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15章 休想跑

    我走到其中一个孕妇面前,稍稍犹豫了片刻后抓起了她的手,在指腹旁边上的老茧处摩挲了几下才放了下来,又走到别的孕妇面前一一查看她们的手,每一个人的手上都在不同的地方布满了厚厚的茧子。

    的确和董老仙儿说的那样,她们都是从山村里抓出来的女人。农村的妇女和城里的女人不一样,她们生活条件不好,时常还要干农活,砍柴喂猪之类的事情对于她们基本就是家常便饭了。在这些孕妇手上的虎口处我都看到了厚厚的老茧,这就是她们经常握柴刀的证据。我的姥爷手上也有类似的老茧,这都是他常年自己砍柴烧火的痕迹,这一点我是绝对不会看错的。

    千年女尸大概是出于好奇,一下子就凑到了我身边,眼珠子转了转,似乎想起了什么开口说道:“小娘娘既然心生疑惑,那为何不直接问问她们。”

    “问问?”我疑惑地望着她,也不知道这个女鬼葫芦里到底再卖什么药,这群活死人都失了心智了,要怎么样问问?难道要我对着死人问:“你是什么时候死得?是谁杀死你的啊?”这样吗?

    这种画面想想我都觉得自己仿若像个白痴一样,刚想开口对她的意见发出嗤笑,就被打断了。

    站在一边的白千赤突然走上前到我面前,他似乎很是认同千年女尸的观点,竟然微微地点头说了一句:“那我们就问问。”说完他就走向到了那群孕妇的面前。

    我傻傻的看着白千赤的背影,瞬间就愣住了。

    什么?真的问问?他们不会是进了这家医院之后被这群失了心疯的女人传染了什么病毒,所以脑袋才生了秀逗的毛病吧?不然好端端地怎么会说出问问死人这样的话来。

    千年女尸瞄了我一眼,见我一脸看白痴一般的目光看着他们,暗暗地叹了一口气,也不和我多作解释,直接把伸出一只手把董老仙儿给拎了起来,扯到一个孕妇面前,命令般问道:“勾魂你会吧?”

    一听她问出这句话,我的大脑中仿佛忽然闪过了一道亮光,一个很模糊的想法瞬间就变得清晰了。

    对啊!招魂。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办法,我真是一个木鱼脑袋,想问题都不知道拐个弯,还在心里暗道他们白痴,我偷偷的望了一眼千年女尸,她虽然没有直接说出来,但是我刚才一定被这个女鬼在心里狠狠地嘲笑了一番,真是丢脸丢死了。

    董老仙儿抬头看了看白千赤,又迅速地低下头连连应声道:“会会会,小的现在就招魂。”说着他就从随身带着的麻布袋子里掏出了一张黄符,嘴里絮絮叨叨地念着一串咒语,他说的极快,我即便是竖起了耳朵也听不清他究竟说了些什么东西。

    忽然间,那黄符上飞快的燃起了蓝色的火焰,一瞬之间燃烧到极点之后就有了渐渐变小的趋势,最后只剩下一缕轻烟。

    只见那缕轻烟飘飘忽忽地,就如同一条活物一般从那孕妇的鼻孔里钻了进去,那一缕轻烟刚一钻进去她便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牙齿更是“哧哧哧”地上下碰撞着,发出了不小的声响,随后就两眼一翻,眼神猛地就变得清明了起来,看上去应该是突然就恢复了意识。

    “救我,救我!”那孕妇的眼睛猛地睁大,她惊恐的看了一圈四周,因为被定着身子不能动弹,嘴巴也无法正常地张合,只能勉强地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

    白千赤一个响指,她身上的阴术便被解开了。

    恢复了意识的孕妇看到自己光溜溜的样子,立马羞红了脸,飞快的用手掩住了自己的身子,想要拿一件衣服遮在身上,左右看了好几圈却都没能找到,局促不安的站在原地。

    我看见她这幅模样忽的就觉得有些同情,刚想让白千赤帮帮她就看见董老仙儿那色迷迷的眼睛一直往她身上瞟,皱巴巴的脸配上浑浊的眼神,已经不单单是能够用一个“恶心”来形容的了。

    我也不再说让白千赤帮忙,顾不得自己会不会冷,随即脱下了身上的外套遮在了她的身上,确定将她包裹好以后我顺势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董老仙儿,他发现我看见了他的目光,不仅没有不好意思,反而露出了一个颇有内涵的笑容,看得我直起鸡皮疙瘩。

