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87章 见红

    “老白,先带着眉眉去我家吧!我妈妈和阿姨已经准备好生产的房间了,赶紧去吧!”高莹着急地说道。

    小腹的阵痛越来越剧烈,我清楚地感受到肚子不停地收缩的痛感,里面的小家伙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一看这个美丽的世界了。

    我的大脑因为疼痛变得空白,一听到要去高莹家突然就打了一个激灵,抓着白千赤的手,提着一口气说道:“现在去莹莹家......没有危险吗?”我望了一眼高莹,犹豫了一秒,“千年女尸,解决了吗?”

    高莹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微妙的复杂情绪。

    我知道她心里一定不好受,因为我说出了这样的话。但是我又不能不说,这是我第一个孩子,如果我这次挺不过阴丹的反噬,很有可能是我和白千赤唯一的孩子了,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护着他的周全,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到他!

    白千赤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我刚刚虽然已经砍断了她的一只手,但是......”他用余光瞥了一眼高莹,接着说道:“我刚刚已经伤了她体内大半的阴气,一时半会儿她是没办法出来捣乱的。但这始终不是长久之计,一旦她的阴气恢复,恐怕会变本加厉。不过现在她不足为惧,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让你先安全地生产,其他事情我们以后再讨论好吗?”

    高莹在一旁附和道:“眉眉,你已经见红了,如果不去我家,再辗转其他地方危险更大。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她低着头,声音越发小了些,“我是你即将出生的孩子的干妈,我也不想看到你或者孩子出什么事。等你生产的时候,我会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把门窗都贴好驱鬼符,到时候就算是在我身上的女鬼又现身了,也闹不出什么幺蛾子。”

    看着她为了我竟然能做到这样,我的心越发难受。我就是这么一个自私的人,明明是自己害了身边的人,但还不断地向他们索取更多更多,我就像吸血鬼一样恶心。

    可是我又能怎么办?我不知道,上天也不愿意告诉我答案,只能自己在错综复杂的迷宫里乱窜寻找着正确的出口。

    “不行。”白千赤脱口而出道。

    “什么不行?”高莹问道。

    “你不用这样做,如今千年女尸阴气受损,恢复肯定是需要时日的,你不用太过担心,保护安眉还有我。至于驱鬼符是万万不能拿出来的,那东西也就能驱驱一般的小鬼,对于一些厉害的根本毫无用处。再者,安眉腹中的阴胎刚降生,碰不得这样的东西,很容易就会受伤的。”白千赤回答道。

    此刻的我早已疼痛到意识模糊,听着白千赤又叮嘱高莹几句就一把将我抱起飞奔至高莹家。我只觉得天旋地转,周围的景色不断地在变化,除了下面一阵又一阵的疼痛接踵而来我几乎感觉不到别的感觉,就连他抱着我时,我也只觉得是我自己飘了起来,悠悠地就到了高莹家。

    关于阴胎产生的事情我在莫伊痕对我说了那些话之后就开始偷偷调查了一些,但是苦于我原本对这些偏门之法就没有过多的了解,唯一认识的一个高人添香娘子也去云游了,只能靠着在网上四处搜索的零星资料。原本以为要过几年才能生出这一胎,白千赤既然说了生阴胎不会死我也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了,还是在泰国的时候白沉容告诉了我一些。但那些都只是少之又少的知识,如今迫在眉睫的事情,即便是再不知所措也只能咬牙上了。

    高莹家,她的父母早就按照白千赤的叮嘱将二楼的一个客房用黑布包了起来,保证密不透光。妈妈也早早地到了这里等着我,烧了好几壶的开水等着我。

    白千赤抱着我急匆匆地就冲进了房间里,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着急地问鬼差们:“怎么就你们几个在?百鬼子呢?”

    鬼差们见状连忙跪了下来。黑无常颤颤巍巍地回道:“回禀千岁爷,原本小的们已经把百鬼子带出来了,才出了鬼门关就被阎王爷的随身侍从拦下来了。”

    白千赤神情一紧,厉声问道:“所以呢?百鬼子在哪?”

    鬼差们吓得连忙俯身贴在地面上。

    白无常咽了一口唾沫,舌头一颤一颤地说:“回千岁爷,百鬼子如今在阎王的府上。阎王的随身侍从说阎王今早突感不适,坚持处理完公事之后就浑身难受,特命百鬼子前去看诊。”他微微地抬了一下头偷看一眼白千赤的表情又继而说道:“小的们官职卑微,实在不敢忤逆阎王的随身侍从,所以只能先赶了过来。”

    白千赤黑着脸怒声呵斥道:“废物,你们先赶过来有何用?你们会接生吗?滚,通通给我滚!”

