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79章 奇怪的木盒

    “他怀里的手提袋一定有古怪,我们要想个办法一探究竟。”白千赤看了我一眼,将我手上的手链丢到了座位的缝隙中,悄悄地在我耳边说:“等飞机降落了,你就大叫丢了东西,把矛头引到那两个人身上。”

    我心里虽然觉得这个办法不太道德,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答应了他的提议。

    如今我肚子里的孩子即将就要出生,一丝一毫的差错都可能让我们母子俩死无葬生之地。如果没有这个孩子,我对生的欲.望顶多就是出于本能,而现在我是想要看着自己的孩子出生、成长。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不安的因素像定时炸弹一样威胁着我。

    飞机正在降落,所有的乘客都因为红眼航班的时差而感到困倦,却仍旧红着眼望着窗外急速变化的风景,没有人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未来在尚未到来前,总是被想得十分美好。

    白千赤已经连续渡了三次阴气给我,他的脸色看起来比玻璃窗上照映出的我的脸还要难看得许多。望着他惨白而有憔悴的脸,我不断地懊悔自己当时怎么就那么的不争气?都已经被绑在贼窝里了,怎么还会吃那盘肉呢?

    如果不是我自己忍不住,现在所有的担心都是不存在的。白千赤也不会为了我一次次地催动体内的阴气,面对那个奇怪的男人和他身边的男孩也不用一惊一乍了。

    随着猛烈的撞击声传入耳内,我们的飞机总算是顺利降落到了地面。飞机上的广播提醒着乘客在飞机尚未停稳之前不要解开安全带。

    从我的方向正好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个男人的动作,他仍旧紧紧地抱着手上的大包,微低着头,借着帽檐的遮挡用余光观察着飞机上乘客们的一举一动。

    忽然,他别过头对上了我的双眼。他左眼上有深深的一道刀疤从额头上直直地划到下巴处,粗糙得像一条恶心的蜈蚣。

    对上双眼的那一刻我的身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正常人的眼眸里都会反射出他看到的景物,可是在他的眼睛里我看不到任何的东西,那一双眼就像是玩偶身上的假眼珠一样。

    我快速地别过脸来,悄悄地问白千赤:“那个男人似乎注意到我们俩了。”

    白千赤脸上依旧不起波澜,平静地低声道:“可能是我刚刚给你渡阴气的时候他感受到了波动。不用怕,这里有这么多人,他不敢动手的,我们按照原计划进行。”

    我微微地点了下头,立刻装作一副很惊讶的模样嘟囔道:“我的手链怎么不见了?”随后在身边的座位上胡乱翻找了一通,故作伤心的样子:“那可是我去世的爸爸留给我唯一的手链,要是不见了我怎么对得起他!”

    我的哭声很快就引起了周围乘客的注意,一个看似十分面善的女人安慰我说道:“大妹子,你别哭,再仔细想想是不是放在包里了?”

    “没有,刚刚空姐派餐的时候还在我手上,现在就不见了。”我抽泣道。

    其他乘客见我哭得厉害也纷纷低头帮我找了起来,这时空姐走了上来,微笑道:“这位乘客,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我用余光瞥了一眼白千赤,随后哽咽道:“我不见了很重要的手链,刚刚还在。”说着我又低声哭泣了起来。

    空姐在我的座位上四下翻找了一番,也不见我说的手链,询问道:“这位乘客,你确定是戴着上飞机的吗?是不是你路途中又放在包里了?”

    “我确定,刚刚真的还在......”

    飞机已经顺利停稳,机门也即将打开,许多乘客都已经不耐烦地嚷着要下飞机。那个奇怪的男人也跟着站了起来,我灵机一动,指着那个男人说道:“就是他身边的那个小孩到了我的身边,不久我的手链就不见了。”我转过脸用一种严肃的语气对空姐说:“我的手链是在这架飞机上不见的,它对我很重要,我希望机组人员能够帮助我找回来。”

    “不好意思,飞机现在已经落地......”空姐还没有说完我就打断了她的话,戴着哭腔说道:“我知道飞机已经落地,可那是我爸爸留下来的遗物。我乘坐你们的航班,你们都不能保证我的财产安全,那我只能向民航部门投诉了。”

    空姐一愣,脸上的微笑僵住了,“您先不要着急,我把情况和机长汇报一下。”说完,她就往前舱走去。

    飞机上的乘客开始渐渐地骚动,不断地开始抱怨为什么还不开舱门下机,周围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声。

