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00章 招惹小鬼

    “啊!”我一声尖叫从嗓子里叫了出来,尖厉的声音立刻划破了宁静的天际。除了恐惧此刻我再也没有了其他想法,手忙脚乱之际,我抓着车门把的手不知怎么的就轻轻地一推,没想到车门竟然轻而易举地就推开了。

    我的眼底闪过一丝欣喜,立刻喘着大气逃离了那辆诡异的出租车,连头都不敢回一次,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进了离我最近的一家福寿店。

    “有人吗?有人吗?”我弯着腰,双臂支在大腿上,气喘吁吁地站在店门口呼唤着。

    我的喘.息声在房间里异常醒目,没有人回应我。我直起身子在房间里环视了一圈,福寿店里面的空调还开着,温度定格在了16℃,柜台里的摇椅还在微微地摇晃着,这一切都在显示着,这里刚刚是有人的。

    可是既然是有人的话,为什么我出声求救的时候却没有人理睬我呢?我不敢再细想下去,但是大脑里却已经闪过了无数种可怕的可能性。

    我悄悄地回头望去,看到司机师傅已经走下了出租车,双手环抱在胸前靠着车身站着,脸上戴上着一副黑色的墨镜,远远看去和正常人没有什么不同。

    我盯着他的墨镜望了许久,透过黑色的镜片,隐约之间似乎还是能看到那两个可怖的血窟窿,一想到刚才看到的景象,我身上的汗毛“噌”的一下就竖了起来。

    不敢再继续看那个奇怪的出租车司机,我扭过头继续看着福寿先里的详情,想要找到店主并向他求助。

    福寿店里面摆放着很多积了灰的花圈,花朵原本艳丽的颜色被灰尘积压了大半,早就失去了原有的光彩。除了花圈之外,货架上还摆放着一个个形式各样的骨灰盒,但从材质上看就有红木的、陶瓷的、大理石的等等好几种,每一个骨灰盒前面都标着价格,粗略一看,这些骨灰盒的价格也从最低的两百到上万不等。

    看到那后面一连串的“0”,我暗暗咋舌了一会,正准备收回自己的目光,忽然看到了在一个单独的架子上,摆放着的几个骨灰盒上已经刻上了亡者的名字。

    出于好奇心作祟,我走近了一步仔细的看了起来。

    忽然,我在其中一个白玉骨灰盒中看到了两个字,安眉。

    骨灰盒上朱赤色的名字鲜艳欲滴,好似鲜血誉写出来的一般,就像是一道死亡召唤。

    我的脑中仿佛有一道惊雷劈过,整个大脑都失去了意识。全身的动作变得僵硬,我的脚似乎被钉在了这个骨灰盒前面,一分一毫也动弹不得。

    我的目光死死的锁定在那两个字上,可是任凭我再怎么去看,骨灰盒上还是刻着清清楚楚的“安眉”二字,仿若是对我的嘲讽一般。

    我的内心正在遭受巨大的冲击时,忽然,离我不到两厘米的地方传来了“咯咯咯”的笑声,听上去诡异而又危险,白白的在我心里加了几分恐慌。

    “砰砰砰......”我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好似现在就要冲破血肉的屏障一般,我不敢回头看向那笑声的源头,却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是好,掌心早就已经被吓的濡湿一片,后背的衣服也湿了大片,被空调的冷风一吹,更是冰冷彻骨。

    身后的笑声越来越大声,我的双手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甚至有越抖越剧烈的趋势。透过货柜上玻璃的反射,我看到了司机师傅面目狰狞地站在我的身后,血淋淋的手已经高高举起,正在缓缓地靠近我的头盖骨。

    恐惧,像是坠入深不见底的大海一般,周围全是水,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自救的地方。

    我一动也不敢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手一点点的靠近我,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他手上的鲜血一滴一滴地落在我的发丝上,发出了微弱但是粘腻的滴嗒声,那些血滴顺着我的头发滑落在我的手上。温热的血液透过我的皮肤向我的内心传递刺骨的冰冷。

    我不敢回过头去,只敢定定地望着玻璃反射出的倒影。

    跑?还是等死?我近乎绝望的在心里冒出了两个想法。

    这里了无人烟,我能跑到哪里去?可是不跑,在这里等死也不是我的风格。贪生怕死是人的本性,我当然也不例外。此刻若是跑尚有一线生机,等死从来都不是我的作风。

    就在我下定决心要跑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就听到身后的司机师傅发出了一声闷哼,不过三四秒的功夫,他就直直地向后倒去。

