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305章 鬼夫也怕丈母娘

    如今我细细思考了一番,特别是之前妈妈在听到我说姐姐的时候脸上流露出的伤心之色,恰好印证了白千赤刚才的所言,这一切确实是我想的不够周到。还好刚刚白千赤拦住了口无遮拦的我。

    如果他没有拦住我的话,我肯定就将临盆之日在幻境里发生的事情全都托盘而出,若是让我妈知道了姐姐来抢夺我的孩子,后面还被我间接害得她灰飞烟灭的事情,她必定会悲痛欲绝。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肯定不会原谅自己的。

    冷静下来之后,我又将刚才和妈妈争执的场景在大脑中过了好几遍,越想越觉得刚刚那样和妈妈顶嘴实在是太过分了,于是决定起身去找妈妈道歉。

    刚走到妈妈卧室门就听到了妈妈断断续续的抽泣声,紧接着传来了妈妈的念叨声。

    “我的女儿,你在阴间到底过得怎么样,你可千万不要真的做出伤害自家人的事情,若不然我死后哪有脸面去见安家的列祖列宗。”

    我听清了妈妈的所言。靠在墙壁上紧紧地贴着,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眼泪却不自觉地滑落下来。

    我还以为这十几年在我身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已经活得很通透了,看明白了人世间人心的丑恶。谁知道这个世界多的是我看不破的事情,我都十九岁了,还傻傻地分善恶分黑白分好坏,所有事情还要在我心里划一个界限。其实哪里有什么事情是泾渭分明的,就像妈妈对我们姐妹俩的爱,或许在我面前偏袒姐姐,可是在她心里是最希望我们都能好好的。

    我和妈妈就这样在一墙之隔的两侧,肆意的流着眼泪。

    忽然,房间里传出了妈妈起身的响动,我连忙闪身跑回房间里,小心翼翼的将房门关上,没有发出些微的声响。随后才走进房间,气喘吁吁地靠在白千赤身上,脑海里却一直不断地回放着妈妈刚刚抹眼泪的情景。

    她头上的银发似乎比姐姐刚去世时又要多了几根,眼角的细纹更加密了些。可是这些小细节我竟然一直都没有察觉到,反而是小心眼地去想妈妈更加偏爱谁更多一些。

    越是这样细想着,我就越发的责怪自己,为什么我总是长不大,就是学不会给妈妈分忧,反而给她带来更多的烦恼。

    浓浓的自责之情从心底升起,我有些沮丧的鼓起了脸,白千赤的大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我的脸上滑过,他也不说话,只是安静的陪在我的身边。

    “我是不是太不懂事了?”我抬起头小声地问,像一只懵懂无知的幼犬,极度需要找到一个依靠。

    白千赤宠溺地揉了揉我的头发,脸上滑过一丝浅笑,说出的话却是相当有分量:“嗯,是太不懂事了。”

    我本就自责的不行,现在听他也这样说,顿时就觉得更加难过了,不服气的望着他的脸,想要等出他的下文。

    我直溜溜地望着他一本正经的脸,白千赤原本也只是看着我,可是没一会儿他突然笑了起来,眉眼之中全是疼爱的绵柔,凑到我耳边柔声说道:“不过在我面前你可以永远做一个孩子,我会把前方所有障碍都为你清除,如果你还是不小心摔倒了,我一定会第一时间扶住你。”

    他的话就像是温泉水,绵长而又温暖着我的心。之前消极的情绪也随着他的安慰一起烟消云散了。白千赤就是拥有这样的魔力,可以在瞬间转变我的情绪,我依赖他,也是真心真意的相信着他。

    我整理了一下思绪,决定不再去想姐姐的事情。至于身体上的煞是从何而来一时间还未可知,白千赤想了片刻,决定先唤百鬼子上来看看,若有法子解开就先解开,至于个中缘由可以日后再慢慢细算。

    晚饭的时候,因为上午的事情,我看着妈妈还是觉得有那么几分尴尬,所以只好一味的低头扒饭,视野范围内只有白花花的米饭。

    忽然,妈妈往我碗里夹了我最爱吃的可乐鸡翅,我有些发愣的看着那块鸡翅,又抬起头看了看妈妈,见她的脸上挂着我所熟悉的慈爱的表情,心里顿时就软成了一片。。

    我心下一阵欢喜,但却又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夹起鸡腿往嘴里送,喃喃道:“谢谢妈妈。”

    妈妈脸一抽,因为我这一句谢谢,眼眶和鼻头都红了,开口说道:“刚刚妈妈不是想说那样的话,只是.......”

