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76章 临盆

    他清楚的看到我醒了,却丝毫没有一点反应,依旧慢悠悠地走到套房的厨房里,我侧耳听着里面传过来的动静,听见有煮东西的声音,没多久我就闻到了煎肉的香味,刚一闻到香味,肚子“咕噜咕噜”地就开始叫了起来。

    要不是我现在被绑着,我一定会狠狠地打一下这个不争气的肚子,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想着吃。可是转念一想,我是个孕妇啊!就算我不吃,肚子里的孩子也会饿。这么想着,肚子叫得越发大声起来。

    没一会儿,那个少年捧着一盘肉从厨房走了出来,瞥了我一眼,冷冷地问:“饿吗?”

    我的理智告诉我一定不能接受敌人的诱.惑,但是他手上的肉香不停地往我的鼻子前面飘来飘去,最终我还是弱弱地点了点头。

    他望了我一眼,走到我面前,我不自觉地往后缩了缩,他脸上还是一点表情都没有,直接解开了绑住我的手的绳子,把那一盘肉放在了我的面前,什么都没说就径直走到电视机前看起了电视。

    这个男孩无处不透露着诡异,我活动了一下手腕,还是不敢相信他竟然就这么轻易的把我手上的绳索给解开了。

    我心中一阵窃喜,解开了我的手就不怕我跑掉?你一个消瘦的小男孩我难道还打不过吗?不过这一秒的窃喜很快就消失了,因为我看到了自己脚上重重的镣铐。之所以之前没感受到是因为我保持这个姿势太久了,脚都麻木了。

    我瞬间就放弃了想要逃跑的想法。

    竟然逃不掉,那就吃点东西好了。我看了一眼眼前的肉,再看看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少年,他的手上两手空空,一整盘肉都给了我,他吃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见男孩不吃,我总觉得面前的这盘肉有几分古怪。

    难道这肉本来就是做给我的?不会有诈吧?把我绑起来还给肉吃,难道在里面下了毒?不行,我还是不要吃了。

    可是刚下了决心,香气却还是不住的往我的鼻子里钻,那些香气似乎是在叫嚣着,就像是最可恶的敌人,无时无刻都在诱.惑着我。

    我看着面前这盘肉咽了一下口水,上面的酱汁已经完全渗透进了肉里,热腾腾的香气不停地诱.惑着我。

    终于我还是弃兵缴械,放弃了。

    算了,死就死。怎么也要做一个饱死鬼!

    我左手捧着盘子,右手拿着筷子就吃了起来。没想到这个骨瘦嶙峋的男孩手艺还不错,我吃完了盘子里的所有肉之后,还觉得有些意犹未尽,又舔了舔盘子上的酱汁。

    吃完以后,忐忑不安的情绪又袭上了心头,我心惊胆战的等着可能会出现的副作用,可是一直过了好一会儿,我的身上都没有出现任何的不适,反而是吃饱之后睡意又涌上了大脑,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半梦半醒之间,我似乎听到少年在和谁通电话的声音,说什么等两日就回去,一定会把东西带回去。还说这两天就可以生了。

    我也没听真切,加上想要睡觉的念头一直在脑中叫嚣着,我迷迷糊糊就再次进入了梦乡,这一睡我就睡到了千赤和沉容把我摇醒。

    我没想到我只是睡了一觉,就错过了好多精彩的画面。

    等我完全清醒过来之后,沉容告诉我说,在我消失之后,白千赤就像疯了一样地到处找我,把整间酒店的中国籍游客住的房间都翻了一遍,偏偏没有想到我们住的旁边这一间。

    因为这里住着的就是一个小男孩,而且他还是中德混血,登记住房的时候用的是德国的护照。加上白千赤怎么也没想到这个阴人就是个小孩。直到昨晚少年进门,他们擦身而过的瞬间,白千赤闻到了熟悉的惑鬼香才开始怀疑这里。

    后面的事情就很简单了,白千赤直接冲了进来,把少年打倒,把我救了出来。

    这件事似乎就这么轻易地过去了,白千赤很不爽他们家族竟然把主意打到了我的身上,已经让鬼差们调查他们了,说是回国后一定会给他们一些颜色看看。

    不知道为什么,听完沉容说完这发生的一切我倒是没有什么别的想法,毕竟我还吃了那个少年的一盘肉,于情于理也不该说什么,也就随着白千赤高兴,他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好了。

