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16章 休要怪我

    这一次我倒不觉得千年女尸的态度有任何的问题,在我看来这董老仙儿就和牙膏没什么两样,我们挤他一下,他就吐出一点东西,若是我们不逼他说,他脑子里知道的东西就是烂了也不会告诉我们一句。

    董老仙儿之前被千年女尸抓了几次,早就怕她怕得不行了,这一次更是颤颤巍巍地说:“小人知道的那点东西算不得什么,若是千岁爷你们想知道,小人便说就是了。刚刚那个叫做昭娣的不是说被养了一段时间才死的吗?这里所有的孕妇都是这样的,多半都是怀了孩子没多久就被抓回来养着了,一旦孩子的胎气稳了,孕妇就会被杀掉,而在她们肚子里的孩子却依然好好的。”

    我看着这一屋子的孕妇,突然觉得毛骨悚然的。这么多的孕妇,怀着孩子的时候就被弄死了,却使阴术让她们肚子里的孩子活着,这么阴毒的术法到底有什么用?又或者说,这样阴毒的阴术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还没等我想明白董老仙儿就接着说:“一般的活死人都是人死了之后做的,但是这样直接从死人肚子里养大的活死人,阴气会是一般活死人的百倍甚至千倍,是极其厉害的存在。不过这样的活死人特别的不好养,一百个中能够成一个都是多的,因此这样的活死人通常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他这么一说,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抓着高莹的手问道:“你的那些死人胎盘从哪里拿的?”

    千年女尸不满地甩开了我的手,双手环抱在前胸说道:“死人胎盘,既然是死人身上的当然就是从太平间拿来的,难不成我还真的弄死一个女人?这多麻烦,有现成的我当然会找现成的。”

    听她这么一说我就更觉得太平间里肯定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存在,于是我们四个又走到了医院后院最西边的太平间去。

    正是凌晨四点左右的光景,周边人家里养着的鸡纷纷开始鸣啼,天空中微微地露出鱼肚白,光芒透过高窗照射进了太平间,更是平添了几分诡异和毛骨悚然。

    刚一踏进太平间,一股莫名的寒气就从脚底慢慢地升了起来,我整个人都仿佛置身在一个冰窖一般寒冷,仿佛都在打哆嗦。

    站在太平间里细细的看了一圈,定睛一看之后我们才惊奇的发现,这小小的不到二十平米的太平间里面,竟然摆放了将近五十具孕妇的尸体。这些尸体全都紧紧地挨放在一起,每一具尸体脖子上都有类似的刀口。

    白千赤走到其中一具面前抓起她的手看了一眼便又放下,朝着千年女尸问道:“你之前来的时候也有这么多具尸体?她们手上可有红痣?”

    千年女尸咬着嘴唇思索了一阵说道:“当时我来的时候也就四五具尸体,并没有现在这么多。至于千岁爷说的红痣,我倒没有注意。”

    我不太明白白千赤为什么会问红痣这么小的细节,觉得有几分奇怪,于是走上前随便抓起了一具女尸的手,瞧了又瞧可是也没发现上面有什么红痣,便开口问道:“你在说什么红痣?我怎么没看到?”

    “你还记得我们之前在警局的太平间里面看到的那些即将要做成活死人的女尸吗?她们手上都有红痣。这红痣就是阴人把她们做成活死人留下的印记。”白千赤淡淡的扫了那些女尸一眼才向我解释说道。

    他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当时他还切断了所有活死人的联系,让她们全都顺利地去投胎了。若是这样,这些女人莫非不是活死人?

    千年女尸看出了我心中的疑虑,对我翻了个白眼,显得稍微有些不耐烦地解释道:“那红痣是制作活死人的时候的印记,这些女人严格来说不是活死人,顶多就算是之所活死人的容器。”

    一听他这样解释我就明白过来了。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在一本估计上看到过这样的养鬼术。就像是制蛊一样,最先养一个活物让它作为容器,不停地喂它吃毒药,然后再将蛊虫放进“容器”里,一直养着,直到蛊虫长大才杀死容器。与之不同的大概就是,在这个养鬼术里,容器还没等腹中的胎儿长大就要被杀死了。

