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31章 破胸口而入

    一番折腾过后我总算住进了这家医院的住院部里,高莹在我的床边架了一个简易的床和我一起住下了。

    夜半十分,我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听到一阵急促的呼吸声,紧接着就是一阵拍打声,我猛然从睡梦中清醒。

    睡在一旁的高莹紧闭着双眼,双手紧紧地掐着自己的脖子,窗外的月光洒落在她的脸上,因为憋气而涨红的脸已经开始有发黑的迹象。她的双腿不停地扑腾着,上半身却像是一具死尸一般丝毫不动弹。

    “莹莹,你快清醒清醒!”我不停地呼唤着她的名字,拼命地想要扯开她的手。

    这时,她突然睁开了双眼,瞪得大大的眼睛就这么凝视着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就像是饿狼一般狠狠地扑向了我。

    她的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歪着脖子一口往我的耳朵咬下去。

    我清楚滴听到了“咔呲”的一声响。霎那间,从我耳朵逐渐向全身蔓延开的痛苦像是融化的泡沫般迅速溢满了我的全身。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我红着眼眶用力地将扑在我身上的高莹往外推。

    “撕拉”一声响,我的耳朵立刻被扯开了一个口子,殷红的鲜血顺着被撕拉开的口子流了下来,染红了我身上蓝白相间的病号服上。

    被我推开的高莹狠狠地撞向了坚.硬的墙壁发出一声闷响。

    “莹莹?”此刻的我既担心又惊恐,只能尽可能远地站在一边关心地开口叫她的名字。

    高莹倒在墙边一动一不动,歪着脑袋眼神呆滞地望着我。

    正在我打算上前的时候,她突然“噌”的一下弹了起来,迅速地冲到我的面前狠狠地掐住我的脖子,高高地将我举起来。

    我只感觉到脚下的支力点越来越小,身上的血液快速地往胸口处倒流,连带着我的鼻子和口腔都充斥着血液的腥臭味。

    “莹......莹,你怎么了......”我使出吃奶的力气从牙缝中挤出这一句话。

    高莹的眼神我太清楚不过,这绝对不可能是千年女尸,再何况今天千年女尸还出手救了我,又何必现在想要伤害我,多此一举反而对她不好。

    只是高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怎么突然......

    我还没有想清楚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高莹就一只手提着我的脖子另一只按住我的头狠狠地往墙壁上撞。

    “嘭嘭嘭......”

    每一次的撞击,我都感觉到脑袋瓜子里像是有一堆浆糊水在晃荡,摇来摇去荡个不停,耳边还回荡着“嗡嗡嗡”的耳鸣声。

    “高莹,你醒醒......”我强忍着胸腔里难受的感觉开口说道。

    此刻的高莹就像是疯魔了一般,血丝布满的双眼通红通红地凝视着我,脖子上的青筋也因为手上用力过度而凸了出来。

    “我......要报仇!”高莹一字一顿地对我说道。

    我如雷劈身般打了一个激灵。

    报仇?报什么仇?是谁在捣鬼?

    忽然,一闪而过的光景,我看到高莹身后闪过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鬼影拉扯着着高莹的身子,她就像是牵线木偶般被那个白大褂操控着。

    白大褂?

    是女护士!对,就是今天被千年女尸拧断头的那个女护士。

    “冤有头债有主!你凭什么来找我报仇?我什么都没有对你做!”我强忍着身体的难受,提着力气说道。

    “哈哈哈......”一阵尖锐的笑声回荡在病房中,头顶上的灯光突然忽明忽灭地闪了起来。

    这时我突然看见天花板横梁上坐着一个鬼影,灯光闪烁迷糊了我的视线,但从她耷拉着的脑袋我还是能够确定她就是那个女护士。

    “你想怎么样!”我质问道。

    “哈哈哈......死到临头了你怎么还有勇气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就敢随随便便进来?以为身边带了一个厉害的角色就能够高枕无忧了吗?做梦吧你!别以为我不知今天她对我做的那些事都是为了你,你才是她背后的主使,我也让你尝尝脖子被拧断的滋味,看你还能不能像如今这样说风凉话!”说着她的手轻轻一拉,高莹掐着我的手就越发地使劲将我的脖子紧紧地钳住连一丝缝隙也不留。

    在女护士动手的那瞬间我看得清清楚楚有一条红色的细线扯住了高莹的脊梁骨操控着她的一举一动。

    是御鬼术。我在古籍上看过这样的阴术,那条连接人脊梁骨的细线是用鲜血凝成的,若非有深厚的阴气是万万使不出来的。

    “咳咳......”我的嗓子因为干燥剧烈地咳了起来,挣扎着把高莹的手拽出一丝缝隙开口说道:“你既然能使御鬼术又怎么会怕我带来的女鬼!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想要我的命!”

