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19章 幽蓝冥火

    幽兰冥火!我不敢相信的瞪大了双眼,竭力想要确定自己没有眼花看错,我甚至还揉了揉眼睛,可是眼前的场景却没有丝毫的改变,真的是幽兰冥火!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阴人能够使出幽兰冥火,就算是在鬼里面找,会使用幽兰冥火的也不多,没想到这个院长竟然有这样的本事,真是不容小觑。

    幽兰冥火一出,院长立刻把那个小棺材悬浮在了火焰之上,只听见“滋滋滋”的火花声,没多久我就闻到了一阵烧糊腐烂的味道。

    与此同时,那群蜷缩在角落的孕妇纷纷都抱起了头弓着身子嘴里发出难受的闷哼声。

    这时,趴在最旁边的董老仙儿突然动了起来。我们齐齐的向他看过去,原来这家伙趁着我们不注意,偷偷地催动了蛊虫往院长身上爬,等我们发现想要阻止,才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院长正在施法,突然一直巴掌长的蜈蚣顺着他的大腿就爬了上去。还没等那蜈蚣爬到院长的脖子上就被他发现了,这样的雕虫小技对于院长来说算不了什么,他丝毫没有犹豫地就徒手抓起了那只蜈蚣,张开嘴巴生生地吞进了肚子里。

    我趴在床下看到这个景象,胃里的酸液又开始排山倒海地翻滚起来,只觉得有一股暖流从小腹中汹涌地冲上喉头。

    如今我们的处境又是十分的尴尬,绝不能因为我连累了大家,不得已之下我又将涌上喉头的污秽之物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因为这样更加的难受了,恨不得能够早一点脱离这个诡异的医院。

    另一边,董老仙儿看到自己的宝贝蛊虫被生吃了自然是不高兴,气愤的心情通通挂在了他的那张老脸之上,整张脸阴沉的似乎都能够滴下水来。

    千年女尸担心他在暗中捣鬼,压低了声音警告他:“你最好给我安安分分,不要妄想在我的眼皮子地下生出什么事端来,不然我也让你像那只蜈蚣一样被生吞活剥!”

    董老仙儿悻悻地点了点头,将身子又往里缩了一下,像是想要减少他的存在感。

    病房里,院长的作法还没有结束,就在我们不注意的瞬间,他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拂尘,对着那群嗷叫着的孕妇悬空画了一道符咒,那道符咒在停笔之时泛出了血淋淋的红光。他动作不见一丝的停滞,在掌心中凝聚起一团乌黑色的煞气就往孕妇身前推去。只见那道符咒在煞气的催动下高速地开始旋转,化作了一道无形的血网将她们团团围住。

    我惊骇得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语形容此刻的心情,仿佛亲眼目睹了一场大屠杀。而比大屠杀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是,这道血咒是夺人魂魄的,魂魄一旦被夺走,永生永世都不会再有投胎转世的可能。

    阴毒,太过阴毒了!之前我在书上看到这个阵法的时候还在疑虑到底世间有谁会用这么蛮横霸道的阵法一次性夺走这么多人的魂魄,如今亲眼看见了却又不得不承认世间上就是有这么一群怪物,他们早已忘记了为人的本心肆意妄为残害无辜的生灵只为了他们的一己私欲。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自己的感受,只觉得无力,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样的无能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女子被夺去魂魄。

    院长还在继续做法,趴在病床下的董老仙儿又不安分了。他装作不经意的样子不停地扭.动着他的身体,试图发出声音引起院长的注意,结果这个声音还没被院长听到,反倒是我们几个先听到了。

    这个糟老头子又想做什么,这种时候乱动怕不是要故意惹什么麻烦?现在这种时候弄出声音让我们被发现对他有什么好处?我不是很能想明白董老仙儿的想法,但是他还藏了什么没让我们知道的秘密这一点我却是能够确定的。

    白千赤阴沉着脸,及时掐住了董老仙儿的脖子,眼眸子里溢满了浓浓的杀意,故意压低声音冷峻地说道:“若是你想死,本王现在就可以送你一程,实在不必这么麻烦。”

    被紧紧扣住脖子的董老仙儿,眼珠子因为充血瞪得大大的,涨红着脸畏惧地央求道:“千岁爷,您就放了小的吧!小的知错了,小的再也不会惹麻烦了。”

