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05章 心中的忐忑

    可是它又偏偏是莫伊痕送的,我根本就没有将这条项链留在身边的理由。如果它是白千赤送的,我此刻一定满心欢喜地戴到脖子上,绝不再摘下来。

    我趴在桌子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这条让我头疼的项链,久久没有做好决定。

    “咦,哪来的项链?挺精致的。”忽然,白千赤的声音从我身后传了过来,我被吓的整个人都打了一个激灵。

    我稍微调整了一下情绪,做贼心虚般回头看向白千赤,说话也带上了几分不自然:“你......你回来了?”

    我努力地掩饰着心中的不安,虽然我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面对着白千赤,我总觉得好像自己真的做了什么有违妇道对不起他的事情一样不自在。

    好在白千赤看上去并没注意到我的异状,他直接走到了桌子前拿起那条项链问道:“这个是你买的吗?”

    我当然不敢说实话,只能连忙点头承认下来,“对,今天不是高莹生日嘛,给她买礼物的时候看到这条项链觉得还挺好看的,我就顺便给自己买了,你给我收起来吧。”

    我从他手上抢过来准备放好,没想到他却一把又夺了回去,话语中带上了几分不解说道:“这么好看的项链,既然买了为何又要收起来。来,我给你戴上。”

    话音刚落他就绕到了我的身后,不等我拒绝就掀起了我的头发,轻轻地给我戴上那串项链。

    我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脖子上的那串项链,不知为何,这项链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的耀眼,闪烁的光芒让我内心泛起一阵又一阵的涟漪。

    不安的感觉像是滚雪球般,渐渐地变大。可是为了不让白千赤平白无故的吃醋,我又不能将这条项链的真实来历说给他听,只能将不安感压在了心底。

    “这项链你戴着真美,眼光不错。”白千赤从背后环抱着我的身子,温柔地在我的耳畔说。

    我尴尬地笑了笑,装作不经意地碰了碰脖子上的项链。我努力的放松心情,在白千赤的怀抱中心情也确实轻松了不少,是啊,这条项链的确是我选的,即便是莫伊痕送的又如何,大不了我下次把钱还他就算两清了。

    这么想着,我的心忽然就豁然开朗了,微笑着转过头对白千赤打趣道:“我的眼光当然不错,若不然怎么会看上你?”

    他笑眯眯地敲了一下我的头,自夸道:“那是本王眼光好,先看上了你,你只是臣服于本王的个人魅力罢了。”

    我轻轻的在他的胸膛敲了几下,没用力气,只是想借此表达一下亲昵。白千赤当然也是明白我的目的的,轻轻抓住了我的手,将我的手掌包裹在他的掌心之中,我依偎在他的怀里,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那时的我还没有想过以后,只是想要自欺欺人的享受当前的安逸。

    或许我们都在有意无意地隐瞒着一些不愿意告诉身边最亲近的人的事情,最初我们只是因为内心的不安和慌乱,越到最后就演变成了刻意的隐瞒。当谎言想滚雪球般越来越大,山崩是必然的,只是这一天何时会到来,我们谁也不清楚,只是背对着雪山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会过去,纸也是能够包住火的。

    我们一番亲昵过后,我突然想起千年女尸的事情,便开口问道:“你这次回阴间,在阎王口中打听到什么消息了吗?”

    我问出这番话是带了几分期盼的,毕竟可以说白千赤现在是我所有的期盼的依靠了。

    白千赤半倚在床头,本来还是很轻松的表情,听到我的问题立刻就换了个表情,无奈地摇了摇头,咬牙切齿地说道:“阎王这个滑头,我和他说东他就和我言西,问来问去他也不肯吐露出关于千年女尸的半点事情来。依我看,这件事若不是他有牵扯,就是他也是主谋之一。”

    阎王也有牵连?我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怀疑是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我着实吃了一惊。千年女尸对于阎王有多忠心我是看在眼里的,当时白千赤和她对阵的时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根本不是白千赤的对手,可是她依然冒着魂飞魄散的危险再三出手,如若不是她对阎王过于忠心,我真的还想不出她是为了什么才会对阎王如此的卖命。

