房间空调的位置鼓捣了好一会儿,没一会儿就从里面拿出一块只剩下拇指头大小的黄色粉末状块物。

    他才刚一拿出来,白沉容就立刻惊讶的喊了出来:“惑鬼香!这地方怎么会有这东西?”

    我听到她的惊叫声将目光转向了白千赤手中的东西上,努力在脑海中搜索着对于惑鬼香的信息。

    惑鬼香,顾名思义就是迷惑鬼的一种迷香,无色无味,对人体无害。这东西对鬼也是因人而异的,比如若是像鬼差他们这样的中等级别的鬼,就会陷入昏迷,再低级一些就会直接变成透明青烟状,对于白千赤顶多就是安眠药的存在。

    这样就能够解释为什么这个人可以在白千赤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偷走了装着小鬼们的瓶子。

    用这个香的人对我们的行踪想必是了若指掌,他必定是知道白千赤前两日陪着我和沉容两个玩得很疯,身体已经很疲惫了,加上惑鬼香的安神作用,白千赤自然对靠近他身的任何人或鬼都会不再有反应。

    可是这个人到底是谁?我们身在泰国本就无相识,遇到白沉容已经算是偶然,若是真的说是有嫌疑的话,首当其冲的就应该是白沉容。可是她又怎么会设计自己的哥哥呢?这件事一定还有未曾浮出水面的人。

    或许是刚刚白千赤鼓捣空调的时候不小心调低了温度,我忽然觉得身子冷了起来,随手就拿了一件外套披在身上。这时,口袋里突然掉出了一个锦囊。

    我看着那个掉在地上的锦囊,盯着锦囊上面的花纹,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这锦囊究竟是从何而来。

    反而是白沉容先我一步捡起了那个锦囊,拿在手中看了又看,口中止不住的赞叹道:“这锦囊真真好看,看款式就不像是人间的东西,难道是哥哥送你的定情物?”

    “才不是,我也不记得这个为什么会在我的外套里。”我看了眼那个锦囊回忆了许久,忽然想起那日去鬼市的情景,“哦,对了,这个锦囊是上次去鬼市给千赤买尸皮的时,在鬼市出口被人撞了一下捡到的。我猜这应该就是撞我的那个人留下的,我当时还想着是不是阴间那个小鬼的重要之物也就带了回来,准备让鬼差们回阴间去寻。没想到我一时之间就忘记了,可能是一直都放在这个口袋里来,刚才一碰才会掉落出来。”

    白千赤听我说完脸色顿时一黑,他一把从白沉容的手指抢过那锦囊,拿到锦囊之后立即就打开了,打开之后竟发现里面是一张无头黄符,遂生气地说道:“在鬼市那种地方,就应该万般小心,你怎么还敢随便捡东西回来。还好这只是一个无头符,若是捡到什么凶煞之物那该怎么办?”

    一般的黄符都会有符头,画错符头整张黄符就会威力锐减,当然也有像这样的无头黄符,专门用来寻人的。只要将这黄符放在想要追寻的人身上,就可以知道那人的下落。

    看来带走三个小鬼的人就是那日在鬼市撞了我的那个人。

    我没有想到这一切灾难的来源竟是被我无心放到口袋里的一个锦囊,沮丧的不行。

    “我一时之间也想不到有这么严重,再说了那人怎么想到我一定会把这个黄符带在身边?”我有些不服气的辩解道,不愿意承认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缘故。

    白千赤高高举起锦囊,在灯光下我隐隐约约地看到一根如蜘蛛丝般的金线连在我的颈脖之上,顿时瞪大了双眼。

    “想必撞你的人早就察觉了你身上的鬼气,故意撞你,还在锦囊上施了法,让你不知不觉之中就把锦囊戴在身边。”白千赤再次向我解释说道。

    难怪我这次来泰国这个热带国家竟然还鬼使神差地带了一件牛仔外套,这一切竟然都被人设计好了,挖了一个坑让我跳下去。

    “不过他这人也太舍得下血本了,为了三个小鬼竟然跟来了泰国。”我嘟囔道。

    白千赤轻笑了一声,有些轻蔑的说道:“我看不是那人肯下血本,而是撞你的那个人阴术道行不高,以为和你一同去的黑无常是一只厉害的小鬼,想要立功,所以才有了这么一次连环计。只是跟着我们来的人道行不浅,发现了我不是好惹的,但又不愿意空手而归所以才打起了三个小鬼的主意。”

    我听白千赤这么一番解释,顿时清楚了不少。

    事情到现在似乎就变得明了了,看了抓走三只小鬼的阴人并不是什么不好对付的厉害角色,他一定是跟着我们前后脚住进了这家酒店,那我们现在只要查清楚还有哪个中国人在我们之后跟着住了进来,就能锁定目标了。

    想好了解决办法,我立刻跑出了房间,想要去大厅那查到在我们之后入住酒店的中国人,好借此去把三个小鬼找回来。

    可是事情的发展却不如我想象中顺利,我和大堂经理软磨硬泡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拿到住客资料,只能一无所获地回了房间。

    我垂头丧气的打开了房门,一进门,我就看到一个奇怪的人影一闪而过,还没等我看清,我顿时就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被绑了起来,关在一个房间里。虽然这间房拉上了帘子我看不到外面的景物,不过从房间的布局和装饰来看我应该还在原来的酒店里,但不是同一个房间。

    我环顾房间四周,在桌子上看到了熟悉的鬼瓶,还有三个可爱的小鬼。他们三个似乎没有受伤,只是陷入了昏迷的样子。估计绑我的人在这件房里也用了惑鬼香,所以他们三个才一直没有清醒。只是他既然已经得到了三个小鬼,为什么还铤而走险把我抓走。

    我活动了一下手腕,被绑的很紧,我一点都动弹不得,完全没有挣脱的可能。

    突然,房门打开了,走进来一个穿着黑色T恤衫的少年。从身材来看估摸着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身形消瘦,好好的一件紧身裤被他穿出了一种宽松感。

    就在我打量他的时候,他也望了我一眼,就在那一霎那我清楚的看到了他的脸,他的脸仿佛就只有一层皮包在骨头上,脸上连多余的脂肪都没有,双眼深凹一点看不见一丝神采,整张脸也是从来没有见过阳光的那种惨白。

    他长得比白千赤更像一个鬼,仅仅是那么一眼,我就觉得浑身不自在,身上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