    但是对于能够将三个小鬼救出来这一点,我还是很高兴的。被救出来的第二天傍晚,我就将三只小鬼送回给了艾瑞莎。

    这一次送还小鬼不仅有白千赤相伴,连白沉容也跟着我们一起。

    没想到世界还真是很小,艾瑞莎竟然是沉容的闺蜜,于是在将小鬼还给她之后,艾瑞莎又拉着我们说了好一通的话,接近凌晨的时候才让我们离开。

    要走的时候我突然生出几分不舍的情绪,很舍不得那三个小鬼们,他们三个也在家里住了这么久,我早就习惯了他们的笑声,也习惯了时不时就抱抱软糯的他们,现在就要分别了,心里还真是难受。

    我之前曾经想过,若是把三个小家伙送回去我可能会非常难受,可是直到真正面临这一刻了,我才发现,我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难过好几分。

    白千赤许是看出了我的心思,笑着调侃道:“眉眉你若是这么喜欢小孩子,以后一定可以生出一个可爱的小孩的。”

    我被他的话惹得羞红了脸,因为这羞愧的情绪,也忘记了要辩解。没想到沉容也在一边跟着调侃道:“生一个怎么行,怎么也要生七八个!”

    “你以为你嫂嫂是母猪转世吗?”白千赤无奈地看了一眼沉容,颇为无奈的说了一句。

    被他们兄妹俩这一唱一和,我越发害羞不好意思说话了,脸上的温度愈发的灼热,头也低得更低。

    人的一生要遇见很多人,也要和很多人分别,离别从来都是必然的,身处其中的人也是怀抱着一颗无可奈何的心。只是我们在相遇之时的那种欣喜,相伴之时的那种欢乐都足以让我们铭记一生。

    我不断宽慰着自己,现在的情况下,只有将三个小鬼送回给艾瑞莎,才是最好的选择。

    在重重纠结之下,我还是把三个小鬼留下了,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会遇到比我更好的主人。我很认真地和他们三个道了别,忍住了不舍的泪水,打算离开。

    送我们出门的时候,艾瑞莎突然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今天应该是满月才对,怎么明天才月圆。”

    听了她的话我也跟着抬头望了一眼像黑色幕布一般的天空,奇怪的是,天上的月亮分明是弯月。

    我不太明白刚才艾瑞莎那一句话的含义,不过艾瑞莎这个人本来就神神秘秘的,我也就没有想太多,直接和白千赤他们一起回到了酒店。

    我们早早的就已经买好了次日晚上回国的机票,准备打道回府了。临回国前,沉容说舍不得我们,硬拉着我们去吃了一顿好的。

    说是饱餐一顿,但其实就是他们两个看我一个人在吃,我基本把海鲜什么的吃了一个遍才离开。

    或许就是因为那一顿海鲜大餐,我上飞机前就一直觉得肚子不舒服,一阵一阵隐隐作痛。跑了好几次厕所也没什么反应,可是担心会误了航班,也就先忍着痛上了飞机。

    有了上一次的经历,这一次白千赤似乎没有上一次那么害怕,反而是我坐上了飞机之后就开始源源不断地开始冒冷汗,身子不自觉地开始发抖,小腹也闷着闷着地痛。

    我的手紧紧的抓住了小腹前的衣服,因为疼痛而双手不断的用力,指尖全部泛白。

    白千赤很快就察觉到了我的异样,关切地问:“你怎么了?”

    我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了力气,又深呼吸了好几口才勉强地发出声来说道:“我可能是吃了太多海鲜,肚子痛。”

    白千赤闻言却皱了一下眉,他伸出手摸了摸我的额头,紧张地说道:“感觉不像是吃坏了东西。”

    我没有将他的话太放在心里,只觉得肚子里的疼痛越发的重了,手上的力气也加大了许多,可是仍旧无济于补。

    白千赤一直担忧的看着我,他将我的手抓过去,翻开我的手心,我清楚地看到手心上前几日还是小小的一个黑点,今天却像满月的月亮一般有大又圆。

    与此同时,我透过飞机的窗子看到了天空上挂着一轮又大又圆的明月闪耀着刺目的猩红色。

    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月亮,一时间目瞪口呆的望着它,短暂的忘记了肚子里的疼痛。

    “好大好圆的月亮,可是为什么是红色的?”我喃喃的说了一句,刚说完我忽然想起了之前艾瑞莎说的话,月圆之夜。

    白千赤也一起望了一眼窗外,神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他转过脸对我说:“安眉,你可能要生了。猩红之月只有怀着鬼胎的女人在临盆之日才能看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