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309章 又见骨灰盒

    我将自己心中的疑惑如数倒了出来,白千赤点了点头,告诉我这些他也想过了,可是若是还是想要就我们的孩子,这始终都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一件事。

    我们俩商量了半天,这件事还是想不出一个好办法,也只能无疾而终。

    次日一早,迷迷糊糊之间听到白千赤在我耳边说了些话,我被瞌睡虫拉在睡梦中也只听了个大半。他似乎是打算回阴间亲自登门拜访阎王,想要从阎王口中套出关于千年女尸更多的细节,也好我们去找她的孩子,不至于像无头苍蝇那样乱撞。

    迷糊中我似乎随意应了几声,等到没有声音之后再次沉沉的陷入了睡梦当中,这一觉我睡的很不踏实,梦里总是有破碎的画面在旋转,我努力想要看清楚,却始终都不能看明白。

    待我完全清醒的时候,白千赤早就离开许久,就连平时冰凉的被窝都已经被我睡暖了。张开眼看不到他的那张脸,还真的有些不习惯,呆滞地坐在床上发了很久呆才清醒过来。

    自从妈妈知道游游不能在白天出门之后,她就将作息时间倒转了,基本都是下午三四点起床去买好家里需要的菜堆在冰箱,让我自己解决。

    用她的原话就是,“你这么大个人自己都不能照顾自己,还想要照顾你的女儿吗?游游我来照顾,至于你要么自己做饭吃要么就饿着。”

    我听她这样说也没了办法,不敢辩驳,只能默默的接受了。

    前几日倒也还好,有白千赤在家,有他在的话我倒也愿意下厨,即使只有我自己吃,但是能够有人陪着始终是要开心许多。昨天他不在时我就随便泡了个泡面随便打发了,今天我却是开水都懒得开了,望着空荡荡的客厅犹豫着到底是要继续回房间里躺着做一条咸鱼,还是去小区外面的快餐店打发一顿。

    这时,手机屏幕忽然亮了起来,微信界面提醒收到了一条消息,是高莹的。

    “还好吗?”

    三个字在手机屏幕上显得异常刺眼。

    我看着那一条消息,心里凉了大半截,难道我们两个之间竟然已经生分到要这样问候了吗?

    自从高莹鬼上身之后,我们两个就很少聊天了,两个人的聊天记录除了节日的几句问候就什么都没有了。最火热的一次聊天竟然已经是一年半以前,她刚去参加艺考的那段时间。

    如果世界上可以时光倒流,我多希望可以回到那个时候,叮嘱高莹千万千万不要把那个不吉利的骨灰盒带回家。又或者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应该疏远她,也好过现在她要受这么多的苦。

    可是我心里清楚,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时间没有办法倒流,我们也没有办法回到那么纯粹的以前了。

    我拿起手机,在对话框里输入了“没事,你的伤怎么样?”在按下发送键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会儿,又删除了。

    正要重新输入别的字时,她又发了一句话过来。

    “今天是我生日,你有空吗?”

    我紧紧地攥着手机,心跳却停滞了两秒,抬头望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日历,今天的数字上被我用红色记号笔画了一个大大的爱心,旁边还特意备注着高莹十八岁生日。

    亏我还天天自诩高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竟然连她的生日都忘记了。

    我连忙在对话框输入“有空。”想了一下还是不好,重新又改成“生日快乐!晚上开生日会?”

    消息发过去后过了三四分钟还不见有人回复。

    我在窗边来来回回的渡步,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大雨模糊了屋外的风景。今天的雨下得这样大,淋湿了我的心房,嘈杂的雨声和路上不停鸣叫的车笛声让我心烦意乱。

    手机震动了一下。

    我赶忙打开微信界面,高莹只回了一个字,“嗯。”

    我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房间,再望向窗外满地积水的街道,在柜子里翻出了一把大雨伞,披上长袖外套就出门了。

    下雨天,街上的行人脚步匆匆,神色肃穆,铅灰色的天空给整座城市都披上了一层阴霾,就连躺在屋檐下的小猫也不似平日里活泼。

    我站在路边等了将近有半个小时,才有一辆出租车停到我身边。

    “小姐,去哪?”车窗缓缓降下,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问道。他的声音嘶哑,黑色墨镜下似乎藏着一双神秘的眼眸。

    我望了望街道上来往的汽车,除了眼前这辆出租车,我似乎别无选择了。犹豫再三,我还是坐上了面前这辆出租车的后座。

    “师傅,麻烦去万达广场。”

    “好嘞,您坐好。”司机师傅推了推墨镜,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竟然在后视镜看到他脸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

