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304章 母亲最伤心

    我还是不太敢相信我真的是如白千赤所言,是因为撞煞了才会出现刚才的情况,一想到刚刚差一点就掉下去了我就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里止不住的后怕。

    “你确定我是真的撞煞了吗?可是我明明看到姐姐了。”我惊恐地望着白千赤,怀疑的反问道。

    自从眼睁睁的看着安姚在我面前灰飞烟灭之后,我再也不敢想起她,只因为每每想起姐姐灰飞烟灭之前怨恨的神情,我就会情不自禁的生出几分害怕的情绪,虽然我明白她会落到这样一个下场并不是完全归因于我,但不论怎么说,我总还是有几分愧疚。

    安姚的性子我最清楚不过,她是那样优秀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的就这样彻彻底底的消失于人世间。

    只要有一丝丝让她留在世界上的机会,她都会置我于死地,完全不顾我们的姐妹之情。亲姐妹,对她来说,只要不顺她的意,全都是假的,只要可以,她一定会不择手段弄死我的。

    越是这么想我的心就越寒,整个人都开始抖了起来,白千赤一直都没有回答我,但是他的眉头一直紧锁着,似是在思考我刚才的问题。见他没有立刻否定,又是这么深沉的模样,我心里顿时就更加慌张没有着落了。

    “千赤,我……”我无助的喊了他一声,后面的话语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打断了。

    妈妈推门而入,连看也不看我们一眼,一味的着急地问着:“安眉,你之前是看到你姐姐了是不是?不要装晕了,你是我女儿,我看不出来吗?”

    妈妈的语气很急又凶,仿若除了安姚,我就不是她的女儿一般,我的心猛地沉了一下,似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嘭”的一下从湖面坠入湖底。

    你是我女儿我看不出来吗?妈妈的话就像是无穷无尽的锋利的绵针刺在了我的心尖上,真真是字字诛心。

    我失望的看着我妈,她的脸上没有丝毫内疚的心情,她仿佛完全没有看出我的心理活动,依旧狠戾的看着我,咄咄逼人的等着我的回答。

    我直直的望着她的眼睛,除了心寒再没有了其他的想法。

    如果妈妈知道之前姐姐帮莫伊痕抢我的女儿还会说这种话吗?还会在我差点坠楼的时候先问我是不是见到姐姐了吗?我很想将这些话语问出口,可是一对上妈妈的眼睛,那些话就全部都堵在了喉咙里,一个音也发不出来。

    仿佛是坠入了无尽的深海一样,彻骨地冰冷。

    我的牙齿仿佛都在打颤,发出明显的碰撞声,一下又一下。

    一个疯狂的念头从心底冒了出来,我双眼几乎都要冒出火来,看着我妈不知怎么的,就鬼使神差的把心里想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我是看到姐姐了,她想让我死!她想让我从十楼跳下去!”我疯了一般瞪大着双眼对妈妈吼道,似乎是想要把心里的所有委屈都倾泻出来一样,完全没有去想说出这句话后可能会产生的后果。

    出乎我意料的,妈妈听完我的话之后竟然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我的面前,没等我有所反应就狠狠地闪了我一巴掌。

    手掌触碰到我的脸颊时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强行地将我从接近疯癫的情绪拉了回来。我整个人都呆住了,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六神无主。

    我呆呆地望着妈妈,不敢相信刚才那一巴掌竟然是我妈打的,可是事实却像一面无情的镜子,一次又一次的将我拉回到现实当中,逼迫我看清楚这一切。

    她的双眼充满血丝,脸上的肌肉一抽一抽的,似乎是在努力克制着内心的愤怒,压低声音对我说:“那是你姐姐!她怎么可能想要你的命!下次再说这样的话你就去你姐姐的坟前跪上一天忏悔!”

    饶是我都将所有的事实都说了出来,我妈却还是站在安姚那边,就算是安姚已经死了、不在她的身边了,她依旧我还是我妈心中的首位。

    我捂着被打的脸颊,火辣辣的疼痛一下下的刺痛着我的神经,心里的委屈就像是柴油,连带着所有的愤怒一起烧了起来,最后一丝理智也被涌上胸腔的火气给湮灭了。

    我“噌”的一下就从床上站了起来,不管不顾的对着妈妈大喊:“姐姐就是想要我的命!你心心念念最爱的大女儿跟上了莫伊痕这个无耻之徒,他在我临盆的那天还......”

