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09章 千赤的精明

    我本来还担心老婆婆会多想,没想到她一点都没多心,就像是闲聊一般,絮絮叨叨的和我说了起来她们家的情况。

    “自从我那不孝子不知所终之后,我这儿媳妇也跟着思郁成疾,没多久就得了这失心病,就是你们刚刚看的那个样子。唉,都是我命不好,终究是享不了儿孙福,不过好在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动,镇上的那个老爷给我找了份能够糊口的工作,钱虽然不算多,但是勉强能够过活吧!”

    老婆婆虽然一脸真诚的说了那么多,但是却丝毫没有打消我心底的疑虑,我私下细细打量这个老婆婆,她身体倒也算是健朗的,但是瞎了半只眼能做什么?再说了,她就算身体健康,一个老年人的工资又如何能负担得起小玲身上的那件衣服?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她或许是看出了我心中的疑虑,像是害怕我不相信一般急切的解释道:“我这把老身子骨做不了什么了,说出来真是让人笑话,我就是去镇上新开的那家妇科医院做杂工,平时也就扫扫庭院什么的。像我这样的老人家原本他们是不想要的,只是那地方别人都觉得不吉利晚上不愿意去,也只有我这个死老太婆敢去了。”

    一听到老婆婆提到了新开的妇科医院,我心底的警钟飞快的敲响了,和白千赤对视了一眼,我在他的眼底看见了一些不需明说的怀疑。

    “晚上?”我装作好奇的模样,轻声的问了一句。

    “可不是晚上嘛!医院晚上也是要治病救人的,当然也需要打扫的工人。”老婆婆完全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小动作,依旧积极的向我们解释着。说完她又瞥了一眼身边的小玲,悄悄地凑近了一点对我们说:“就我那儿媳身上穿的衣服,就是我打扫的时候捡回来的。”

    听到这里我胃里忽然翻起一阵恶心,那些衣服竟然是医院捡回来的。医院是什么地方,世界上最脏的地方就是医院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病菌还有数不清的鬼魂聚集的地方。

    我一想到刚刚我还替小玲抱了好一会儿的衣服,身上就好像有千万只蚂蚁来回爬动一般,鸡皮疙瘩都跟着竖了起来,只觉得恶心不已,恨不得能立刻洗个热水澡把那些沾染到的污秽洗干净。

    可能我将情绪表现得太过明显了,老婆婆见我的反应不对立马说道:“小姑娘你别怕,这衣服可不是死人堆捡回来的。我老太婆虽然穷,但是也没有做这么不堪的事情,死人身上的衣服我也是万万不敢扒下来的。这些衣服都是那些出院的女人丢在医院里的,我看着丢掉可惜才捡回来给小玲穿。别怕不卫生,我都用沸腾的开水煮过好几次了,什么毒也杀死了。”

    我讪讪的笑了笑,尴尬的点了点头,老婆婆看见我这样才像是松了口气一样,露出了一个布满皱纹的笑容。

    虽然她这么说,但我心里还是有一个疙瘩怎么也解不开,刚才之所以会那样也是担心她会多想,我再怎么忍受不了也不希望老人家难受,但是胃里却止不住的有一阵阵酸涩感涌上喉头,我试了几次都没能将那阵感觉压抑下去,反而越发地想吐了起来。

    我正难受着呢,原本在一旁安安静静坐着的小玲不知怎么的,突然就站了起来,脸上挂着奇异的笑容,笑眯眯地走到了白千赤身边,指着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她的笑容在白炽灯冷光的照射下显得异常的诡异,惨白的脸上双眉挑了起来,笑声里仿佛也透露着几分骇人的意味,从我的角看向她,渗人的很。

    反观白千赤脸上倒是一点波动都没有,双眼紧盯着小玲。我和老婆婆双双紧紧盯着小玲,生怕她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

    笑着笑着,小玲脸上的笑容就渐渐褪去了,随之挂在脸上的是一种无比的恐惧,她瞪大着双眼,双脚发颤,脸上的肌肉紧紧地僵着,不停地摇头,嘴里还喃喃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我看她这样以为是白千赤悄悄的对她施了法,转头望向他的脸,不出声用唇语问道:“你对小玲做什么了?”

    没想到白千赤却也是一脸疑惑地望着我,一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样子。我奇怪的皱起了眉头,既然不是白千赤的话,那究竟是谁让小玲感到这样恐惧呢?

