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300章 混账东西

    陈六爷当年去深圳没混多久就身无分文,正准备灰溜溜地回来的时候让他遇到了一群人贩子。他灵机一动,忽然想到了一个赚钱的主意。原本他也不是什么善茬,在他眼里只要能赚钱,伤天害理算什么?他拿出身上最值钱的玉佩在人贩子手上买了两个最小最瘦弱的小孩,采生折割之后就放他们到最繁华的地段乞讨,这一年下来赚了不少。他眼看这个生意做得下去,立马回乡带上几个信得过的继续扩大自己的乞讨王国,不过七八年下来,他手上的乞讨儿就有五六十个,一天能够讨下一两万也是有的。他倒也机灵,到他四十岁的时候就停手了,去学习阴阳五行,巧的是他还真的有天分就让他开了天眼。至此他把聚集在他身边被他害死的那些孤魂全都养在身边,为他办事,那些无辜的孩子生前被他压榨,死了之后也要替他做事。

    我听完这一整个故事,不禁觉得毛骨悚然,这个陈六爷也太残忍了。

    “这事你回禀了阎王也没用,顶多就是判官把那人判了去地狱受苦罢了,至于那些孩子,地府不会管的。我起初还以为是您出了什么事,人间的肮脏事,本王管不了也不想管。您也被瞎操心了,赶紧回阴间去吧。”白千赤听完后冷冷道。

    刚刚他还这么热心,听了刚刚那些孤魂野鬼们悲惨的过去却无动于衷?我真是不能理解他的脑回路。

    “千岁爷,老身并非想要惩戒那恶人,这毕竟是判官的事情,老身定然是不会插手,只是那些孩子......”婆婆眼里溢出了几滴泪珠,“他们实在是太可怜了。那陈六爷挨千刀的,害了这么多孩子,就因为开了天眼躲了好几次天谴,好好地活到了这个年纪。”

    我的双眼也渐渐酸涩,拉着白千赤的手央求道:“你就不能帮帮这些孩子?”

    白千赤瞪了我一眼,无奈道:“一群孤魂野鬼,本王能有什么办法?把他们全都养着?不行,他们长得太丑了,有辱本王的身份。”

    有辱身份?我想了想那些鬼,的确是长得不太讨喜。可是我们怎么能以貌取鬼?他们每一个都是很善良的,刚刚还告诉我下个月东巷口也有“放饭”约着我一起去呢!

    “千岁爷,他们不是孤魂野鬼!”婆婆说道。

    什么!不是孤魂野鬼?不是孤魂野鬼怎么会在这人间到处游荡?

    我忽然想起了之前在鬼市蜃楼遇到的那群鬼,他们也不是孤魂野鬼,但是一样在世间游荡着。

    “是冤魂!”我恍然大悟道。

    “小娘娘好生聪颖,正是冤魂。老身有心想要超度他们,可无奈老身能力不够,还望千岁爷和小娘娘能够出手相助。”婆婆说道动情之处眼角流下了两滴泪珠。

    于是,在我和床头鬼婆婆的软磨硬泡之下白千赤同意了去超度那些冤魂。

    我们一行三人偷偷摸摸地窜进了陈六爷的房子里,刚进屋子我就感觉这里的阴气逼人,连皮肤上细小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里面的屋子是典型的中式装修,墙壁上还挂着梅兰竹菊的国画,出了前厅是一方天井,天井中央还有一个小池塘。

    白千赤瞥了一眼蹙眉道:“这个风水阵......”他顿了一会儿,望向床头鬼说:“是在这里吗?”

    她点了点头,指着小池塘中的一个石头说:“就是这下面。”

    他们两个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说的都是中文我却一个字也听不懂呢?什么在这下面,那群冤魂?

    白千赤径直走到小池塘边,搬开了那块石头,池塘底部露出了一个小坑,里面有一团黑黑色的东西,站在离它不到两米的距离,那股腐烂的酸臭味扑面而来。

    “这是什么东西。”我掩着鼻子问道。

    床头鬼婆婆看到那坨脏东西立刻跪了下来,嘴里碎碎地念叨着一些咒语,隐隐约约大概能听出是大悲咒。

    “安眉,你躲一边去。”白千赤命令道。

    我闻着那脏东西的气味也觉得难受,便跑到一个墙角边去躲着了。

    只见白千赤把那坨东西护在手心中,一股幽白色的光芒笼罩了那团黑色的东西。这时我才看清楚那团东西是一只黑猫。

    我曾经听过有一种很阴骘的养小鬼的办法,一些阴人懒得碰运气找死掉的孩子魂魄,所以就自己会找一些孤儿弄死,然后把他们的命魂锁在黑猫的肚子里,用黑猫的煞气压住冤魂的煞气。这样的冤魂会忘记生前的记忆,甘心听命于控制他们的阴人。

    白千赤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玉瓶子悬在空中。只见那白玉瓶子中溢出一阵金光洒在了黑猫的身上。霎那间,黑猫肚子里窜出了一缕缕暗黑色的煞气,幻化出一个爪子向着白千赤挠去。

    说时迟那时快,白千赤拿起破龙鞭狠狠地往下一打,那只黑爪瞬间破碎。随后那只猫肚子里传出了一阵阵凄惨凌厉的尖叫声,回荡在整间屋子里。

    白千赤在掌心中凝出了一道白光笼罩在黑猫身上,嘴里快速地念着什么咒语,眨眼间那道白光变成了一把长剑刺入了黑猫的腹中。

    骤然间,黑猫肚子里金光崩现,一缕缕亡魂纷纷升上高空,化作点点星辰。

    “他们是走了吗?”我从墙角走出来问道。

    白千赤望着飞升的冤魂喃喃道:“但愿他们下辈子长点心,不要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了。”

    突然,一道黄符从我眼前飞过径直逼向白千赤。

    “小心!”我大喊道。

    白千赤一个闪身,接连翻了两个后空翻,从背后抽出破龙鞭对着黑暗中就是一鞭。

    只听见一声叫喊,里面窜出了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少年捂着胸前不断渗血的伤口说道:“大胆小鬼,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就敢闯进来?”

    我心里一阵憋笑。

    小鬼?眼前可是大名鼎鼎的千岁爷还有阴间仅剩的几位长者中的一位床头鬼,他们两个可不是什么小鬼。看来眼前这个少年又要吃瘪了。

    白千赤原本心情还算大好,谁承想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毛孩对着他开口就说小鬼,看来今天真要好好地玩一下了。

    他环放在背后的手轻轻一捏。

    那位少年立刻感受到有一股迫人的力量压制住他的身子,“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白千赤玩味一笑,讽刺道:“眼前这位跪下的大爷不知尊姓大名?说出来让我这个小鬼好好瞻仰一番。”

    那少年也是倔强,咬着牙说道:“哼,你爷爷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陈奕阳是也!”

    陈奕阳,倒是个好名字。看他的五官也算是俊朗,耳垂肥厚有福,看来日后必定能成一番事业。我见他身上也不带任何阴骘之气,刚刚却会御符,难不成真的让我们遇到了一个正统的茅山术士了?

    “陈奕阳?”白千赤轻笑了一声,“你学阴术应该不久吧?连我的真身也看不出来?”

    陈奕阳抬头打量了一下白千赤,瘪着嘴道:“你左右不过是一个发着金光的鬼罢了,是鬼就是邪物,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混帐东西!你怎么和千岁爷说话的!”屋外传来一声斥责声,随后便看到问花婆步履匆匆地走到白千赤面前,磕头赔罪道:“千岁爷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和着毛头小子一般见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