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303章 不得见阳光

    我闭上双眼,泪水止不住地从眼角滑落,一滴又一滴的打落在胸前的衣襟上,打湿了一大片。

    我在心里止不住的想,如果小苹果长大之后,知道她这辈子都不能见到阳光会不会怪我?怪我这个做妈妈的没有保护好她?

    我是那么的害怕小苹果会因为这件事情而责怪我,如若真的变成那样的话,就连我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小苹果不能见阳光这件事怕是已成定局,问花婆不过是一介凡人,也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没了办法,匆匆道谢之后我们只能赶了一个大早就回家去了。

    一路上我都在回忆千年女尸来我家的情况,从她进门到离开,所有细节我都反反复复地回忆,不断地在脑海里寻找她的破绽,然后又不断地自责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意识到这么明显的破绽。

    我恨恨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恨自己这么粗心大意。

    进家门前我的脚步突然僵住了,有些焦虑的拉着白千赤的手问道:“妈妈这么喜欢小苹果,如果让她知道了我们的孩子再也不能见阳光怎么办?”

    我想起小时候无论犯了什么错,妈妈总是会责怪我办不好事情。她那种失望而又怨念的眼神我永远都忘不了,我真的害怕。

    一想到妈妈可能会因为小苹果的事情再次对我露出这样的眼神,心里真的慌的不行。

    心里慌乱到不知该如何是好。我真的已经很努力想要做好一切,想要做妈妈的好女儿、丈夫的好妻子、孩子的好妈妈。可是这一切怎么就那么难?难道只是我自己的人生乱的像一团麻吗?

    我的手指不自觉地互相缠绕,低着头一言不发。

    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面对妈妈,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小苹果,生活好像就此进入了一个死循环,没有尽头。

    白千赤想了一下,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头,微笑着说:“没事的,这件事不怪你。要怪就怪千年女尸太狡诈。你涉世未深,犯点小错是正常的。”

    “这是小错吗?”我抬起头哭着大喊,委屈的情绪也一起迸发了出来。

    心中好不容易抑制住的难过又像火山的熔岩般喷涌而出,久久不能停歇。

    这怎么能算作小错呢?我们的孩子这辈子都不能见到阳光。对于她来说一辈子有多长,想想白千赤活了千年往后还会长久地活下去直到身归混沌。我真的不敢想往后的日子我的孩子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看着阳光下的那些孩子玩耍的样子,她会有多失落?又会有多痛苦?

    可是我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这一切,就被打断了。

    “咔恰。”门打开了,妈妈抱着小苹果正要从里面走出来。

    我一抬脸,哭红的双眼正好对上了妈妈欣喜的眼眸。

    “隔着门就听见你们两个的声音,有什么事在屋子里说,在外面也不怕别人当你是疯子。”妈妈瞥了我一眼,又换了一副笑脸和小苹果玩。

    还好妈妈并没有对我哭红的双眼有所表示,我连忙收拾好了脸上的表情,悄悄的看着妈妈怀中的小苹果。

    一天不见小苹果似乎又长了一些,妈妈高兴地把她抱在怀里,眉眼之中全是欢喜,念念叨叨地对我们两个说:“你们不就是去了趟城郊吗?怎么去了这么久。还好这小苹果有我。”说着她就靠近小苹果的脸笑着说:“是不是阿,我们的小苹果,你的爸爸妈妈们都坏坏,不知道一天天的在外面做什么。你以后可要乖乖地听姥姥的话哦。”

    我和白千赤跟在妈妈身后进了屋子,干坐在沙发上,闻言只能脸上挤出难看的微笑。还好妈妈现在的注意力全都在小苹果的身上,顾不得我们两个。

    我听着妈妈的话,又看了看小苹果,她的脸上全是懵懂的表情,看起来天真又无邪,可爱的紧。

    看着妈妈越高兴,我心里就越难受。

    千年女尸借高莹的身体给小苹果吃死人的胎盘粉,但是我却一点异样都没有察觉。如果妈妈知道了这件事的后果,一定会用尽所有难听的话来责怪我,若是我妈真的知道了这一切,我又该怎么办?

