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99章 如是说法

    我蹲在路边把最后一口青咽到了肚子里,一脸满足地伸了一个懒腰,笑嘻嘻地对白千赤说:“既来之则安之,反正我们都已经进来了,想办法出去就好啦!”

    白千赤轻轻地敲了一下我的脑袋无奈地说:“想办法出去?办法可没那么好想。归魂路就是通往阴间的,人间有一个忌讳就是送亡者的路上不能回头看,就是怕误入亡者的归魂路。”

    我的小脑袋飞速地旋转起来,通往阴间的意思是我们不能回人间了?我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为一颗青就丢了性命?

    “真的不能出去?”我焦虑地问道。

    白千赤“噗呲”地笑了一声,揽着我的肩膀说:“放心,你也不看看你夫君是谁,归魂路而已,虽说不太容易但也是有办法的。”他望着远去的小鬼们蹙眉道:“我倒是很好奇那个给你青的人为什么要引我们两个到这里来。”

    他打算带我到亡者家附近去,我一想到那群举止怪异的小鬼就觉得胆战心惊,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来。我只想赶紧找到问花婆询问关于小苹果吃了死人的胎盘粉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并不想在路上多做逗留,而且也不想卷入别的灵异事件中去。

    无奈白千赤的坚持,我只能跟在他身后不情不愿地往亡者家走去。

    这条巷子里面都是有一定年头的老房子了,一路过来见到的房子外墙剥落的剥落,长青苔的长青苔,还有一些房子一看就知道已经废弃许久,门口的锁头都已经锈迹斑斑。细细看来这条巷子里的人家左不过就十一二户而已。

    在我们离开白旗镇的时候,小叔曾经叮嘱妈妈在外面租房子千万不能租这样的小巷子,巷子两边的屋子紧挨着,一进来还有一股子潮湿的味道,而且朝向也是背阴的,更加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

    也难怪这里会聚集了这么多孤魂野鬼,人迹稀少阴气重,对于他们根本就是天堂般的存在。

    在离亡者家差不多有五六米的距离时,白千赤从怀里掏出了死人灰往我身上抹,边抹边说:“等一下我们就装成是孤魂野鬼跟着他们去亡者家,看看她引我们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咦?去亡者家?

    “你不是说去附近就好了,怎么现在变成要去亡者家了。”我抬起头怔营地望着他,不停地摇头道:“不行不行,我们赶紧想办法出去不行吗?去到亡者家里这么触霉头的事情不太好吧?”

    “她既然想让我们进来,自然就是有她的道理,我们躲也是躲不过的。”

    我心里是千万个不愿意,可是又能怎么办?是我自己贪吃所以才进了这个破归魂路,不然我现在早就到了问花婆的家中了,哪里还用去招惹那些孤魂野鬼!都是贪吃的错,我以后再也不会在街上乱吃东西了!

    来到亡者家前,一群小鬼早就蹲在外面。白千赤告诉我他们是在等“放饭”。民间的习俗,死人送葬的时候会一路烧纸钱和点香火,这对于孤魂野鬼们来说就是“放饭”。一般孤魂野鬼都是回不去自己的家的,自然也收不到亲人给自己供奉的香火,只能到处蹭别家的。

    时辰还没到,亡者家的门还紧紧闭着。孤魂野鬼们蹲在一边吱吱呀呀地聊着天,讨论着这个月还有哪里可以蹭的人家到时候一起去。

    我悄悄地推了一下白千赤的手肘问道:“他们是怎么知道哪里有‘放饭’的?”

    白千赤示意我看斜对面的一个老爷爷,他从穿着打扮上来看都比这里其他的鬼要整洁,穿的衣服虽然破败但细细看还是能看到布料是好的。其他鬼都在吱吱喳喳地聊天也只有他一个一言不发。

    “你看那个老鬼,他就是这群鬼里面的头。孤魂野鬼其实和人间的流浪汉没什么区别,他们一般只在一个固定的区域游荡,蹭一个区域的‘饭’。一般的小鬼能够看到将死之人印堂发黑、魂魄涣散,却看不出具体的时间。人类的生死命数都定在生死簿上,除了个别通天眼的,很少有鬼能够知道。那个老头就有通天眼,所以能做这里的老大。”

    我偷偷地瞥向那个老头,他突然抬起头来凝视着我的双眼,嘴巴一张一合地似乎在对我说什么,只是那一眼,我就如惊弓之鸟一般低着头往白千赤怀里缩去。

    我第一次见到一个老人的双眼这么炯炯有神却又这么的让人毛发倒竖。他的双眼是深深地往里凹陷的,耷拉着的眼皮遮挡住了将近一般的瞳孔,不过这依然阻挡不了他凌厉的眼神,像是锋利的刀片一样刺入我的心中。

    白千赤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手小声地说:“别怕,有我。”

    我再次抬头的时候,老人家已经低下了头。我们一群“孤魂野鬼”在亡者家里一直等到了午夜时分。

    等待中我和这一片的孤魂野鬼都打成了一片,发现其实他们除了动作诡异一些,倒也没我最开始想得那么可怕。他们之中有很多已经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死的,也忘记了死的时候,在这一片也游荡了很久了。据他们说这一片之前还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富裕村子,后来因为经济不好,村子里陆陆续续有人自杀所以才成了如今这般模样。聊天的时候他们还调侃说不定自己就是这个村子里自杀的其中一个。

