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77章 临盆2

    白千赤的话就像一道惊雷,“轰”的一声在我的脑中划过一道白光,引起了停不下的轰鸣。

    我瞪大了眼睛盯着白千赤,极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小腹的疼痛一阵一阵的往心尖里钻,用尽了力气死死的抓着白千赤的手,声音颤抖的问道:“你什么意思?临盆?”

    白千赤脸上是难以言喻的欣喜,紧张期待又害怕的心思全都表露了出来,还没等他开口我都已经猜测了出来,心里的情绪更是复杂了。

    像是完全没有看出我的情绪,依旧在自顾自的高兴着。他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说:“我们很快就能见到我们自己的孩子了,安眉!你不是舍不得那三个小鬼吗?以后你就可以抱自己的孩子了!”

    抱自己的孩子……我的思绪因为白千赤的这一句话完全飘散了出去,根本就拉不回来。

    我的脑中不禁浮现了一幅画面:白千赤抱着我,而我们的孩子,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就在我们身边玩耍嬉笑,我和白千赤一齐笑盈盈的望向他,就像是这世间每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过着朴实而又幸福的生活。

    我都快不记得自己曾经有多少次在幻想这样的生活了,能够有一个爱自己的丈夫,一个可爱的孩子,这不就是大部分女子的梦吗?

    多美好……我几乎都要陷入对未来的美好生活的憧憬当中了,可是很快就被惊醒了!

    不对!一阵强烈的阵痛将我从美好的幻想中拉回了现实,我的手指再次抓紧了,几乎要将我肚子上的肉一把抓起,疼痛感勉强支持着我现在还能保持清醒的思维。

    所以说我现在是要生了?可是这怎么可能!白千赤之前不是说阴胎要怀三年吗?到现在不过才短短不过一年的时间,怎么就要生了?

    我望了一眼脑袋上方的白千赤,他的脸上还保持着之前的欣喜之色,仿佛完全就没有觉得这孩子出生得太快了一般,我顿时更感困惑了。

    我忍着阵痛,勉强从牙缝中挤出话来但是一句话还是说得断断续续的,“三年,还没到,怎么就要生了?”

    白千赤听了我的话,脸上也闪过一丝诧异之色,微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掐指算了算日子,之后微微地摇了摇头,语气不似之前的欢愉,反倒是多了几分沉重,低声说道:“时间的确不对,似乎有些奇怪!”说着他就握住了我的手,为我把脉。

    我愣愣的看向他放在我的手腕上的手指,一时间还有些惊奇,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这种技能。不得不说,白千赤现在看上去确实很像那些坑蒙拐骗的江湖道士,只可惜我现在疼痛难忍实在是没办法说话,不然一定要好好地调侃他一番。

    我咬着牙等着他的回应,他面色沉重的为我把完了脉之后,又将手覆上了我的小腹轻轻地摸了几下,才独自一人喃喃道:“这阴胎的确已经发育完全,只是这时日似乎早了些,怕是要早产了。”

    早产?我等了许久却只等来这个回答,顿时更惊奇了,这早产也太早了些!

    如果按照凡人怀胎,虽然平时说十月怀胎,其实也就是八九个月也就生了。那阴胎要怀上三年,我怎么也要怀上个两年半左右才能瓜熟蒂落,现在才一年还没到,就生了?这样的孩子能出月子吗?不会才生下来就胎死腹中吧?

    我惊恐的摸着自己的肚子,万分担心腹中的孩子,生怕他会出现什么差池。

    而且我现在在飞机上,怎么可能生产?若是我正常的生子也就罢了,如今我腹中怀着的是阴胎,生出来的必定是鬼子,众目睽睽之下若是生出了一个鬼子,不用过脑都可以想象会引发多大的轰动。而且这还是国际航班,到时候的影响可和之前在我们的城里发生的闹鬼事件那么轻易地就能被压下来,我说不定还没下飞机就被美国的FBI之类的组织带走了,然后那些科学家就会把我当外星人一样解剖。

    我吃力的转头看了一圈周围,好在其他人暂时还没有注意到我们这边的异样,我也就暂时性的稍微放心了一些。

    可是另一方面,我还是没有办法完全放下心来,我不能在飞机上生下这个孩子,更不能其他的人发现我生的还是个鬼子。这实在也太可怕了,我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打定了主意,我死死地扯住白千赤的衣衫,我此刻定是出了一额头的汗,但是我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诚恳的盯进白千赤的眼睛,无力的说:“我不能在这里就生了!这里都是人。而且……”说到这里我就停了下来,整个人都蜷缩成了一团。

    我张大了嘴大喘了几口气,才稍微压制住了一阵突如其来的阵痛,嗓子也跟着发干发痒,手心都开始发麻。

    我一想到腹中的孩子连正常孩子的三个月都不到,我的眼泪就不自觉地流了下来。这是我和白千赤的第一个孩子,无论是我还是白千赤,都对这个孩子投注了太多的期望,我绝对不能让他出任何事!

