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17章 熟悉的味道

    凌晨的山上总是带有湿气,每走一步,碰撞到树枝上的露珠就会滴落在脚边,发出微弱的声响,似有似无,飞快的消失在寂静之中。泥土的气息并不芬芳而是参杂着浓重的腐烂味道,越往上腐烂的味道就越发地浓厚,隐隐地令人生出几分作呕的欲.望。

    我掩着鼻子牵着白千赤走在最中间,董老仙儿在前面开路,千年女尸走在最后。快走到半山腰的时候,我回头往山下看去,整个山腰都已经被浓雾笼罩,看上去格外的压抑,仿佛像是有人刻意在隐瞒着什么。

    山路湿滑,依靠着白千赤的搀扶,我才勉强不至于摔倒,倒是董老仙儿,一路上摔了好几个踉跄,磕磕绊绊的好不容易才顺利带着我们走到山洞口。

    这个山洞口的一半都被隐藏在了灌木丛中,若不是细细看去还真的很容易忽略。周围很安静,连丁点的风声都没有。

    我们四个不好再继续向前,只能躲在一边的灌木丛中,偷偷的暗中观察着洞口的一切。

    那两个男人已经停止了搬运尸体,正蹲在洞口闲聊着,偶尔还时不时的瞟一瞟四周的动静,估摸着是在望风。我见他们这么警觉,心里暗道不好。

    “我们要想办法过去。”白千赤也察觉出了其中的不易,皱着眉头低声对我们说道。

    董老仙儿本就是被我们半逼着走到这里来的,能够走到这里都已经可以说是提着胆子的了,一路上的脸色都是白的不行,现在听到白千赤说还要再往里探去,半蹲着的脚就不自觉地开始发抖,没一会儿我就闻到了一股子尿骚味。

    我捂着鼻子嫌恶的朝他看了一眼,只是董老仙儿此刻哪里能够注意到我的目光,身下暗色的水迹又多了许多。

    “糟老头子,你想死吗?还不赶紧给我憋回去!”千年女尸匆匆朝那两个男人的方向瞥了一眼,见他们尚未察觉才隐隐松了口气,转过头来立刻提起了董老仙儿的耳朵,刻意压低声音命令道。

    只是人的三急岂是说忍就能忍的,更何况董老仙儿还是因为惊吓才导致失.禁,越发是忍不了。千年女尸不吓他还好,一吓他之后,董老仙儿的裤子立刻又湿了一大片,我们那一圈都闻到一股子浓浓的尿骚味。

    “没用的废物!”千年女尸看不得董老仙儿这幅胆小如鼠的模样,气冲冲的骂了一句,因为担心被发现的缘故,依旧是压低了嗓音。

    白千赤紧皱的眉头一直都没有松开,蹙着眉望着洞口处的俩个男人,转过头小声地对千年女尸说:“你们俩先在这里等着,安眉跟我走。”说完他就牵着我走了出去。

    千年女尸怎么可能愿意和董老仙儿一起窝在小树丛后面,只是白千赤既然发话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也不好窝里横,只能把所有的不满之情全都咽回了肚子里,没有反驳白千赤。

    可是等到我们离开之后,她还是不能就这样简单的释怀,无奈之下只能把气全都撒在董老仙儿的身上。

    千年女尸阴测测的看着董老仙儿,后者被她盯得头皮发麻,不自觉地将身子向后挪了一点。千年女尸看见他这个小动作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不屑的发出了一声嘲笑。

    下一秒她就飞快的使了阴术不让他董老仙儿声,还没等董老仙儿发现,女尸就对他又捏又掐的,董老仙儿的身上很快就青紫了一大片,可是因为被施了法术的缘故,只能无声的张了张嘴,所有痛苦的嚎叫全都被消声了。

    我和白千赤那里发生的事情自然是一无所知,离开树丛之后我们两个偷偷摸摸地绕了一圈,细细探勘了好久,总算绕到了一个离洞口近一些可以藏身的地方躲着。

    蹲在洞口处的两个男人丝毫没有察觉到我和白千赤的存在,依然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我和白千赤一直紧绷着神经听他们的谈话内容,想要从中找出对我们有用的信息。

    可是他们聊了好一会儿,都是一些关于今天又送了多少个女人进来之类没营养的话,我们听着听着,渐渐就有些失去了耐心。

    我正要生出放弃的念头,他们忽然聊起了医院的事情,我和白千赤互相对望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兴奋的光芒。