    我牢牢地抓着白千赤的衣角,不断地在脑海里模拟要如何告诉妈妈小苹果再也不能见阳光的事情。

    不行,我一想到妈妈以往对我的那种严厉的样子,我所有想说的话就梗在了喉中怎么也开不了口。

    白千赤望着我,脸上露出隐隐的微笑,握住我的手更用力了些。

    我知道他是想让我放宽心,可是这件事我要怎么放宽心。我想这件事他比我还要难过得多,他有多么期盼这个孩子我心里比谁都清楚。在连掌心痣才那么丁丁点的时候他就开始念叨着要带着我和孩子去着去哪,现在孩子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不仅要压抑心中的难过还要安慰我。

    是我对不起他,从最开始他靠近我开始,我就一直给他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或许他不是和我定下契约,而是和别人,说不定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事了。

    白千赤深呼了一口气,开口道:“妈,我有事想要对你说。”

    妈妈瞥了白千赤一眼,淡淡说道:“有什么事就说吧。”

    我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扑通扑通”地急速跳动着。

    他会怎么开口?妈妈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会不会怪我?

    我惴惴不安地等待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

    白千赤和我对视了一秒,紧接着说道:“小苹果她因为是鬼胎,所以......”他顿了一下,“只能在夜里出去,不能见到阳光,否则就会灰飞烟灭。”

    “灰飞烟灭”这四个字就像一个巨大的榔头狠狠地敲击这我的脑袋,“轰隆”一声,我似乎什么都听不见了,只感觉耳边像是有无数个小苍蝇“嗡嗡嗡”地叫来叫去。

    我伸出手不停地拍打着空气,试图要赶走我耳边这些繁杂打得东西。可是我越赶,这声音就越来越大声,最后像是倾盆大雨的雨点声一样,密密麻麻的声音萦绕在我耳边。

    我的心跳随着这诡异的声响越跳越快,像是超级马达一般“咚咚咚”地想要冲破我的身躯。

    白千赤被我的反应吓住了,连忙抓住我的手紧张地问道:“眉眉,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苍蝇,好多苍蝇!好吵,他们好吵啊!”我挣扎着想要赶跑耳边的这些声音。

    “苍蝇,哪里有苍蝇?”妈妈担心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嫌弃,我瞥见了妈妈的微表情,心里顿时一顿。

    我身上一颤,立刻站起来爬到阳台边上,喃喃道:“这里没有苍蝇,没有声音!”

    突然我的耳边传来了一阵温柔的女声,“跳下去吧,跳下去就安静了。”

    跳下去就安静了......

    我的眼前忽然升起了一层雾气,安姚的样子突然浮现在我的眼前。她张开怀抱微笑着望着我。

    像极了小时候我迷路了她站在路口等我时的样子。

    “我们一起回家好吗?”

    “好。”

    我的脚不自觉地就往外迈,突然在我身后传来了一声尖叫“安眉!你干什么?”

    一回头,妈妈抱着小苹果一脸惊恐地望着我。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向后望去,身后已经没有可以放脚的地方,一个扑空身子就要往下坠。

    白千赤突然一个箭步飞到了我的面前,伸出手紧紧地拉住我,用力一扯就将我拉回了他的怀中。

    惊魂未定的我靠在白千赤的怀中,战战兢兢地问:“我刚刚是怎么了?为什么我......”我悄悄地瞥了一眼他身后的妈妈,“我看到了安姚......”

    “安姚?”妈妈着急地问,“你看到你姐姐了?她怎么不回来看我?她还在这里吗?为什么不现身看看妈妈!”

    妈妈的眼眶红了起来,一阵湿润。

    我望着她思念安姚的样子,想起临盆那天,莫伊痕让我在小苹果和安姚之间选一个。我毫不犹豫就选择了自己的孩子,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姐姐灰飞烟灭。

    不对,我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安姚既然已经灰飞烟灭了,我刚刚看见的是谁?

    我轻轻地扯了一下白千赤的衣角装作晕倒靠在了他的肩头上,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抱着我往屋子里走去,说道:“妈,安眉可能是受惊了,我先扶她到房间里休息一下。”

    妈妈到房间里看了我一眼,抱着孩子冷冷地说了句:“你好好照顾好她,等她醒了我有话问你们。”

    等她离开之后,我才坐起来悄悄地告诉白千赤刚刚发生的一切。

    “你可能是撞煞了。”白千赤沉着脸对我说。

    撞煞?

    我对这个也小有了解,就是撞到了不干净的东西,生人撞到了死物之类的。撞煞之后就会一直出现幻觉,多半还是自己心里的所思所想。但是我昨天一直都跟着白千赤,怎么会撞煞了呢?

    白千赤摸了一下我的额头,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似乎还是一个不简单的煞。”他皱着眉问道:“你在陈家老宅有没有碰什么脏东西?”

    脏东西?怎么可能,我最惧怕的就是这种东西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