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78章 懊恼不已

    无数的声音从大脑的深处冒了出来,我的耳边萦绕着的全是这样的话,仿佛有千百个人站在我的周围,指着我的脊背股对着我说出这样恶毒的话。

    我死死的捂住了耳朵,想要把那些声音隔绝出去,可是却一点方法都没有,这些声音就像是从我的心底冒出了一般,围绕着我,阴魂不散。

    不不不!我不想死!我死命的摇了摇头,想要活下去的念头越发的汹涌。

    我慌张地看着白千赤,我明白他现在是能够救我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只能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紧张的说道:“那我是不是会死?你之前说莫伊痕说的都是谎话,那你现在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白千赤看出了我的情绪不太对,连忙安抚我说道:“眉眉,你别怕,我只是说可能,而且那只是吃了阴丹才会有的后果,既然沉容没有给你吃,这几日你的饮食我也是看着的,你是不可能吃到阴丹的。放心。”

    白千赤的这一番话不仅没有让我放下心来,相反的,我更觉得害怕了,越是回忆越是觉得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吃了阴丹,否则我腹中的孩子怎么会突然成长的这么快?

    不对不对!我吃了,我真的吃了阴丹。完了,我可能要死了!我绝望的环抱住自己,眼泪就这么不受控制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一串又一串,我的脑子似乎是被人掏空了一般,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我的眼泪流的越发猛烈,大滴大滴地落在衣襟上,一个画面在我的脑中突然出现,我的心情顿时更加绝望了。

    没有任何情绪的,我看向白千赤,凉凉的对他说:“千赤,是那个少年,我吃了他给的煎肉,那里面一定有阴丹。”

    像多米诺骨牌倒塌般,我心里的求生欲也轰然倒塌了。什么美好的三口之家,都是空谈,那些和我毫无关系的人说的话似乎都一语成谶了。

    地狱的大门已经缓缓地为我敞开。

    我止不住的懊悔,自己当时究竟为什么要吃那些肉?如果不吃的话那现在的这一切不就都不会发生了吗?

    只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我吃了阴丹的这件事情已成事实,我很快就要命不久矣了。

    我终于明白那个少年在电话里说的快生了是什么意思。或许这个连环计原本盯上的就不是那三个小鬼,而是我腹中的孩子,他们早就准备好等我生产之后就立刻带走孩子。反正那个时候我有很大的可能性会暴毙,我一旦暴毙更加查不到他们是何来历。

    白千赤脸色一黑,他之前也完全忽略了我被绑去的这件事,没有往那个男孩子身上想,现在听我这么一说,顿时也明白了过来。他紧紧地咬着牙,脖子上的青筋全部都凸了出来露出了青黑的颜色。

    “别怕,一切有我,就算有99%的可能性是最坏的结果,我会让那个1%成为唯一的可能性。”

    “真的吗?”

    他是我唯一的希望,可是他能够一次又一次地将我救下来吗?我的心像是被挂在了悬崖边上,下面就是万丈深渊,大风呼啸,我的心摇摇欲坠。

    “我答应你的话什么时候没有实现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先让你把我们的孩子先生下来,到时候我会先用阴气护住你的心脉,一旦有什么意外我必定会想把法将你保住。”他环顾了机舱,眼眸一暗,眼底忽然涌出了杀意,“你体内的阴气压制不了多久,不出半个时辰,你就要临盆。如果你真的在飞机上临盆,没有其他办法我只能制造飞机失事。”

    飞机失事?岂不是整架飞机的人都要死?这里加上机长空姐,满打满算也有近两百人。只为了我腹中的一个孩子,就让这么多无辜的人死去,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作为一个母亲,我也不愿意孩子在出生之时就沾染上太多血腥,近两百条人命若是都为了我的孩子死去,那他一出生就带着两百条冤魂的怨气,即便他是鬼子,终归还是不太好。

    我不同意他的办法,说道:“不行,这么多无辜的人因为我们的孩子死去,这样煞气太重。而且像这样的国际航班出事一定会受到世界的媒体关注,如果全部人都死了,我却幸存下来,一定会引起各方的怀疑,到时候又会生出什么乱子还是个未知数。”

    “可是不用这个办法又能怎么办?区区两百条人命,他们能为了我们的孩子去死也算是光荣,大不了我亲自去让判官们给他们下一世投个好胎。”

    无论他怎么劝,我都觉得人命不是草芥不能让这两百个人说死就死。每个人在每一世都有他的亲人朋友还有未完成的事情,如果还没到命数定好的死亡之日就早早离去,对不起的不仅仅是这两百个人,还有他们的家人朋友们。我体会过亲人离世的感觉,这种痛苦刻骨难忘,我不能为了一己私欲就让这么多人受到这样难以承受的痛苦。

