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86章 鬼上身

    古时候有一句话,“宁要讨饭娘,不要做官爹。”母亲永远都会想着自己的孩子,无论世界怎么改变,作为一个母亲爱自己孩子的心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千年女鬼无论多么阴险可怖,她始终是一个女人是一个母亲,心里永远装着她的孩子。她错愕了一秒,脸上闪过一丝的害怕,随后立即恢复了原本的模样笑着说:“少拿我的孩子来说事!”

    “你害怕了!”我故意刺激她,“想知道你的孩子在哪里吗?想就从高莹的身上滚下来!不然我即便是知道也断然不会告诉你!你永生永世也别想见到你的孩子!”

    突然,高莹的身子像是得了羊癫疯一样不停地抽搐着,从天灵穴的位置开始腾腾升起一缕青烟。

    怎么回事?千年女尸是不是又搞了什么鬼!她对高莹做了什么?

    还没等我缓过劲,从高莹的嘴里突然伸出了一只枯竹般的长手,五指手指像是枯萎了的树枝一样干扁扁地,手指前端的指甲长长的,露出渗人的殷红色。

    这是什么?我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鬼?寄生?我迅速地在脑海里进行搜索,试图找到对眼前看到的这一切的解释。

    千年女尸难道已经和高莹的身体融合在一起了吗?

    我的大脑如五雷轰顶般炸裂地疼痛。那个噩梦,里面的东西似乎都是有预示的,诡异的双面鬼难道就是警告我高莹的身体可能已经和千年女尸融在一起了?莫非是上次驱除厉鬼的连接时,千年女尸趁着我们不注意的时候吸取了一部分的阴气,所以才得以苏醒。又一直装作沉睡的模样,借着我和白千赤去泰国的机会强融进高莹的体内。如果是真的那就麻烦了,到剥离的时候,高莹可能要承受巨大的痛苦。

    这时,白千赤脸色一黑,脱口而出一句:“不好!”随后他立刻伸手将我拉到他的身后。

    只见从高莹嘴里伸出来的长手像是长了双眼一般准确无误地向我逼来,隔着两三米的距离我都能闻到那只手上的酸臭味,像极了吐出来的污秽物的味道。那只手上,手指和手指之间还沾染着黏黏腻腻的不明液体,手指一张一合之间,粘液拉出的细丝就像是蜘蛛丝一样残绕在手指上。

    “你找死!”白千赤眼神冷峻地说。

    忽然风云突变,沙尘四起,周围早就归于安静的鸟兽们又重新开始躁动起来。白千赤手上的破龙鞭渐渐被煞气笼罩,天空之中不知从何时起聚集了血红色的云朵。

    半鬼和小鬼看到眼前这景象吓得到处乱窜,不知溜到哪里去了。我躲在白千赤身后,清楚地感受到他体内渗出的那股巨大的寒气。

    骤然,从天而下一股子能量注入了白千赤的破龙鞭里,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塑上了一层铁红色的外皮,凝成了一把大刀。

    白千赤手握之处有一只五爪金龙露着獠牙怒目而视,闪着嗜血的光芒。它目光所及之处的花草全都变得枯萎残败。

    高莹错愕了一秒,从肚子里发出声音说道:“鬼刀?怎么会在你手里!不应该在1阎王手里吗?”

    鬼刀?我也跟着惊讶了几分。

    这几天发生的意料之外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我都开始麻木了,只是传说中的鬼刀竟然在白千赤手上,我的确是真真地意外了。

    刚从阴间回来的那段时间,白千赤将我一人丢在人间让鬼差他们三个保护我。闲极无事的时候,我缠着他们三个和我说关于阴间的故事,其中一个就是说这把鬼刀的。

    盘古开天辟地靠的就是一把神斧,盘古死后化作大地万物而后女娲造人。第一批人类在学习如何生存的时候发现了已经破损的神斧,经由大巫祝的作法第一铸剑师的重新铸造才有了这把鬼刀。当年这还是一把无名刀,后来人类和神发起挑战死伤无数逃到阴间,又面临大批亡魂成为厉鬼的难关,第一代阎王就是用了此刀杀尽了当时所有的厉鬼,才还阴间一片安宁,所以这把无名刀才又被成为鬼刀。不过这把刀是历代都会传到阎王手上的,怎么现在会在白千赤手上?

