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97章 高莹出事

    “莹莹,你怎么了,你没事吧?”我担心地呼唤着她。

    突然,她的手紧紧地抓住我的手腕,紧握着就像是即将要坠入深渊的人牢牢地抓住悬崖边上的藤蔓一样用力。我的手被她的手指嵌了进入,慢慢地渗出了鲜血。

    她紧闭着双眼,额头上布着密密的细汗珠,整个身子不停地颤抖着、挣扎着,脑袋不停地晃动,眼珠子也快速地转动着,似乎是在梦里遭受着什么非人的折磨一般。

    我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好烫,像是烤的通红的炭一般。她头上的鲜血还是一直止不住染红了一整块洁白的毛巾。

    “百鬼子怎么还不来?”我回过头着急地问白千赤。

    白千赤不知何时就离开了,身后只剩下妈妈一个。

    “滋......滋......”

    房间里忽然传来了一阵怪异的声音。

    妈妈依旧僵僵地站在我的面前,或许是被高莹这个样子吓坏了,我也没理她。

    “妈,你照顾一下高莹,我去看看小苹果是不是醒了。”我用毛巾绑了一个结子就往房间走去。

    小时候我们都听过一个简短的恐怖故事:在房间睡觉的小孩听到了妈妈的叫声,让他下楼吃饭。结果小孩一出房门,隔壁房间的门也正好打开,妈妈从里面走出来说:“我也听到她叫了。”

    恐怖故事后面往往还会留一个悬念问,到底谁才是真的妈妈?

    到底谁才是真的妈妈?我也在问我自己。

    小苹果的房间里,妈妈正在婴儿床旁边轻轻地摇晃着床。那客厅的那个“妈妈”是谁?

    就在这一瞬间,我感觉有一盆冰水从头上淋到了我的脚底,身上没有一寸肌肤是不起疙瘩的。

    我惊慌地回头望向客厅的“妈妈”,就是这么一眼,我看到了她身后头发遮盖住的地方露出了一个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我。

    下一秒,“妈妈”就回过头阴骘地对着我笑,嘴巴微微地张开,脸上的肌肉却疯狂地扭曲着。

    客厅因为被重重的黑布围着不透一丝光线,惨白色的灯光落在“妈妈”的脸上,潜藏在皮肤下的那一根根血丝就像是小蛇一般在她脸上开始游动。

    “滴答滴答......”

    寂静的房子里突然响起了一阵水滴的声音。

    不,不是水滴,是血。

    我盖在高莹头上的毛巾已经被“妈妈”拿在了手上,毛巾上的血水一滴滴地从她手上滴落,在地面上开出一朵朵刺眼的小花。

    我回过头望向房间里的妈妈,她似乎什么异动也没察觉到,仍旧保持着原来的动作,站着哄小苹果入睡。

    不对,哪里不对!

    她是闭着眼的!她只有手上在做动作,身上其他部位就像是被冻住了一样。

    “妈妈!你听得到我说话吗?”我大声喊道。

    “听得到.......”一个女声幽幽地传入我的耳朵里。

    我扭头看向客厅的“妈妈”。

    她拿着那血淋淋的毛巾向我走来,双眼无神地望着我阴森地笑了起来,“妈妈在这里,你看不到吗?是不是妈妈脸上脏东西太多了?让我擦干净给你看看。”说着她就拿起那块被血染红了的毛巾不停地擦拭着自己的脸,原本就惨白的脸染上了血的红色,在白炽灯的映衬下显得越发地可怖。

    我战战兢兢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惊讶得连尖叫声都哽在了喉头发不出来,双腿发软着无法动弹。

    “你不是我妈妈,你到底是谁?”我磕磕巴巴地问道。

    “妈妈”僵笑着一步步向我靠近,在离我不到半米的距离停了下来,对视着我冷冷地说道:“我是你妈妈。”

    “不,你不是!如果你是,房间里那个又是谁?”

    我回头瞥了一眼,房间里哪里还有我妈妈的影子,站在小苹果床边的分明就是一个稻草人,它的手就这么搭在小苹果的床上不停地摇晃着。

    怎么回事?妈妈呢!

    不行,我不能让小苹果自己一个呆在哪里。我转身就向往房间里走去,这时,妈妈突然拉住了我的手一字一句地对我说:“你救不了她了,哈哈哈......”

    这个声音,是千年女尸!

    不,她怎么会在妈妈身上?我的大脑突然陷入了空白,不敢置信地望着妈妈的脸。

    稻草人突然停止了摇晃婴儿床的动作,把小苹果抱起,像是木头人一样一步步地向窗边靠近。

    妈妈紧紧地钳住我的手,她的手就像是手铐一样,无论我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

    “妈妈怎么会害你的孩子呢?我只是想让她见见这个美丽的世界而已......”妈妈在我耳边幽幽地说道。

    问花婆说过,小苹果胎里不足在满月之前都是不能见到阳光的,现在正是正午阳光最猛烈的地方,如果她被太阳照到了,绝非是烧伤皮肤这么简单。

    仿佛妈妈抓住的不是我的手,而是我的心脏,紧紧地捏在她的手心里,轻而易举地就能将我的心捏碎。

    我惶恐地盯着正在移动的稻草人,咬着牙对妈妈说:“你以为上了我妈妈的身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对我的孩子下手了吗?不可能!”

