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98章 归魂路

    我顿时就明白了。

    好狠,那个女鬼想要我身边的人都给她陪葬吗?

    桃木剑刺入被鬼附身的人身上,人是不会受伤的,只能上了鬼的阴气。问花婆当时一定只是想逼退千年女尸,没想到在桃木剑刺进妈妈身体前一刻那女鬼竟然离开了,所以才会造成这样的局面。

    这时,白千赤带着百鬼子一同出现在我面前。白千赤将我拉到一边安慰道:“别担心,咱妈不会有事的,我刚刚已经用阴气护住了她的魂魄,先让百鬼子看一下。”

    “真的吗?”我憋着泪水哽咽地问道。

    百鬼子探了一下妈妈的鼻息,又把了一下脉,转身一边捋着他的小胡子一边摇头道:“没救了没救了,鼻息这么微弱。从脉象看上沉下虚,必死无疑。”

    “怎么会?你不是说不会死的吗?”我扯着白千赤的衣服哭着问。

    白千赤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后背,温柔道:“我怎么会骗你呢?别哭别哭。”随后他又换了一副面孔冷冷地对百鬼子说:“本王记得你是阴间第一鬼医,这等子病都治不好?留着你有何用?还有上次安眉生产的时候......”

    他眼里闪过一丝寒光扫了一眼百鬼子。

    百鬼子立刻吓得跪了下来,战战兢兢地回答:“回禀千岁爷上次小娘娘生产之事的确怪不得小人,是阎王让小人过去,小人也不敢不从!至于小娘娘母亲的病,的确是救不了,人间的药哪有能够让将死之人再恢复从前模样的?”

    白千赤怒声呵斥道:“人间的药不行就用阴间的药!这有何难?”

    百鬼子望着白千赤吞吞吐吐地说:“给凡人用阴间的药,这这这......这是越距的,若是被阎王发现了,我要被赶到地狱去的。”

    我恍惚记得之前白千赤也给高莹用过阴间的药,我还以为可以随便用。

    “本王让你治,你就治。阎王若是问起来,你就说是我的命令。你若是治不好,那你连地狱也看不见了。”白千赤冷冷道。

    百鬼子迫于无奈只能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青花瓷小瓶子倒出了两个小药丸让我妈吞下,随后起身瞥了一眼高莹,小心翼翼地问白千赤:“千岁爷,那位姑娘要治吗?”

    没等白千赤开口我就忙忙答道:“当然,一定要把她治好。”

    百鬼子微微地点了下头,走到高莹身边,还未把脉他就蹙眉道:“这位姑娘身上煞气极重,哪怕用药把她救回来,怕也是撑不久。”

    高莹的身体状况有多差我早就知道了。千年女尸和她的身体已经开始融合,虽然我不知道刚刚那女鬼是用了什么办法又附身到我妈妈身上,但可以确定的是女鬼现在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控制着高莹的躯体,如果再不想办法她就可能真的命不久矣。

    不过这一切都要建立在高莹还活着的前提下,如果她死了什么都没用了。

    经过一番治疗之后妈妈和高莹身上的伤口都慢慢地开始愈合,身体也慢慢地恢复起来。特别是妈妈,没多久就清醒了。

    今天这件事算是把我吓坏了,千年女尸一连对我身边两个这么重要的人下手,看来解决她的事情已经迫在眉睫。今天如果不是白千赤正好接住了我和小苹果,会出什么事还不可知,这样的事情不能再让它发生了。

    最让我心烦的还是今天的事情好巧不巧就被郑阿姨看见了,在百鬼子离开后不久她就带着一群警察嚷嚷着问花婆杀了我妈,连带着整个小区的好事者都跟了过来,在我家门口不到三平米的地方围了个水泄不通。

    好在我在他们来之前就把地板上的血迹全都擦干净了,至于沙发上高莹的血迹实在擦不掉只能随便堆几件衣服遮挡着,不过妈妈没事地站在他们面前这件事也算是不了了之了。警察走了不久,高莹的爸妈也过来把她接走了,我还和他们说了好一通的话,不停地道歉。他们夫妻俩也没有责怪我的意思,反而不停地安慰我让我不要多想,他们这样的态度让我心里越发地愧疚。如果他们狠狠地骂我,我倒还会心安理得一些,如今这样我就只能一辈子都活在对他们一家的愧疚中了。

    一天之内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早就累的不轻,急急忙忙就送问花婆离开。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我才想起小苹果吃了死人胎盘粉的事情还没有问清楚,怎么就让她走了呢?

