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95章 下手很重

    高莹原本就比我懂事许多,最近还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就像书里写的那样,人总是在遇到某些事之后一瞬间长大的。或许她早就已经不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天真活泼的小女生了,我们都已经被命运推到了一个只能往前不能后退的悬崖之上。

    我们两个坐在沙发上,一边吃着零食一边聊天,从最近的一些国家大事到隔壁家生了三个小花猫,天南地北都被我们两个谈了个遍。说实在的,自从她被女鬼附身之后我们就已经好久都没有这么开怀地聊过天了,这样的情景似乎都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也怪不得我一直以为她生活中从未出现过男人,其实她的少女情怀也已经含苞待放许久了。

    我们两个聊得正起劲,白千赤突然冒了出来,身上已经换了一件干净的玄色衣裳。

    他回过府里了,难怪这么多天才回来。

    我的心“咯噔”地痛了一下。他是不是去找浅月了,还是找了府上其他妃子?就算真的要回阴间找他以前的妃子也无可厚非,反正我不管怎么说都只是后来的一个“妾”,可是他怎么能够在我们俩孩子出生之后几天才回来?

    “你怎么这么久......”我的话还没说完,白千赤眼里就渗出了杀气朝着我的方向冲了过来,狠狠地冲着我这边凌空打了一掌。

    我下意识地就闭上了双眼,心脏快速地跳动着似乎要蹦出胸口一般。

    掌风划过我的耳边,我清楚地听到“呼”的一声,随后就是一个结实的闷响。待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坐在我身边的高莹已经被白千赤的那一掌狠狠地击中了胸口,吐了一身的血。

    鲜血的气味很快就在空气中弥漫开来,高莹洁白的上衣也开出了一朵妖艳的血色花。

    我错愕地看着脸色惨白陷入昏迷的高莹,回过头看向眼里布满血丝的白千赤,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对高莹下这么重的手。

    我惊慌失措地把高莹扶起来,把她的身子往下仰,尽量让她胸腔里的血吐出来,以免堵住呼吸道,而后胡乱地扯了几张餐巾纸擦拭她嘴边和身上的血。高莹的脸越发地惨白,身上的体温也越来越冰凉,我的眼泪一个控制不住就流了下来。

    “妈妈,你快出来,高莹吐血了!”我对着房间哭喊着,把就站在我眼前的白千赤无视了。

    他明明知道高莹对我来说是多么重要的朋友,可是他却偏偏从阴间回来,和我一句话都没说就直接对高莹出这么重的手。

    妈妈听到我的哭喊惊讶地从房间里跑出来,看到白千赤之后什么话都没说直接从药箱里拿出了止血散让我给高莹服下,随后又让我去给高莹拿一件干净的衣服过来。

    她望了一眼白千赤,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小白,你先回避一下。”

    白千赤愣了一秒,点了点头小声地说道:“小心。”说着他就一把拉起了我的手往房间里走去。

    我一想到高莹那一副虚弱的模样都是因为他,心里就难受。加上小苹果出生了这么久他鬼影都没一个,心里就越发恼火。和莫伊痕打架需要打一个星期这么久吗?不就是和府中的那些莺莺燕燕共度春宵了嘛!我又不是未经人事的小丫头,怎么可能不懂。

    越是这么想着,心里觉得越发地难过,刚刚差不多就要收住的泪水又涌了出来。

    我一把甩开白千赤的手,别过脸一句话也不想对他说。

    从前我以为他暴戾只是因为环境所迫,阴间那种地方和人间毕竟不一样,为了自保和利益总是要戴上面具生活。但是我一直相信在他心底总是善良的,绝对不会伤及无辜,可是今天的事情又怎么说?

    我和高莹说话说得正开心,他不分青红皂白就是一掌。若是高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和他之间的情分......

    虽是这么想的,可是我心底也挣扎得很。小苹果才出生没多久,就算我受了再多的委屈也是断断不能和他闹翻的,只是高莹这事......