    还没等我想明白呢,小玲突然就像着了魔一般开始不停地跳动起来,她的双手环抱在胸前,做出了一个保护自己的动作,从她的眼睛里我似乎看到了一种来自于死亡的恐惧。

    到底是什么?让她这么的害怕?我觉得这其中一定有蹊跷,说不定还与那个妇科医院有关。

    我正想上前询问小玲,她却“嘭”的一下冲到了我和白千赤的面前,像只小狗一样皱着脸,鞠起鼻子在白千赤身上嗅来嗅去,白千赤向来不喜欢陌生人靠他那么近,我正想上前把小玲给拉开,可是还没等我们两个反应过来,小玲就突然朝白千赤手臂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白千赤眉头一皱,吃痛的闷哼了一声,下意识就想甩开她。可是不知为什么,在出手的那一秒,他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转而用另一只手拉开紧紧咬住他的小玲。

    在一旁蒙圈的我看到这里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去拉开小玲的身子,没成想小玲的力气竟然不是一般的大,饶是我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却依然没能将她给拉开,反观白千赤的眉头却是因为疼痛越皱越紧了。

    或许是小玲从来都没有发过这么狠的疯劲,老婆婆一点动作都没有,只知道站在旁边一个劲地叫喊着:“作孽啊!这是造了什么孽?”

    我没有理睬老婆婆的话,咬紧了后槽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小玲从白千赤身上拉开,只是她这一口下去,咬的白千赤的手臂深深地凹了一块下去,看上去骇人的很。

    小玲虽然被我拉开了,但是看上去却依旧虎视眈眈的想要向白千赤那边的方向冲过去,我趁机拉过老婆婆牵制住小玲,用眼神示意白千赤快想想办法掩饰一下他的伤口。这老婆婆只是眼神不好,又不是脑子不好,若是被她看到这么深的伤口却不出一点血迹,必定是要起疑心的。

    好在老婆婆一心都扑在小玲的身上,完全没有注意到白千赤。

    “造孽啊,你这是发什么疯!客人来了,你怎么能这样呢?”老婆婆对着小玲就是一通埋怨,本就满是皱纹的脸上更是皱成了一团,可是在她的眼底,我还是看见了那一分不忍言说的宠溺之情。

    小玲眨巴着一双水灵的眼睛,把手指放在嘴边舔了一下,痴痴地望着老婆婆,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才缓缓地从嘴里吐出一句话:“他是鬼。”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语气更是平静到仿佛在说一件极其普通的事情一样,而我和白千赤却被她吓得不轻,错愕地望着她。

    老婆婆显然也被她的话惊住了,细细地看了白千赤好几眼,脸上本来还有几分疑惑,好在白千赤一直维持着一脸镇静,加上他那副一表人材的外貌,不论让谁看都不会想到他是鬼的,老婆婆自然也不例外。

    她理所当然的认为小玲肯定是又犯病说胡话了,尴尬地笑了笑,有些局促的说:“我儿媳妇脑子坏掉了,经常说一些奇怪的话,你可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白千赤不愧是活了千年的鬼,脸上那一丝波澜立刻隐藏了起来,开口说道:“放心吧老人家,这样不着边际的话我怎么会放在心上呢?再说了,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鬼。”

    说着,他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老婆婆听他这样说明显松了口气,我提着的心也跟着一起放了下来,还好小玲的话没有让老婆婆起疑心。

    可是另一边,听着白千赤的话我心里又觉得怪怪的,一个鬼对一个人说世界上没有鬼。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他根本就是在睁眼说瞎话。

    我悄悄瞥眼看了一眼白千赤,他苍白的脸色还是一如既往,双眸黑亮,看不出丁点说假话的心虚感。不知为什么,看见这样的白千赤,我心里生出了那么几分不太痛快的感觉。

    老婆婆见白千赤不生气,脸上着急的神色又放松了一些,但当她低头看见他手上血迹斑斑的手臂时,眉头上的皱纹又加深了几分,关心地问:“小伙子,你这手......”

    话还没说完,她就急急地走进房子里拿出了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盒子,在里面拿出一卷已经泛黄的纱布往白千赤手上包去,变包扎边抱歉地说:“都是我这儿媳妇不好,发了狂让你受伤了。家里也没有多余的药什么的,只能先止住血,等一下你可要去医院看看才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