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81章 把东西给我

    决定好去高莹家之后,白千赤第一时间就通知妈妈把准备好的东西带去高莹家顺便带上鬼差三个和百鬼子。高莹的父母也很乐意帮这个忙,已经开始在家里腾出一间客房来让我生产。

    我们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走出到达大厅坐上了的士直奔高莹家。

    凌晨的小城,出了机场高速就开始变得冷清起来,周围都是细细碎碎风吹树叶的“沙沙”响和不知名的小兽的嘶吼声。高空中的猩红之月越发地殷红似乎要从上面渗出血来,周围的云朵也染上了七八分的血红色。

    晚班的的士司机不停地打哈欠,脸上挂着厚重的眼袋,双眼无神地望着前方。车上导航的声音成了这个寂寥夜晚上的唯一生气。或许是机场离市区的路实在是太长了,司机也觉得寂寞,随手就打开了夜间电台。温婉的女声如从高山流淌下的清泉般沁人心脾,给这个多事的夜晚增添了一份安宁之意。

    生活在沿海地区的人们都知道,台风来临之前都会有壮观的云海景观,或火红或明黄又或艳紫的云朵笼罩着整个大陆。暴风雨前的宁静往往美丽地让人无暇去注意危险的存在。

    离开了机场我们全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即将出生的孩子上,白千赤的手一刻不停地覆在我的小腹上。

    我忽然想起儿时扮家家酒的时候,姐姐总是和邻居家的一个叫做大壮的小男孩扮演夫妻,让我来演他们的小孩。当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我也能在家家酒里面扮演一次妈妈,做好饭菜等“老公”回家,然后一家三口一起“吃饭”。小时候的梦想总是那么的单纯,只可惜时过境迁,和我一起玩家家酒的姐姐已经离世,大壮听说也因为白旗镇不可告人的秘密在去年就暴毙了。儿时的“一家三口”只剩下我自己一个了。

    多少回忆是埋藏在心底里不愿意再次掀开的,希望那些血淋淋的悲剧不是真实存在的,即便心中清楚已经发生但却不愿意承认,只希望我还是家里的“女儿”、姐姐还是“妈妈”、大壮还是“爸爸”。

    就像歌词中唱的那样,“人生只有路口,没有尽头。”无论路上风景如何,花开也好,荆棘也罢,我们都只能咬着牙走下去。

    这时,广播里的声音突然中断,随即传出的是电流的“滋滋”声,连带着两旁的路灯都变得怪异起来,忽明忽暗地闪烁着。

    突然,车子毫无预兆的停了下来,我正想问发生了什么事,却发现这个车子上只剩下我自己一个人,开车的司机和白千赤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车子就停在道路中央,车灯还打开着照耀着前方不到十米的道路,广播里的电流声忽然停止,随之传出的是诡异的呼吸声,像是有人故意拿着麦克风对着上面吹气发出的声音,“呼呼呼......”时大时小的呼吸声笼罩着狭小的车厢。

    除了广播里的呼吸声,我只能听到自己胸口处不断起伏的心跳声,周围的一切都万籁俱寂落针可闻。

    平时道路两旁的路灯都是温暖的橘黄色,这条路上的路灯清一色的蓝光白,似乎一切都变得可怖渗人。

    刚刚明明就在我身边的他们为什么会突然消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的大脑就像刚刚经历了一场巨大的核爆炸一样,所有的理智都已经粉碎,只剩下一片空白。

    试想一个人被丢弃在荒野之中,然后还被困在一个密闭空间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现在正在感受着,空虚和恐惧的情绪压着自己无法呼吸。我的脑海里有着巨浪在翻滚却想不到任何的好办法,唯一的念头就是要自保,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有活着才有一切。我要保住自己的命还要保住肚子里孩子的命,眼下看来除了逃我似乎别无选择。

    我发疯似地拉着车门的门把,拼命地往外拉,嘴里还呼喊着白千赤的名字。可是无论我怎么拉,车门的门边就是纹丝不动,我的手已经再也使不出力来,却还一直不由自主地去拉门把,因为用力过度,我的手指甲连带着肉全都往外翻开不停地往下渗着鲜血,殷红的血液染红了我的两只手,还有我白色的袖口。

    突然,我的眼前闪过一道亮光,顺着亮光处看去,不远处开来了一辆货车正向我迎面驶来。

    我的脑海第一反应就是有救了!我只要对着货车求救,上面的司机在外面一定能想办法救我出去。

    在这样恐怖的环境下,我根本来不及去思考白千赤去了哪里,心里只想着只要顺利i逃出去就一定能见到他。

    这时,对面的货车突然加大了马力,我不停地拍打的士车车窗的玻璃试图引起对方的注意,忽然我停住了手上的动作,连带着整张脸的表情都僵住了。

    对面那辆车根本没有司机!