    今天千年女尸对我说的那些话,我也有些能够明白她这么久以来在阎王手下的生活有多么的不容易。阎王是阴间的王,有多少人虎视眈眈地望着他身边的位置,谁不想坐上阴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

    而女尸,她之所以步步为营,一点一点的爬到了那个位置也就是为了能够早日找到自己的孩子,所以才这么拼。不过想来也是,当初她在阎王身边也有些时日了,如果不是有人故意不让她找到,按照她当日的权利想要找到自己的孩子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至于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其实早就不言而喻了。被白千赤这么一点拨,我感觉自己很快就明白了不少。

    “如果和阎王有关,那这件事不就是更加难办了?”我靠在白千赤肩头担心地问道,一想到今天千年女尸的模样,顿时又更觉得难受了。

    白千赤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思考了一会儿,他的大手在我的手背上不断的摩挲着,缓缓开口说道:“这件事背后的线索错综复杂,到底阎王有没有牵扯其中还不能马上下定论,只是我们日后行事一定要小心为上。”

    白千赤的话让我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总觉得在这一系列事情的背后,一定还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隐情,一想到这些,我就觉得难受的紧。

    特别是,我一想到这些如汹涌的浪潮一般一个接着一个的事情向我拍打过来,我的脑袋就虫钻般的痛。正想要好好休息的时候,脑海里又冒出了另外一件事。

    “千赤,之前你不是和我提起过千年女尸带来的那些死人胎盘粉来历不明吗?我今天顺口问了一下,她告诉我是城郊新开的一家妇科医院找到的。”

    “城郊?”白千赤明显挑了挑眉,疑惑地看着我。

    我一看他这个表情就知道。想必他是和我想到一处去了。

    “千年女尸说了,那处阴森诡异的很,我想亲自去看看。”

    白千赤皱着眉头沉思了许久,开口道:“不行,这座城市里面如今参杂了很多阴间的势力,而且阴人家族也虎视眈眈地看着各方的动作。我向来都是不过问这些事情的,这里面有太多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我不同意你去掺一脚。”

    阴间的势力?阴人家族?

    我被白千赤这番话弄得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原先他在董学良转学过来那段时间他也和我提起过我们这座城市里突然聚集了很多阴人家族,还有一些神秘的阴间势力,只是那时候我们把怀疑的重点放在了董学良的家族以为他就是关键所在,没想到他家就是“替死鬼”一般的虾兵蟹将而已,在背后躲藏的那些势力我们根本连影子都没有看清楚。

    这座城市近来的确是发生了太多的怪事,白千赤不同意我去搀和也是情理之中,可是我心里总觉得不妥。千年女尸一次就能弄到这么多的胎盘粉,也就证明那里有很多的死人。一个正常的妇产科医院会有这么多难产死的孕妇吗?如果真的有,为什么在新闻上一点消息也听不到。我虽然不是什么大圣人,可是这样的事情听说了,总是放不下心来坐视不理。

    “我们先去看看,我保证在没弄清楚背后势力是哪一方之前绝对不会轻举妄动。”

    白千赤蹙眉望着我说道:“就算弄清楚了背后是那一方势力你也不能动手,这些事根本不是你能够解决的。”他望了一眼窗外的风景,叹了一口气,“这个世界上光明和黑暗永远是相对的,你的心里看到了太多的光亮所以藏不下一丝的黑影。”

    “那我也不能坐视不管,万一他们在做什么伤天害理的勾当,我明明知道可是却默不作声,这样我和帮凶有什么区别?”

    白千赤冷笑了一声,将我揽入怀中,像哄孩子般对我说:“我的小娘子怎么那么可爱,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永远非黑即白呢?”

    他沉默了很久,忽然一脸认真地对着我问道:“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也做了很多你不能接受的恶事,你会怎么做?”

    他认真的样子让我有一秒的错愕,那一刻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人是一种奇特的利己动物,如果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永远都能做出最好,最符合高尚道德的决定,可是一旦深陷其中,那颗自诩为不偏颇的心,秤砣都歪了也看不到。

    如果白千赤也做了恶事,我该怎么办?是装聋作哑做一个帮凶,还是毅然决然地阻止他?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