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83章 半个鬼

    曾经在一本书上度过一句话,“忠厚老实人的恶毒,像是米饭里的沙砾或者出骨鱼片里未剃净的鱼刺,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

    抓住我的小鬼无论是从身材样貌还是说话的语调都和小孩无异,我却从他嘴里听到了迫人的威胁和感受到了他双眼里渗透出的杀意。我明明早就清楚眼前这个孩子是一个死了多年的恶鬼,第一眼看到他时下意识还是会想要捏捏他肉肉的脸蛋。

    白千赤回头望了我一眼,咬着牙对男子说道:“我给你三秒的机会,让你手下的小鬼放了她,否则你就做好灰飞烟灭的准备吧!”

    “哦?只要我一声令下,我的手下就会将她的阴胎逼出来,后果是什么那你知道吧?”男人脸上露出了一抹狡猾的笑容。

    我的脖子被小鬼紧紧地钳住,连呼吸都很勉强,只能远远地听着他们的对话。男人说的后果我和白千赤都很清楚,如今他手上有收阴胎的阴器在,如果他真的让这个小鬼将我的孩子逼出来,他们的计谋就算是得逞了。

    白千赤之前说过,收阴胎的阴器会在第一时间就将命咒下到孩子的身上,即便是以后孩子救出来,一样会受到命咒的影响,不得安宁。

    所谓的命咒是一种高等阴术,一般的阴人是接触不到这一类阴术的。命咒是当年人类为了操控亡魂而想出的一种毫无人性的阴术,将亡魂三魂七魄中的命魂用咒术封锁,让其永生永世为施咒者服务。

    之前千年女尸想要夺走我的阴胎是为了让她的魂魄重聚,但据百鬼子所说,白千赤的血脉中有着特殊的能力,想要夺走我腹中阴胎的人或鬼都不止是为了用他炼丹提升阴气这么简单。

    无论是为了什么,我的孩子都是绝对不可能让他们带走的。

    夜越深,天上的猩红之月越发的明亮,周围的星星都被这股子血腥之气遮挡住,藏在了厚厚的云层里。空荡荡的街道上白千赤和神秘男子对峙着,他们的双眼里都带着嗜血的杀气,就连空气中都沾染了几分腥甜的味道。

    “本王数三声,希望你能够识相一点,否则......”白千赤的眼神里尽是来自千年的寒意。

    如果我站在他的对面一定被他的气魄吓住了,但那男子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将里面的东西倒到桃木剑上。

    一阵夜风吹过,一股子骚味钻进了我的鼻子里。

    是牛血!对,就是牛血。这股子骚味我永生难忘,当时为了安姚我费尽心思才找到的,还吃了好几天的牛血豆腐,到最后打嗝都是牛血味。

    不好,牛血是至阳之物,白千赤属阴,碰不得牛血。

    还没等白千赤反应过来,那男子就拿起桃木剑一个闪身出现在他面前,再一刀直刺,直至白千赤的心脏。

    还好白千赤不是吃素的,连忙往右一躲,那男人还不死心,紧接着对着他又是四招,动作流畅行云流水,招招都是死招,逼得他连忙一个连空翻才勉强躲过。

    从现在的局势看来,白千赤的确是占下风,男子手上洒了牛血的桃木剑对付起来实在是棘手的很。只可惜我现在被这个小鬼钳住了,想帮忙也无能为力,只能站着干着急。

    那男人见白千赤连连躲闪便停下了步步紧逼的攻势嘲讽道:“没想到传说中的千岁爷也不过如此,竟然还夸下海口要将我灰飞烟灭。呵呵,若是你现在自行离开,我便放你和你的小娇妻一条生路,带走你的儿子再让你的小娇妻陪我一夜便罢了,若是不识趣,那这一次我就不会轻易停止,必定将你打到魂飞魄散!”

    无耻之徒!不仅想要带走我的孩子还想要玷污我。

    只是眼看着白千赤连连败退,我们今夜真的能够顺利地从这个男人手底下逃走吗?

    就在我担心之时,天色巨变,一瞬之间,原本的散云全都聚到了一起,渐浓渐厚,四周狂风乍起有袭卷残云之势。

    白千赤珀蓝色的眼眸子不知何时渗满了殷红之色,惨白的嘴唇也渐渐呈现出乌黑之色。我从来没见过他有过这样可怕的模样,就连当初他对付莫伊痕时也未曾出现过这般可怖的容貌。

    周围的鸟兽都像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煞气,纷纷哀鸣着逃离,连带着这个小区里人们豢养的猫狗都开始发狂嘶吼起来。

    死亡正在逼近。

    白千赤手上的破龙鞭里的煞气蒸腾而起,他身上聚起的煞气幻化成了一条黑龙张着血盆大口等待着猎物的前来。

    此刻的他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就连说话时的语调也让人琢磨不透,“呵,你觉得你刚刚说得话合适吗?”

