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302章 一句都不辩驳

    问花婆拿起茶杯在嘴边抿了一下,低垂下眉头说道:“小殿下原本就是胎里不足靠阴丹催生的,身子本来就虚弱,加上身体里又有千岁爷至阴的血脉,可谓是至寒之躯。现如今又遭奸人陷害,吃下了难产而死女子的胎盘粉,这可是极其阴煞之物。寒上加寒,阴上加阴,凶煞异常啊。”

    “啪嗒”一声,我手上的茶杯落在了地面,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后碎成了碎片。我愣愣的看着那些雪白的碎片,心里空落落的。

    我的大脑此刻只剩下一片空白,脑子里仿佛是一张白纸上写满了“凶煞异常”四个大字,身子也在不停地颤抖着。

    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冷气在往我的身体里钻,想要穿透我的皮肤进入到血液甚至骨髓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自己的牙好像都在打颤,发出了些微的碰撞的声音。

    小苹果尚未足月,这么凶煞的阴气在她身体里她怎么受得了?我不敢去想小苹果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受到什么样的伤害,那样的结局实在是太过残忍,残忍到我连想都不敢细想。

    此刻,我的大脑仿佛已经断了弦,顾不得这里还有外人,发疯一般地抓着白千赤的手逼问着:“我们的孩子不会出事的对不对?她一定会好好的对不对!”

    我祈求一般的看着白千赤,感觉仿佛只要他说小苹果没事,小苹果就真的会没有事一样。

    白千赤显然是被我问蒙了,愣了好几秒,我抓着他的手一点一点的捏紧,力气大到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出来。

    白千赤低头看了一眼他被我紧紧抓住的手腕,双眸中划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彩才抬起头来望向我,像是在安抚我一般,连连应声说道:“放心放心,我们的孩子福大命大,一定会没有事的。”他的右手紧紧地抓住我两只颤抖着的手,左手将我揽入怀中牢牢抱住,“一切有我,我一定不会让我们的孩子出事的。”

    “嗯,小苹果绝对不能出事,绝对不能。”我像是魔怔了一般,不断地重复这一句话,手指死死地扣住他的手掌。

    “你在好好说清楚吃了这死人的胎盘粉会怎么样?”白千赤一边安抚我一边厉声向问花婆问道,口气很是狠戾,问花婆显然也被白千赤这一句话给吓到了,脸上的表情越发的不好看了。

    问花婆犹豫了一下,看了看陈奕阳又看了看我们,片刻之后才开口道:“回禀千岁爷,小殿下不是一般的阴胎,有您的血脉护体自然不会出什么大事。”

    没想到问花婆的回答竟然是这样的,我的大脑就像是瞬间死机了,像是不能够消化她刚才那一句话究竟是什么含义,一时之间显得有些呆愣。

    我随即回头望向问花婆,想要确定刚刚有没有听错,我的孩子真的不会出什么大事吗?

    白千赤轻抚着我的后背,温柔的轻声安慰道:“你看,我就说我们的孩子不会出事。”

    见白千赤也这样说了,我这下能够确定自己刚才没有听错,问花婆的的确确是说小苹果不会有什么大碍,我感觉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似乎缓和了下来,整个人都像是松了一口气。

    可是还没等我放松多久,就听到问花婆再次开了口。

    “只是......”问花婆面露难色望着我们俩,吞吞吐吐了半天,最终还是开了口:“小殿下吃了这死人的胎盘粉,体内阴气聚集,别的先不说,这首当其冲的就是万万不能再接触至阳之物了。”

    我呆呆地望着问花婆,“至阳之物”这四个字不断的在我的大脑中回荡,突然,心里有一个可怕的念头升起,越是克制越控制不住自己脑内的想法如芦苇般疯长。

    至阳之物?我是活人是不是也算得上阳.物?那小苹果以后都不能都不能靠近我了吗?或许以后小苹果都要养在阴间吗?

    不行,我的孩子不在我的身边长大怎么可以!

