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84章 阴人第一家

    白千赤如今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即便斩断半鬼的双手,一会儿就会长出新的来,但是那双触手般的手就是半鬼最好的防御工具。他心里很清楚,半鬼是在打拖延战术,只要把他拖住,不让他到我身边来,等我一旦临盆,孩子必定是那群人的囊中之物。

    白千赤加快手中的速度了,他开始疯狂地打击半鬼的双手。如雨点般的鞭子落到半鬼的身上,让他躲闪不及,而后白千赤又一个闪身绕到了他的身侧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白千赤又纵身一跃跳到了上空去。只见白千赤紧握破龙鞭,用手狠狠地一扯,半鬼的双手就被破龙鞭紧紧地束缚住了。

    就在这时,白千赤身上的那团煞气忽然涌上天空与厚重的云层混合在一起,一道闪电在我眼前划过正正劈在了半鬼的身上。

    半鬼即刻跪倒在地发出了一声非人的尖叫。

    我被白千赤这一整套动作惊呆了,看他平时整个鬼都慵懒得可以,每天在家里除了看看电视就是跑到楼下和老爷爷老奶奶们跳广场舞,虽然也没人看到他在跳。总之他在人间的生活就像一个羸弱的老人家,加上之前一段时间他为了我阴气流失过多,而且最近也没有喝过人血,我还以为他已经没有传说中的那种势力了。

    今天一看,他的势力不减啊!完全碾压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砸碎,竟然还想要玷污我!我一想到这里气就不打一处来,想要冲上去把半鬼的嘴巴扯烂,让他说出这么脏的话来。

    抓住我的小鬼明显被眼前的一切吓住了,钳住我的手突然就松开了,原本就白皙的脸庞完全变成了惨白,身子颤抖地冲到白千赤面前去,颤颤巍巍地磕头求饶道:“千岁爷,我们错了。是我们吃了熊心豹子胆才敢跑到你面前来撒野。还让你这个尊贵的千金之躯亲自和我们动手,实在是对不住!”

    白千赤瞥了一眼他们两个,冷冷地说了一句:“在这等着!”说完就急忙地跑到我的身边,担忧地问:“怎么样眉眉?他有没有伤着你?”

    “没有没有。”我连忙回答。

    其实刚刚被那个小鬼钳住脖子的时候真的难受死了,呼吸不畅,整个肺都要爆炸了的感觉,加上分娩前期的各种反应,就像是在炼狱一样,每一分每一秒都难以忍受。

    但是这些难受的事情我都不不想告诉白千赤,他听到我这么难受也会跟着难受,说不定会背着我找几个童男把他们的阳气全部渡给我。

    我这一生,是承了上辈子的多少福气才能够遇到世上独一无二的他,得到他这么多的爱。其实我一直都有一种是我抢走了他府上那些女人的夫君,因为我的自私她们连白千赤的面都可能见不到了。漫漫长夜,有多寂寞难耐,这样的感受在他回阴间的那段时日我就体会过了。而我不过是见不到他短短几个月,而我们腻在一起的时光远比这个时间要长上许多。他为了我已经背上了负心汉的名号了,而且也为了我手上沾染过无辜人的鲜血,他为我做的够多了。我不想让他再为了我而担心了。

    我勉强地挤出一个微笑望着他,“你扶我一下,我脚麻了。”

    他伸出手正要扶我起来,撩开我长发的手忽然停住了,脸色一黑,低声问:“你不是说没事吗?这脖子上的掐痕是怎么回事?都已经青紫了。”

    “啊,是吗?”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轻轻碰一下都疼得厉害。“青紫了吗?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可能我皮糙肉厚吧!你别担心了。”我笑着说。

    白千赤轻轻地摸了一下我脖子上的青紫印,我不自觉地往后缩了一下,他吓得立刻收回了手,愧疚地说道:“对不起。”

    他就像是小孩子做错了事情一样低着头,从我的角度看他的眼睛似乎还能从中看到晶莹的反光。

    是他做错了什么吗?不是啊,我之所以会受伤是因为总是有人想要伤害我们的孩子,关他什么事呢?为什么要露出这样一副愧疚的表情?他这个样子我看着真的好难受,眼泪不自觉地就流了下来。

    “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我问道。

    刚刚那么难受的时候我都没有哭,只顾着担心他,现在为什么又哭出来了呢?