    “尸变?”男子脸上全是惊骇之色。

    远远看着的我想必脸上惊讶的程度也是一样的,白千赤竟然尸变了!

    尸变在一般情况下指的是人死了之后尸体发生异变突然又“复活”,在倒斗界对付尸变都会用黑猪蹄子压制。白千赤这种尸变不一样,他已经不是尸体了,算是灵魂状态,但其实他又归在僵尸一类。据他带回来的古籍记载,多年前的中原有着大约十万左右的僵尸,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清朝末年仅剩下两万左右了。而这么多个僵尸里面只有仅少数的僵尸能够尸变,大概千分之一不到的几率。天地万物皆有灵,尸变就是聚灵的结果,将周围的灵气都灌注于体内,为己所用。

    世界上最让人感到害怕的绝对不是张牙舞爪的凶狠,而是你看不清对方的未知。那个男人面对眼前的白千赤,忽然却步了,握着桃木剑的手开始不自觉地颤抖。

    “区区牛血,你以为真的能够挡住本王吗?”白千赤冷笑道。

    “什么?”可能是周围的声音太过嘈杂男子没听清楚,不适时地问出了这句话。

    他的话音刚落,白千赤脸上随即出现了一抹玩味的微笑,随后那男子手上的桃木剑忽然燃起了熊熊的火焰。幽蓝色的火焰在一瞬间就包裹住了整把剑身,吓得男子不得不连忙将它甩出,不停地甩动握剑的手。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看清楚自己和别人的差距,不要不自量力。以卵击石的事情能不能成功不需要亲自去实验就知道一定会失败。白千赤之所以能够成为阴间的王,就证明他拥有成为王的实力,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将他打败。

    男子今晚做得最错的一件事或许就是低估了白千赤的实力,说出了那些不该说的话,此刻的他一定无比的后悔,因为他的右手已经被白千赤的幽兰冥火包裹住了,不出半刻钟就一定会化为灰烬。

    白千赤脸上没有丝毫的波澜,没有快.感一切在他看来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他像一个旁观者一样冷漠地开口说道:“现在让你的人放开安眉,否则我会废了你的另一只手。”

    谁知那男人抬起右手放到嘴边,也不顾及上面还带着幽冥蓝火就大口一咬,就在那一瞬间,他的右手连肉带骨都被扯了下来,手臂上连着右肩的血管和神经都被他狠狠地扯断。他的脸上丝毫没有痛苦之色,仿佛扯断的不是他的手一般。

    我被眼前这一幕惊骇得张大了嘴,还没等我缓过来,那男子手上迅速地又长出了一只手臂来,若不是在他身边还丢着原本的那只手臂,我指不定会怀疑刚刚看到的就是一场梦。

    男子试了试自己新手臂的灵活度,冷哼了一声:“千岁爷,温柔乡真的要不得,你竟然没看出我的真身?”

    “半鬼?”白千赤脸上有一闪即逝的惊骇之色。

    难怪白千赤之前在飞机上说这个人有一种琢磨不透的感觉。原来他不仅仅是将阴阳眼摘掉换成了鬼眼,他还将自己的灵魂祭献成为了半鬼!

    所谓的半鬼,顾名思义就是半人半鬼。成为半鬼的人要用自己三魂七魄中的命魂作为祭献,献给赐予他能力的鬼。没了命魂,他自然成为了鬼,但躯体仍有天魂地魂支撑,得以在人间生存。自古以来,阴间和人间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凡人为了自己在人间的地位往往会和阴间做交易成为半鬼,而阴间的一些势力也同样需要半鬼为自己在人间办事。

    “呵,千岁爷现在知道得晚了些。”半鬼冷笑道。

    的确,现在才发现他是半鬼晚了些,不然早就能解决他了。半鬼有一个其他鬼都没有的特点,他们身上还有人的特性所以不惧怕白千赤的幽兰冥火,想来派他来的人也想到了这点。

    我的脑海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他不会是在拖延时间吧?

    白千赤似乎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眉头一皱,话也不多说拿着破龙鞭直接对着半鬼的天灵穴直直打去。

    只见破龙鞭在白千赤的寒冰之气的凝聚下瞬间化成了一把利剑直逼半鬼的天灵穴。

    此刻的半鬼也不再遮着掩着用什么阴人的阴术了,直接伸出他的双手迎剑而上。他的双手就像是没有骨头的触手一般无限地伸长对着破龙鞭狠狠地一拍,那破龙鞭上的寒冰即刻碎去,冰剑也在一瞬之间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