    一想到我的孩子不能在我的身边长大,我难受得就像是如鲠在喉,满腔的情绪全都被堵在了喉间,堵得我难受。

    可是,我,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又能怎样?小苹果若是不能在人间成长我又能怎么办?或许我可以去阴间陪她,可是我在人间还有妈妈,我绝对不能抛下妈妈不管的,手心手背都是肉,这让我怎么抉择?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问花婆接着开口道:“小殿下若是以后要长久地在人间生活是绝对不能见到阳光的,就连一丝丝的阳光都会让小殿下灰飞烟灭。”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问花婆的一句话直接破灭了我所有的期盼。

    犹如五雷轰顶一般,我心中的所有情绪都炸开了,悲伤、痛苦、无奈、更多的还有懊恼。我的孩子既然不能在阳光下自由自在地奔跑玩耍感受这世间的温暖,只能永远地躲在最阴暗潮湿的角落里,那和在阴间活着又有什么样的区别?

    眼泪如决堤的洪水般在我的眼睛里泛滥,源源不断地划过脸庞。

    我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是被乱箭穿透一般难受,情难自禁的捂上胸口,左胸口的位置痛到难以言说,我大口大口的吸着气,仿佛下一秒就会缺氧眩晕过去。

    我的第一个孩子,她才那么小,怎么就要受这么多苦?到底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情老天要这样惩罚我的孩子?如果是我做错了什么,有什么大灾大难朝着我来不行吗?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的孩子。她才出生不到一个月,连世间的美好丑恶都还没能够区分,又怎么会做恶呢?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是我连累了身边的人,所以上天才会惩罚我,可是小苹果是无辜的!

    我绝不能让我的孩子经历这些,如果真的有报应的话,那就全数报在我的身上就好了,何必要投在我的孩子身上呢?

    我抓着白千赤的手,不停地摇晃他的身子哭着问:“为什么,到底为什么!我们的孩子还那么小,我还幻想着要带着小苹果我们一家三口去看这世间的大好河山,可是现在,现在这一切,都因为我的不小心,一切都化作了泡影……”

    忽然间,我觉得大脑高速地飞转起来,眼前的景物也像是被丢进了滚筒一般不断地开始扭曲,突然眼前一黑我就失去了意识。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悬浮在了空中,整个人都飘飘忽忽的,全身都轻飘飘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叫嚣着疲惫,眼皮沉重的耷拉着,完全都睁不开,身上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眉眉,眉眉......”

    白千赤的声音传进我的耳边,听见他的声音,我原本还飘渺着的情绪立刻被召集到一起,意识似乎也慢慢的变得清晰了起来。

    我勉强挣扎着睁开双眼,刚一睁开眼就看到他的脸离我不到十公分的距离,正一脸担忧地望着我。从他湛蓝色的眼眸子里我清楚地看到自己憔悴而又苍白的脸颊,不过一秒的瞬间距离,先前发生的事情又如潮水一般汹涌地涌入我的大脑。

    我抓着白千赤的手,声音微弱而又颤抖地问他:“孩子,我们的孩子是不是真的不能见阳光了?你告诉我,到底是不是真的?”

    他无奈地望着我,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看见他的动作,我的心就像是系上了一块沉重的石头,一点一点的沉重了下去。

    “你不是阴间的千岁爷吗?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办法?”我扯着白千赤的衣服嘶吼着问道,“你要是没办法就回去找百鬼子,要不然你就去找阎王。我就不信整个阴间都找不到办法救我的孩子。”

    我现在已经完全疯狂了,我的孩子里除了小苹果再也没有其他,仿佛除了我的孩子再也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我上心。

    白千赤双手垂在两侧,也不反抗,只是一脸愧疚地望着我任由我的打骂。我打了一会儿,动作渐渐停了下来。说实话,我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无能为力”四个大字像是钉在了脑门上。

    我捂住脸,不可抑制的失声痛哭了起来,我大力的嘶吼了起来,仿佛靠这样的行为就能够将心中的情绪发泄出来一般。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如果我早日从阴间回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白千赤低着头自责道。

    我本就怪他,听他这么一说就更加责怪他了。

    “就是你的错,你为什么不陪在我们母女俩身边,为什么要到这么久才回来,你不是说会好好滴保护我和孩子吗?可是现在呢!”我不停地哭着撒泼,将一切责任都归咎于他。

    白千赤也不辩驳,任由我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他身上,沉默不语的听着。

    其实我清楚的很,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自己,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当下就对高莹带过来的胎盘粉多一分的疑惑,只要再小心一点,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事已至此,我却没有承担这个责任的勇气,只能责怪白千赤,让他替我背负起这个责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