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82章 不想死就乖乖听话

    东西?什么东西?

    难道是......

    我低下头看自己的肚子,突然发现下面已经开始流出液体。

    羊水破了!

    育婴书上写着羊水破了接着就要见红了,要是见红了可能就要生了。

    这时我望向窗外,双面鬼不知在何时已经消失,不远处那个戴着渔夫帽的男人抱着一个黑色的骨灰盒牵着那个小鬼的手凝视着我。在白色的路灯的映衬下,他的脸惨白得像刮了腻子的墙上爬着一条长长的蜈蚣。

    忽然,我看见那个男人的嘴微微地动了一下。他的嘴型似乎在说:你逃不掉了。

    微笑,那个男人对我露出了志在必得的微笑。

    我的小腹突然又开始强烈的阵痛,比先前更强烈的痛,就像是整个小腹被用钻地机往里捅一样疼。

    怎么办?我的孩子.......

    就在这不长的时间里,那个男人突然就走到我的面前,轻而易举地就拉开了我的车门,冲着我不停地笑着。

    “咯咯咯”的笑声环绕在我的耳边,刺激着我的大脑,忽然眼前一黑一晃影,男子又消失了,转而换成一个面目可憎的老道士抓着我的手对着我恶狠狠地说:“你肚子里的是阴胎,你是妖女,让本道今天替天行道,将你和你腹中的鬼子一同杀了。我就差一件公德就已经积满九九八十一件公德,总算功德圆满可以得道成仙。妖女拿命来!”

    只见那个道士拿着一把长剑朝着我额头正中央刺去,一瞬间鲜血就从上而下地布满了我的脸颊,我的双眼即刻便被殷红色的鲜血遮盖。

    忽然,我的耳边传来了白千赤清晰的呼唤声,“眉眉!你快醒醒,眉眉.......”

    “我......不是被道士杀死了吗?”我躺在白千赤的怀里提着一口气呢喃道。

    “什么道士?什么死了!我们还在去高莹家的路上呢!”白千赤用一张白色的手绢一边替我擦汗一边说道。

    我微微地靠坐起来,望向窗外,两边的景物已经换成了灯火明亮的街头小铺,虽然多半都已经关门休息,但外面的灯牌依然闪烁着。

    夜晚的光明对于人类就是这么重要,似乎有了光就不会遇见邪物,心中就会感到无比的安心。

    只是我刚刚遇见的那景象又是什么?一场噩梦?我摸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羊水的确破了。似乎这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梦。我把梦里的一切全都告诉了白千赤。

    白千赤握着我的手安慰道:“别怕,梦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很快就能到高莹家了,你什么都不用管,有什么事我都会第一时间保护好你的。”他顿了一会儿接着说:“你刚刚做梦的时候身子一度冰凉,甚至比我的还要凉上许多。我想可能是阴丹因为我的阴气突然的闯入已经开始反噬你的身体。凡人的身体就讲究‘平衡’二字,最重要的就是阴阳调和,无论那一边多了都会对人体产生很大的影响。所以在去到高莹家之前无论你多么难受和痛苦我都不会再给你输送阴气了,以免引起阴丹更大的反噬。”

    他的脸上全是愧疚和自责。似乎是因为对于我身体状况的无能为力。

    没一会儿,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靠近我的耳边悄悄地说:“眉眉,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我可以去找一个童子吸取他的阳气给你,这样你就不会受这么大的苦了。”

    “不行,绝对不行!”我厉声拒绝道。

    我体内阴丹的阴气有多霸道自己再清楚不过了,绝对不是一两个童子的阳气可以压制下去的。只要这件事开了头,白千赤说不定会为了我大开杀戒,到时候还不知道会伤害多少无辜的孩子。

    即将为人母的我最能体会一个母亲的心,每一个孩子都是自己的心头肉,自己的心尖儿,如果自己的孩子莫名其妙地就死了,那一定比自己死了还要难过。我绝对不会为了自己更加好受一些就让他去伤害别人的孩子。

    不就是忍一下分娩前的阵痛吗?天下多少女人都忍下来了,怎么到我就不行?我还见过一些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生孩子,她们照样不含糊。我现在正值身强体壮的时候,生孩子不就是一憋气一用力的事情。

    没过多久,我就知错了。生孩子远不止我想象的那么容易,剧烈的阵痛几乎让我说不出话来,整个人都在冒着虚汗。

    我望着车外的风景,离高莹家至少还要十五分钟的路程,而我感觉现在一秒都等不了,下面有一种被撕裂般的疼痛。

    这时,白千赤望着车外的后视镜皱起了眉头,小声地说道:“后面那辆黑色的轿车跟了我们一路了。我起初以为和我们一样是从机场回市区的,现在看来似乎是有意跟着我们的。”他对着司机师傅说:“师傅,麻烦您甩掉后面的那辆车子好吗?”

