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90章 安姚灰飞烟灭

    莫伊痕是阴间的雍亲王,白千赤尚且要给他几分薄面,问花婆会有这样的反应也着实不能怪罪她。

    他们两个一看就是冲着我怀中的孩子来的,问花婆已经帮我挡在了千年女尸一次,这一次也不好再让她为了我搭上性命,索性只能让她靠一边去。

    现在的局面明显就是我占下风,刚刚千年女尸有伤在身,问花婆和她打勉强逃脱。如今的情况却像是反过来一样,问花婆有伤在身,我又是一个无用的,打都不能打,单单莫伊痕一个我就不是对手,何况安姚也来了。最关键的是,不知道她到底是忠还是奸?是会帮我还是帮莫伊痕。若是帮我我的赢面或许还不至于那么少,说不定拖一下时间白千赤若是发现了情况不妙也会到这幻境中来救人。

    不过安姚既然是和莫伊痕一同来的,想必她也不会帮我了。如今她唯一的依靠就是莫伊痕,按照之前她的种种表现来看,难保她不会为了自己而伤害我的孩子,所以她不得不防。

    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富有戏剧性的事情呢?我们明明是亲姐妹,身上流着一样的血,为什么如今却要彼此设防?如果爸爸没有喝下孟婆汤,看到我们两个如今这样一定会心痛到无以复加。若是早就知道我们两个会有今天,或许当初就应该早早就做一个了断,在我尚未出生的时候就不要让我活着,说不定姐姐也不会受这么多的苦,我也不会遭这么多的难了。

    可是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如果,更加没有什么早知当初的事情,这一切从来都是命。就像故事中的俄狄浦斯一样,一出生就被预言长大后是一个会“杀父娶母”的罪恶之子,可是无论他怎么逃避还是逃脱不了命。

    我们也一样,早就被命运牢牢地钉在了架子上无法挣脱。

    莫伊痕瞥了一眼安姚,她似乎是得到了什么指示一般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庞立刻绽开花儿一般的微笑对我说:“我的好妹妹,你问的这是什么话?你今天临盆之喜,作为姐姐的当然是来看看你,还有看看我的小外甥儿。”说着她就走上来伸出手想要抱我的孩子。

    有这么好心?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我是绝对不可能吧孩子交到他们两个的手上的,还没等她的手碰到孩子我就一个闪身别到了另一处,冷冷道:“孩子刚刚出生,怕生人还是我抱着好了。日后你若是想看,我可以和千赤带着孩子去看你。”

    安姚显然没想到我会是这样一个反应,错愕了一秒接着堆笑道:“生人?妹妹你说话真是越来越不经脑了,这里哪里有什么生人?我们不是一家人吗?”

    我瞥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莫伊痕,冷漠说道:“你不是生人,雍亲王可和我无亲无故的,可不是生人吗?不足月的孩子最怕生了。”

    我这话一出口,安姚也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他们两个的关系就想是水里的一滴墨一样,很多人都看得清楚,但是要说明白模样形状却又形容不出来。情.人关系能算什么关系?就算在人间也是最被唾弃的那一种,怎么说莫伊痕也不可能和我沾上半点亲戚关系,就更不可能和我的孩子有什么别的关系了,就是生人一个。

    安姚和他在一起我本来心里就有疙瘩,现在她还帮着莫伊痕想要抢我的孩子。我看她怕是在阴间的时候弄坏了脑袋,想不清楚了。就算莫伊痕是她现在的依靠,她也不过是一个玩物罢了,还能依靠一辈子?亲人永远都是亲人,身体里流着的血是去不掉的,她为什么就想不清楚这个问题呢?

    这时,一直不言语的莫伊痕忽然脸色一沉,呢喃道:“废物!”,随后他伸手一抓再往上一提,安姚便被提在半空中双脚离地不停地扑腾着。他冷着脸威胁道:“若是不想你姐姐的魂魄就这么散了就乖乖地把你怀中的孩子交出来。”

    安姚被提在半空中不敢相信地望着莫伊痕,眼眶忽然就红了,“王爷,你......”

    莫伊痕丝毫不顾及安姚的感受,仿佛在他手上的不过是一只不值命的畜生而已,他继续胁迫道:“安眉,你看好了,我手上抓着的可是你的姐姐,你手中的鬼子重要还是你的亲姐姐重要,自己掂量掂量?”