    话还没说完,白千赤就一把掩住了我的嘴不让我继续说下去,还瞪了我一眼,任凭我怎么敲打他都不放开我的手。

    白千赤依旧紧紧的堵着我的嘴,颇有些尴尬地笑着对妈妈说:“妈,你别听安眉胡言乱语。她是出去撞了煞,所以眼前看到的都是幻觉。安姚毕竟还是她的姐姐,怎么会害自己的亲妹妹呢?”

    妈妈听了他的话之后瞥了我一眼,看上去似乎是松了一口气,随即脸上又露出了担心的神色问道:“撞了煞?怎么撞的,有没有事?”

    我不停扑腾的手忽然没了力气,整个人都像一个泄了气的气球,看着我妈一脸担心的神色,心中的不确定和茫然顿时就更深了好几分。

    妈妈这是什么反应?她之前坚决不相信姐姐会伤害我,根本就不相信我所说的话,可是现在却又一副担心我的样子,好像之前那个冲着我大声吼叫的人根本就不是她一般。

    她不仅仅是安姚的妈妈,也是我安眉的妈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她要这么偏颇地对我们两个?我一直都安慰自己说,这一切肯定都是我多心了,妈妈不会对我们有所差别待遇的,可是当事实一再赤.裸裸的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没办法那么淡定了。

    我无声的看着妈妈,我明白,即便我说了姐姐做了那些事情,妈妈也不会责怪姐姐的,从一开始直至现在,她从来都没有责怪过安姚。

    空荡荡的心越发飘忽不定了,我紧紧抓着白千赤的手,就像是抓着我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事已至此,我才算是知道了,我彻底明白了,从一开始安姚死的时候我就应该感觉到了,我妈更希望当初死的是我。所以现在无论姐姐对我做了多么过分,多么不可理喻的事情,妈妈都会在心里偏颇地觉得是我欠了姐姐的。

    呵,多么悲凉而又可笑的想法,我欠了姐姐一条命,所以我就要拿我的一切还给她吗?

    心寒,大雪纷飞飘荡在我的心间,似乎从我眼里流出的眼泪都是冰冷的。我放弃了所有的动作,像一滩烂泥似的依靠在白千赤的怀里,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所谓的哀莫大于心死,怕就是我现在的心理状态吧。

    白千赤察觉到了我情绪上的变化,很是担忧的低头看了我好几眼,我虽然察觉到了他的目光,但是我现在实在没有心思去回应他,干脆就一直保持着闭上眼睛的状态。

    “具体还不清楚。您就放心吧,我会解决的。”白千赤急匆匆的向我妈回了一句,作势就想把我扶回床上。

    妈妈的眼神聚集着盯了我两秒,沉了下眉,只是说了一句:“好好照顾她。”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她的背影很是潇洒,仿佛对我的状态毫不关心一般。

    关门声响起的那一瞬间,两行清泪从我的眼眶里流了出来,滑过脸颊顺着脖子蜿蜒而下,最终隐没在了胸口的衣服里。

    妈妈离开之后白千赤才又放开了掩住我的手,关切地望着我。看到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变成一幅泪流满面的模样,他手忙脚乱的就要给我擦眼泪,冰凉的大手触及到我的脸颊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打了一个寒颤。

    我睁开眼睛看向白千赤,他湛蓝的双眸中满是担忧,透过他的瞳孔,我清楚的看清了自己的模样,脸色憔悴而又苍白。

    我心里有一堆怨气散发不出去,此刻对着白千赤,满腔的不满之情更是抑制不住,就像是对着垃圾桶一样通通都丢了出来。

    我不管不顾的冲着他大声嘶吼着:“你为什么要拦住我说安姚的事情,妈妈不知道她的嘴脸,永远就只能怪我,可是我又做错了什么?我也是受害者啊,凭什么这一切都要我来承受?”

    白千赤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眼神示意我不要太大声,小心翼翼的朝房门那边看了一眼才小声地向我解释道:“你妈妈爱女心切,当然是不会相信安姚会做出那种事。如果有一日,小苹果残害自己的姐妹,你愿意相信吗?”

    我顿时就愣住了,就像是被临头泼了一盆冷水,身上所有的火焰都被熄灭了。

    他说的话虽然简短,却四两拨千斤说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我一直觉得妈妈偏爱姐姐,却一直没想到这个方面。试问世界上有哪个母亲愿意相信自己的孩子会伤害自家姐妹,论伤心一定是做母亲的最伤心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