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308章 大海捞针的难度

    都说十指连心,可是这脚丫子受伤了也是钻心的疼,丝毫不必手指受伤好得多,我动都不敢动一下,生怕会不小心扯到了伤口,加重了这一分疼痛。

    只是我心里还是对他刚刚说的那些话有芥蒂,不愿意将自己的真实心情表露出来,于是故意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态度冷淡地对他说:“我不痛,这一点小伤我自己能好,你不必这么担心。”说完我干脆不再看他,一幅自暴自弃不愿意理睬他的模样。

    反正他之前都说了在我身边也是让他受气,他还不如趁早把我丢下一了百了,又何必现在把我抱起,一副担心的姿态,我不过就是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若是真的说起我和她们有什么不一样的,那怕就是我是唯一一个给他生了孩子的女子。

    一想到孩子,我心里更是凉了好几分,难道说白千赤现在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怜悯我刚刚生下小苹果吗?一想到这个可能我心里更加难受了,胸口就像是堵了一大团棉花一般,压得我根本就喘不过气来。

    白千赤也没答理我这小孩子气话,抱着我就往客厅走去,轻轻地把我放在沙发上,他自己转头就去拿药箱了。

    我望着他的背影,心里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感觉。白千赤在药箱里好一通找,拿出了酒精、碘酒、纱布和镊子,捋了捋袖子就打算帮我清理伤口。

    我没想到他竟然是要亲手帮我包扎伤口。看着他的样子,心里实在是有点发虚。就他这样能不能行?虽然他在这世间也存在了千年之久,可是我看他平时养尊处优的样子,哪里像是给人清理过伤口的主。可不要给我清理伤口不成,给我造成了二次伤害!

    这么想着,我越想越害怕,甚至小心眼的揣测,他不会是估计想要趁着我受伤报复我吧?可是转念一想立刻又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还是不至于的,毕竟他一个堂堂阴间的千岁爷,做什么和我这么一个小女子过不去?若是被传出去了,岂不是有损他的威严。

    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白千赤已经做好了准备工作,我看着他拿起镊子靠近我的脚,还是下意识的连忙制止道:“你等等,这点小伤还是我自己来吧!”

    白千赤露出了很微妙的不耐烦的神色,他一把就拨开了我想要制止他的手,一脸严肃地说:“别动。”

    不知为何,只是因为他这简单的一句话,我刚刚的那些气势全都像见了猫的老鼠一般,瞬间就溜得无影无踪了,只能木木地看着他给我清理伤口。

    他低着头,手上拿着镊子,小心翼翼地替我把伤口里的玻璃碎渣子夹出来。

    从我的角度看他,正好能够看到他棱角分明的侧脸,光线浅浅的打了过来,留下一片剪影。认真的他真像书里形容的美男子,就连太阳穴附近密密的汗珠也显现出了几分不一样的感觉,在此刻我看来也是那么的小巧可爱。

    白千赤的动作很轻,除了些微的痛感之外,一切都显得还好,我对他不禁产生了几分侧目之情,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白千赤竟然也会有这样温柔细心的一面。

    清理完伤口里的碎玻璃,他用棉花蘸了些酒精往我伤口抹去。酒精碰到我伤口的那一瞬间,强烈的刺痛感涌入我的大脑,不自觉地就把脚往后缩了一下。

    他看到我的动作眉头一皱,略带自责地望着我问:“是不是弄疼你了?”

    不想让他多想,我在脸上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低声回答他说:“不痛。”

    然而我的这句话并没有让白千赤的眉头放松下来,我只能讪讪的笑了笑。不用想我也知道自己说的谎话有多拙劣,刚刚我缩的那个模样哪里是不觉得痛会有的反应。

    还好他也没有拆穿我,而是更加动作轻微地帮我消毒,若不是我看到他手上的动作,几乎都不能够察觉到他是在为我清理伤口。

    原本这一点点的伤口最多十几分钟就能清理完,因为他担心我会痛,硬是慢吞吞地清理了一个多小时,我也是直到他弄好这一切,转眼看到墙上的挂钟时,看见时针整整向前走了一格,才恍然知晓,原来竟已过了这么长的时间。

