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85章 母债子偿

    司马家成为阴人世家第一的原因?对于他们家虽然我了解的不多,但是因为六叔的原因我还是知道一些的。据说在司马家在一百多年前原本不是靠这个为生,而是做土夫子也就是倒斗。据司马傲图所说,他们家曾祖父在盗一个风水极怪的古墓的时候找到了一本秘籍,上面传授了许多神秘的阴术,那时候正逢乱世,倒斗为生的生活无以为继,无奈之下开始学习阴术。后面的事情他也了解的不是很清楚,不过他们家发家大抵也是因为那本秘籍。只可惜他在司马家不是嫡系血脉,连那本秘籍的影子都没有见过,更不用说知道里面有什么秘密了。

    只是让我疑惑的是,既然司马家有这么厉害的阴术秘籍又怎么会落得满门被灭的下场?

    半鬼望了一眼身边的小鬼,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接着说道:“司马家之所以在众多阴人家族中脱颖而出是因为他们的历代家主都是半鬼!”

    什么?历代家主都是半鬼?

    白千赤显然也不太了解人间的事情,对于司马家可能了解的还不如我多,但是听到司马家历代家主都是半鬼明显是十分吃惊的。

    半鬼在人间所存不多,也是不能放在明面上来讨论的身份,他们和人鬼都不一样。如果是人就归人间管,是鬼自然有阴间管,半鬼就像是活在灰色地带里的无籍人士一样,两边都不管但是又和两边都有牵扯。

    更引人深思的当然就是和司马家签下契约的鬼。一般能接受命魂祭献的鬼至少要修炼千年,体内有一定的煞气能够压制住命魂的反噬才能为己所用。历代家主都是半鬼,从司马傲图曾祖父那一辈开始算起的话,他们家至少出过三个半鬼。如果他们三个都是为同一个主子效命,那可以猜想得到这个人早就所准备在人间布下自己的势力了。

    不过既然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后面又为什么会让司马家全部灭门?这点让我很疑惑。

    “历代家主都是半鬼的阴人家族,呵!这倒是引起了本王的兴趣,不过现在时间紧急,你最好捡重要的说。”白千赤冷冷地说。

    半鬼微微地点了下头接着说:“我们虽然知道了司马家辉煌几代的秘密,却始终找不到他们被灭门的原因。为了帮他查出真相,我也成为了半鬼。”

    白千赤眼眸一凝,问道:“是你背后的主子让你来的?”

    半鬼像是捣蒜一般连连点头,“算是我的主子让我来的,只是他也只是奉命行事,是有大人物想要夺走小娘娘肚子里尚未出生的阴胎。从小娘娘去鬼市那天我们就已经开始设局,最开始是打算在鬼市动手,但是鬼差大人一刻不离地跟着她所以我们不得不转变计策。在泰国绑架小娘娘的少年也是我们的人。”

    这些都和我猜想的一样,但是背后的大人物又是谁?阎王,还是莫伊痕?

    碍着面子阎王应该不会亲自动手,莫伊痕是他表弟,他们两个指不定就是一伙的,而且他三番五次想要诱骗我把肚子里的阴胎引产,想必就是他无疑了。只可惜现在手上没有证据,不然就能够去和他当面对峙一番。

    “大人物?是谁。”白千赤问道。

    半鬼和小鬼两个面面相觑脸色煞白地望着白千赤拼命地摇头。

    “说!”白千赤怒斥道。

    白千赤这一声大吼,吓得他们两个身子抖了几抖,眼神涣散地哭着道:“千岁爷求求你放过我们哥俩吧!如果我们告诉了你是谁指使的,往后的日子必定生不如死!”

    “呵,生不如死?难道你们就不怕不说出来我会用恶毒千百倍的方法折磨你们吗?”

    “千岁爷,您高高在上不懂,半鬼的命魂被捏在他人手里,出卖了主子等于亲手把自己推上绝路,但求您能够放我们一条生路。”

    他们两个疯了似地对着白千赤磕头,像是缝纫机一样磕在地面上发出“咚咚咚”的闷响。

    我第一次见到有人面对白千赤的威胁还敢咬着牙什么都不说的。对于半鬼我了解的真的少之又少,命魂祭献给了主人如果背叛主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也不是很清楚。地狱的刑罚我倒是了解的多一些,例如上刀山下油锅这种都是常见的,还有安姚受过的蚁刑,别的还有雷刑、鞭刑之类的。若是犯事特别严重的三魂七魄都会被勾出来放到金鼎里重新炼造,但这其实也不算是刑罚了,毕竟到时候新魂也不能够算是他自己了。

