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13章 生死自己选择

    白千赤又朝着那个保安的方向看了一眼,紧皱着眉头沉思着,表情着实算不上太好。这时我才反应过来,那个保安有“三眼”也就是意味着他能够看到鬼。如此一来,即便白千赤隐去身形依旧是会被发现,如果因此打草惊蛇,我们之前的努力不就是白费了?

    正在我们为难之时,我忽然看到了一个人,林家老婆婆。

    我一看到她就想到了小玲身上穿的那件大牌衣服,她之前偷偷地从医院拿了这么多的衣服出来,一定也是掩人耳目偷偷拿出来的。这里守卫这么森严,我想这么多的衣服一定不好拿,她一定知道别的入口可以进去。

    “我们跟着她。”我越想越确定自己的想法,眼见着林家老婆婆就要走远了,连忙指了一下林婆婆对白千赤说道。

    只见林婆婆偷偷摸摸地沿着住院部外的围墙走,走到一处大树遮挡住的地方的时候,她忽然停了下来,四处观望了好久,才又小心翼翼地窜到树后面去。

    过了好一会儿,我们没有看到林婆婆,也没有看到其他人,没有一点别的动静我们才走了出去。

    我走到树下的墙壁前观察了一会儿,墙壁完好无损,心中暗暗觉得惊奇,这林婆婆是插上翅膀飞了不成?

    白千赤用手轻轻地在墙面上敲打,“咚咚咚.......嘭。”

    听到这一声声响,我和白千赤立马对视了一眼,彼此心神领会地笑了,这个围墙怕是另有乾坤。

    还没等白千赤动手,董老仙儿就殷勤地把围墙上松动的砖头一块块都卸了下来,露出的一个口子不大不小刚好够一个人进出。

    我们也不磨蹭,一个接着一个像是“狗钻洞”一样爬了过去。

    从洞口里出来后就看到了住院大楼的后门,门栓还没关上,估计是林婆婆为了拿东西进出方便所以故意不锁的。

    如此正好,也方便了我们进去。

    刚进住院部,董老仙儿就表现出一副很激动的样子,虽然他脸上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是走路的脚步欺骗不了我。

    董老仙儿似乎早就已经研究过这里面的构造,熟门熟路地带着我们直奔五楼,指示牌上面写着五楼是产房和产妇住的地方。

    我拉着白千赤的手,一路上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值班的护士正打着瞌睡,根本没注意到我们走过。

    产妇病房在五楼最里面,还没靠近我就感受到里面浓浓的阴气,脑子里眩晕的感觉开始翻山倒海。

    白千赤看出了我的不对劲,关切地在我耳边说:“要是难受我就送你出去。”

    好不容易才走到了这里,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

    我咬着牙根深呼了一口气,说:“没事。”

    董老仙儿根本不想搭理我,径直推开了住院部的大门。

    大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我的脸“唰”的一下就羞红了。

    不大的住院部里面一群女子像是着了魔一样地跑着跳着,嘴里哼着歌曲。她们光溜溜地也不知羞耻就这么到处乱窜,从这间病房窜到那间病房。

    那群女人估摸着也就二十岁上下的样子,每一个脸上的表情都十分的诡异,就像是和小玲一样,我猜她们多半已经疯了。

    虽然灯光昏暗,但我依稀能够看出这群女子的长相都是可以登得上台面的,其中多半的女子小腹已经微微隆起,看来已经怀孕了。

    看着她们这个样子,我自己也觉得羞愧难当,转脸看到白千赤睁大着双眼的样子,心里的那股子气就不打一处来,狠狠地打了他一下,又羞又恼地说:“你不许看!当着我的面你就敢这么看女人,要是我这次不在,你还会怎么样!”

    我这一闹,千年女尸就像看傻子一样盯着我,似乎想说什么但是犹豫着还是没开口。

    我也顾不得她怎么看我,反正我心里就是不是滋味。那群大姑娘个个都已经是成熟的蜜桃,连遮挡都没有就这么在我们面前晃,白千赤竟然还看得有滋有味!

    白千赤脸上露出好气又好笑的表情,轻轻地抓着我的手,问道:“吃醋了?”

    我咬着嘴唇瞪着他,心里的小火苗已经蹿到了眼前。

    他竟然还好意思问我是不是生气了?难道我不该生气吗?我可是他正儿八经娶进门的妻子,才成婚多久,他就目不转睛地看别的女人的酮体。就他这样的表现,我怎么相信他能够和我白头偕老?

    “我没有吃醋,你喜欢看那你就看啊!最好全部都带回你的王府,天天看个够,怎么样?”