    下定了决心,我望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对他说:“孩子尚未足月,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你一定要舍母保子!”

    虽然难受万分,但我还是十分清晰的将这几个字说了出来,说完我一直都盯着白千赤的眼睛,等他的回复。

    白千赤听到我的话显然是一怔,不过片刻就回过了神,看向我的目光越发的复杂,说不上是感动、不舍还是其他的情绪,全都混杂了交织在他的视线当中。我只当作是没有看见,依旧直直的望向他,等他的回答。

    白千赤抓住我的手,十指相扣,将他的脸贴在了我的手背上,一遍又一遍的低头轻吻着,只是我身上的神经早已被腹中的疼痛吸去了全部的注意力,双手早就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我总觉得白千赤的嗓音里多了几分哽咽:“不会的,你和我们的孩子一定会好好的。”他盯着我的小腹想了一会儿,接着说道:“你是人看不到,但是我却看的清楚,我们的孩子虽然尚未足月,但却已经发育完全,只是有点虚弱罢了,生下来好好养着一定没有问题,只是……”

    我本来听他说一切都没有问题已经松下了一口气,可是没想到他立刻又话锋一转,刚松懈下来的神经再次又紧绷了起来。

    “只是什么?”我急急地问。

    “很奇怪,分明来泰国前我们的孩子只是一个胚胎而已,短短几日竟然就发育完全了。”他顿了一下,显然是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望向我严肃地说道:“沉容是不是让你吃阴丹了?”

    阴丹?和尸体有关的东西?我一想到尸体就能联想出很多恶心的东西,比如腐烂的肉、肠子、还有尸虫,胃酸往上一涌就想要吐。

    我完全不记得白沉容曾经给我吃过这些东西,刚想回想,大脑的思路就被一阵疼痛给打断了。

    好不容易把这一阵酸涩忍住了,结果小腹的阵痛又开始了。额头上的汗珠源源不断地往外冒,因为痛楚的加重,我觉着口里都是一阵苦味。

    白千赤见我难受的模样,连忙靠近我覆上了我的唇给我输送阴气。我一想到之前他给我送阴气之后虚弱的模样,心里就慌张得不行。

    这飞机上这么多人,万一暴露了怎么办?

    只可惜我因为阵痛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任由他将阴气送到我的体内,借着他的阴气暂时压住了体内的阵痛,少了小腹中的疼痛,我感觉整个人顿时就像是再次活了过来一般,大脑都清醒了许多。

    可是我心里明白,单纯的依靠白千赤的阴气压制我腹中的疼痛终归不是一个好办法,毕竟这方法终究还是治标不治本,听白千赤的话,我这孩子出生已经是不可阻挡了,这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从我身体里冒出来,得赶紧想一个万全之策才行。

    可是另一方面,对于白千赤刚才的那个问题我还是有些耿耿于怀,那阴丹到底是什么?

    阵痛缓解后我放开了抓住白千赤的手,在我放开手的那一瞬间,清楚地看到他的手腕已经被我抓得陷了进去,若是他是一个大活人,想必他的手早就被我抓出血来了。

    我连忙松开了手,虽然知道这样做并没有任何用处,但我还是下意识的做出了这个动作。

    “你的手?”我紧张的看着白千赤,总觉得他的脸色比之前白了好几分,担心地问道。

    他望了一眼自己的手腕一眼,无所谓的摇了摇头,不甚在意的说:“没事。不过,沉容到底有没有给你吃阴丹?”

    他说完就一副很紧张的模样看着我,但从他的表情都能看出来,这个阴丹怕是对我和我腹中的孩子有相当大的影响。

    我摇了摇头,试探性的问了一句:“阴丹到底是什么?你看上去似乎很担心?”

    他见我摇头明显松了一口气,紧绷着的脊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松了下来,之后才向我解释说:“你知道舍利子吗?阴丹就类似于舍利子一样,是道行很高的阴人尸体里留下的元丹,如果是鬼服下了则很快就会.阴气大增。如果怀了阴胎的人吃了阴丹,腹中的胎儿就会因为阴气大增而快速发育。只是,阴气太重对活人始终是不好的,我曾经见过怀着阴胎的女人吃了阴丹之后,生下鬼子立刻暴毙。”

    我忽然心头一震,生子之后立刻暴毙!我突然想起了莫伊痕的话,连带着一些不相干只是在我生命中擦肩而过的路人对我说过的话都通通从我心底的最深处破土而出。

    你会下地狱!

    你会不得好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