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28章 高莹的诡异

    我的身子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当年的高莹的那种迫人的气势又回来了,我还记得有一次我磨磨蹭蹭错过了去学校的公交车,她提着我的耳朵把我拉进的士车的恐惧。

    被她盯得毛骨悚然的,我迅速地把密码后面几位数按完,接过了一沓检查单。看着这沓检查单上面的项目,似乎除了验血还对我有些用,至少可以看看血红蛋白的指数怎么样。其他项目就只能用浪费钱来形容了。

    好在昨天晚上我们已经来过一次,我早已将这个医院各个科室的位置烂熟于心,直接就奔向就在二楼的血液检查室。

    乘电梯的时候觉得没什么,一走出电梯门口一股莫名的阴风迅速包围住了我的身子。二楼和一楼宽敞明亮的布局不一样,长长的走道从东头一直通到西头,只有一东一西有两扇窗子,整个二楼的走道都显得异常的昏暗。

    我和高莹一前一后地往血液检查室走去,头顶安全出口的指示牌发出幽绿色的光芒,每隔十米就有一盏昏暗的LED灯装模作样地亮着,灯光却是微弱的很。

    高莹紧紧地拉着我的手在我耳边悄悄地说:“眉眉,你觉不觉得这层楼太阴森了点。”

    我看了一眼前面不远处忽明忽暗的灯,再环顾了一下两边的科室,无一例外地紧闭着,上面有一个小小的挂牌写着“有事请敲门”。经过这些科室的门口时都能清楚地感受到从门缝中溢出来的冷气,往身上一吹,瞬间鸡皮一地。

    她不说我也觉得这层楼奇怪,刚刚和我们一起在二楼下电梯的明明还有两个护士,可是我们俩个不过是交谈了一会儿,就连轻微的脚步声亦或是关门声都没有听到,那两个护士就像是蒸发了一样消失在了这层楼里。

    我咽了一口唾沫,平复了一下心情,在脸上挤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说道:“医院都是这样的,没事。”

    高莹脸上的表情微微地扭了一下,而后又微微地点了点头。

    其实这个医院到底怎么样,我们两个都心知肚明,刚刚说的那些话只不过是自欺欺人安慰一下现在我们两个忐忑不安的心罢了。这是一家打着“救病治人”的口号做着阴德的勾当,现在我们只是觉得阴森而已,等深入调查之后会看到比昨晚残忍可怖多少倍的事情都还未可知。

    医院二楼最东边的科室就是血液检查科室,透过窗户往外看就能看到昨天刚来时我们赶集的那条街。因为不是赶集的日子,今天街上的行人不多,来往零星的几个人路过却也能安慰我这一颗不安定的心。

    忽然,我在昨天那个露天的麻油抄手的摊子上看到了白千赤的身影,他点了一碗麻油抄手定定地坐在摊子上看着我的方向。

    我们两个透过玻璃隔着一条街的距离相视一笑。他的笑容在阳光地下就像是刚采摘下来的草莓一样,充满了甜美的味道。不知为何,因为他这一笑,刚刚还充斥着我内心的种种不安都像乌云一样渐渐散开。

    “咚咚咚.......”我轻敲了几下门。

    从屋里传来了一声沙哑的回应声,“进。”

    我和高莹对视了一眼,深呼了一口气之后推门而入。进门迎面看到的就是桌子上满满的试管以及里面粘稠殷红的血液。

    检查的护士应该是一个二十五六的年轻女人,颧骨向外凸,双眼深深地向内凹陷,上嘴唇几乎没有下嘴唇很厚,说话的时候似乎只有下面的嘴唇在动。

    她的眼白泛黄还布着些许血丝,瞳孔向外散,有气无力地开口说道:“体检单。”

    我把体检单递给了护士。

    她只是微微地瞟了一眼就类似命令般说道:“坐下,袖子撸起来。”

    我平时极少生病,更不用说是打针吃药这种事情,当我坐下来看到护士手上那一支大针管的时候,下意识地把手往后缩了一下。

    这时,高莹就像魔征了一般死死地压住我的身子按住我的手,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力气让我一丝一毫反抗的空隙都没有。

    血液检查科室里白炽灯的灯光昏暗微明,灯光照耀下显得护士消瘦的脸庞越发地惨白,从她深凹的双眼我看不出一丝的神色就像是一个死了很久的人一样瞳孔向外溃散。当她的手触碰到我的肌肤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感觉就像是被一块冰块贴住了手一样冰冷。

    “你.......”