    “嘭”的一声,出租车司机倒在地上的瞬间发出了不小的声响。

    我听到声响之后连忙回过头,两侧的嘴角早就已经高高扬起,“千赤”二字差一点脱口而出,结果就了莫伊痕那一张捉摸不透的笑脸,我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好不容易升起的一丝喜悦也在瞬间之内化作了虚无。

    “你怎么在这里?”我下意识的咬住了下嘴唇,冷冷的看着他语气不善的质问道。

    莫伊痕似乎没有察觉到我语气中的不善一般,倒也不恼,反而是一脸狡黠的微笑望着我,语调轻快的说道:“小娘娘你问的这话真是有趣,我怎会么在这里?当然是英雄救美了!”

    我的心情却没有他那轻松的语气有丝毫的好转,反而更加生气了,胸口就像是被一团棉花给堵住了,怎么都喘不过气来。

    我一看到他这张看似人畜无害的脸,就会想到姐姐在我眼前灰飞烟灭的情景,胸腔里那一股气就更加的不打一处来,想都不想的就没好气地说:“雍亲王真是说笑了,‘英雄救美’这个美我当然能承担得起,就怕您承受不起‘英雄’这个称呼。”

    莫伊痕一怔,脸上挂起尴尬的笑容,飞快的将话题的方向调转了过去,双手作揖对我说道:“哈哈,小娘娘依旧这么伶牙俐齿,小王佩服!”说完他又低头看了一下那司机师傅留下的一滩脓血,眼中划过一丝我看不懂的光,试探般说道:“小娘娘怎么又独自一人涉险?尊贵的千岁爷怎么不在你身旁做护花使者了?”

    我听到莫伊痕的话先是一怔,很快我就反应过来他其实是在我这里套话,心情越发的不快起来。

    白千赤此刻想必是去阎王爷哪里打探消息去了,千年女尸的事情牵扯到高莹,事关重大,莫伊痕这个恶鬼狡诈阴险,我若是将实情告诉他,还不知道他又会怎么样从中作梗,断断不能告诉他。

    我随便扯了一个幌子说道:“白千赤回去解决一些棘手的事情了,与你无关,还是不要多问的好。”

    许是没想到我会这样回答,莫伊痕愣了几秒。我一句话就堵住了他的嘴,他也不好再继续过问白千赤的事情,眼珠子一转,继而又开了个新的话题,问道:“小娘娘,还不知你来这福寿店是意欲为何?”

    我抬头瞥了一眼货架上的骨灰盒,上面我的名字又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还已经换做了另一个人的名字,我能够确定自己之前在上面看到的是自己的名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的名字又不见了。

    不安的情绪在胸腔中翻滚,我揉了揉双眼,又定睛看了好几次,确定上面的名字已经不是我之后才又放下心来,敷衍地对莫伊痕说:“我有重要的事情,只是不知道怎么就遇上了这档子事。”

    莫伊痕微微地抬眉,像是不相信我口中所言,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表情,话里有话似地对我说:“小娘娘身上自带贵气,自然容易招惹这些小鬼。”

    我故意没有去听莫伊痕所说的话,反而是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我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一番折腾之后竟然已经到了中午。高莹的礼物还没买,自起来到现在我也只喝了一盒牛奶,再加上刚才被吓了好一下子,现在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本来好好的出来买礼物,没料到竟然经历了这样乱七八糟的事情,我的心情越发的烦躁,看到莫伊痕这个碍眼的恶鬼就更是不爽,我斜眼瞥了他一眼,话也懒得和他多说一句,径直就离开了福寿店。

    从殡仪馆出来的这条路人烟罕至,我独自一人走在路上,周围静悄悄的,说实话还真的有点慎得慌,我不断的在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才勉强继续向前走了好长一段路。

    我孤身一人走出了大约一公里的距离也没看到一辆车,哪怕是一辆拖拉机之类的车子也好,可惜全都没有,我连一个人影儿都没看见。

    偶尔有一阵微风吹过带起我耳畔落下来的散发,黑色的发丝在半空中飘摇不定,活力四射,和我现在的心情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走了这么久我也累了,干脆低着头边走边踢这路上的石头,以此打发路上无聊的时光,也借此转移疲惫的身体的感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