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80章 去高莹家

    黑木盒子坠落的三秒里,我有那么一晃神觉得这个黑盒子似曾相识。

    就在那一瞬间,我的头忽然像是被一根银针穿过般,一闪而过的痛楚让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回忆。

    是骨灰盒!

    是了,我记得在阴间白千赤也曾给过我这么一个一模一样的盒子,就连上面镶银的图案也是分毫不差。两个小婴儿一男一女笑着坐在荷花上,软糯可爱的模样我记得可清楚了。

    奇怪的男人连忙弯下腰捡起骨灰盒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瞥了我们一眼,一秒后目光又望向排查的警察。

    “都说这是我的私人物品了。你们是警察了不起吗?现在你们看到了满意了吗?这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骨灰盒子,里面装着我妻子的骨灰。怎么你们是不是还要打开看看?”男子怒声说道。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脸色煞白地望着男子。大家脸上都是不同的表情,有惊讶的、愧疚的、也有不待见的。

    在我们这个国家,对于这种死人的东西还是很忌讳的。原本飞机就算不上是一个很安全的出行方式,好在现在飞机已经安全落地。不过几乎是每一个乘客一想到自己乘坐的飞机上有人带着骨灰都会心里不好受,感觉上就像和死人在一起,想想就觉得晦气。

    不过这样的心思即便是有,大家也克制着不让它表露在脸上,而是一副和气的面容劝说着那个奇怪的男人。

    “大家也都是为了帮小姑娘找东西,何必动气呢?”排在他身后的女人说道,她似乎已经忘记了刚刚那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甚至赶时间的话提都不敢提一下。

    我见气氛尴尬,只能从座位的缝隙中捡起手链佯装不知情的模样欣喜地说道:“我找到我的手链了!”而后又望着众人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大家,是我耽误了大家的时间。可能是我不小心把手链掉在下面的。”

    “既然手链找到了,我可以走了吗?”男子冷冷道。

    我朝着那个男人微微地鞠了一躬,抱歉地说道:“对不起,都是我刚刚太心急了所以才冤枉了您,还有您的儿子。对不起!”

    说到儿子的时候,他的身子微微地颤了一下。

    我说的话都只是为了故意试探他,如果那个小孩是他的儿子,我这么说的时候他理应没有任何的波动。

    人的微表情和微动作都是骗不了人的,他带着一个小鬼回国,不简单。至于他说的那个骨灰盒子里面装的是他妻子的骨灰,可信度就更低了,既然儿子是假的,那他说的这话多半也是为了哄骗警察罢了。

    男子在众人的劝说下情绪平静了下来,手链也已经找到乘客们也自然都不再多管纷纷走下了飞机。

    看到那个骨灰盒之后我的心就一直不安稳,右眼皮也不停地跳着。俗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我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我心里的担心越来越严重,思索无果还是开口问了白千赤,“千赤,你不觉得那个骨灰盒子很眼熟吗?”

    白千赤疑惑地望着我,“眼熟?黑色的骨灰黑比比皆是,我看着哪个骨灰盒都挺眼熟的。别想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不然你体内的阴气又要压制不住阵痛了。”

    像是滚雪球般,白千赤说了这话更让我二张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明明是他自己给了我一个一模一样的骨灰盒子,让我贴身带着,睡觉的时候还要放在床边。要不是这次泰国之行要带的东西太多担心会行李超重,不然我也一定会带来泰国的。

    我还记得他给我那个盒子的时候煞有其事的样子,说什么一定要把骨灰盒子带在身边才能保住我的性命,不然就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如今我离开了那个骨灰盒子一个多星期,却觉得身子比以前轻便了不少,睡觉的时候也安稳许多,不再梦到可怕的噩梦了。

    骨灰盒子刚到我身边的时候我几乎每晚都要梦到一个穿着白色血衣的女鬼呼唤着我的名字,说一些可怕的话,吓得我夜夜难眠。也是回了人间和白千赤呆在一起后这样的状况才渐渐消退了许多。

    “你怎么会不记得呢?在阴间的时候你亲手给我的,还说是我的骨灰盒子,让我一定要好好收着。我还记得当时你对我特别的冷淡,一点也不似平时,我还因为这个自己哭了很多次。”我着急地说道。

    “我亲手给的?怎么可能?肯定不是我!我当时让你去阴间只是为了让你和我拜堂成亲罢了,根本没打算让你真的死。既然没有死又怎么会有骨灰盒子?这么晦气的东西是会带着煞气的,你还怀着我的孩子,我给你这个是为了什么?”白千赤说道。

    我听完也愣住了。不是他给的?那会是谁!明明给我骨灰盒的就是他,同样的一张脸、一样的身材......