    关于死人胎盘的事情,白千赤知道的也不多,也不好再去请百鬼子上来。人家毕竟是阎王的手下,虽然白千赤说阎王身强体壮,身边的女人也个个健康不需要鬼医,但我还是不想这样为难百鬼子,只能待第二天亲自去拜访问花婆了。

    白千赤不放心我一个人去,我又不放心妈妈独自一个在家里照顾小苹果,权衡之下,只能麻烦鬼差他们三个在家陪着妈妈和小苹果,我们两个亲自去拜访问花婆。

    问花婆是我们市里面有名的风水师,但是想风水师这样的职业,一般都是她上门拜访顾客,很少顾客去找她,所以她的住址没人真正知道在哪里。而她留下的名片里也只写着城东百会村第四棵榕树往右西里巷96号。

    这个地址是很详细没错,问题关键在于西里巷根本没有第96号,这个巷子到第80号往后的房子就全部都被拆了,只剩下一堆废墟和堆无人捡拾的垃圾。

    “你确定就是这里吗?”白千赤撑着伞不耐烦地问道。

    他今天又穿着尸皮和我一起出来溜达,我一想到他身上那一层薄如蝉翼的皮那么贵,我就不想让他和我一起出门。左不过就是找一个问花婆,难道随便在大街上就能见到鬼?

    下一秒见到的景象就让我想要打自己的脸,那些废墟上冒出了一团又一团的黑烟,不一会儿就聚集了一群小鬼往我们这里走过来。

    那些小鬼每一个脸上都沾染着血迹,不过都是已经干了的,有的已经微微皲裂。他们双眼充血,面部扭曲,手和脚的关节也和我们正常人的不一样,有的是斜着弯、有的是反着弯,看着就很难受。

    我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太阳还高高挂着挥洒着明媚的阳光。这大白天的怎么会有鬼?

    我轻轻地碰了一下白千赤的手肘悄悄地问:“这是什么品种的鬼?怎么会光天化日之下出现在这里。”

    白千赤一脸凝重地望着那群鬼,低声问道:“你刚刚进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或者是不吉利的东西。”

    我在脑海里回忆了一遍下车之后一路上看见的人或事物,下车的时候我去问路,然后一个是告诉我的,然后进来的时候有一户人家似乎有人去世了,门口的春联都扯了下来,还竖着高高的竹子。

    “奇怪的东西没有看见,不吉利的估计就是巷口那家人似乎有人去世了,可是他们家门口微掩着,我也看不到里面的东西,应该算不上吧?”我说道。

    白千赤抓着我的手,眼神还是一刻不离地望着那群鬼小声地说:“你现在开始屏住呼吸,千万要忍住。一句话也不要说,跟着我走。”

    我心中有千百个疑惑想要开口问他,可是看到眼前来势汹汹的小鬼又害怕得不行,只能听从他的话屏住呼吸跟着他走。

    每走一步,我都感觉到肺腔里的火苗又大了一些。我们俩个迎着那群鬼往前走,不知为何那群鬼在离我们三步远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

    我心里犹豫着要不要也停下来,白千赤却拉着我的手一直走。只见眼前的那群鬼纷纷地退到两边去,狰狞着望着我们时不时想要上来嗅嗅我们的气味。

    直到我们走出了十米开外我才松口开始大口地吸气,边喘边问:“那群小鬼到底是什么?”

    白千赤回头望了一眼,拉着我边走边说:“刚刚你说这里有人死了,我估计我们闯入了死者的归魂路。”

    “归魂路?”我疑惑地问。

    白千赤解释道:“你当时死的时候是我亲自送你的,所以你不知道。人死了之后就会生出一条归魂路,周围的孤魂野鬼都会出来看着死者被黑白无常带走,顺便捡一些死者家属烧的买路钱。刚刚我们看见的就是归魂路上的那些孤魂野鬼,不过这归魂路一般人是走不进来的,我们不应该能够这么轻易地闯进来才对。”

    我眉毛抽了一下,忽然想起了什么,干笑着说:“刚刚有一个奶奶卖青的,我向她问路,她告诉我往这里走的。而且她还给了我这个青。”我从口袋里掏出青递给白千赤。

    白千赤白了我一眼像是看白痴一样望着我说:“我的小笨蛋,青是清明节才有的吃食,这盛夏八月,有人卖青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吗?我倒觉得挺好吃的。谁知道那个奶奶是鬼,她看起来这么面善,和蔼可亲的样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