    白千赤说的那些话显然都是唬半鬼的,按照他们两个的罪行顶多就是雷刑之类的,还不至于抽取魂魄。我想他们两个也一定很清楚所以才咬住牙不肯说出实情。

    忽然一阵阴风吹过,路边的草木发出了“沙沙”的响动。

    白千赤脸上的神情忽然凝重了起来,将我拉到一边紧张地望着草丛。

    突然,高莹从草丛中窜了出来。

    “高莹,你怎么来了!”我心中大喜,想必她是见我久久不到她家特意出来接我的!有她出来接我就好了,我的脚早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虚的发软。

    我的高兴还没过一分钟就发现了高莹的不对劲。她望着我一个劲地露出一种诡异的微笑,可是我分明看着她的脸部肌肉都是朝下的,根本不是想笑的感觉。

    她怎么了?

    就在我诧异之时,高莹阴阳怪调地开了口,拿腔拿调地说道:“咦,这么一场好戏怎么能少了好朋友我呢?你们不是想知道是谁想要安眉肚子里还没出生的阴胎吗?是我啊,哈哈哈......我可喜欢小孩子了,我想要当孩子的干妈。”

    高莹喜欢小孩子是真的,嚷嚷着说要当孩子的干妈也是真的,可是眼前的高莹分明不是我认识的!

    我害怕地望着高莹,她整张脸的肌肉都是扭曲地,勉强地挤出一个奇怪的微笑,想要靠近我。

    “呵,你早就已经苏醒了吧?附身这么久是不是该现身了?”白千赤说道。

    早就苏醒?什么意思?我们上次的作法失败了吗?怎么可能,去泰国前我还和高莹见了面,她无论是气色还是别的什么都没有异样,她的父母也说自从作了法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什么怪事。正是因为这个我才如此放心地去泰国,不然我一定会把泰国之行往后再推推。

    高莹是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我是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身上受着苦,我却和白千赤在外逍遥快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疑惑地看着白千赤,他似乎知道很多事情,就是不告诉我,到底还瞒着我什么?别的事情瞒着我也就算了,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也不想答理那么多事情。但是高莹不一样,她对于我来说是亲姐妹一般的存在,明明知道她身上的千年女尸复苏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听?

    我正想开口问白千赤时,高莹忽然提着嗓子说道:“咦,我们尊贵的千岁爷是不是想奴家了?”

    “呸!你这个恶心的女鬼,赶紧从高莹的身上给我滚下来!”我冲着她大喊,这一喊不小心就岔了气,小腹越发地疼了起来。

    “呵呵,”高莹冷笑道:“小妹妹怀着身孕千万不要动气,小心一尸两命,万一你要到阴间陪我就不好了。”

    我听到她的声音心里的怒火就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是她,高莹也不至于受这么多苦,还有无辜死去的班长和受伤的红姐。

    之前我还听高中班的同学说红姐因为伤口恶化所以把整个乳.房都给切掉了,以后只能带义乳了。而且因为那次的事情她受到了很大的心里创伤至今都没有办法上学。如花的青春就这么被毁了,以后她要面对的人生都是黑暗的,这一切全都是这个女鬼害得!

    “你不用用话激我,你总有一天会遭到报应的。”我回应道。

    女鬼轻笑了一声,“报应?哈哈哈......阎王对我做的事情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普天之下还有谁敢对我动手?”她顿了一会儿,嗤笑道:“哦,我忘记了千岁爷,他敢对我动手啊!”她望向白千赤挑衅道:“来啊,对着心脏这里。”她指了一下高莹心脏的位置,笑着说:“刺进去,我绝对不还手。”

    我紧紧地攥着拳头,咬着牙压抑着内心的愤怒。她说这话什么意思?怎么会有她如此歹毒的心?白千赤就算一剑刺进去,她不仅分毫无伤,高莹却一定会当场命毙!

    想着之前我们去寻找她的孩子听了关于她生前的故事我还对她有几分怜悯之心。现在看来,还是那句话说的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现在作恶多端,老天爷也会看在眼里,怎么会让她们母子团聚!

    “你作恶多端难道就不怕所有的报应通通都会应在你的儿子身上吗?你想想哪个多年未见的孩子,你现在做的这些都会母债子还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