    对了!他的眼睛。白千赤的眼睛是琥珀蓝,我记得他的眼睛是幽紫色。当时我因为他对我冷淡的态度伤心不已,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么细节的地方。现在回想起来一切都对的上了,他的冷漠和反常,种种奇怪的行径都是因为他根本就不是白千赤。

    当时在浅月的府上遇到的不是真的白千赤,而后面在路上遇见的才是真正的他。所以当时我才会觉得他前后的态度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可是他给我这个骨灰盒子是为了什么?害我?

    “如果给我骨灰盒子的不是你,那他为什么要假装成你的模样获取我的信任让后将骨灰盒给我?”我疑惑地问道。

    白千赤突然一惊,紧张地问道:“那个骨灰黑上是不是有两个孩童在荷叶上玩耍的图案。”

    我像是捣蒜般点了点头。

    他随即脸色一黑,说道:“不好,那个骨灰盒是专门用来收刚出生的阴胎的!这个局真是设的太深了。”

    什么?收阴胎?

    似乎一切的巧合都连成了一条线,所有的巧合都是故意为之,我们终于意识到了在很久以前,我就被有心人带到了这个阴谋里。从最初的假白千赤给我骨灰盒子,再到绑架给我吃阴丹催生,这一切都是为了夺取我肚子里的这一个孩子。

    阴丹本来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一个普通的阴人家族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拿出手,还敢和白千赤对着干,这一切如果没有阴间的势力在后方驱使,区区凡人哪来的勇气以卵击石?

    只是躲在背后的密谋者到底是谁?阎王、莫伊痕、亦或是阴间的其他势力?还有那个奇怪的男人,他手上也有同样的骨灰盒,他和那些藏在黑暗中的势力到底是不是一伙的?

    “还好发现的及时,不然就酿成大祸了!现在那个骨灰盒子在哪里?”白千赤问道。

    “那个骨灰盒子现在还放在家里,我房间的床头边。”

    “不好!”白千赤皱着眉头说道:“你现在不能回家。你就要生了,家里还有这么一个骨灰盒子在,一时半会儿我也没办法处理,只要孩子一出生就会立刻被收走。到时候,事情就麻烦多了。”

    “不回家?那去哪里?”我问道。

    这一时半会儿的,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我生孩子?我生的还是阴胎,也不能去医院,我家也没有一个半个亲戚的,就算有我也不敢去他们家生。还不知道鬼子生出来会是个什么模样,而且我身上现在还带有阴丹的能力,若是一不小心反噬了。说句不好听的,死在亲戚家实在是晦气!

    “不如去酒店开个房生?”我提议道。

    白千赤没有丝毫的犹豫就拒绝了我的提议,“不行,酒店闲杂人等太多,到时候我要用阴气护住你的心脉抵挡阴丹的反噬,如果中途出了什么差错,你很容易会出事的。还是要找一处人少一点的地方,阳气不重我就可以设屏障,也可以当一段时间。”

    他说的话也有道理,酒店里的人来来往往,的确安全性不高。我怀胎短短这些时日就已经遇到了不少的麻烦,大大小小的鬼怪都想要夺走我的孩子,现在还有一波神秘的阴人加上他们背后的阴间势力,这里是人间,不是阴间,白千赤的势力有限,那些人想必也是考虑到了这个因素才敢动手的。

    可是不去酒店我又能去哪里生孩子?人少的地方......

    我突然一个激灵想起了高莹。他们家住在别墅区里,本来人群密度就低,阴气一定很重,生阴胎再好不过了。而且我想高莹父母看在我曾经帮她解决厉佛的事情,一定也不会拒绝我的。

    “高莹家?你觉得怎么样?”我提议道。

    白千赤思考了一会儿,摸着下巴无奈道:“高莹身上还附着千年女尸,去她家生产风险也挺大的,不过区区一个被压制了的女鬼我还是能够对付的。这也是无奈之举,就去她家好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