    白千赤面无表情,紧握鬼刀对着高莹嘴里伸出的那只手用力斩下。刀起刀落之间只花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高莹的脸上和衣襟上即刻沾上了殷红色的鲜血。

    我看着那只断手“吧嗒”一声掉落在地面上,挣扎了好几下才停了下来,没一会儿就燃起了幽蓝色的火焰。

    与此同时高莹的身子剧烈地震动了几下,接着向前一倾就吐出鲜血来,随即倒在了地上。

    “高莹......”我慌忙地跑到她的身边小心翼翼地蹲下去,扶着她的身子哭着喊道:“高莹,你听得到我说话吗?我是安眉啊!你要是听到了赶紧醒过来好不好,不要再吓我了好不好?”

    高莹整个身子都是冰凉的,没有一点温度,如果不是她的身子软得像一滩烂泥我一定会以为她已经死了,我抱着的是一具尸体。

    白千赤走到我们身边,翻起她的手臂对我说:“你看这里。”

    高莹的手臂上有一条长到手肘关节处如黑蛇般的黑色纹路,在她苍白的皮肤的映衬下显得异常刺眼。

    “这是什么?”我哽咽地问道。

    白千赤长叹了一口气,低声道:“是我大意了,才让她有机可乘。”

    我心里已经隐约地能够猜到白千赤说的是什么了,估计和我想得差不多,千年女尸一定是对高莹做了什么,只是对于人鬼融合这件事我知道的也只是三四分而已,还有其他六七分还是要让他和我仔细说清楚才行。

    这时,高莹的身子忽然动了一下,眼珠子不停地转动。

    “莹莹!你是不是听得到?听得到就赶紧睁开眼看看我。”我急切地呼唤着。

    她的手指微微地动了几下,睫毛微微地动了一下,接着就张开了双眼,一脸迷茫地望着我和白千赤问道:“我怎么在这里?你们两个怎么这样看着我?”

    “刚刚你体内的女鬼又现身了。”我小声地说道。

    千年女尸已经和她融合的事到底要不要告诉她?我在心里犹豫着。高莹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可是这些日子以来,一次次地在生死线上徘徊,就算是再坚强的人也受不了这样的折磨。

    可是这件事情不告诉她又能怎么办?纸包不住火,她总是会察觉到身体上的异样,或许她早就意识到了,毕竟她的手臂上那条黑线一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指不定已经有些时日了。

    意外的是,高莹脸上甚至一丝惊讶或者恐惧的神情都没有,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哦”。

    她这副样子让我看着真是心疼。原本无忧无虑的她却因为认识了我这个祸害变成这个样子。“鬼上身”这么可怕的事情,在她眼里却那么的稀疏平常,仿佛就是吃饭睡觉一样不值一提。可是要知道,她每一次被千年女尸操控着身体的时候都会面对一些常人无法想象的事情,每时每刻都面临着死亡。

    “莹莹,都是因为我,对不起。”我低着头愧疚地说道。

    其实我心里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对不起是世界上最无用的话,根本没办法改变任何事,只能自欺欺人地让自己变得好受一些而已。

    高莹抬起手来,抚摸着我的脸庞,温柔地说道:“怎么还哭了?怎么能怪你呢,别哭了,乖。”

    看着她微笑的脸,我忽然想起那年夏天,我离开白旗镇来到这个城市读书的时候。我看着高楼看着来往的车流步履匆匆的行人,忐忑地走进了我的新学校。当时我的心里想着的是,这个学校真好,竟然有五层高,而且还有这么大的操场。在白旗镇的时候,最高的楼就是我们街上一家卖粮食的大户家修的房子,总共有三层高,而我当时读的学校就是一个大院子,教室就是一排低矮的小平房,教室里的窗子还是关不稳的那一种,一到大风大雨的日子,雨就会从外面刮进来。我怕极了大家觉得我是乡下丫头,嫌弃我不和我做朋友,所以到了新学校就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下课了也不和周围的同学玩。就是这时,坐在我前面的高莹忽然回头微笑着用甜甜的小绵音对我说:“我叫高莹,你叫什么?我们做朋友吧!”

    我想如果不是高莹,我到现在还是一个自卑的乡下丫头,不仅会一直没有朋友,应该也鼓不起勇气和她一起考市里面最好的公立高中吧。

    这么好的她,怎么能受这样的苦?我一定要想办法让千年女尸从她的身上出来!

    高莹勉强地坐起来,目光往我身上一扫,掩着嘴惊讶地说:“眉眉,你流血了!”

    这时我才看到我的裤子上染了一大片殷红的鲜血,斑斑的血迹都已经流到了脚踝处。因为太过担心高莹而忽略掉的疼痛之感也涌上了大脑。

    怎么办?见红了!

    我现在是要生了吗?

    这一刻,我心里有很多复杂的情绪堵在心口就像把调味料通通丢进水里尝一口却形容不出的感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