    “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苦了。”他抬起头,看到我流泪的模样愣了几秒,想要伸出手来为我抹去眼泪犹豫了一会儿又缩了回去,小声地说:“我又害你难过了。”

    我连忙抹去自己眼角的泪水,使出吃奶的劲对他怒斥道:“白千赤,你这个大笨蛋!我是因为你露出了这样愧疚的表情所以才流的眼泪!我们两个是拜过天地的夫妻,这一生就要同甘共苦互相扶持。你刚刚说的那些话似乎把我排除在外,难道我不是孩子的妈妈吗?我不是这一个家的成员吗?你在保护这个家的时候我却只能干看着,唯一能够做的不过是让你不那么担心我而已。这一点痛苦真的算不了什么,最重要的还是我们的孩子能够顺利出生,一家能够幸幸福福地生活在一起,这才是最重要的。”

    白千赤被我骂蒙住了,错愕了好一会儿,然后突然爆出了笑容,“眉眉,没想到你这么在乎我......”他顿了一下,“我们这个家。”

    三道黑线从我额头上滑下来。

    下次见到百鬼子我一定要他偷偷地给白千赤检查检查,看他是不是活了近千年智商下降了,让他在阴间找些灵药给白千赤补补脑。我刚刚骂得那么厉害,他竟然笑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喜欢被骂的人,不对,是鬼。

    不管怎么说,反正被我骂完之后白千赤心情十分的好,刚刚因为煞气过重而变成的红眼也恢复了原本的珀蓝色。

    他把我扶到花坛前面让我先坐着,然后居高临下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半鬼和小鬼。

    “说,把你们知道的全部都说出来,一五一十地说清楚!”白千赤厉声说道。

    两个鬼跪在地上身子不停地发抖,用余光瞥瞥我又望望白千赤,还是i低着头什么都不肯说。

    白千赤脸上不耐烦的情绪越来越重,呵斥道:“你们若是不说我现在就让黑白无常把你们带回阴间。看你们经历十八层地狱的严刑拷打还会不会这么嘴硬!”

    他的话一出口,两个鬼立刻吓得不知所措,小鬼更是吓得魂魄都散开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又重新聚集起来。

    “千岁爷,您可千万要行行好,千万不要把我们送到地狱去。我听说到了地狱里面的鬼每一天都要经历魂魄撕裂的痛苦。这种苦我在成为半鬼的时候已经经历过一次了,实在不想再经历。”半鬼求饶道。

    小鬼跪在一边连连应和着:“是啊,千岁爷!小的小小年纪就死了,生世可怜,做出这等子错事也是因为年幼不懂事,求求你不要和我计较!”

    白千赤嗤笑了一声,说道:“放过你们要看我的心情,但若是你们现在不把实情从实招来,我敢保证地狱你们去定了。”

    两个鬼魂魄一震。半鬼连忙趴在地上颤抖地说:“千岁爷我招,我招!我原本只是一个江湖术士懂得一些阴阳五行之术,靠着给人算算命驱驱鬼谋生。我身边这个小鬼就是当时我抓住的一个小鬼,后来我看他身世可怜就带在了身边。”

    “说重点!”白千赤不耐烦地吼道。

    半鬼连连点头接着说:“这个小鬼跟着我快五年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嚷着要回家看看亲人。为了圆了他的心愿我就带着他回去了,那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他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阴人家族司马家的孩子。”

    司马家?没想到这个小孩竟然是司马家的孩子。虽然我平时对阴人家族了解的不多,但是我听说过这个司马家。司马家中有一个排行第八的人叫做司马傲图,是六叔的酒友,只是他在家中没什么地位只能终日以酒寻.欢,也是他教会六叔那些养鬼御鬼之术的。当时我就知道他们家是很厉害的阴人家族,在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在我离开白旗镇的前一年,我就听六叔说司马家遭到了天谴所有人都死光了。不过六叔当时还和我说,这件事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整个司马家都染上了无药可治的疾病,看似天谴说不定就是人为。只是我当时年纪太小,对这些事妈妈又忌讳莫深所以我也没有过多地去关注。没想到今日竟然能在这里遇到司马家的孩子。

    半鬼接着说道:“我们在司马家的密室里发现了一本阴人秘籍,我才知道司马家之所以成为众多阴人世家中第一的原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