    汽车开启前,屋檐下的小猫突然发出了一声凌厉的嘶吼,竖着尾巴两只湖蓝色的眼眸子直直地望着我乘坐的出租车。

    雨越下越大,街道上的行人比我出来的时候愈发地少了。

    我低着头百无聊赖地刷着朋友圈,高中的同学们大多也都开学了,剩下我们这几个考上了邻近的学校还要等多一个多星期才能开学,暑假长得周围不知情的三姑六婆都以为我没考上大学在家待业了。

    朋友圈里面没有什么新鲜时,无非就是今天谁分手了又或者是秀恩爱的,偶尔有几个有创业梦的同学当了微商天天发一些商品之类的。

    突然,我刷到了高莹的一条动态,上面只有一张诡异的图片,没有任何文字。图片上面是一个躺在婴儿床上的一个仿真硅胶娃娃,从外貌上看应该是个男孩子。普通的娃娃也就算了,这个娃娃整张脸煞白煞白的,瞪大着双眼,身下的被子似乎还渗着鲜红色的血,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我看了一眼时间,是昨晚的十二点。

    点进高莹的朋友圈,惊奇的发现,一连十几天她的朋友圈都在十二点正发一些奇怪的动态。不是一个问号,就是一张不配文字的恐怖图片,清一色的都是一些襁褓中的婴儿照片。

    我的大脑一个激灵,这些动态肯定不是高莹发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千年女尸。

    一条条的动态往下翻,越往下,我心里的寒意就越发地浓厚。千年女尸似乎我们去泰国的时候就开始发布这些奇怪的动态。

    我在农历七月十四那天的动态停了下来。

    995,只有这三个数字。直觉告诉我这条动态一定是千年女尸发的,这时她用高莹的账号发的这么多条动态中唯一一条有文字的。只是这三个数字表达的是什么?

    995?救救我!

    我猛然地抬起头,心里似乎看到了迷雾中的一点亮光。忽然我发现两边的景物和记忆中的不一样,人烟稀少到我以为去到了阴间。

    “司机师傅,你走的这条什么路,我从来都没走过?”

    许久,司机一言不发,车里面死一般的寂静。

    从后视镜中我清楚地看到司机师傅的头是向下垂的,耷拉着随着汽车的晃动一起晃动。我的头皮开始发麻,双脚不自觉地颤抖,手颤颤巍巍地摸的士车的手把试图要打开车门。

    我的手摸到了一些粘腻的液体,仔细一看,出租车的手把上面占满了殷红的血迹。

    恐惧,无尽的恐惧笼罩着我。

    “司机师傅,你......”我强装冷静地想要和他对话。

    只听见“咔咔咔”的声音,司机师傅耷拉着的头突然抬了起来,头微低滴看着我。他脸上的黑色墨镜“嘭”的一声掉了下去,干瘪的脸上赫然露出了两个血窟窿在眼睛处。

    空洞而又无望,血窟窿就像深不见底的黑洞一般吸引着我的注意,我控制不住地凝视着它们。

    我心里有无数个声音呼唤着我,让我赶紧想办法跳出这辆诡异的出租车,可是身子就是怎么也动弹不得,紧紧地贴在汽车后座上。

    两旁的景物越来越荒凉,雨也越下越大,被亡灵操控的汽车缓缓地行驶在道路上,不留下一丝痕迹。

    此刻我的大脑在告诉飞转着,不断地在脑海里回忆这条路是去往哪里的。

    是殡仪馆!

    我深咽了一口唾沫平复自己的情绪。

    他想要带我去殡仪馆做什么?我什么时候招惹过这个鬼吗?

    司机师傅和我双眼对视了约摸半分钟之后,回过头去装作开车的模样。他的四肢全都已经血肉模糊,勉强还能看出原来的关节,却是碰不到方向盘和油门的。

    我看他没有想要对我动手的意思,害怕的心算是平静了一些,只是这一条路荒无人烟,车门又是锁死的,我该怎么样逃跑?

    用意念吗?

    铅灰色的云朵渐渐散去,的士车在殡仪馆前的一个福寿店停了下来。

    我呆呆地望着司机师傅,心里打着小九九,万达广场变成了福寿店?这个鬼不会是想要我给他买东西吧?

    司机师傅动作停滞了很久,一张纸钱飘落到我的手里,土黄色的纸钱上用血写了三个字“骨灰盒”。

    又是骨灰盒。

    他想让我给他买骨灰盒还是?我还在车里不肯下车,他突然一回头张开血盆大口冲着我,牙齿上沾黏着血液和唾沫连起了丝,尖利的獠牙对准了我的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