    我接下来的话还没说完,护士就将粗粗的针管插入了我的血管之中。我清楚地看到我的血液从手臂上缓缓地往下流直到被针管慢慢地抽出来,殷红的血液在透明的针管壁上留下了淡粉色的痕迹。

    忽然,头顶的白炽灯闪了一下,原本寂静的检查室里面回荡着一声声诡异的声响。

    “哧哧哧......”

    忽远忽近,忽弱忽强......

    这时,我手臂上的针管突然,断了。

    针管断裂时发出了一声异常清脆而又清晰的“咔嚓”声,随之而来的就是“嘶”的一声针头和皮肤之间摩擦发生的轻微响声。

    血突然就涌了出来,像是止不住的水龙头一般从我的静脉上溢出来迅速地布满了我整只手臂,鲜红的血液在白皙的皮肤的映衬下显得异常的刺眼。

    我呆住了,突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手渐渐变得冰凉而僵硬。

    还没等我完全反应过来,拿着针管的护士拔掉针管上已经断掉的针头随手一丢,继而就将满满的一管鲜血注入自己的嘴里。

    昏暗的灯光下,我还是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她眼里贪婪而又满足的神情以及她喉咙吞咽时的微小动作。

    就是在这一瞬间,我的大脑像是注入了大量的水只要我轻轻一动脑袋就晃荡的厉害。

    这边的惊吓都还没有过去,坐在我旁边的高莹突然抓起了我的手,伸出她的舌头像是牛犊一般舔着我手上源源不断流淌下来的鲜血。她的白皙的脸颊和洁白的牙齿沾满了鲜血,连带着身边的发丝也都染上了殷红的颜色。

    我大脑里的一切轰然地全部倒塌,惊恐地将手缩了回来,颤抖着身子慢慢地往后挪着。

    护士和高莹眼里渗透着猎人看见猎物时势在必得的贪婪,我就像是走投无路的小羔羊一样被她们两个步步紧逼。

    手上的鲜血依然没有凝固、沿着手臂一滴滴地滴落在地面。

    护士消瘦的脸上的肌肉忽然变得扭曲,大咧着嘴“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手上针管上的血液已经悉数被她吸干只剩下淡淡的红色证明着里面曾经有过满满的一管鲜血。

    “你你你......你们想做什么?”我的身子紧紧地贴在墙壁上,声音颤抖地问着。

    突然,我触碰到墙壁的手感觉到一阵湿黏的感觉,回头一看,从天花板上渗出深深浅浅的鲜血散发出甜腻的血腥味。

    我被眼前这一幕吓得魂都没有了惊恐地回过头望向她们两个。

    头上的白炽灯莫名其妙地开始闪烁起来,“滋滋”的电流声从头顶传入耳边。我的心像是一团乱麻般理不清楚,除了恐惧就是恐惧。

    高莹,她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难道是千年女尸?

    不,不是!千年女尸已经和我结盟,短短不会在这样的关头和我为敌。到底发生了什么、刚刚出了什么差错?

    我飞快地在脑海里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像是过电影一般又过一遍,依旧没有想出来。

    这时,高莹脸上突然绽开了诡异的笑容,尖尖的牙齿长长地露在嘴巴外面,斑斑的血丝仍旧留在她的嘴里,哈喇子连带着殷红的血液在她的嘴角上拉得长长的。

    血液科检查室的东西全都开始震动,发出“乒乒乓乓”的响声。

    我的肩膀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拍我,一转身,一架白骨就站在我的身边,上下的牙齿一张一合似乎在和我说话。

    此刻我的脑袋里就像是有无数个苍蝇在胡乱飞一般“嗡嗡嗡”地响着,双腿一软就倒在了地上。

    护士看到我倒在地上,脸上立刻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右手高高地举起那只粗大的针管一步步地向我逼近。

    我拼命地往门外退去,眼看就要走到门口了,突然听到了一声从门外锁门的声音。

    是白千赤!门上小小的玻璃窗上露出的是白千赤的脸。他神情淡漠地看着倒在地上狼狈不堪的我,那眼神就像是看待一个陌生人、看待街上一条和他毫无关系的流浪狗一般。

    我心中所有的防垒在顷刻间倒塌,碎成了粉末。

    恐惧转化成了无助。

    如果我害怕恶鬼,那么比恶鬼更加可怕的就是白千赤如今这双冷默的眼眸,就像是无数把冰刀一般狠狠地刺向我的心。

    我盯着站在门口的白千赤,他的脸上忽然扬起了一丝怪异的微笑。下一秒,我就看到护士高举着针管狠狠地刺进了我的心脏里。

    那一刻,我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倒流进了心脏里却源源不断地流到了她受伤的针管上,染红了她的整只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