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307章 受伤

    白千赤脸上委屈的神色满的几乎都快要溢了出来,我说出口之前还没有多想,可是现在再一听着他说这样的话,我就颇为有点不自在了,只觉得自己好像是负心汉一样,仿佛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

    其实我心里比谁都清楚,对于白千赤,我早就离不开了,没有一点夸张的成分。

    或许是在回白旗镇的那辆汽车上看到他的脸颊时的那一刻,又或许是他在回白旗镇的路上第一次出手救了我的那一瞬间,在无数个这样的小瞬间里,我的心早就已经紧紧地被他勾住,再也没办法远离他。

    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稍微设想一下,如果自己和他分开的场景,每每都是以心痛结尾。如果他真的想要把我推开,我的心肯定会伤到会血肉模糊。

    “好了,别这样。我只是开玩笑而已。”我不忍再看他这样颓废的模样,心中柔软的一塌糊涂,只希望他能够立刻展露出一贯的骄傲模样。

    白千赤轻轻的推开了我的身子,,湛蓝的双眸深深的望进了我的眼中,我痴痴地看着他,仿佛在里面看到了欲语还休的千言万语。

    他的薄唇轻启,一字一顿地对我说:“我不喜欢这样的玩笑。”

    白千赤的语气很凝重,短短的一句话却有千斤的分量,我心里觉得堵得慌,明明这样的话是他先提起的,我不过是顺着他的话说下去罢了。

    可是怎么现在又变成我的错了?我着实觉得委屈的慌,脸上的表情一直没有控制好,下意识的就撇了撇嘴角。

    但是看着他可怜巴巴的样子,反问的语句再次被我吞咽回到了肚子里,我还是不忍心责怪他,只好忍下他的这些无理取闹的小脾气,深呼吸之后转换了情绪才又开口。

    “好,我以后不开这种玩笑了。那你可以回去睡了吗?这么晚了,要是吵醒妈妈就不好了。”我拉着他的手轻声轻语的问着,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或许是因为这个笑容吧,白千赤的情绪似乎被安抚了不少。

    白千赤跟着我回房之后,沉默的躺在了我的身侧,我闭上了眼睛,没一会儿就听到了他均匀的呼吸声从耳畔传了过来,这几天他估计也累极了。

    可是我却始终无法入眠,我几乎一夜没睡,脑海里反反复复地将这段时间的事情像是过电影一样重新播放,越想就越觉得这其中有不少不对劲的地方。

    从去泰国开始,我们仿佛就被人带进了一个圈子里绕来绕去,甚至直到现在,我们都还不知道背后的神秘人是谁。小苹果早产之后又遭千年女尸陷害,接二连三的事情让我们两个应接不暇,我有时候甚至怀疑这么多的事情是同一个人在背后操控。

    可是这个幕后黑手究竟是谁?到底是谁想要害我?这一切事情的背后到底是为了什么?纷杂的问题不停的在我的脑中旋绕,几乎将我的脑仁搅得天翻地覆,隐约的疼痛滑上心头,我扭头看了一眼快要发亮的天色,眼皮感到了一丝沉重,终于是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是被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叫声给吵醒的,揉了揉眼睛才勉强睁开眼,习惯性的伸手摸了摸身侧,没想到却扑了个空,睡意瞬间就消失了。

    我坐起身子看向身旁空了的半边床,大脑有些发懵,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白千赤不见了,直到我扭头又在房间里环顾了一圈都没有再看到他的身影,我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可能是趁着我睡觉的时候离开了。

    不过至于白千赤这一趟离开去做了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

    后脑勺有些隐隐作痛,我龇牙咧嘴的揉了几下,也没了再躺下来继续睡的心思,干脆就起身起了床。

    我本以为白千赤没一会儿可能就回来了,可是没想到他这次直接消失了接近一整个白天,一直到太阳下山他才又出现。

    他回来的时候我正站在洗碗池前认真地洗着碗,白千赤不知道什么时候藏在了我的背后,接着趁我不注意猛的在我耳边大声地叫了一声。

    我猝不及防的被他这么一吓,手上的碗一滑,“啪嗒”一声,以几何速度落到了地面碎成了一块块碎片,看上去就像是一朵凋败的花朵,落在了我的脚边。

    我有些迟缓的转过头看向他,白千赤脸上却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的神情,反而是笑嘻嘻的看着我,我见他这样,火气立刻就冒了上来。