    高莹第一次见到白千赤发这么大的火,吓得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我倒是有心想要劝慰他不要把气撒到鬼差他们几个身上,只可惜身上所有的力气都付诸在抵抗分娩的阵痛上,实在是分不出其他力气来开口说话。

    妈妈和高莹妈也是生过孩子的人,看着我难受感同身受却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一个劲地流眼泪,不停地让我深呼吸,保持体力。她们也清楚毕竟我这一胎并非凡胎,阳胎不小心都可能会一尸两命,阴胎就更不用说了,我就像是走钢丝的人一样,稍微不小心就会丧命。

    “阎王。”白千赤紧紧攥着拳头,眼神凌厉地望着房门,转身就要走,没出两三步就被高莹拦下,“老白,安眉就要生了你要去哪里?”

    “地府,我要去找阎王让他把百鬼子交出来。”

    高莹瘪了一下嘴,说道:“你现在还去什么地府,这一去一回需要多少时间?而且我刚刚听你和那几个鬼差说话,也听出了些门道来。那位传说中的阎王想必和你不和吧?那你现在去找他也断然不可能顺利地找到百鬼子。安眉已经见红了,根本等不得,必须要现在就把阴胎生下来。”

    她说的句句在理,倒是把急昏头的白千赤拉回了理智。只是没了百鬼子又要让谁接生才好?总不能随便找个人就给安眉接生吧?

    “若是没有百鬼子,让谁给安眉接生?”白千赤反问道。

    一个问题不仅难住了白千赤,也同样难住了在场的其他人。两个妈妈当然是生过小孩,如果接生一般的孩子还能勉强应付,可是这阴胎......谁能敢打包票敢接生?

    突然,一直一言不发的高莹爸爸突然发话了,“我想到一个人不知道行不行?”

    “谁?”白千赤问道。

    “一个很厉害的风水师,听说她也懂一些阴阳五行之术,似乎她还帮人打过阴胎......”

    沉默,在场的所有人都在等待白千赤发话。

    白千赤在阴间是尊贵之躯,产房对于他来说也算是污秽之地是从未踏足过的,更不用说知道如何接生了。那三个鬼差连女人都没有,一个话叨口水多,一个沉默寡言,另外一个就像是木头一样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三个男光棍更加不可能懂这种事情。没有百鬼子,眼下的情况又是等不得的,只能一咬牙一跺脚就同意了高莹爸爸这个提议。

    高莹爸爸也算是热心,二话不说就打电话联系。好在对方和他是老相识,而且也正好在乡下接生过一个阴胎,也算得上是“有经验”了,没多做他想就答应了。

    来到之后她开口便要“压命钱”,就是拿钱办事,别的都不关她的事。

    据说她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问花婆”,就是勾魂算命的。后来同乡的一个女人丈夫死了,他们两夫妻十分相爱,死去的丈夫不肯投胎夜夜都回到家中和那个女人亲昵,没多久那个女人就发现自己怀孕了,这才急匆匆地找到她,让她施法送走自己丈夫。但是那个孩子那女人始终不愿意“送走”,无奈之下在女人临盆之时她就帮忙接生了。这件事说来也巧,当晚她就梦到自己的祖奶奶对她说她犯了错事,要赶紧走才好,否则大难临头。结果在她离开家乡不久,那座村子就发生了泥石流,全村无一幸免全部遇难了。后来她就不再做“问花婆”,改做风水师,生意反而比以前好上了不少。

    凡人接生阴胎是要折寿的,而且她还是看在高莹爸爸的面子上才过来的,大家也都懂的。还好妈妈有先见之明,再身上带着不少钱,从皮包里就拿出两扎钱递给问花婆,在我们家的风俗里,一扎钱就是一万块人名币。妈妈小声说道:“事出匆忙,带着钱不多,孩子顺利生产完之后我再给你补上六扎。”

    问花婆做了这么多年风水师,帮的也都是达官贵人,自然不会少这几万块,也没说什么默默地收下了两扎钱,继而说道:“闲杂人等都先离开吧,未婚的女子还有男人都回避。”她望了一眼妈妈和高莹妈妈说道:“你们两个就在这里照应着,若是我要热水你们就递一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