    我听着他们这么说总是觉得哪里奇怪,却又说不出哪里奇怪。最后还是白千赤提醒了我,一般死去的鬼都以死状面人,比如烧死的鬼就会满脸烂肉,上吊的人会头往下仰露出长长的舌头,淹死的人则会浑身湿润发胀发白。这群鬼虽然年纪各不相同,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骨关节都是以错误的方向曲折的。这群鬼里面大多也都是一些二十出头近三十的人,我不认为经济萧条会让他们悲观到自杀。

    更让我觉得奇怪的就是这个老爷爷,他是这里唯一手脚正常的人,活到了他这个年纪自杀?

    奇怪,这真是太奇怪了。

    送葬的时辰到了,两个跳大佛的法师最先从门内走了出来,随后就是一群披麻戴孝的人低着头哭哭啼啼地跟着那两个法师,紧接着就是四个壮硕的大汉抬着棺材走在中间,后面的一些基本都是女眷。

    队伍出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了最前面的人手上捧着的黑白照片,顿时我就打了一个冷颤。照片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老爷爷。

    这不可能,如果这个老爷爷是这群鬼魂野鬼的老大,那他不可能才刚死不久!

    我拉着白千赤悄悄地问:“你确定这个老爷爷真的是这群鬼魂野鬼里的首领?”

    白千赤阴着脸盯着那个老头子看了许久,低头问我:“给你吃青子的那个老婆婆有什么异常吗?手脚关节处正常吗?”

    “正常!”我脱口而出道。

    我记得很清楚,那个老婆婆递给我青的时候还站了起来,我问路的时候因为分不清楚南北她还指给我看,我百分百确定她是正常的。

    “正常的?怎么可能。”白千赤陷入了沉思,半响过后,他抬起头对我说:“这里面一定有古怪,我们先去找到给你青的人。”

    我们两个在附近的巷子里找了好一遭也没看见给我青的老婆婆,走了这么久一口水也没喝到,早就嘴干舌燥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我坐在路边的青石墩子上,撒娇道:“我不走了不走了,这里能有什么古怪,就算有那么点不正常,我们也不要去多管闲事还是赶紧走吧。”

    说来也奇怪,平时白千赤是最不喜欢我多管闲事的,怎么今天他却上赶着去管这档子闲事。我倒是觉得那个老婆婆没什么大问题,她给我的青吃着也挺正常的,怎么到了他这里就像是蓄谋已久的样子。

    突然,白千赤转过身对着拐弯处大声道:“出来吧!别躲了。”

    什么?谁!

    拐角处出现一道人影,再定睛一看,来人就是那个给了我青的老婆婆无误了。她一步一个蹒跚地向我们走过来,手上还提着那个装着青的袋子。月光洒落在她的身上,小巷子里安静得只有她的拐杖触碰青砖路发出的响声。她弓着腰,影子被月光拉得长长的,或许是错觉,我竟然觉得她的影子很像是我在阴间看过的牛头马面。

    “砰砰砰......”她越靠近,我的心跳得就越快,想起白千赤说的青是清明节才有的吃食,我心里就燃起一阵后怕。

    早上光顾着问路也没太注意她的模样,走进之后我总算看清了她那张脸。脸上的褶子一层一层的,仿佛可以夹死飞过的文字,眼皮耷拉着,眼里布满了血丝瞳孔还布着一层薄薄的白障。

    这个奶奶是不是有青光眼或者白内障?

    老奶奶走到我们面前“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高声道:“老奴参见千岁爷。”

    白千赤伸手就扶起来老婆婆,开口就问:“您老人家怎么会在这里?”

    我一脸蒙圈地看着眼前这一切,这个老奶奶和白千赤认识啊?

    后来白千赤告诉我,他一看到那个青就知道是这个婆婆了。

    这个婆婆可不是普通鬼,而是传说中的床头鬼。据说她曾经有过一个孩子不幸去世了,她郁郁寡欢也跟着离世,当时的阎王感念她的爱子之心就允许她不再投胎,做床头鬼保护千万家中的孩子平安。

    最重要的是,这个婆婆对白千赤有恩,曾经救过白沉容,所以他一直记挂着,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为什么这么上心的原因。

    老婆婆把所有青都送给了我,看到满满的一大袋青我激动得就要哭出来,我早就前胸贴后背了好吗?现在才出现,这个婆婆不厚道啊!

    我边吃青边听老婆婆说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原来这个村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原本她是想要回去回禀阎王爷的,只是正好遇见了我们两,就故意引我们过来了。

    这个村子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正制改革开放初期的时候,村子里面的人纷纷下海创业,有一部分人成功了有一部分人失败了,这群人里面最成功的就要数陈六爷了。

    陈六爷正是我们遇见的那个让我害怕的老头子。他当年二十出头,本金也就鸡血那么一点,之所以能够成功还是因为他敢捞偏门。当时整个国家的经济都高速地发展,特别是北上广还有珠江三角洲那些地方,一波.波的青年人去到那里。当时的人对于深圳的印象就是满地都是金子,只要去就能发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