    “哈哈哈......不愧是鬼王爷的女人,范言那个蠢材看不出来我早就看出来了,你身上戴着的那块玉佩是什么贵重东西自己不知道吗?”女护士脸上扬起一丝的得意之色,似乎对自己这个发现很是自豪。

    我低下头看了一眼颈脖上的玉佩,先前我嫌弃它太碍事所以取下来很久都没有戴过了。前些日子看着莫伊痕送的那个鹿角项链越看心里越觉得不安,仿佛那条项链证明着我和他之间有什么关系似得,每每想到此处我就如履薄冰般胆颤。

    白千赤和莫伊痕势如水火,我作为他的妻子却收下了莫伊痕送的礼物,他会怎么想我?之前对于董学良他都有这么大的反应,现在换做是莫伊痕,他会怎么做?我不敢想象。

    我紧紧地攥着胸前的玉佩,冰凉的玉佩在我的手心中渐渐变得温润开始烫手。

    忽然,玉佩发出了一道血红色的亮光。

    骤然间,整个病房都被这一道诡异的亮光笼罩住。与此同时,紧紧掐住我的高莹两只手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

    我感受到脖子上前所未有的轻松,身子也开始缓缓地下坠,脚尖已经勉强能够碰到地面。

    高莹突然放开了我的脖子,猛然地弯下腰,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她立即弹了起来,整张脸都是乌黑铁青的颜色,大而突出的双眼直愣愣地盯着我。

    “嗷......”她如野兽般在我面前嘶吼了起来,长得大开的血盆大口里粘稠如拉丝般的唾沫勾住了我所有的视线。

    “莹莹!你清醒一些!”我望着已经异变的高莹惊恐地说。

    即便是千年女尸操控高莹的时候,我也从未见过她像如今一般失去理智。

    千年女尸毕竟也曾经是阎王手地下的人,无论做任何事她总有一定的目的,或是伤害高莹让我难受或是直接伤害我,她的目的都是围绕着要向我报仇。

    而现在的高莹不过是女护士手下的一具玩偶,牵线木偶是没有感情的,操控她的人让她怎么做,她就只能做什么。

    如今高莹算是女护士手上的一员,而我只能孤身一人奋身作战。且不说我是一个丝毫阴术都不会的普通人,就算是正常的一对二,对于我来说都是不公平的。高莹身体本来就不好,女护士不惜用自己的血下蛊来操控身上本就附着千年女尸的高莹,这个代价实在是太大了些。看来今天她对我是势在必得了。

    想到这里我忽然冷静了下来。以一敌二硬碰硬绝对是下下策。若是不能强攻那就只能智取。白千赤说过他会在医院附近徘徊,若是医院里有什么异动他一定会第一时间赶过来,现在我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拖延时间,只要他来了我就能获救了。

    我克制着心中种种恐惧,直接开口问道:“你看出来了,所以故意设局害我?”

    女护士嘴角扬起一抹微笑,开口说道:“我是应该叫你安小姐还是该尊称你为小娘娘呢?仔细想想我的新肉身在不久前被你的好朋友弄坏了呢!那我如今便是阴间的鬼,定然是要尊称你为千岁小娘娘。”

    我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她又何必绕这么一大串话顾左右而言他,却偏偏不回答我说的话?

    或许是因为我轻蔑的样子刺激到了女护士,她红着双眼拉动手中的细线,下一秒高莹就像是饿狼一般向我直直扑了过来。

    恐惧,此刻我心里除了恐惧没有别的情绪。

    高莹此刻的表情根本不是人脸可以做得出来的,双眼向外突出,脸上的苹果肌高高地突起,嘴巴咧得打开却依旧保持着微笑。乍看之下,她此刻的表情像极了恐怖乐园中吃小孩的小丑。

    所有的冷静都在这一刻消失了,我的眼中只有面目狰狞的高莹,还有她嘴里尖利的獠牙。我的脑海里开始不断地模拟高莹扑向我之后的事情,她会像西.藏的秃鹰一般将我的身子撕碎,然后一口一口地将我的生肉吞进她的肚子里。

    我只觉得身上每一寸肌肤都沉受着非人的疼痛,每一个细胞都在爆炸,情不自禁地闭上了双眼,不安地等待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一秒、两秒、三秒......

    一切似乎没有什么不同,我连针扎的微笑疼痛都感受不到。

    突然,一声尖叫穿破我的耳膜,睁开双眼就看见高莹的胸口被一把银色的长剑穿胸而过,那把银色长剑的末端被鲜血染成了淡粉色,正一滴滴地往下滴落着鲜血。
Back to Top