    除了那个男人,他一句话也没有说,甚至和身边的小男孩也没有交谈。从他身子微微地向外倾的动作可以看出他也想赶紧离开这架飞机,丝毫没有停留的心。

    没一会儿,广播中就传出了充满磁性的男声:“尊敬的各位旅客你们好,我是本次航班的机长。刚刚我接到有乘客反映在本次航班的途中遗失了已故父亲的遗物,本次航班本着对所有旅客负责的心,决定延迟下机时间,请各位旅客耐心等待。我们已经联系了机场驻守的警务人员,很快就会进行排查。给各位旅客带来的不便,在此本人代表全体机务组成员向各位旅客道歉。谢谢!”

    广播一出,飞机上乘客的骚动声就越来越大。

    “凭什么她不见了东西就要我们等?我还有事呢,耽误了损失谁来赔?”

    “就是就是,不就一条手链嘛!”

    “你们怎么说话的呢?有没有点人性,那是人家小姑娘父亲留下的遗物!”

    周遭的吵闹声充斥着我的双耳,我却丝毫没有答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个奇怪的男人身上。

    刚刚广播一出的时候,他就将身子微微地又往里缩了回去,原本是怀抱着包裹的动作变成了紧扣在胸前。人只有在不安的时候才会把手紧靠在胸前,下意识地做出一个保护自己的动作。很明显,他很不愿意听到警察排查这个消息。

    没一会儿,警察就上了飞机,开始对飞机上的所有人进行排查,只有排查过没有问题的才能下机。虽然大部分人都不情不愿,但为了能够尽快下机,还是配合警察的检查,一直到那个男人的时候,他突然变得很不耐烦,将行李架上的两个包包递给了警察,压低声音说道:“赶紧看。”

    警察翻找了一下,把包递还给男人,正准备到下一个人的身边时突然停了下来,望着他怀中的包裹厉声问道:“你抱着的是什么?”

    “没什么。”男人身子装作不经意地往里侧了一些。

    “没什么那就拿出来。”警察严肃地说。

    “这是我的私人无凭,更何况我从未靠近丢失物品的失主身边,怎么可能偷了她的东西?”男人怒声道。

    他的反应更加让我们确定了那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当时我被那个少年绑架,白千赤虽然制服了那个少年,但是他什么话也不肯说,咬舌自尽了。

    据白千赤说,那个少年应该只是阴人家族养大的孤儿,专门就是为了家族执行一些秘密任务,任务失败只有死路一条。而我们在他身后也的确找到了一个很奇怪的纹身,上面似乎是一些奇怪的字母,代表着什么意思,但至今我们都没有猜透这里面的含义。

    如果这奇怪的男人和我们在同一班飞机回国不是巧合的话,他一定也是那个阴人家族中的一员,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出证据。

    警察和那个男人还在僵持着,排在后面的乘客已经不耐烦起来。

    一个身材丰.腴的女人不满地说道:“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可磨磨唧唧的?赶紧把袋子交出去检查,赶紧走!老娘下了飞机还有事呢!”

    排在女人后面的乘客也开始附和了起来,“就是就是,别耽误大家时间!”

    男子丝毫不顾身后人的声音,冷冷道:“我的包都已经被检查过了,什么都没有。这个袋子里装的也是我很重要的私人物品,你们不能看。”

    “私人物品,我看就是你偷了那个小姑娘的手链吧?”排在后面的那个女人阴阳怪气地说道。

    另一个大妈也接下了话匣子,“我看很有可能,刚刚他身边的那个小男孩就到丢了手链的小姑娘身边去了。说不定就是他指使那个小男孩去偷她的手链。”

    其他人听了话也纷纷点头赞同,所有的怀疑都顺利地引到了这个奇怪的男人身上,大家都将目光锁定了他。

    排查的警察脸一沉,严肃地说道:“我希望你配合我们警方的工作,不然我们有权利以妨碍公务罪将您合法拘留!”

    “哼,你们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箭。让开!”说完,男人就狠狠地推了那位警官一把,往前走去。

    警官也不是吃素的,顺势向后退了两步迅速转过身来,一个擒拿手就抓住了男人的肩膀,用力往后一拉,另一只手再往男子怀里的袋子一抓,两个人拉扯之时,袋子忽然被扯开了一个大口子,一个方形的黑色木盒就掉了下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