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07章 阴气好重

    可是随着时间慢慢流逝出去,特别是当我也成为了一名母亲之后,我似乎才渐渐明白过来,有很多爱是不能简单的表露出来的,之所以这样也正是因为心里爱的太深。

    我静默的听着妈妈说着那些过去的事,不知怎的就觉得鼻头有些酸涩,眼眶也热热的。

    而在餐桌另一头的妈妈,说着说着眼泪忽然就滑了下来,抹着眼泪望着我们两个,眼里似乎又无尽的话想要对我们说,却只是哽咽,一言不发。

    我看着这样的妈妈心中也是难受万分,勉强把最后一口粥送到嘴里,咽下肚后,克制着心中的情绪说道:“妈妈,我们这一次又不是第一次去调查这样的事情,以往都没有出事,难道这次会出事?”

    我本是想要安慰她,却没想到我的话音刚落,妈妈就紧接着我的话说道:“呸呸呸!小孩子不懂事有怪莫怪。”一边说一边还双手合十做着祷告一般。

    说完她立刻就瞪了我一眼,怒声道:“说什么不吉利的话,什么出事不出事的,你们一定会平平安安一帆风顺的!”

    我无声的张了张嘴,完全没有想到这样一句话会引来我妈这么大的反应,一时间变得有些手足无措,白千赤在桌底下悄悄拉住我的手,我感知到手背上的凉意,扭过头看向他,只见他朝着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说话。

    我抿了抿嘴角,乖巧的没有说话。

    白千赤扭头望向我妈,还没等我妈说话就率先开了口说道:“妈,我们今天去调查那个医院的事情,游游就拜托您了。游游身体不好,又自带强大的阴气,想必也是被很多小鬼虎视眈眈的目标。原本我是打算让鬼差他们来照顾你们的,只是阴间最近事情很多,他们三个实在是脱不开身,只能让您多多小心了。”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百岁锁递给妈妈,“这个百岁锁给游游戴着,上面封印着巨大的能量,一般的小鬼是近不了游游的身的。”

    妈妈接过了百岁锁,抬起头似乎想对我说什么,但是犹豫了很久还是低下头没有说话,默默地把桌子上的碗筷都收拾了往厨房走去。她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背对着我们说道:“你们早去早回。

    我傻傻地点了点头,完全没有听出这一句简单的话语当中所蕴含的担忧和不舍,而后又“嗯”了一声就匆匆地和白千赤出门了。

    去城郊的路上白千赤告诉我说,城郊在明清时期曾经是处刑的断头台,在那附近又有很大一片乱葬岗,所以上了年纪的人一提到那个地方都会连连摇头说:“不要去,阴气太重。”

    一直到后来城市规划改造,把原本的乱葬岗全都推平了,又建起了镇子,很多外地人不明就里地住了下去,也渐渐地没人记得当初那里是做什么的了。只是偶尔还会有住在那里的人提起晚上会看到无头鬼满大街的爬,哭喊着要找自己的头。

    正所谓空穴不来风,很多传闻其实大多数都是真的,只是被隐藏在了黑暗的角落当中,渐渐的就被人忘记了。

    我和白千赤一来到城郊的这个镇子,原本大好的晴天突然间就被厚厚的乌云遮盖了,本还是明亮的天空很快就灰暗了不少。我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慌乱的抓紧了白千赤的手。

    路边的小卖部外,一个躺在摇椅上打发时间的老人家双目半闭,自顾自的自言自语道:“整整三个月了,连一丝阳光也见不得,这个村子怕是来鬼了。”

    我心虚地望了一眼白千赤,也不知道这个老人家到底是随口胡说还是真的有着什么神奇的本领,只好拉着他的手低头走过。

    路边的小狗不停地朝着我们吠着,我瞪了那小家伙一眼,却丝毫没有震慑到它,依旧精力旺盛的朝着我和白千赤的方向狂吠着。

    这个镇子到处都弥漫着一股说不上来的诡异,我本来就有些慌乱,听着耳边的狗叫心跳的更快了。还没等这种怪异的感觉消失,忽然一阵阴风吹来,原本嚣张的狗忽然失了姿态,像个怂包一样蜷缩在墙角。

    我正准备问白千赤是怎么回事,他就一把把我拉到路边,凑到我耳边低声说:“低头,不要抬头看。”