    “呀!你干嘛吓我。”我有些气恼地蹲下来,边收拾边说道,话语里多了几分责怪的意味,很显然,白千赤也听出来了。

    他可能没有料到自己这个小小的恶作剧会让我这么生气,竟让我生出了这么大的反应,呆愣愣地站在一边,吓得不敢说一句话。

    我沉默的收拾地上的一片狼籍,见他不开口也没有再说话的心思,就任由一片沉默在厨房里蔓延,但是心底的火气却丝毫都没有降下去。

    我刚刚本来就正在思考高莹的事情,自从小苹果出事之后我的这颗心就越来越惴惴不安,越发地害怕千年女尸会做出别的什么不可理喻的事情来,可以说是每时每刻都生活在担心当中。

    高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可能看到她出了事就唯恐避之不及,可是也不能在这么任由她下去,总是要想办法解决了它。这不,办法还没想出来,白千赤就来惹我,还是这么幼稚的一种方式。

    在这节骨眼上,我不把一肚子的火全都发到他的身上我要发到谁的身上?

    我见他不说话,火气更加旺盛,开口说出的话也开始口不择言起来,颇有些阴阳怪气地问道:“这一大早就不见你的影子,是不是觉得寂寞了,又回地府找哪个女鬼了?”

    我的话音刚落,就看到了白千赤顿时变臭了的脸色,我张了张嘴,瞬间有些后悔刚才说出的那些话,可是那些话都已经说出口了,没有办法再收回了。

    我干脆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整个人却还是蹲在地上,眼睛看着那些没收拾完的碎片,心里却是乱成了一团。

    白千赤听我这么一说,脾气也上来了,甩脸色道:“是,我是回阴间找浅月了。她也是我的女人,我怎么不能去找她?偏偏要在你这里受气吗?”

    我手上的动作一僵,连带着心跳好像都停了一拍,下一秒,一阵细细的疼痛就从心尖的位置传了过来,我无力的将双手握成了拳状,却还是全身乏力。

    在我这里受气,呵呵,这种话他也说得出口。我不禁在心中冷声哼笑了一声,只觉得一阵心寒,可是下一秒,委屈的情绪就不可抑制的漫了上来。

    我丢下手里的碎碗片愤然站了起来,抓着他白千赤的肩膀就把他往外推,克制着心里难过的情绪不让自己的泪水流出来。

    “走,你既然觉得受气那你就不要呆在这里了,反正你在人间生活也不合适,就不要勉强自己了。”

    “眉眉,你......”他眼里忽然又流露出了着急的神色,说话的语气也不再如先前那般直冲,可以说是软了好几分。

    但是此刻我哪里顾得了他的神情,耳边一遍遍回荡着他说的那句“在你这里受气”,委屈的情绪几乎要把我整个人淹没。

    嫉妒和恼怒的情绪不停的轰炸着我的大脑,失去了理智的我只想把他推出家门,恨不得永远都不要再见到他这张脸。

    我就像是疯了一般,手上的力气一直在加大,可是终究还是敌不过他,努力了好半天也没能推他走几步。

    见此,我的心里更加急了,越发的什么也不顾的推搡他,心中只有将他赶出我家这一个念头。

    “安眉!”他一把将我抱起,眼里担心的神情凝视着我的双眼,柔波泛滥,我没想到他会这样看我,当下就是一愣,差点就要陷进去了。

    我暗暗在心中骂了自己一句没定力,立马别过脸不再看他,可是就是这一下眼睛一瞥,猛的一下就看到了地上的一滩血迹,一大滩猩红的颜色,着实刺眼。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刚刚我穿着拖鞋就往玻璃渣子上面踩,情绪激动的我根本没注意到玻璃渣子顺着拖鞋的缝隙就刺入了我的脚掌。

    现在冷静下来之后才觉得脚上一阵阵的刺痛传来,不停的刺激着我的大脑,我窝在白千赤的怀里,因为这份疼痛,连脚趾都不自觉的蜷缩了起来,脸上也露出了痛苦的神情。

    脚上的鲜血还在源源不断地往下滴,直接在洁白的地板上开出了一朵朵鲜艳的血花,空气里似乎弥漫着一股若隐若现的血腥味。

    白千赤看了一眼我的脚,本就皱着的眉头又皱紧了好几分,看着我欲言又止,但是眼眸中的关心却是掩盖不住的。

    他似乎看出了我在忍耐,小心翼翼地询问我:“疼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