    那孕妇在这短短的一段时间里,猜出了我们应该不是坏人,立即跪在了我们的面前,双眼通红的哭着央求道:“几位贵人,求求你们救救小女吧!”话音还没落,她的眼泪就顺着面颊落了下来。

    我这个人从来是见不得别人哭的,看见她眼里的泪珠我自己的鼻头也跟着红了起来,眼鼻一酸,眼泪就哽在了眼眶里。

    “你别哭,你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然我们也没办法救你。”我擦去了眼角的泪滴,忍着泪水说道。

    那孕妇还没开口,反倒是千年女尸在一旁冷冷的先开了口,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小娘娘您可别添乱了,她都已经死了,还救什么救。”

    她的话一出口,我正想要扶那孕妇的手就僵在了半空中,不知道是该伸出去还是放回来。

    是啊,千年女尸说的没有错,这个孕妇已经死了,我又能做什么呢?救她?可是该怎么救呢?就算我有通天的本事也没办法,更何况我还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普通人。

    孕妇的脸上本来还满是希望,可是听到千年女尸的话又看了我的表情之后,大致就已经弄清楚了我们的态度,脸上原本欣喜的表情一点点的破碎,眼眉渐渐地下垂,连带着眼里的光芒都暗淡了下去。

    “你虽然是死了,日后还是可以投胎的,说说都发生了什么,本王许诺你一定让你顺利地去投胎。”还好白千赤在一旁开了口,化解了这份尴尬。

    他说话的语气虽然冷淡,但是听着却让我觉得心暖了几分。毕竟在现在的环境里,他的确是最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的。

    那孕妇自知此生无望,听见白千赤都这样说了也想开了,事实已经无法改变了,那还不如期盼下一世,再怎么也好过在这里当活死人的好,于是便对着白千赤跪了下来,直接磕了三个响头。

    不等白千赤将她扶起来,她就率先开口说道:“小女原本是清平村一个农户家的媳妇,名叫昭娣。我今年三月的时候便发现月事不来,请村里面的赤脚医生看过了才知道已经怀了孩子。到今年五月的时候,我在家务农不小心摔了一跤,肚子痛的很。小女家人丁稀少,总共也就上面二老加上我和丈夫四口人,二老年纪大了腿脚不便,我也就自己出来看医生了。谁想到......”说着她就哭了出来,“谁想到这医院竟然是一个要人命的地方,那个替我看病的大夫不知道骗我吃了什么药,将我和其他几个也是怀了孩子的女人关在一起,整日混混沌沌的什么也想不起来,等我清醒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你们了。”

    “这么说你也不知道自己是被谁杀死的?”我将她的话细细咀嚼了一番,皱着眉问道。

    昭娣低着头思索了一会儿,脸上露出了迷茫的神情,随后就摇了摇头说道:“我只记得大概是在一个月圆之夜,有一个人拿着一把烧得通红的匕首狠狠地往我脖子上划,后面的事情我就记不清楚了。”

    烧得通红的匕首?这样也就解释得通这些孕妇脖子上的伤痕了,我在心里暗暗想着。

    “你怎么看?”我转过身子问白千赤,想要听听看他的想法。

    白千赤摇了摇头,撇了撇嘴说道:“她既记不清楚是什么时候死的,也记不清楚到底是谁将她害成这样,这样的线索太乱了,可以说是一点用处也没有。”他长叹了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金色的令牌递给昭娣,“等一下我就将你的亡魂抽离你的身体,你拿着这个金色的令牌一直往西走,会有人带你走的。”

    昭娣感恩戴德地接过了金色的令牌,连连道谢道:“谢谢恩人,大恩大德小女子此生无以为报,来世愿为恩人做牛做马!”

    白千赤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将手覆在了昭娣的天灵盖上,用力一抽,昭娣的亡魂便像抽纸里的纸巾一样轻而易举地被抽了出来。

    昭娣的亡魂又朝着白千赤和我连连磕了好几个头才起身离开,看着她的背影,我心中的情绪可以说是五味陈杂。

    昭娣走了没多久,我们就发现董老仙儿想要趁着我们不注意的时候溜走,结果还没走出门口就被千年女尸抓住了。

    “糟老头子,你想跑去哪?我看你这一路对这个医院清楚的很,是不是还瞒着什么东西没告诉我们?快说,不然我当场就把你的腿卸了。”千年女尸早就看董老仙儿不爽了,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借口,立刻恶狠狠的向他质问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