    安姚被提在半空中没有丝毫的自主权,她终于认清了自己的地位,认清了如今的现实,莫伊痕对她从来都没有什么真心,不过是看着她的皮相有几分姿色所以留在身边而已,可有可无的玩物满大街都是。

    “眉眉!你可千万不能不管我,我是你姐!唯一的姐姐,我们是亲人对不对?你不会不管我的对不对?”安姚急红了眼,惊恐地望着我,“你不会......”

    她瞪大着双眼望着我的那种神情就像是看怪物一样,恐惧、仇恨。

    这样的眼神从小到大我都不知道已经看过多少回了,以前是陌生人后来是亲戚,现在是她,就是这样让我心寒的眼神把我们两个的姐妹情分推到了悬崖边。

    我们是亲姐妹,我不能不管她。这种话我已经听腻了,为什么这种时候就会想到我是她妹妹,刚刚她帮莫伊痕的时候怎么想不到。哦,不对,她早就想到了,她想得比我清楚多了。因为她知道我是她妹妹,所以早就打定主意要利用我们之间的姐妹情来骗我的小孩送给莫伊痕,然后巩固她自己的地位。

    呵,多么伟大的“姐妹情”。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让我觉得恶心的所谓情分吗?

    在她眼里哪里有什么姐妹情,她安姚心中从来都只有她自己,否则就不会要死要活地让我们给她配阴婚之后又自己辜负那段好姻缘。在她心里,她自己就是全世界,仿佛她是太阳全宇宙都围着她转。

    我的孩子是我的心尖,我又怎么可能为了救她这样一个“姐姐”把孩子交出去。她已经死了,但是我们其他人都还要活着。

    “我不可能把我的孩子交给你的,你死心吧。”我抱着孩子冷冷地对莫伊痕说。

    他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随后嘴角上扬三分,“你确定?”

    是询问,也有挑衅。我知道他是认真的了,他真的会让安姚魂飞魄散。

    我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因为我知道只有这样或许他才不会现在就对我动手。安姚我肯定是保不住了,但是孩子我一定要保住。若是姐姐的魂魄散了,我的孩子也被他夺走,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你觉得我的亲生孩子和已经死去的姐姐我会选什么?”我把问题抛给了莫伊痕。

    这个问题显然让他措手不及,他错愣了一会儿,抓着安姚脖子的手更加用力了些,怒声道:“别那么多废话,要孩子还是姐姐,快说!”

    安姚被他掐着脖子,看着似乎只有气出没有气入,本来扑腾个不停的双腿也放弃了挣扎,整个身子都没了力气像是菜市场里面挂着的死鱼一样两眼无神地俯视着我。

    她那双大眼睛似乎在对我说:“安眉,你害死了我一次,怎么还想着要害我第二次?看着我即将魂飞魄散了很高兴是吗?以后没人和你争妈妈的宠爱是不是很窃喜?总有一天你会遭到比我更惨痛的报应的,你等着吧!”

    这么想着的我,身子忽然一怔,木木地望着眼前的莫伊痕差点就要动摇了。难道我真的错了?我应该去救下她才是正确的吗?

    不对!安眉,你要冷静一点。看看你面前的人,一个是诡计多端花言巧语想要挑拨离间你和白千赤的恶鬼,一个是一次次把家人抛在脑后只想着自己的自私姐姐,他们两个狼狈为奸,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要我的孩子,至于我的姐姐......”我犹豫了一会儿,咬着牙说道:“她早就死了,以后是福是祸都与我无关。她不是你莫伊痕的女人吗?你利用自己的女人威胁我。呵,千赤说的没错,你就是一个卑鄙小人。”

    “卑鄙小人?”莫伊痕的五官都拧在了一起,狰狞着说道:“也罢,那我就送你姐姐最后一程好了。”话音刚落,他就把安姚往半空中丢了出去。

    我看着她的身子从莫伊痕的手上甩了出去,划出了一个优美的抛物线,她在最高点的时候我看着她的身子开始慢慢地变得透明然后坠落直至最后连一点痕迹都看不到。仿佛这个世界上从未出现过安姚一样,她连魂魄都没有了。

    她消失的时候嘴巴似乎在说着什么话,可是我没有听见。或许是遗憾,又或许是庆幸,我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很可能多年后我回想起来会很后悔没有听见她说的话,但是现在没听见才能让我坚定自己现在的决定。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还是狠狠地抽痛了一下,我还以为我对她真的没有姐妹情了。其实我们不是没有姐妹情,只是两个人选择了站在对立面就再也不可能像小孩子吵架那样子说和好就和好了。这就是我们长大必须要面对的残酷,必须要亲手隔断的不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