    我听他语气凝重,自然明白了这个镇子肯定有非比寻常之处,不敢有其他动作。

    一辆救护车从我们面前呼啸而过,鸣笛声在整条街道上来回飘荡。就在这辆救护车经过我面前的时候我忽然感到一阵眩晕,双腿一软,连忙抓住白千赤的手臂。

    “阴气,好重!”我咬着牙强忍着不适从牙缝中挤出这一句话,身体里似乎被一股气横冲直撞,疼痛万分。

    自从之前误食了阴丹之后,我体内就一直有一股厚重的阴气挥之不去。起初我以为这股阴气在我体内会导致阴阳失调,我必定会暴毙而亡。但后来游游出生了这么久,我身体也没有什么不适,直到最近我才发现只要我一接近阴气极重的地方或者事物就会变得异常难受,头痛欲裂,眩晕不止。

    但是怪就怪在,我靠近白千赤却没有任何不适。

    可惜百鬼子也一直不得空,我身体的异状也只能一拖再拖。却没想到这股阴气居然在这个时刻发挥出了作用。

    “那辆救护车,我们跟上去。”我强忍住不适急忙说道,说完就准备拉着白千赤离开。

    可是他却拉住了我,眼神向四处瞟了一眼。我看到他的眼神之后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我们俩周围站着四个很奇怪的人,他们全都装作是普通百姓的样子,可是他们身上有着明显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阴气。

    我仔细的在脑海中回想了一下曾经究竟在哪里察觉过这种感觉,突然,我的脑海中灵光一闪,这种怪异的感觉我只觉得异常熟悉,它分明就是活死人身上的味道。

    我登时就抓紧了白千赤的胳膊,刚想要把自己的这个发现告诉他就被他给打断了,他用眼神示意我暂时先不要说话,我虽然不明白其中原因,但还是听了他的话没有开口。

    “我们先找一个地方歇歇脚,打听一下关于这家妇科医院的事情,等到夜深的时候,我们再潜进去。”白千赤在我耳边悄悄地说,我听他这样说猜测他心中应该已经有了考量,一直以来慌乱不安的心终于稍稍安定了一些。

    城郊的镇子一直都有赶集的传统,我们俩往前走了几步才发现,我们竟然恰巧遇上了赶集的日子,狭小的街道边挤满了摆摊的小摊贩,嘈杂的吆喝声回荡在整条街道上。

    耳边那些嘈杂的声音更是让我觉得心安不已,闻着空气中各式各样生活的气味,胃里的馋虫都有些蠢蠢欲动。

    “走,前面有麻油抄手。”我拉着白千赤径直走到路边的一个小摊上,一屁股就坐在了长板凳上,朝着忙碌的摊主叫了一声,“麻烦这里两碗麻油抄手!”

    白千赤扯了一下我的衣角,趁四下无人注意悄悄地对我说:“我不吃人间的东西,你叫两碗做什么。”

    我面上装作无事一般笑了笑,眼睛却依然在观察着周围的那些人。

    我瞥了一眼四周的人,乍看之下他们都是普通的村民,可是在他们的额头处,我分明都看到了隐隐浮现出来的黑气。

    所谓的印堂发黑其实就是人体受了邪气入侵,额头的眉眼之处渗透出“衰气”。看到他们我越发确定这里的妇科医院有古怪,按理说这个地方原本是乱葬岗和行刑台,当初规划开发的时候一定也是请过高人看过周边的风水的,确保不会有脏东西出来伤人才会继续开发。这一片形成也有一定的时日了,他们身上的“衰气”还不是十分浓厚,这就证明脏东西的来源应该出现了没多久。加上千年女尸说的话,时间就正好对上了。

    更让我注意的就是有一个奇怪的男人,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跟着我和白千赤。我们两个已经在这个市集上绕了好几个圈子打发时间了,他还是一直跟着我们,也不走近大概就隔着十米的距离,一看就能看出来是在跟踪我们。

    那个男人大概有四十岁到五十岁之间,穿着最普通不过的军绿色工装服,头上带着一顶有些发黄发黑的草帽。不注意看的话还以为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户,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胶鞋下面是干净的没有沾上一点黄土,昨夜才下过一场大雨,来得时候我们还经过一段泥泞的道路,如果他真的是农户又怎么会这么干净呢?

    “千赤,有一个小老鼠在后面呢,怎么也得做做样子。”我闲聊般和白千赤说道,但是放在桌下的手指却悄悄的朝着那个男人的方向指了过去。

    白千赤脸上没有一丝的涟漪,良久嘴角漾开了一丝笑容,缓缓开口道:“没事,让他跟着吧,指不定我们到时候还要跟着他回窝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