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94章 摇滚男孩

    我往房间里瞥了一眼,我的床被放到房间的最角落靠窗的位置,要是雨下得大一些,雨水还会溢满窗缝渗进来。而小苹果的婴儿床就放在房间中央,一边还有一个用羊毛摊子垫着的玩具区。

    多么鲜明的对比啊!我住的这一边就像是贫民窟,小苹果那一边就是富豪区。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人性了?我是小苹果她妈妈,为什么我要活得那么“凄惨”?

    “妈妈,你这样是不是太不公平了。她才那么小一个,怎么能够占了我房间的三分之二,而我只有三分之一。”我哭诉道。

    妈妈对着我翻了个白眼嫌弃地说:“要不是你考的大学就在家附近,没有去住宿舍的打算,要不然三分之一都不留给你。”

    三分之一都不留给你,三分之一都不留给你......

    这句话就像是原子弹一样在我的脑海里发生了核爆,一整个上午我都在痴痴地回想自己怎么就从一夜之间在我妈妈心中的地位低到了这个程度。一直到工人全都从我家里撤走,我的房间彻底变成了育婴房,我才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又过了三四天,白千赤还是没有回来。

    这一天,高莹一大早就敲开了我们家的门,手上提了一大堆的东西。有燕窝、冬虫草、阿胶等等。她还特地托人从医院里找来了女人的胎盘,而且已经去药店烘干过磨成药粉了。

    我心里对她始终还是有些隔阂,和她说话的时候也有几分的顾及。我想她也察觉到了我和以往不同的冷漠态度,所以早早就离开了。

    妈妈也看出了我们两个之间的怪异,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劝说。

    人在做两难的抉择的时候会犹豫再三然后选择其中一个对自己最有利的。和高莹的友谊固然很重要,可是也犯不上让我用自己亲生女儿的性命来赌。

    日子就这么平静地过去,也不见之前一直想要抢夺孩子的各方势力出现,生活仿佛像是一滩湖水一样,即便湖底波澜汹涌,湖面依旧是不起一点涟漪。

    这一天清晨,吃饭的时候妈妈念叨着说:“小苹果的胎盘粉见底了。”

    这胎盘粉是高莹送来的,我和妈妈在这座城市无依无靠的,也认识不了多少个人,如果没有她我们还真的拿不到这胎盘粉。眼下我们两个的关系也不像之前那般好,我也不太好意思再去求她,对于她我自知有愧又怎么敢理直气壮地疏远她后又麻烦她为我做这做那。

    可是这胎盘粉的确四有用,小苹果吃了不过短短数日,哭声都比刚出生的时候要洪亮许多。以前她哭起来就是“嘤嘤嘤”的声音,现在都是“哇哇哇”地大哭了。作为妈妈能够看到自己的女儿越来越健康哪里能不高兴的呢?

    我想了又想,开口说道:“要不我去黑市买吧。”

    去黑市买胎盘实在是下策,如果是医院里认识人拿的胎盘至少对胎盘的主人身体状况知根知底,身体有没有疾病不说,主要还是因为黑市里有很多人连难产的产妇的胎盘都拿出来卖。死人的胎盘和活人的胎盘始终是不一样,死人的东西煞气太重,极其容易伤到孩子。

    妈妈虽然脸上表态同意,其实心里和我一样有疙瘩,一口饭咀嚼了十多分钟都还没咽下去。

    “咚咚咚......”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眉眉,开门,是我!”

    高莹?这个时候她怎么会来。

    我转过脸给妈妈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把小苹果抱到房间里不要出来。看着妈妈进了房门我才把门给高莹打开,笑着问:“你今天怎么不睡懒觉了?这么有空找我。”

    她笑得苹果肌都鼓了起来,晃了晃手上的大包小包说道:“我算着给小苹果的胎盘粉快要吃完了,所以就给你送了过来。还有这些是我爸爸去香港出差的时候给你带的补品,里面的海参和鲍鱼都是上等的,等一下我叮嘱阿姨给你好好地炖点汤喝才行。”她望了望四周问道:“怎么阿姨和小苹果呢?”