    阴气在我体内的作用渐渐减退,小腹上的阵痛又慢慢地开始刺激着我的颅内神经中枢,就好像每隔每个十分钟就有一群人敲打着我的小腹一般。痛楚的程度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地增大,我紧咬着牙关努力地往身体内吸气,在心里不断地祈祷着肚子里的宝宝不要这么着急,千万不要在飞机尚未降落之前就钻出来。

    白千赤紧紧地抓着我的手,脸上的神情似乎是他要生小孩一般紧张,眉头中央都结成了一个疙瘩,额头上的汗珠也密密麻麻地往外渗着。

    “眉眉,很痛吗?实在忍不住就......”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不行!”我费劲力气提着一口气对他说道:“我之前看过女人分娩的书籍,现在只是阵痛开始,羊水还没破,没关系,我一定能忍到飞机降落。”

    就在这时,小腹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痛感,仿佛是一个千金重的大锤狠狠地打在了我的身上,连带着我的整个脊椎骨都痛了起来。

    我咬着牙,紧紧地抓着白千赤的手,努力地将噙在眼眶中的泪水逼回去。

    期待、欣喜还有对服食了阴丹会有的后果的恐惧,一一地梗在我的心头。除此之外是我因为即将临盆而被荷.尔蒙刺激得无限放大的母爱。或许孩子还没有生出来我就会被这接踵而至强烈的阵痛折磨致死,但是一想到我腹中的孩子即将要来到这个世界,要看到这世间重重的美好,似乎所有的困难都不可怕。哪怕是让我像西游记的师徒四人一样往西取经,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我也无所畏惧。

    作为准爸爸,白千赤的心是无比复杂的,他不想看到自己的女人承受这么多的痛苦,想要尽快地让我肚子里的那个小家伙赶紧出生,对于他来说,两百条人们根本算不了什么。面对我的一再坚持,一向无所不能的他,第一次流露出了慌乱的神情。

    “尊敬的旅客朋友们,飞机即将降落,请打开遮光板,系上安全带,飞机将在三十分钟后到达目的地......”

    广播放出了即将降落的通知,我仿佛是走在崎岖狭窄而又昏暗的山洞中看见了出口的光芒般喜悦,激动地望着白千赤。

    他在之前就已经联系了妈妈,让妈妈先在家中准备好白布、热水、消过毒的干净剪刀,等待着飞机一降落我就赶回家中开始生产。鬼差们带着百鬼子也在家里严阵以待,一切都准备得井井有条。

    我们都忘记了很多事情往往都和我们预想的不一样,意料之外的才是意外,而世界上许许多多的意外都是别有用心设计出来的所谓偶然。我一直以为这个圈套是在鬼市撞到那个神秘人的时候开始的,但其实我早就已经跳入了一个精心布局好的陷阱里,成为了一只困兽。

    时间对于人类来说似乎是相对的,我们总是觉得快乐的时间消失的特别快,而那些折磨着我们的痛苦时光却像乌龟一样慢吞吞地挪着脚步。此刻的我就有着这样的想法,平时的半个小时似乎只是眨眼一瞬间而已,刷刷微博看看小说很快就过去,而现在疼痛难忍的我却感觉五分钟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般。

    就在我紧咬牙关忍耐着身体剧烈的不适之时,不知从何处跑出一个小男孩来,扯着我的衣角,用软绵似糯糖般的童音对着我撒娇道:“姐姐,我想要吃糖糖,给我糖糖!”

    我看着他眨巴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无辜又软萌的模样,想到自己很快就要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穆青,内心不禁一阵激动。

    或许我的孩子也会这般好看。不,我的孩子一定比眼前这个小男孩要可爱的多,因为他是我和白千赤的孩子。他会有白千赤一样明亮如琥珀的眼眸子、白皙的皮肤还会有和我一样红润的嘴唇,就像每年过年时都会张贴的福娃一般长相喜人。

    忽然,我很想摸一下眼前的这个小男孩,捏一捏他肉肉的脸蛋,把他抱在怀里亲一亲就算是提前过一把做母亲的瘾。

    就在我伸出手的那一瞬间,白千赤突然一把推开我身边的那个小男孩,小男孩顺势往后一退,直直地摔到了走道中间,“哇哇哇”地哭了起来。

    小男孩的哭声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机舱,坐在我们旁边的人也纷纷朝我们望了过来。

    其中一个年纪约莫三十岁出头的女人解开了安全带,走到小男孩身边将他抱起,冲着白千赤怒斥道:“不过就是一个小孩子,不喜欢就让他离开就是了,犯得着将他推倒在地吗?”