    白千赤脸上没有一丝的涟漪,手依旧紧紧地扣着他的脖子,目光却早已经落在了还在施法的院长身上。

    院长拿起那个小棺材走到那群孕妇面前,手上拿着一个类似鱼钩子的东西。

    “魂钓?”白千赤的眼神盯在那个钩子上,喃喃自语了一句。

    我听见他的话瞬间就是一愣。之前我在白千赤带回来的《阴器宝典》中曾见过这个魂钓,只是那本书时日过于久远又疏于保护,上面的图案早已经残缺了一角,只剩下一个普通的钩子模样。如今一见,也就是一个普通钩子的构造罢了。不过据书上记载,魂钓可以将死人的命魂一并勾走,是极其厉害的阴器。只是书上也说了,魂钓的使用必须要配合强大的阴术阵法才能成功使用。

    还没等我们想明白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就看见院长拿着魂钓对着其中一个孕妇的天灵盖轻轻一勾,再使劲一抽,那孕妇身上微弱的残魂便被紧紧地勾在了魂钓上。他再把手上的小棺材盒一打开,把魂魄一放,就算是收集成功了一个。

    这个过程看似简易,却极为凶狠和残忍。

    我轻轻地拉了一下白千赤的衣角,小声地说:“你真的要看着他把所有人的魂魄都收走吗?”

    白千赤瞪了我一眼,压着嗓子说:“这些事我管不了,且慢慢看着先。”

    我看着院长一个接着一个地把那些孕妇的魂魄悉数勾走,心里就有说不出来的难受,好像一口气堵在了胸腔之中怎么也吐不出来,梗着难受。

    刚刚我们救下了昭娣,她算是可以重新投胎。可是这里还有这么多个和昭娣有相似遭遇的无辜女人,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真让我觉得恶心,不知为何我竟然觉得躲在这里默不作声就像是帮凶一样,连带着自己的双手也沾满了血腥气味。

    院长将最后的缕魂魄收进小木头棺材里才心满意足地露出了一抹微笑,嫌弃地看了一眼瘫倒在地上像是垃圾一样的孕妇们,随意地用脚将她们踢到一边去就离开了。

    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我们确定院长不会再回来之后才又从病床下挣扎着爬了出来。保持一个姿势趴在病床下,我的双腿早就开始发麻知觉迟缓,只是我顾不得这么多,一从病床爬出来便立即走到那群孕妇面前探查她们的状况。

    我轻轻地摸了一下其中一个的小腹,还有胎动,孩子还没有死,可是大人......

    千年女尸站在我旁边,高高在上地望着脚边的这群孕妇,冷漠地说:“魂魄都被抽走了,还有什么用,也就只能再做一段时日的容器就会被拉去炼尸香了。”

    尸香?她怎么会知道这群女人最后会被拉去炼尸香?她又没有和我们一起进山洞,莫非......

    我迅速站起来抓着她的手质问道:“你怎么知道她们最后会被抓去炼尸香,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内幕?快说!”

    白千赤也望向了我们俩,用带着杀气的眼神注视着千年女尸。

    千年女尸脸上露出一阵错愕的神情,随后紧张地甩开我的手略带慌忙地解释道:“我走到山脚下就知道那个山洞里面到底是做什么的了。这尸香是阎王爷最爱的香料,我以前跟着阎王的时候没少闻,这么重的味道我当然早就注意到了。”

    白千赤脸色一沉开口问道:“你既然知道她们是要被抓去炼尸香,当时为何不说?”

    千年女尸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见白千赤目光炯炯地盯着她,迫于无奈她只好不情不愿地开口说道:“尸香这种东西在阴间都算是名贵的更何况在人间。我虽然闻到了尸香的味道,但是那座山上本来野坟就多,腐臭的味道也很浓重,我也不太敢肯定。只是到千岁爷和小娘娘你们俩进去之后我看到山洞口往上一处有一个口子源源不断地有气冒出来,那个时候我才敢百分百肯定的。”

    还以为她知道什么内幕,原来也只是自己推敲出来的,可惜这么多无辜的女人了。

    就在这时,我们发现董老仙儿不见了。回头望去才发现他已经偷偷溜出了病房快要走到楼梯口了。

    “抓住他。”白千赤命令道。

    千年女尸一个起跳连带着三个连空翻跃到了董老仙儿的面前,长而锋利的指甲直指他颈脖处的大动脉冷笑道:“跑什么?难不成你还知道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怕被我们知道之后会有人杀你灭口?”

    董老仙儿两条腿微微地抖动着,惊恐之色溢满他的整张脸,颤颤地说:“小的......小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求求你们就放了我吧,可别在这样扣着我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