    白千赤看我这样的态度,也不赶紧哄哄我,反而笑了出来。

    “哈哈,我的眉眉你真可爱。”他边揉着我的头发边说。

    “我不可爱,别人才可爱,你去看别人。”我不爽地拨开他的手。

    他没有理会我的生气,依旧把手放在了我的头上,像是揉小狗的头一样轻轻地揉.搓着,宠溺地说:“你吃什么醋,我对你的心难道你还不清楚吗?现在我看着这群女人,就像是在看一群肉而已。”

    我低着的头缓缓地抬起来,欣喜而又试探地问:“真的?不骗我?”

    他脸上绽开了明媚的笑容,伸出手指对我说:“不骗人,拉钩?”

    我心里就像是一罐蜜糖倒了一样,甜滋滋地。白千赤这个活了千年的老鬼,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这些东西,还拉钩。

    虽然我心里是这么想着,但是手还是伸了出去,勾上了他的尾指,认真地说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我想了一下,又改口道:“一万年不许变,说谎是小狗。”

    白千赤拉着勾,笑着说:“一万年?我岂不成了古董化石了!”

    一直站在一边看着我们俩的千年女尸终于看不过眼了,阴阳怪气地说道:“千岁爷真是好兴致,和一个黄毛丫头玩小孩子的把戏。眼前这些麻烦事都还没有解决呢,调情的事情就等回家再做不行吗?真是伤了我这双眼。”说着她还做出眼睛疼的样子,阴郁地望着我们俩。

    “你不要嫉妒我们,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呛道。

    千年女尸自知找不出话来回我,只能白了我一眼,往病房里走去。

    我和白千赤也跟着走了进去,他随手抓住了一个孕妇,那孕妇立刻就僵住了一点反应也没有。我看见那孕妇脖子上也有一道深深的伤痕,和之前看到的那个孕妇身上的伤口如出一辙。我连忙又抓了两个孕妇查看,她们脖子上也有相同的伤口,除了血液凝固的程度不尽相同,其他都是一模一样的。

    一个或许是巧合,两个还有更多呢?那就不是巧合了,一定是有人故意而为之。

    “这是谋杀!”我说道。

    白千赤微微地点了点头,赞同了我的说法。

    千年女尸抓着其中一个孕妇的身子,皱着眉头说:“这些孕妇应该还没有死透,她们的身子还是柔软的,而且还有阳气。”

    这个问题我刚刚也注意到了,一般的活死人身体的僵硬程度比起这个要高的多,这些孕妇若不是脖子上有那一道致命的伤口,我们是万万不敢确定她们已经死了的。

    白千赤竖起两指按在了其中一个孕妇的额头上,只见那孕妇额头上露出了一道亮光,天灵盖之处有一缕残魂幽幽地漂浮着。

    只有一缕,那就证明她已经死了。活人的天灵盖之处应该有三缕魂魄,天魂、地魂、命魂。死人的天魂、地魂都会在寿命结束的那一刻离开人体,只剩下命魂。

    “竟然死绝了?”千年女尸不敢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事情,拉着那个孕妇左看看又看看,脸上的惊异之色还是无法退散。

    连她这样活了千年的女鬼都没有见过这等子神奇的事情,我不知道也就显得我并没有那么孤陋寡闻了。

    白千赤随手将那孕妇丢开,摸着下巴沉思了好一会儿,我默不作声的站在一边,悄悄的看着白千赤的神情,见他面色不郁我也就明白了,这件事绝没有那么简单。

    过了好一会儿,白千赤脸上凝重的神情越发地深了起来。他走到董老仙儿面前,开口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内情,速速招来!”

    董老仙儿原本就不想和我们一伙,只是被逼无奈所以才跟着我们进来了,白千赤突然开口问他,他也是不情不愿地开口说:“小人不过是一个算命的,怎么会知道什么内情呢?”

    千年女尸也是一个脾气火爆的主,直接就使阴术让董老仙儿倒挂在屋顶上,态度恶劣地问:“你知道什么还不快说,否则我就让你现在就去阴间!”

    董老仙儿倒挂在半空中,脸上的肉因为地心引力的原因全都倒着往下垂,脑充血的他眼珠子里也布满了血丝。他整张脸都黑红黑红的,倒挂着的两只手不停地挥动着,口齿不清地说着:“小人说,快把我放下来,我什么都告诉你们!”

    千年女尸没有要放他下来的意思,冷笑了一声:“死猪不怕开水烫。要么现在说,要么就现在送你去阴间,你选一个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