    坐在我们前面的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婆婆应和道:“就是,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知道尊老爱幼了。”

    坐在我们右边隔着一条走道的一个大叔连连点头,批判道:“人心都是肉长的,小伙子你这样做实在是太缺德了。”

    周围的乘客们都纷纷地向我们抛来了无数的指责之声,最后还惊动了机务组的空姐。白千赤面对这么多的指责也不辩解,眼神一直盯着那个小男孩。因为飞机正在降落,飞机上的其他乘客也就不再多管,这件事也就告一段落了。

    我心中却陷入了疑惑,白千赤虽然是待人冷漠了一些,但是从来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就去伤害任何人,更何况对方只是一个小孩子,他更加没理由对一个小孩子做出这么恶劣的事情。

    难道那个小孩是鬼?

    我细细一看,那个小孩唇红齿白,身上我也感受不到阴气,应该是一个普通小孩罢了。

    疑惑不解的我,只能开口问道:“千赤,你刚刚为什么突然对一个小孩子下这么重的手?”

    白千赤望了一眼四周,靠着我的耳朵小声地说道:“这趟航班上的人有问题,刚刚那个小孩不是人。”

    不是人!

    怎么可能?我的心里打了一个激灵。

    那小孩身上分明没有丝毫的阴气,说话的模样也和九九不一样,有气出有气入的,我叫白千赤再看仔细些,要是误会了别人家的小孩就不好了。如果只是看错,等飞机降落了还是要去向那个小男孩和他的父母好好道歉才是。

    我自己也是即将要做母亲的人,自然是见不得别人欺负自己家的孩子,刚刚白千赤那一下用的力实在是重了些,我看着那个小男孩摔在地上心里面还挺不是滋味的,只是我肚子实在是太痛了起不了身,不然我刚刚一定会去扶起他。

    白千赤皱着眉头低声道:“是人是鬼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怎么可能会认错。那个小孩死了怎么也至少有十年了。看他现在的长相,死得时候最多八九岁,要是按照这样推算,他可就不是什么小孩子了。说不定他的年纪比你的还大,竟然还敢跑到你的跟前叫姐姐。”

    “死了十来年?那他是怎么能做到活蹦乱跳的模样?难道也是用了尸皮。”我疑惑地问道。

    这个猜想很快就被我自己否定了,即便是白千赤这样的千年僵尸用的也是特别定制的高级尸皮尚且看起来不自然,刚刚那个小男孩离我那么近我却看不出他和普通的小孩子有什么不同。

    白千赤顿了一会儿,微声道:“我虽然是在世上活了千年有余,但世界之大我也只是其中的一粒尘微,就算有什么我不曾见过的秘法阴术也不足为奇。只是我们这次泰国之行发生了太多事情,或许这个小鬼和我们相遇并不是偶然。”

    疑惑让我因为痛楚带来的不理智又消散了些,“你的意思是有人设计我们?”

    “难说。”

    白千赤的眼神凝视着前方,我顺着他的目光往前看,那个小男孩已经坐回了自己原本的座位。他的位置正好是我们的斜前方,我清楚地看到他身边还坐着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

    那个男人穿着藏青色的上衣,最普通的牛仔裤,头顶戴着大大的渔夫帽正好把他的整张脸都遮住了。

    我轻轻地碰了一下白千赤问道:“你看那个男人在飞机上还戴着这么大的渔夫帽,他和那个男孩应该是一伙的吧?是什么来头?鬼,还是阴人?”

    “估计就是一伙的,他不是鬼,但是那个人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深不可测。”他示意我看一下那个男人怀里抱着的袋子,“刚刚一上飞机我就观察过这里的所有乘客,大家都乖乖地将手中的包放到了上层的行李架或者座位下面,只有他一个人很奇怪。空姐来的时候他就故意放在座位下,等到空姐离开就立刻拿起来抱在怀里。如果是普通的行李用得着这么不放心吗?那里面一定有问题。”

    的确,现在飞机即将降落,他这样做无疑是给自己增加了很多风险,只要飞机遇上气流发生颠簸,这样抱着一个大包在身前,对于他和身边的人都是不安全的,他的反常举动的确很让人生疑。

    我想到这一次泰国之行实在是发生了太多莫名其妙的事了,即使现在一切看起来都风平浪静,但是在孩子快要出生的时候还是必须要小心为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