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89章 问花婆的为难

    千年女尸面露阴险之色,咧嘴笑道:“害怕?你还真以为你这个小妮子随便说一些话就能唬住我?我怎么也曾是阎王跟前的红人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单凭我吃过的阴胎可能就比你这些年吃过的鸡鸭还要多。”

    我将孩子用手臂死死地护在怀里,大脑高速地旋转着。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刚刚的确是在生产,只是生产的过程我有些记不清楚,或许这根本只是一个幻境,我、问花婆、千年女尸都是假的。

    假亦真时真亦假。虽然在幻境之中,但千年女尸既然在她阴气如此薄弱的时候铤而走险,想必在这之中发生的事情到了现实也是真实存在的。此刻白千赤不在产房之内,想必也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目前看来在这幻境之中只有我们三个,问花婆肯定是站在我这一边的,千年女尸看似可怖,但其实已经是外强中干的空壳子罢了,所剩的阴气顶多勉强让她进入这幻境,如果真的要对起来,一对二,她肯定不是我们的对手。

    经过一番思索,我总算是定下心来,气定神闲地说:“你吃过的阴胎比我吃过的鸡鸭还要多?那也只能说明你是一个老女人罢了。”我抬起头对上她的双眼讽刺道:“就算你吃多少个阴胎都改变不了你是阎王身边的一条狗的事实,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不可能,我劝你还是放开你的脏手,否则日后千赤再去找你的麻烦可怨不得我。”

    关于这个千年女尸的事情,八卦的黑无常都不知道和我说过多少次了。她到阎王身边的岁无人知晓,但是这千年女尸一直爱慕着阎王可是地府无鬼不知无鬼不晓的事情,据说有一次东疆的地藏王的坐骑重楼献了一批妖艳的女鬼给阎王,前脚刚到阎王府后脚就被她折磨得魂飞魄散。还好阎王本身就不太近女色,也没过多责怪她。不过这件事倒是让她名声大噪一时,有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会私下戏称她为阎王妃。只可惜她命不好,遇了白千赤,发生了后面的那一桩子事。

    一个女人,心底最深处的秘密如果是一个男子,那必定是她的逆鳞。千年女尸听了我说的那些话突然就发了狂,整张脸都抽搐了起来,血红色的双眼凝视着我,十指的指甲迅速地疯长起来。

    我清楚地听见她的身子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响,只见她两眼一翻,从她的眼睛第就钻出了无数条黑红色的蜈蚣顺着她的手快速地往我爬来。

    条蜈蚣争先恐后地从她的眼睛里钻出来,它们在手上爬动时不停地相互挤压发出“滋滋”的声响,时不时还会有蜈蚣掉落在地面上,蜷缩成一个圆再快速地爬起来。

    如果只是一条两条蜈蚣当然不足为惧,但是我现在要面对的是一个蜈蚣群!此刻千年女尸的手就像是带了502强力胶水一样紧紧地贴在我怀中孩子的双腿上,无论我怎么用力地掰她都死不松手。

    眼看那群黑压压的蜈蚣就要爬到我孩子的身上,下意识地我就开始尖叫起来,“救命啊!快来救我!”

    就在这时,一直隔着我们不远的问花婆手上拿着一只刻着金龙的毛笔在空中画了一道黄符,而后又喃喃地念了几句咒语。忽然,之间天空中电闪雷鸣犹如龙虎相争一般,黑云和白云相持不下形成了一个圆形犹如太极八卦的图案。她忽然伸手高呼,一道惊雷直直劈下,似突得神力一般,原本年迈的问花婆在一瞬的时间里忽然变成了少女模样。

    天空中的太极异象不断地高速旋转着,黑白在顷刻间已然混为一体。问花婆高举手上的金龙毛笔,只见那八卦之中一道金光乍现涌入金龙毛笔之内,骤然天空中的所有能量似全都注入其中,原本短小的一只金龙毛笔化成了一把长矛。

    问花婆手拿长矛直指千年女尸的心脏,动作行云如水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拖沓。

    千年女尸见势不妙,连忙松开手来往后连连退去。在她松手之时,那些可怖恶心的蜈蚣瞬间化作烟灰被山谷中的清风吹散。

    “当真是我小看你了,想不到你竟然还有这等子能耐!”

    “呵,老身这点本事也只能算是班门弄斧。”问花婆笑道。

    “既然知道是班门弄斧又何必拿这些雕虫小技出来丢人现眼?”