    等伤口清理完了,白千赤把剩下的纱布什么又再次收了起来,把药箱放回原地,才又坐了回来。

    我们两个面对面坐在一起,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才好,全都是干干地坐着等着对方先开口。

    一时间,整个客厅都弥漫着一种尴尬的氛围,我有些不能够适应这样的氛围,但是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尴尬的坐着。

    我犹豫了很久终于按耐不住开了口,与此同时他也一样望向我准备说话,嘴巴都已经张了一半。

    当下这个情景实在是有些好笑,我们两个对望着看了一会儿,一起相视而笑,因为这个笑气氛顿时就轻松了不少,似乎刚刚那些胡话从来都没有说过,那些不愉快也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我……”我刚想开口就被白千赤的动作给打断了,他从怀中掏出了一本金色的锦缎面的本子,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不知所以的看了他一眼,白千赤脸上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也看不懂他究竟是什么意思,我只好伸手接了过来。

    拿到那本本子,我打开粗略的翻了一下,里面尽是一些我不认识的字,也看不懂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于是抬起头疑惑地望着他问:“这是什么?”

    白千赤的嘴角微微地上扬,下巴扬起对我说道:“这个啊,可是我们女儿的登记证明。”他翻开来其中的一页,上面的字应该是最近才写上去的,闻着还有淡淡的墨香味。

    “你看,这里写的就是我们女儿的名字,叫做白游游,希望她以后可以自由自在地游玩,无论是白天亦或是黑夜。”他开始说话的时候还神采飞扬,但或许是见我没有回应,语气立刻变得虚虚的,看上去似乎有点担心,“我没和你讨论过女儿的名字,这样擅自就给她取了名字,你不会生气吧?”

    我下意识的就摇了摇头。本来女儿的名字我就打算让他取,虽然平时我很不喜欢男尊女卑这样的落后思想,但是在一个家庭中总是要分清楚主事的,他年长我这么多年,又是我的夫君,自然家中大事还是要听他的。

    我甜甜的笑了笑,无所谓的说:“怎么可能会生气呢,我是那种无理取闹随随便便就拿你撒气的人吗?”

    我也就是随口一问,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耿直地点了点头。

    我看到他的动作立刻就愣住了,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当下我真的是连打死他的心都有,但想着我脚上有伤还是忍住了。特别是再一想到白千赤刚刚还那么细心的为我包扎伤口,就更加没了和他顶撞的心思。

    “你取的名字我很喜欢,但愿有一天我们的孩子能够如这个名字的寓意一样,她能够自由自在的游玩。”我发自内心的对他说道,白千赤直视着我的眼睛,看出了我是真心实意对他说出这句话,脸上的表情跟着舒缓了不少。

    可是一想起我们的孩子,心里某一处又开始隐隐作痛。

    千年女尸这个冤孽究竟什么时候才能从高莹身上离开,我真的害怕,这一次是让游游不能见阳光,以后会不会就害死她?这种念头只要一点,就会在脑海里疯狂地膨胀,充斥整个大脑。

    我不敢去想象每一个有可能的后果,只因为每一种后果所带来的伤痛都是我不能承受的。

    我抓着白千赤的手,近乎哭诉一般对他说道:“千赤,游游已经被害成这样了,我真的害怕......害怕千年女尸会再对我们的孩子动手。她已经不能见阳光了,要是再出什么事,我......”

    我的情绪一激动,眼泪又绷不住地往外涌像泄洪一般源源不断地流了下来,连带着未说出口的话一起,全部都咽回到了肚子里。

    白千赤把我拥入怀中,安慰道:“别担心,我不会再让游游出事了。”他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道:“看来千年女尸的孩子是非找到不可了,只有她的孩子平安地回到她身边,或许这件事才能圆满地解决。”

    “找她的孩子?”我心里有一个小毛驴一直在转圈圈,只觉得没有方向。

    千年女尸的孩子我们不是没有找过,可是上次去不就是半途而废吗?那个老宅子里除了一堆无用处的蜘蛛网,还有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唯一幸存的族人,就什么都没有了。

    若是找一个大活人,我也不会这么心烦,可是她的孩子早就死了,也不知道是被何人抓走带去“养小鬼”。茫茫人海,找一个失踪的孩儿尚且困难,何况是一个被藏起来的见不得光的“小鬼”,这无疑就是大海捞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