    司机师傅瞥了一眼后视镜,点了点头,立刻加大油门。

    “小伙子,我看你身边的那个女孩子似乎不太舒服,你们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如果有还是要赶紧报警,最近这世道不太平啊!”

    白千赤立即回道:“不用了,谢谢师傅。我女朋友她应该是吃坏了肚子,没什么大事。我刚刚只是觉得那辆车有点奇怪,一直跟着我们。”

    “也是哈!你说你们两个小情侣这么晚从机场回来,又是去富人区,听说现在很多歹徒都是这样寻找作案目标的。凡事还是要小心一些。”说着,司机师傅把油门加到了180迈一个拐弯,再一个甩尾就将跟着我们的那一辆车甩掉了。“嘿嘿,不是我和你们吹,我当年之所以当了一个出租司机就是因为看了香港电影,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够帮警察跟踪或者甩掉歹徒!”

    白千赤的全部关注点都在我身上,随便哈哈几句,司机师傅也自觉没趣闭嘴了。

    高莹家小区是我们市里面出了名的富人区,出租车是不允许入内的,如果不是我们提前让高莹妈妈打好招呼,想必我们两个也一定是进不去的。白千赤扶着我慢慢地往高莹家别墅走去。

    忽然,他停下了脚步,把我拉到一处花坛里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悄悄地在我耳边说:“有人跟着我们进来了。”

    怎么可能?这里安保这么严密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我和白千赤躲在花坛后面,接着树枝的遮挡悄悄地观察着外面的一举一动。过了没一会儿,我就看到那个神秘男人鬼鬼祟祟地走在路上低掩着头眼睛到处乱瞟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那个男人和我们同一班飞机回来果然有古怪,现在又跟着我们来到这里,不会真的是为了我的孩子吧?

    白千赤盯着那个男人手上的大袋子,小声地对我说:“他的包里一定还戴着那个骨灰盒,说什么是他妻子的骨灰,简直是屁话!他就是为了你肚子里面的孩子。”他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手,叮嘱道:“你就躲在这里面,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要出来。我去好好收拾这个男人,竟然打本王孩子的主意,我怕他是活腻歪了。”

    说着白千赤就将身上的尸皮全部扯开,纵身一跃跳到男人面前,厉声呵斥道:“鬼鬼祟祟地跟了我们一路,到底是想做什么?我看你可能是不想再看到第二日的太阳了!”

    那男人明显就被白千赤下了一跳,连忙往后退了两步,脸上露出一闪而过的惊骇之色。看来这个男人道行并没有我们开始想象的那么高深,而且我发现一个细节,他的头微侧着,似乎是用耳朵听声音然后分辨方向的,难怪我看他的双眼怎么那么奇怪。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曾经听小叔说过有阴人为了掩盖自己的气息故意将一双阴阳眼挖去,装上一副鬼眼,所谓的鬼眼就是只能看见阴物不能看见那个东西的眼睛。

    那他既然能看见白千赤,为何还要靠耳朵辨识?

    对了!他是从风声中辨识出周围的障碍物。

    我躲在花坛后面看着他们打斗着。

    白千赤最初拿出了他的破龙鞭朝着男人的双眼直直地打去,那男人也不逊色用脚尖踩着地面一连向后退了三步随后腾空而起,手里拿着一把贴了黄符的桃木剑直指白千赤的天灵盖。

    说时迟那时快白千赤一个闪身,反手一鞭对着男子丹田之处,他一个躲闪不及狠狠地吃了一鞭,瞬间就喷出血来。

    白千赤手握破龙鞭眼里尽是杀意,“本王劝你现在就束手就擒,否则就休怪本王手下不留情!”

    空气里瞬间就弥漫了血腥气味和冰冷的寒意。

    男人用手轻轻抹去嘴边的鲜血,露出一抹捉摸不透的微笑,冷冷道:“是吗?你忘记了你的小娇妻了吗?”

    我身体突然一震,为什么要提起我?他想对我做什么!

    就在这时,一直没出现的小男孩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我的身边紧紧地钳住了我的脖子,用稚气的音调说道:“不想死就乖乖听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