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06章 隐藏的身世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第四百零九章:

    我摸不清白千赤问出这样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目不转睛的盯着白千赤,他不知道他是不是被我盯得不太自在,竟有些闪躲的避开了我的视线。

    “我随口问问而已,你不要做出这样一个表情来,我都快要被你吓到了呢。”白千赤装作不经意地笑了笑,还有些局促的摸了摸鼻尖,完全不像是他平时的模样,或许是我多心吧,在他的笑容下我仿佛看到了那么一丝丝的不安。

    看到这样的白千赤我的心也变得更加慌乱了起来,他刚才之所以那样问会不会是别有用心?一想到白千赤有可能也和那些恶人一样做过十恶不赦的事情,我就觉得胸口堵得慌,有那么几分喘不过气来。

    “如果你也做了这样的坏事,我一定不会再和你在一起了。”我望着他的双眼一字一顿地说,其实话音刚落连我自己都有些被吓到了,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不仅仅是一时口快,也更是因为我发自心底的不希望他真的如我所想。

    他明显是因为我说的话而被吓住了,愣愣地盯着我,手却僵僵地放在我的肩头,久久没有下一个动作。

    说实话,白千赤的这个反应也吓到我了,他的反应越大我就越觉得潜藏的可能成真的可能性就越大,那样的后果我是万万不能够成熟的。

    “我很爱你,但是我也不想自己因为爱而变成自己最厌恶的那种人。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情愿灰飞烟灭,也不会再和你有任何瓜葛了。”我定定的望着他,句句出自肺腑,心里的话自然而然的倾泻而出,面对他惶恐的表情,我的心也随之被提上了悬崖边。

    如果他真的做了那样的事情,岂不是证明我看错了他?我不敢往下想,也无力再继续往下想。

    我没有再继续开口,沉默的等着白千赤的回答,他移开了视线没有看我,也有可能是我的错觉,白千赤的脸色似乎更加苍白了。

    只听他干笑了两声,声音干巴巴的开了口:“伤天害理的事情?或许有,但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再说了,你们人间不是有一句话,‘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若是改过了,你也不能原谅我吗?”

    他看着我的眼眸,从他的瞳孔里我看到了几分期待,又有几分担心。我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能将他想要听到的回答说出口。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是我很早就听过的道理。若是很久以前的事情,早就随着黄土飞沙消失在这个世间了,我又是否该追究呢?

    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也不知道到底怎样做才算正确。

    前路茫茫好似站在大雪纷飞的原野上,我找不到去路,也找不到归路,只能站在原地等,等大雪消融,等我心明了。

    这一夜,注定是我们两个的不眠之夜。无论是白千赤还是我,我们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或多或少,都害怕对方发现,于是只能将这些原本也算不上丑陋的谎言包装上美丽的糖纸。其实我们都心知肚明,如果有一天谎言被拆穿,表面美丽的糖纸只会衬托出谎言的越发丑陋。

    见我久久陷入沉默当中,白千赤终于是明白了我的态度,嘴角扯出一抹干笑,眼睛里的光彩都黯淡了好几分,他无力的垂下脑袋,沉默的走到了床边,和衣躺在了床上,背对着我。

    我看着白千赤的背影,深深的体会到了那种从心底蔓延开来的无力感,掌心多了几分麻意,五根手指似乎都脱了力,提不起来一定点力气。

    无声的叹了口气,我走到床边,背对着白千赤躺了下来,我们之间虽然只隔了不过一拳的距离,但是却仿佛相隔了千山万水一般。

    这样的现状我想要去打破却又无力回天,入睡的前一秒,我的闹钟还在想着,我和白千赤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导致变成了现在这样?