    “哥,你说院长要这么多孕妇做什么?”其中一个比较瘦弱的男人百无聊赖的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画圈,似是不经意一般,向身边的男人问了一句。

    另一个长相老成一些的或许是没料到同伴会问这个问题,明显的愣住了一秒,回过神后立刻警惕的望了一眼四周,确定没有异常之后才狠狠地敲了一下瘦弱男人的头,压低了声音狠狠骂道:“你还想不想过了,不该问的就别问。”

    瘦弱男人或许是被他吓到了,被他打了也没有说什么,表情呆呆的。那个老成的男人骂完后看到对方的表情,又叹了一口气,随后才压低声音开口说:“这些孕妇都是要养小鬼的,据说养出来之后就不得了啦。”

    “那这是我们爷的意思?”瘦弱的男人似乎有点不相信地问出声,脸上是满满的不敢相信。

    长相老成的男人恨铁不成钢般又狠狠地敲了一下瘦弱男人的头,用气声对他说道:“你说你是不是傻啊,如果不是爷的主意,那怎么会把我们派来这里?难怪你年纪轻轻就死了,我看你就是蠢死的。”

    瘦弱男子面上的表情讪讪的,憨憨的笑了几声,对话就此结束了,两个人都没有再开口说下去的意思。

    我和白千赤躲在一旁把他们的对话悉数听全。照他们两个对话的内容来看,这家妇科医院的院长就有问题,而在背后还有一个神秘的主子操控着这一切,但是这个神秘男子就是谁,目前仍旧不得而知。

    一想到这个背后的神秘人,我还是很介怀刚刚那个一闪而过的身影。之前董老仙儿就是因为看到了那个身影,才会害怕得不肯到山上来,其实当时我就觉得有些奇怪了,白千赤已经在我们这边,那到底还有谁能够让他这么害怕,哪怕千年女尸用杀死他这件事威胁他也不肯往上前进一步。

    如若单从这一点来看,这个神秘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我不自在的握紧了拳头,心里隐隐发慌,总觉得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很重要的细节。

    白千赤俯下了身子,凑在我耳边,他那低沉的嗓音如同优雅的大提琴一般悦耳,低声道了一句:“我们要进去看看。”

    我看了一眼守在洞口一步也没离开过的两个男人,有些懊恼的说道:“怎么进?他们一直守在这里我们也进不去啊!”

    他没有回答我,而是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木盒子,还没等我看清楚那个木盒子的具体模样,白千赤就随手往洞口处丢了过去,下一秒立即捂住我的口鼻,低声嘱咐了一句:“别吸气。”

    我当下就紧紧屏住了气息,胸腔里的氧气一点点减少,那感觉就像是有一块大石头不停的向下压下来,叫人喘不上气来。

    我盘着时间能够走得快一些,过了约摸一分钟的时间,洞口的两个男人接二连三的开始打起了哈欠,上下眼皮不断的打起了架来,没一会儿就靠在一边睡着了。

    白千赤在脚边捡了一块小石子扔到那两个男人的脚边,发出了不小的声响,但是却没有吵醒沉睡中的男人。

    白千赤再一次叮嘱我千万不能吸气,下一秒就迅速跑到了洞口处,捡起了那个小木盒重新放入怀里,直到做完这一切才回头示意我可以呼吸了。

    我立刻张开了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刚刚他也不打声招呼就让我憋气,那一分多钟里面我觉得就像肺泡要炸了一样难受,现在重获新鲜空气,我贪婪地多吸了好几口,直到感觉自己真的再次活了过来之后才蹑手蹑脚地走到了白千赤身旁,跟在他的身后走进了洞口。

    山洞里很暗,我在里面走了好几米才适应了下来,可以勉强凭借肉眼看清楚周围的景象。

    这个山洞看起来应该是人工开凿的,我看到好几处地方都还留有被锤子敲击的痕迹,那样直接的凿痕,一点都不像是天然所得。

    不过,难道在这座山上开凿这么大的一个山洞,就为了藏那些死去的孕妇?我有些才不清楚这个山洞的真正用途,毕竟若是将那些孕妇送去火化反而更能掩人耳目,又何必这样大费周章、多此一举?

    这个山洞属于外宽内窄型,越往里,洞口的宽度越小,空气中的氧气也越发地稀薄,每走一步我都觉得是绑了千斤重的铅块一般难以行走,前进的速度不可避免的降了下来。

    走了大概十分钟的时候,我忽然闻到了一股很奇怪的味道,形容不出来有点像是什么香料,但是这样的味道又很熟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