    我还没等她的话说完就夹了一块鸡肉往她碗里放下,连忙道:“妈妈,过去的事情就算了吧,咱们都是一家人。”说完我就冲着妈妈甜甜的笑了。

    妈妈低头看了一眼碗里的鸡肉,再看了一眼我,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一顿饭吃得七七八八差不多的时候,妈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突然放下碗筷,一本正经的看着我,若有所思的开口问道:“你们今天说小苹果不能见光是什么意思?”

    我和白千赤两个面面相觑,我们都没有想到妈妈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想起小苹果的事情,在他的瞳孔中我清楚地看到自己吓到惨白的脸。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妈妈还是开口再问这件事情了。我不自在的咬住了下嘴唇,却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向她解释这件事情,只好低下了脑袋。

    妈妈见我们两个全都低头不说话,继而开口说道:“小苹果为什么见不了阳光,怎么的就会灰飞烟灭?小白不也是可以在阳光下生活吗?再说她不是还有安眉的一半血脉吗?”她阴着脸盯着我们两个,似乎要把我们两个心里想要隐瞒的一分一毫全都看穿。

    我见妈妈一再逼问,深知一味的逃避也不是办法,我妈终究还是会知道这一切的,只好低着头吞吞吐吐地说:“是因为......因为她吃了......”

    我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白千赤就抢过了话连忙说道:“因为小苹果胎里不足,原本阴胎是要三年才能生出来,安眉是因为之前误食了阴丹所以才会早产,小苹果因此阴气太盛......”

    白千赤的这一番解释却没有让妈妈放下心来,她怀疑地看着我们两个,似乎要在我们脸上盯出花来,我根本就不敢和她对视,只好一直低着头。

    妈妈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地打了几下,片刻之后才缓缓地开口问道:“我的外孙女身体没有别的问题吧?”

    听上去妈妈似乎是相信了白千赤的说辞,我连忙回答道:“没问题,当然没问题。要是孩子有什么问题我们怎么会不担心呢?”

    妈妈眼里闪过一丝不悦,语气怪异地说:“好端端的一个孩子竟然不能看见阳光,要是正常人家的孩子,我就可以抱出去了,整天呆着屋子里算什么。”

    白千赤身子一震,眼里沉下了一抹黯淡之色。我有些担忧的看向他,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好,只好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

    我连忙继续向妈妈解释说道:“不是一整天都只能呆在家里,晚上是可以出去的。”

    但是妈妈的情绪显然并没有因为我说的这些话而有所缓和,反而更加气恼了,“啪”的一下摔下碗筷,语气很冲的问:“吃饱了吗?吃饱了我就收拾碗筷了。”

    说完她就站起了身子开始收拾,她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口中还喃喃道:“这饭菜也吃不完,一家四口两个不吃饭,我看这剩饭明天还能再热热继续吃。”

    白千赤听了我妈的这句话身体越发的僵硬了,我看了看妈妈,又看了看白千赤,嘴巴张了好几次,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眼看着气氛越来越尴尬,连忙放下碗筷说了句,“妈妈你慢慢收拾,我先回房了。”

    接着就拉着白千赤匆匆地赶回房间。

    妈妈之前因为不放心让我照顾小苹果,在我们去找问花婆的时候就把我的房间恢复了原状,小苹果的婴儿床就放在了她的房间。

    我关上门回头看向坐在床上的白千赤,他整个鬼都不太精神,头耷拉着垂在肩膀上,嘴角也往下坠。看着他这么没精神的模样,我心里也不是很好受,走上前坐在了他身旁。

    “我刚刚就看你不太对劲,是不是妈妈说的话让你不高兴了?”

    他的眼神在屋子里四处乱瞟,手指不自觉地相互摩擦着,脸上的笑容干干的,最后还是放了下来,虚虚地问:“妈,是不是不太喜欢我?”他眼睛不自觉地往下瞟,望着地板字字吞吐地说着:“她刚刚说的那些话......是已经开始嫌弃我了吗?”

    我看着他这副模样,一个没忍住,“噗呲”一下就笑了出来,捂着小腹坐在床边,翘着二郎腿望着他。

    谁能想到,在阴间不可一世的白千赤,竟然会害怕自己的丈母娘。这件事若是传了出去,白千赤就不是没脸见人而是没脸见鬼了。

    白千赤许是猜到了我笑的原因,一脸窘迫地望着我,原本苍白的脸因为涨红而透出红晕,故作怒色地对我说:“你笑什么笑,小心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