    次日一早,许是心中藏了事,天还未亮我就睁了眼,窗外的天色还有些灰蒙蒙的,扭过头看向身旁的白千赤,他的眼睛还闭着,也不知道是醒着还是睡着了。

    静悄悄的下床洗漱了一番,回房的时候白千赤已经宛若平常的坐在床边了,我看了他一眼,依然弥漫着几分尴尬的感觉,但还是勉强扯出了一个微笑。

    我们默契的对昨晚的事闭口不提,沉默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去城郊的妇科医院探个究竟,不仅仅是为了游游,也是为了铲除那些潜在的危险。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们身处各方势力盘踞的地方,若是不小心为上,总有一天也会大难临头,还不如早日摸清对方的底细,只有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我和白千赤商量了一下,还是觉得早一点出发比较好,于是也不再干等着,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出门。

    我们刚走到客厅里,妈妈就突然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一点声音也没有,吓了我们俩个一跳。平日里她都是为了照顾游游,习惯了日夜颠倒,我和白千赤却还是习惯正常的作息,所以即便我们一直生活在这个小小的房子里,却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碰过面了。因此看着妈妈的脸我一时还有些不能反应过来,僵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妈,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怎么不再多休息一会儿?”我迟疑了好几秒,还是轻声问道。

    妈妈脸上厚重的黑眼圈像是两个卡车的车胎挂在脸上一样,她瞟了我们一眼才慢悠悠的微微地开口说道:“我昨晚路过你们房间的时候听到你们的对话了。”她停了几秒,“妈知道你们两个是为了大义,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游游?”

    我没想到昨晚说的话竟然被我妈听到了,定定地站在妈妈面前,双手局促不安地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我知道妈妈想说什么,她一定是听到了白千赤分析的各方势力所以心有疑虑。

    毕竟游游还小,万一我们两个真的出了什么事,游游该怎么办?这其实也是我一直在顾虑的事情,毕竟我们就只有这一个孩子,我绝不可能让她处于危险的境地。

    我求助一般的看向了白千赤,却发现他正低着头,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察觉到我的目光,但是他一直维持那一个动作了好久。

    他低着头沉思了许久,在此期间内我也没有再开过口,我妈沉着脸望着我们俩,似是不等到结果誓不罢休。

    终是耐不过这份沉默,我悄悄的伸出手指戳了一下白千赤的胳膊,他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抬起了头的,酝酿了一下开口道:“妈,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吧,我们两个一定会平安地回来的。”

    见白千赤憋了这么久才说出这样干巴巴的话出来,我在一旁嫌弃的白了他一眼,却又不好在我妈面前表示的太明显,只能在一边附和道:“妈,您就放心吧,有他在我们不可能会出事的。再说了,我们这一次只是去探个究竟,又不是要去硬碰硬,肯定不会出事的。”

    妈妈听了我们的话之后看了我们两个一眼,我紧张的等着她的回答,只可惜回答没等到,我妈居然一言不发地走进了厨房,丢下我和白千赤两个在客厅中凌乱。

    我们俩互相对视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费解。妈妈她这究竟是什么意思?是同意我们去,还是不同意?

    没有得到我妈的允许,我们只好继续站在客厅中也不敢离开,眼看着天色一点点的大亮,我的心情也越发的着急了起来。

    就这么大等了好一会儿,妈妈才从厨房端出了一锅白粥和一碟咸菜放到餐桌上,她也不看我们,径直就坐到了餐桌旁。

    “先吃些早饭你们再去吧。”妈妈坐在饭桌前端起碗,说了一句之后就自顾自的喝起了粥来。

    我和白千赤对视了一眼,明白妈妈她这样做应该就是表示她同意我们去了,连忙走到饭桌前端起碗开始吃早饭。

    饭桌上我和白千赤都不敢多说,我沉默的喝着粥,他沉默的坐在一边不发一言。妈妈吃着吃着就放下了碗筷,开始絮絮叨叨地说小时候生下我的事情。说我生下来的时候就像是个黑色的小老鼠一样,小小一个,又黑又红。那时候,我和游游一样都是胎里不足,是爸爸找了很多的补药让我吃下后才养的像今天这样。

    我是第一次听妈妈说我出生的时候的故事,只觉得惊奇不已。从前她是最不愿意告诉我以前的事情的,因为我的出生背后隐藏着太多的秘密,关乎着白旗镇整个镇子还有我们安家的过往,更重要的是还有白千赤一直不肯告诉我爷爷为什么会定下阴亲的原因。

    就是因为这么多事隐藏在我的身上,所以我一直觉得妈妈对我的爱始终不及姐姐的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