    “我看这里有这么多的孕妇尸体,怕是这家医院背后的那群家伙也没有成功地在她们身上养出小鬼来。”白千赤发出了一声不屑一顾的冷笑,那笑声在太平间里回荡。

    董老仙儿从旁边窜了上来,弯着腰谄媚地对白千赤说:“千岁爷您真是英明,天下事都瞒不过你的眼睛。据小的获得的情报,他们的确没有成功,所以才将这些死了的孕妇尸体暂时放在这里,不出意外明天一大早就会悄悄地送走了。”

    他的话音才刚落,太平间外面就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和对话声,听声音应该是两个男人。听到声音后我们几个连忙找地方躲,还好太平间里面还有一个大铁柜子是用来放杂物的,我们飞速的藏在了里面,这个柜子正好可以挡住我们四个的身影。

    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们两个对话的声音越来越清楚。

    “又是我们两个,怎么搬尸体这样倒霉的事情总是要落到我们身上?”

    “哎呀,别抱怨了,趁没天亮之前赶紧把她们都扛到车上,要是被爷看到了就不好了。”

    爷?这个称呼似乎我在哪里听过。我在脑海里不停地翻找着,脑海里突然晃过一个片段,在存念阁附近的小巷子里,那些活死人也是这么称呼莫伊痕的吧?难不成这里的事情也和莫伊痕有关?

    我低头看了一眼戴在脖子上的鹿角项链,心里顿时生出几丝不舒服的感觉,装作不经意地拉了一下衣服把项链挡住。

    只要一想到莫伊痕这个恶鬼我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他真的很奇怪,明明是一个恶鬼,为什么总是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救我这么多次?之前还和安姚一起抢我的孩子,后来又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出现在我前。如果这次的事情真的和他有关,我也只会在心里越发地厌恶他。

    “呼吸尽量动作轻一些,他们不是活人。”白千赤低声说。

    我们四个躲在大铁柜后面,偷偷地看着那两个男人一具具的把尸体往外搬,过了大概一个小时才把近五十具尸体全部搬空。白千赤趁着那两个男人不注意的时候在他们身上施了阴术留下了一个小尾巴。

    “走,我们跟上去,看看他们到底把这些女尸送去哪里。”白千赤说道。

    那两个男人开着一辆卡车把那些女尸全都运到了小镇附近的一座山上,在半山腰的地方就停了下来。远远地我就看到那座山上厚厚的乌云压着山顶,在半山腰的地方还有厚重的云雾笼罩着。

    “这座山有问题,都小心些。”白千赤一脸凝重地说。

    就在我们要上山的时候,董老仙儿说什么也不肯走了,死死地抱着一棵大树说道:“要去送死你们自己去,何苦拉上我!这座山阴气这么重,上面一定有脏东西!”

    千年女尸朝着他的头狠狠地就是一掌下去,嘲讽道:“你这个江湖术士,就这么点阴气那你就怕得要死,之前还敢和老娘动手!若不是老娘现在身受重伤不得不以她人面目示人,不然就你这个三脚猫功夫昨天不出一分钟你就跪地求饶了。别废话,赶紧在前面开路,不然我现在就弄死你。”

    董老仙儿一定是知道什么,平时他只要一听到千年女尸威胁他就立马乖乖听话,可是现在他无论怎么样都不肯往山上走一步,这里面一定有古怪。

    “你到底为什么不肯往上走?”我开口问道。

    董老仙儿往山上看了一眼,突然身子一震害怕地缩到树干后面喃喃自语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到!”

    我顺着他刚刚的目光往山上看,树丛之间闪过一个身影。

    那件衣服,是莫伊痕的,我几乎可以百分百确定。

    “你看到什么了?”白千赤着急地问道。

    我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喏喏的说了一句:“没有,我就看到一个黑影。”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下意识地隐瞒看到了莫伊痕的事情,或许是因为收下了他送的这条项链,又或许害怕白千赤会疑心我和他有什么关系。也可能是单纯的心虚自己的行为,明明我和他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若是凭借着一闪而过的身影就咬定他是莫伊痕,难免白千赤不会多心想什么。

    白千赤盯了我几秒没有说话,转身对着董老仙儿说:“跟我们上去或者死。”他的话从来都不多,行动倒是一级的迅速,破龙刀已经架在了董老仙儿的脖子上。

    寒光闪闪的刀面嗜血的光芒刺痛着董老仙儿的双眼,他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缩着脖子小心翼翼地说:“我跟你们上去,若是出了什么事你们千万不要怪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