    它是自己开动的,直直地丝毫没有一点的路径变化!

    我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心中仅存的一点点信念都被打败。

    这里到底是哪里?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是一瞬之间,似乎全都变了?白千赤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我心里担心的雪球越滚越大,如果不是出了什么事白千赤又怎么会把我丢下,怎么会把我们母子丢下!

    对面的货车终于开到了我的面前又直直地开了过去,突然一声巨响从我身后传来,回头看去,那货车后面的货柜门的一边已经损坏掉在路的中间。我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个车子上面满满当当地挂了一车子的尸体,光溜溜得一丝不挂,就像是我看到那些从屠宰场拉出来的猪一样,身上的猪毛已经褪尽,被人杀死挂在车上屁股后面还盖上了合格的红章子。

    不,我不要呆在这里了,这里是地狱!一定是!

    我开始不停地用手敲打着的士车的玻璃,每敲一下,车上就会发出一声闷响。现在的4S店推出了一种性价比很高的玻璃贴膜,防爆性很强,个别款式似乎还能抵挡流弹。这辆的士车上也有这样的贴膜,无论我怎么敲,它外面的那一层贴膜就是稳稳当当地一丝裂缝也没有,紧紧地将早已破碎的玻璃聚合在一起。我的手已经被玻璃渣子刺得不成样子,却还是不肯放弃。

    突然,我看到路边的草丛中有奇怪的响动,隐隐约约之间我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影。

    或许是白千赤,他一定是回来救我了!

    还没等我欣喜的情绪过去,那个人突然就从草丛中窜了出来,像是一个芭蕾舞者一样昂起头踮起脚尖用一种诡异的表情望着我。他的双眼瞪得牛大,头上已经挤出了额头纹,而嘴巴却笑着咧到了两只耳朵边,就像是游乐园里一点也不好笑的小丑一样可怕。

    我们两就这样隔着破碎的玻璃四目相对,他一动也不动,我一样,就像街对面商铺两个橱窗里的人偶一样。

    忽然,我发现他离我原来越近,原本有五十米的距离,突然就只变成十步左右的距离了。这不可能,我一直盯着他,他怎么可能有时间移动?

    就在我眨眼的瞬间,他已经到了我的面前,身子绷得直直的。突然,他朝着我眨了一下双眼,继而快速地弯下腰去,掰起右腿向后掰去身子前倾像是一种导弹要发射的样子对着我。

    这时我才发现他有着两张脸,前面是一个女子的脸,原本应该是后脑勺的位置却是一个男子的脸。

    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天绑架了我的那个少年。

    我在白千赤带来的古籍上看过传说中的双面鬼。被阴人养大的孩子身上多会寄居一个亡魂,为的是让这些原本没有“天赋”也就是根本不可能成为阴人的孩子具有学习阴术的可能。这些孩子都是两个魂魄公用一个身躯,直到身躯的主人死去,亡魂就有可能占据他的身躯,也有占据失败的,就会衍生出一个怪物来,有着两具面孔。

    双面鬼身上带有极大的怨气,虽然他们平时内斗但会为了对方从这个躯体里离开,通常会帮助对方寻找新的合适的身躯。

    看来他们这次是找上了我!

    我心头一紧,开始不停地在车上敲打着,随手抓着什么就往窗子处砸去,不停地叫喊着:“滚啊!你不要靠近我,赶紧滚!你......你们给我滚!”

    忽然,从远方传来了白千赤的呼唤声:“眉眉,眉眉......”

    “死鬼,你在哪里?快来救我!”我紧紧地盯着窗外的双面鬼,惊慌失措地哭喊着。那个双面鬼在月光下不停地旋转跳跃,如果不看他们的头,只会觉得是一场享受,可是他们一个头上两具面孔都死死地盯着我,这根本就是一场折磨!

    不知为何,双面鬼的舞步突然停止了,踮着脚朝我靠近。少年用惨白的脸贴着车窗玻璃,原本就可怖的脸变得越发扭曲骇人。

    他用幽幽地声音对我说着:“把东西给我,把东西给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