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04章 心中的不舍

    只是我心中还是被这个疑惑困扰着,今天既然提起了也就顺口问了。

    我死死的盯着她,千年女尸显然没想到我会问她这个问题,脸上露出了难以言说的表情,愣了好久才又开口说道:“城郊新开了一家妇科医院,我都是去那里找的死人胎盘。只是那里阴气极重,我去了两次都觉得诡异得很,想必里面大有文章。”

    城郊?正常的医院会开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吗?我在脑海中搜索了一番,一点关于这家医院的印象都没有。按照常理来说,如果是综合便民医院的话开在偏僻一点点地方倒还说得过去,可是一旦换作是妇科医院,怎么想都应该开在市中心这样繁华的地方才是。如此想来这个妇科医院一定有问题,我在心里暗暗做了决定,看来等白千赤回来我一定要和他好好说说,我们俩一定要去探一探这家神秘的妇科医院。

    看高莹的状态想必今天也不会有什么生日会,谈到游游的问题之后我也不想再和千年女尸多说什么,只要一和她交谈,我就会想起她对我的孩子做出的那些事情,心里总是觉得不是滋味,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才能泄我心头之恨。

    望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女尸,我冷冷地丢下一句:“你的话是否属实我会查清楚的,在我们找到你的孩子之前,你最好老实一点!”说完我就走了出去。

    才刚一出高莹的房门,高妈妈立刻就将我拉进了她的房间。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被她拉进房间里,还没等我开口她就“扑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

    我被她这个举动给吓了一大跳,惊慌失措地望着她,伸手就想要扶起她。

    “阿姨,您这是做什么,你赶紧起来。”我抓住了高莹妈妈的胳膊,作势就要把她给拉起来。

    高妈妈轻轻地拨开了我的手,目光坚定的望着我,两行眼泪却从眼角缓缓流下,我看着她无神的双目和眼角的细纹,心中更是愧疚万分,还没等我开口就听到她先开口,声音里带了几分哽咽说道:“眉眉,你刚刚和那个女鬼的对话我都听到了。”

    我一怔,双腿一软跪在了高妈妈的面前,看着她泪痕斑斑的脸更加愧疚不已,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涌上了眼眶,我拉着她的手,连连向她道歉:“阿姨,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要怪我就怪我吧,若不是我千年女尸断然不会附在高莹的身上,她也不至于会成如今这般模样。”

    高妈妈一边哭着一边摇头对我说道:“不是你的错,孩子,这都是命。你和我们家莹莹命里当有此劫,躲也是躲不掉的。只是......”她说到这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眼中泛出几分光亮,期盼地望着我说道:“只是那女鬼说若是你能找到她的孩子,让她母子团圆,她自然就会从莹莹身上出来。阿姨没本事,也不认识懂得这方面事情的人。阿姨记得你身边的那位,”她犹豫了一下,继续说了下去,“那位不是人吧?我想他一定能够找到那女鬼的孩子的。我们家莹莹能不能脱离那女鬼的魔爪就靠你了,眉眉。”

    高莹妈妈的眼神中有着让人没有办法拒绝的魔力,我沉重的点了点头,下巴上的眼泪“吧嗒”一声,落在了地板上。

    虽然我答应了千年女尸一定会找到她的孩子,高莹是我的闺蜜我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理,可是高妈妈这一出让我突然觉得肩头上扛起了千金重的重担,只觉得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真想对高妈妈说我根本没有她想的这么厉害,不要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我真的很累,我也无能为力。人海茫茫,如果我真的找不到千年女尸的孩子,我又能怎么办?我多想千年女尸上的是我的身,大不了我们俩个同归于尽,也好过现在看着高莹痛苦的样子,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不过我明白,有些话就只能在心里想想,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我虽然早已身心俱疲,可是还是要故作出一副我还能坚持的模样,向高妈妈保证我一定会找到千年女尸的孩子,还她一个健健康康活泼可爱如从前一般的高莹。