    下一秒,我就用脚狠狠地往她的小腿狠狠地踢了一脚。只见她双腿不稳,一个踉跄就摔倒在地。

    妈妈的脚有顽疾,每到刮风下雨的时候都会疼痛难忍,而且那个位置是轻易碰不得的地方,轻轻一撞都会刺骨地同。我看到妈妈摔倒在地,心里一阵抽痛。

    不过现在不是我心软的时候,千年女尸还在她身上。我趁着她还不及反应,迅速地冲到稻草人身边一把将小苹果抢在怀里。

    就在这一瞬间,稻草人顺势抓着我的手狠狠地撞上玻璃窗。“嘭”的一声,我清楚地感受到我的身子撞破了一道坚.硬的屏障,无数的碎玻璃划过我裸.露在外的肌肤,像是被无数的蚂蚁啃咬一般,细细小小的痛楚立刻遍布了全身。

    我正在下坠。

    八月的阳光刺得让我睁不开双眼,耳边的风声“呼呼”地萦绕着。

    我是不是要死了?从十楼摔下去需要多少秒,加上空气阻力,重力加速度也会让我在五秒之内变成肉酱吧?

    孩子,我的小苹果,我不能让她接触到阳光。我拼了命地将她护在怀里,闭上双眼等待着死亡。

    果然,我还是逃不掉早死的命运吗?那当初又何必大费周章地弄什么还魂丹呢?也不过是拖了半年之久,现在想想倒有点不值得了。

    咦,不对啊,我怎么还没死?我不是应该“咚”的一声摔成肉酱吗?连带着脑浆什么的四溅一地。

    我睁开双眼正好迎上了白千赤的脸。我都还没来得及对他说发生了什么事,他二话不说就覆上了我的唇,紧紧地搂着我。

    清凉却又带着活力的气息源源不断地输送到我的体内迅速地蔓延至四经八脉,皮肤上细小的刺痛感一瞬间就消失了。

    他抬起头,微微地张了一下嘴,舔了一下嘴唇意犹未尽地望着我咽了一口唾沫,别过脸低声说道:“你照顾好我们的孩子,我上去把她解决了。”

    “噢。”我羞红着脸低声道。

    刚刚他是不是脸红了?害羞了?所以才别脸的。我的心跳得好快啊,赶紧停下来吧。我快速地喘着气,努力平稳呼吸,试图让心跳变得慢一些。

    这是生了孩子之后的第一个吻。

    虽然我生的是阴胎,身体上没有什么妊娠纹之类的,可是我自觉得自己和以前不一样了,再也不是那一个少女了,最近照镜子也发觉脸上的黑眼圈和眼袋越来越重,怀孕这段时间吃得也多,脸好像也肥了一圈。我还以为他会嫌弃我,没想到......

    哎呀!我在这里想什么呢!他刚刚说什么,他要去解决千年女尸?不行,千年女尸现在附身在妈妈身上,我刚刚已经踢了她一脚了,万一他出手再每个轻重的,伤了妈妈那可怎么办?

    我抱着小苹果往楼上冲上去,才跑到五楼,我就看到郑阿姨疯了似地跑下来,嘴里还不断地嚷嚷着:“杀人了,杀人了!”

    “发生什么事了?郑阿姨,你快说啊!”我着急地问道。

    郑阿姨惊恐地望着我说:“疯婆子,疯婆子杀人了!你妈妈,被捅了一刀。”

    什么!我犹如雷劈一般颤了一下。

    妈妈不是被千年女尸附了体吗?怎么会被人捅一刀?疯婆子又是谁?

    我顾不得腿酸发软的难受,慌忙地跑回家,一推开门血腥的气味迅速弥漫开来。妈妈倒在了血泊之中,高莹躺着的地方也有一滩血。

    问花婆手上拿着一把沾血的桃木剑站在一边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桃木剑上的血,一滴一滴地落在血泊中溅起了一层微小的涟漪。

    连忙把小苹果放在一边,扶起妈妈试探鼻息,好在还有呼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气喘吁吁地询问。

    问花婆听到我的问话才反应过来,惊慌失措地对我说:“我原本是想来看看你的孩子,刚到你家门口我就感受到了一股子阴邪之气。我敲了很久的门,都没有人应,心里担心无奈只能破门而入。后来,我在你妈妈身上看到了鬼影,就拔出了桃木剑往她身上刺去,没想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