    “我妈妈带着小苹果睡了。”

    “真可惜,我还想要和小苹果玩玩呢!”她的脸上闪过一丝令人不易察觉的阴险。

    “你不是不喜欢小孩子吗?”我问道。

    她错愣了一秒,说道:“你的孩子怎么能一样,我可是孩子的干妈。”说着她就在大包小包里把东西一样样地拿出来摆在桌子上,对我说:“这个是海参,最好放在冷冻室里。鲍鱼也是。对了,这件小裙子是我给小苹果买的,这是纯棉的,不扎身子。我知道老人家让孩子穿旧衣服就是怕孩子身子娇贵,经不起新衣服的刺激,纯棉的就不怕了。”

    我看着桌子上摆的满满的东西,心里一阵酸楚,莫名地就想起了当年我们两个刚做朋友的时候。我一个乡下丫头,吃过最好的东西就是辣条了,她知道了非但没有嘲笑我,还从家里带了一堆的进口零食摆满我的桌子,笑着对我说:“这些都是给你的!”那天,我们两个抱着那一堆零食在学校操场从放学吃到天黑,最后她还打着嗝对我说:“我觉得这些进口零食吃着还没有五毛钱一包的辣条给劲。明天我再给你买一堆辣条!”然后第二天她还真的买了一书包的辣条,得意洋洋地对我说:“五十块的辣条我们可以吃到期末放假了!”不过那一百包辣条我们俩还是没有吃到期末,当天下午就分完给班上的同学了。也是因为这个,全班从那天开始才真正地注意到我这个人的存在,我也才真的开始融入了班集体。

    年少时多少美好的回忆都是因为高莹给我的,她一直都陪在我身边,走过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我却疏远她,这明明都是我的错,根本不能怪她。

    “莹莹,对不起,我最近一直在疏远你。”我忍着泪水哽咽道。

    “哭什么,你是我的好姐妹,姐妹之间哪有说对不起这种见外的话的?”高莹伸手就抱住了我,轻轻地拍打着我的背后。

    我何德何能?上辈子是修了什么样的好福气才能有她这么好的闺蜜。无论我做了什么事情她都不计较,还忙里忙外地帮小苹果找胎盘粉。其实她完全可以不再理我,顺着这个机会彻底和我断了联系,这样就不会有这么多奇怪的事情缠上她了。

    “眉眉!”突然她很惊讶地望着我,那双大眼睛似乎要把我看穿一般。我被她望着心里发毛身上的鸡皮疙瘩噌噌地冒了出来。

    “怎么了?你说啊!”我害怕地问道。

    高莹煞有其事地望着我,悄悄地在耳边说:“我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她说话的语气幽幽地,嘴边吹出的风让我的耳朵一阵痒痒,情不自禁地就颤了一下。

    “你......”她故意把语气拖得长长得,吓得我跟着她的语调一起提心吊胆,“你已经过了发育期怎么似乎又大了些?说是不是因为白千赤开发得好啊?嘿嘿,让我看看是不是真的二次发育了!”说着她就顺着我的衣服往里面摸去。

    “哎呀!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二次发育,乱七八糟的。你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小女生说这种话都不知道害臊的吗?”我一边阻挡她一边嚷嚷道。

    她见我一直反抗也收起了手端坐着说:“你又知道我没有谈过恋爱?”

    她的话忽然激起了我的好奇心,上学的时候和我形影不离的人,谈过恋爱我怎么不知道?

    女孩子之间不变的话题永远都是八卦、男人、吃喝、化妆,高莹的情史充分地满足了其中两点。

    “他是一个很儒雅的男人,写得一手好字,最喜欢的就是一个人坐在窗边看下雨时周围花草鸟兽的变化,然后把这些景象画到画纸上。”高莹说话是脸上露出了春天花开的神情。

    不对啊,高莹一直嚷嚷着喜欢的不是那种摇滚男孩吗?我还以为她会找一个玩音乐的,弹得一手好吉他,一头长发像当年的披头士一样的摇滚少年。怎么听她说的这个话,像是找了一个老学究?

    不过爱情本来就是一件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就像是清水里的墨滴,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谁也说不清。就像我和白千赤,当初我又怎么会想到我会和一个自己从小到大最厌恶的鬼在一起,最后还生了女儿呢?

    “然后呢?你们现在还在一起吗?”我问道。

    高莹眼里闪过一丝黯然的神色,苦笑着说:“世界上有太多事情身不由己了,我的命运从来都不是掌控在自己的手上。我爱的人,最终也不会成为和我厮守一生的爱人。”

    我第一次看到高莹脸上露出这种形容不出的悲伤,或许正如那句话说的那样,在每一段感情里,外人都是不会明白其中的感受的,喝进嘴里的水,是冷是暖只有自己最清楚。

    只是我怎么觉得今天的她很奇怪,似乎不是她,眼里透出的种种情绪似乎都不像是一个十九岁少女能够感悟到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