    千年女尸纵身一跃,突然半空中出现了八个一模一样的她将问花婆围在中间。

    鬼影术?这似乎是低阶小鬼才会用的,怎么她也用?看来白千赤伤得她不轻,刚刚的那些蜈蚣也都只是障眼法,现在用的鬼影术也是阴间最基本的阴术。

    问花婆冷笑了一声:“鬼影术?”说着,她一跃而起拿着长矛顺时针一扫,没有一刻停缓逆时针又是一扫。

    她使用的就是一般阴人对付鬼影术的方法,无论是用什么阴器或者只是使用符咒都是用一个办法,旋转扫荡。这种办法的关键在于快,在鬼影变化之前准确地找到真身并且将其重伤。

    问花婆这一个旋转扫荡无疑是一个很完美的示范,没有一丝的停顿,就算面对的是千年女尸也一样不逊色。

    不对,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问花婆两次旋转扫荡碰到的每一个鬼影都像是碰到了水一样缓缓地散开了。

    问花婆脸色铁青望着眼前的八个千年女尸,她也一定和我一样注意到了同一个问题。

    那千年女尸到底去了哪里?

    突然,我身边窜出一个黑影,伸手就要抢我受伤的孩子。

    说时迟那时快,问花婆手拿长矛远远地就往我的方向丢了过来,不偏不倚地挡在我和黑影的面前。她以最快的速度在八个千年女尸的额头上都贴上了黄符,飞奔地拉起我的手跑了起来。

    “那黄符当不了多久,我们先出了这个山谷再说。”

    周围的景色开始变化,地上的绿草渐渐变得稀疏,两旁的树木大多也都是枯死的那种,问花婆带着我窜进了两座山之间的壶口处。

    才进去不久,里面立刻传来一阵阵刀剑相对的声响,还不断地有诡异的嘶吼声。整个壶口处都被山雾笼罩着,不知是仙气缥缈还是鬼影绰绰。

    我紧紧地把孩子抱在怀中,害怕地问:“这里不会出现别的鬼吧?”

    问花婆开口正欲回答,不料一阵狂风从不远处刮了进来,受了风的她突然掩住胸口身子往前一倾便大口大口地吐出了鲜血。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问花婆又变回了之前年老的容貌,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似乎这一次她比之前还要更加苍老了许多,连带着她斑白的发丝都已经是全白的模样。

    我不敢把孩子放下,害怕千年女尸又会突然出现与我争抢,心里又担心问花婆的状况,看着一地发黑的鲜血,不安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干干地站在一旁关心道:“婆婆您没事吧?”

    问花婆抹了一下嘴角残留的鲜血开口道:“太久不活动筋骨了,受了点小伤,不碍事。”

    其实我心里也清楚得很,千年女尸道行不浅,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问花婆就算能耐再大也不过是区区凡人,怎么能够和她相抗。想必刚刚问花婆对付她之时使用的那一诡异的阴术召唤出的阵法就耗费了不少的阳气,所以才会导致如今体内阴阳不调吐血不止。

    她也不过是看在高莹爸爸的面子上才帮我这一个忙,若是这一次能够顺利度过此劫必当要好好道谢于她!

    我环顾了一下这壶口处,正好是前窄后宽的地形,所以才会导致每次山风一起就会有刀剑厮磨的声音。在这两山之间我竟然还发现了一个人工凿开的洞穴,问花婆伤势不轻,如何才能从这里逃脱还得靠她引路,权衡之下我决定停步于此不走了,先休息一下。

    洞穴里面的空间不太大,想必是来往的马商休息的歇脚处。在白千赤带回来的《志怪秘法》中就曾经有对人误入幻境的描写。幻境之物对于来者全然是假的,对于幻境之中的人事物却都是真真实实存在的。既然如此,这里会有人造的洞穴马商来往也不足为奇。

    我们休息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左右,问花婆的气色恢复得差不多了,准备起身离开。就在这时洞口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浑厚的笑声,我扭头望去,莫伊痕双手抚背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还有一女子穿着一身丝质红裙扭腰摆臀地跟着走了进来,定睛一看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我许久不见的姐姐,安姚。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我警惕地望着他们,身子微微地向后侧着。

    问花婆也是见多识广的,看到莫伊痕第一眼就知道来人不简单,悄悄地在我耳边说道:“孩子,不是老身不肯帮你,刚刚那个邪物已经弄得我一身骚,如今这个可是一个大人物,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