    阿姨见我这样说了自然是喜不自禁,脸上的欣喜没有丝毫的遮掩,我看着她的表情,心情更加的复杂。

    不愿再面对高莹妈妈过高的期盼,我以时间不早了为由向她道了别,她看上去似乎还想和我说些什么,但是见我态度坚决也就没有再挽留,只是把我送到了门口。

    坐上出租车之后,我一个人坐在后座上想了很久,却依旧没有想出个头绪,望着车窗外飞逝的景物,只觉得心里一片空落落的,没有一个着落点,一颗心就像是被人抓住了一般,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见思索不出一个头绪,我索性就靠在出租车后面闭上了眼,任由思绪纷飞,迷迷糊糊之间我似乎靠在了一个冰凉的肩头,这份熟悉的温度让我自然而然的想到了白千赤,一想到他我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千赤,我好累啊......”我挽上那个冰凉的胳膊,口中呢喃着说道。

    “我的肩膀借你靠着。”一个男声在我耳畔响起,却不是白千赤的声音。

    莫伊痕!

    我一个激灵,瞬间就清醒了,猛的一下睁开了眼睛。等到睁眼之后我才发现,原来的士车早已停在了小区的门口,司机师傅不知怎么了,正埋头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也不动。

    我的目光从司机师傅的身上转回到莫伊痕身上,看着他脸上一贯的若有似无的笑意,更觉得他图谋不轨,心情紧绷到了极点。

    我盯着莫伊痕紧张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对司机师傅做了什么?”

    莫伊痕坏笑地用手撑着头靠在窗边,饶有兴味的看着我,那个目光就像是在打量嘴边的食物一般,让我背后生出几分冷意。

    他像是全然没有注意到我的表情一般,嘴角依旧噙着一抹笑容对我说道:“天下之大,本王想去哪里不行?倒是小娘娘您,为什么不懂得‘吃一堑长一智’呢?随随便便就在出租车上面睡着,就不怕再遇见一次今早发生的事情?”

    我瞪了他一眼,可是那个乌鸦嘴的始作俑者却像是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一样,脸色丝毫不变,我只能愈发用力地瞪了他一眼之后连连地说了好几声的“呸”。

    “雍亲王,是不是最近阴间太过太平,你闲来无事做?不然你怎么会有事没事就出现在我的身边?”我语气不善的对莫伊痕质问道。

    说实话,我是真的很反感他没事就出现在我身边,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时刻都处在被监视的状态下,每分每秒都要提心吊胆。

    莫伊痕却像是没有听懂我的话一般,脸上的笑容越发明媚了,支着下巴对我说:“小娘娘何苦这么恼我?本王不过是出现在你面前两三次,你日后若习惯了也就好了,不必这么大动干戈。”

    见这个莫伊痕如此的没皮没脸,我心中的恼怒之意不升反降,大脑也清醒了不少,整个人都冷静了下来。

    我别过脸去不再看他,语气发冷的对他说道:“雍亲王,你以后还是不要出现在我面前的好。我姐姐是因为你才灰飞烟灭的,你我就是仇人,你不清楚吗?如果你不清楚,那我就和你说个明白,你三番五次地挑拨我和白千赤之间的感情,我念在你救过我几次的份上不和你计较,可是你面对我的退让一而再再而三地步步紧逼,上一次在我临盆之日竟然还带着我姐姐想要抢我的孩子,最后还让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姐灰飞烟灭。你觉得你这样做,我可能会给你好脸色吗?我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我和你不一样,你不懂什么叫做感情我也不必和你废话。但愿我们以后不要再有别的瓜葛了,再见面我就不会这么好言好语地和你说话了。请你记住我们两个的立场,你我只能是仇敌,不可能是朋友。”说完,我也不管莫伊痕听了我的话之后是个什么反应,立刻下车摔门而去。

    一直到进家门之前我都在担心莫伊痕会对我的那番话恼羞成怒,但好在事态并没有往那个方向发展,我没有再受到莫伊痕那些有的没的骚扰,平安的回到了家中。

    回到家之后我在家里环视了一圈,白千赤还没从阴间回来,妈妈又带着游游去散步了,家中只剩下我自己一人。

    我回到房间里,将莫伊痕送我的那条链子拿了出来,放在灯光下看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放在了桌子上,我就这么看着那串项链坐在桌子前发呆,心里矛盾着要不要把它丢掉。

    可是这条项链仿佛有魔力一般,我越看越喜欢,如果说让我扔掉的话我还真的有些舍不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