    我心乱的很,思来想去也捋不出一个头绪来,仿佛我眼前有很多的毛线球滚在了一起相互缠绕,找不到头也找不到尾。

    “不哭了行吗?”他的语气里带着哀求的语调。

    听到他的这种语气我的心其实已经软下了一半了,可是一想到高莹现在还昏迷不醒,还有小苹果已经出生一星期了也没见到自己的爸爸,我心里就不痛快,眼泪还是不停地往下流。

    先不说他突然对高莹下手的事情,别的人家,知道妻子生了小孩巴不得时时刻刻陪伴在身侧。好,他是为了保护我和莫伊痕打斗去了,生产那天不在我不怪他,接下来几天呢?我还记得他第一次和我回白旗镇的时候对我说的话,他说想要我给他生一个儿子,现在我生出来的是一个女儿,还是一个胎里不足的早产儿。他不会是不喜欢我们的孩子吧?想到这里我就越发难过了。

    我越想越不对劲,刚刚那一掌分明就是对着我的,或许是他在最后一刻犹豫了所以才打偏了击中高莹的胸口。

    难道他真的......我的脚底升起来一阵冰冷,身上的鸡皮连带着汗毛全都竖了起来。

    “你刚刚那一掌是不是想打在我身上,错手才打了高莹?”我红着眼眶一字一顿地问他。

    “眉眉,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会打你!”他忽然变得很着急,努力地辩解着。

    “如果不是打我,你为什么好端端地要打高莹?她的身子本来就不好你不是知道吗?”我哽咽地问道。

    “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就算对全世界动手也绝对不会伤害你一根汗毛。”他一把将我拉入怀中认真地说道:“我对你是什么样的心思你不知道吗?我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只为护着你的周全。你不要再说我会杀了你活着伤害你这种话好吗?”他的声音忽然变得越发地微弱,“你一定以为我不是人所以没有心,可是我也会难过,我每次听到你这么说的时候也像是被丢进了深海里无法自救般难受。你知道吗?”

    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里面似乎都含着浓浓的情感,是对我的爱,是心里的委屈和无奈。

    我还是伤害了他......一次又一次地让他难过,在这段感情中我越退缩,越想方设法地保护自己,就把他伤害地越深。

    “对不起,我一直自私地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总是学不会换位思考。”我顿了一下,断断续续地哭着说:“你说你想要儿子,可是我生出来的是女儿,我就以为你不喜欢我的孩子。我已经临盆这么多天了,你却一直没有出现......”

    白千赤轻轻地推开我,温柔地说:“那是我们的孩子,我怎么会不喜欢。这几天我之所以不回来是要给我们的孩子办阴间的新生儿登记。”他在我耳边小声地说:“我喜欢儿子,你就不能下次给我生一个吗?”

    “新生儿登记?”我止住了眼泪,却止不住喘.息。

    “就是很麻烦的等级手续,阎王手下的人做事都磨磨唧唧的,正经事做不好,花天酒地倒是很在行,我弄了这一星期也没办好,索性就先回来了。”白千赤憋着嘴说道。

    我忽然想起高莹,皱着眉头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对高莹动手?”

    “那不是高莹,是千年女鬼,她已经被附体了。我看着你们两个靠着这么近,担心她会伤害你所以情急之下才动手。”

    不是高莹?怎么可能,她不仅没有伤害我还和我说了这么多话,如果是千年女尸她会这样吗?我和她这么多年的朋友,她的性子是怎么样的我能不清楚吗?

    “你说她不是高莹,那你倒是证明给我看?”

    我心里虽然已经开始暗暗地怀疑刚刚的高莹,只是我想不通为什么千年女尸要装作高莹的样子接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更加希望这件事是白千赤错了,高莹并没有被“鬼上身”。或许是我不想每次面对高莹的时候都会想到千年女尸,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念头。

    白千赤走回客厅,把高莹带过来的胎盘粉拿起来嗅了嗅,蹙眉道:“这个胎盘粉不是活人的,是死人的,千万不能给我们的孩子吃,快拿去丢掉。”

    我心下大惊,着急说道:“死人的?这怎么会!”忽然想起之前高莹也带来了一次胎盘粉,不会也......我整个人都呆掉了,脸色惨白地望着白千赤说道:“我们的孩子已经吃了,会怎么样?”

    小苹果吃了分明比以前要精神多了,这不可能是死人肚子里的胎盘粉,绝对不可能。我不停地在心里安慰着自己,说不定只是这一次的胎盘粉有问题,高莹两次附体我都没看出来?怎么可能......不会的,不会的。

    白千赤也慌了,紧紧地攥着拳头,黑着脸问我:“孩子吃了多少?”

    我急得说不出话来,结结巴巴地回答他:“大概吃了一个奶粉罐这么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